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

李马可牧师主讲

太13:52「他说:『凡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就像一个家主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

「新旧的东西」并不是指新约和旧约的教导

经文中的「新旧」是什么意思呢?一个较为普遍的解释是指「新旧的教导」。「旧的教导」指「旧约」的教导;「新的教导」,便是指「新约」的教导或是主耶稣的教导。还有些解释是用约翰一书2章7-8节作为论据的。

首先,将「新旧」理解为新约和旧约的教导是不能成立的,因为那时新约圣经根本没有成书。吩咐门徒同时教新约及旧约,是完全不能执行的。至少要等新约成书之后才可以。当主耶稣讲这句话的时候,新约还未出现。而且也没有「旧约」这个名称,因那时只有希伯来圣经,哪里有新旧约之分呢!我们所指的新约是后来的27卷书,但在那时候连一卷书也没有写,要等到主耶稣升天多年以后才有的。

至于另一个相近的说法,「新」是指主耶稣带来新的教导,这说法避免了「新约」未成书的问题。但是否就是指「主耶稣的教导」,却仍有商榷之处。

若主耶稣真是说:「你们要教导人旧约,就是你们所学的希伯来圣经的律法和我所教你们的新教导」,这指示又有什么实质意义呢?主耶稣是担心他们忽略了教旧的,还是新的那部份呢?很难想象他们接受了主耶稣长期的教导,而后来会不采用他们跟主耶稣所学的去教导人。

这样,主耶稣是否怕门徒只教导他的新教训,而忽略了摩西所传下来的教训呢?但主耶稣自己所传的是否有原来律法的内涵在其中?若主耶稣自己所说的基础都是源于起初的律法书,门徒所传讲的,又怎能把主耶稣所讲的,变成一套没有原本律法书成份在内的教导呢?

这样解经的最大问题是把「摩西所传的律法书」与「主耶稣所教的教导」 (1) 看成为两套教导,两个系统。但问题是:这两种教导是否可以拆开来呢?无论是说弥赛亚的降生及钉死、圣灵的降临或主耶稣再临时的审判,甚至将来的新天新地,都离不开旧约的预言。或是说「新诫命」中要彼此相爱像主爱我们一样,也不能离开旧约所说的「爱人如己」的基础。这新诫命里面包含了旧的诫命。主耶稣并不是给门徒第三条最大的诫命,他只是对第二条最大的诫命的意义作出更清楚、更深入的说明。这是同一条诫命,是不能拆开的,所以门徒要讲论主耶稣的教导是不能脱离旧约基础的。

这样说来,主耶稣若真是担心门徒会把新、旧教训拆开来教导人,这担心是毫无需要的。也就是说,这样的吩咐,是属于多此一举了。

[注 (1) :虽然那时新约尚未成书,但新约的基础是建基于主耶稣的教导。故此为方便讨论,在下文暂且将「主耶稣所教的教导」简称为「新约」;另外,也将「摩西所传的律法书」简称为「旧约」。]

此外还有一点,若主耶稣的吩咐是叫门徒教导人的时候,要将新、旧的教训都说,不可只说新的或只说旧的,这吩咐应该适用于所有门徒。但经文却只涉及到一部份的门徒,就是「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这特别的一群。这是否很奇怪,为何其他的门徒不需要将新、旧的教训两者都教导人?只有一群特别的门徒才需要这样做?

「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这句经文的解释有两个可能性。其一是指以色列的文士、经学家成为了主耶稣的门徒。其二是指主耶稣的门徒经过训练后,成为天国、属灵上的文士,并非指地上的、以色列的文士。这点我们稍后会再作详细探讨。

若主耶稣这吩咐只适用于一些文士,无论是以色列的、或是天国的,而不包括其余的普通门徒,这就很奇怪了。除非你说:「所有门徒经过训练后都会成为天国的文士、经学家。」若是这样,主耶稣则只需要说:「凡天国的门徒,就像一个家主,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就足够了。何必要画蛇添足,又加上文士、经学家这些元素呢?「文士」与「拿出新旧的东西来」必有很特殊的关系,否则主耶稣不需要特别提及他们。

至于有些解释引用约翰一书2:7-8去解读马太福音13章52节,因为两者都讲到新与旧的事情。没错,我们可以用约翰一书的经文来作参考,但把当中的事物:「新诫命、旧诫命」直接套用于马太福音中就比较牵强了。若只因为两段经文都是谈及新旧,又是和教导、诫命有关,因此就把这两段经文划上「等号」,这便缺乏足够的理据,纯粹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没有任何客观证据支持,指马太福音13:52中的「新旧」就是指新、旧命令。当然我们也应该参考约翰一书2:7-8的经文,但我们要按照解经的步骤去研究,不能一下子就去寻找「新的是什么东西」,「旧的是什么东西」,彷佛「对号入座」一样。我们不能把它们硬套上一个名词或一件事物,便以此为答案。在我们找出什么是「新的东西、旧的东西」之前,我们需要先研究「新」和「旧」这两个词语的意思。「新」是什么意思?「旧」是什么意思?若我们连「新」、「旧」的含意都不清楚,就去找什么是「新的、旧的」东西,步骤上就错了,也会很容易得出错误的结论。

「新」和「旧」的关系

「新」和「旧」可以有不同的含意,包括:

(A) 基本意思是指同一事物,只是有先后次序之分。

「新」的意思:

  1. 时间上比较近,新鲜制成的。例如新酒,是刚刚制成的。
  2. 之前从未出现过,是第一次出现的。例如新方言、新天新地、新坟墓,是未曾使用过的。

(B) 「新、旧」有属灵层面的意思

「旧」是代表「不好的」、属地的、属血气的、会朽坏的意思。例如哥林多前书5:7中提及的「旧酵」。有没有新酵呢?圣经中是没有的。为何酵一定是旧的呢?因为酵是指属肉体、属血气的元素,所以必定是旧的。「旧」在这里不是指时间上的先后,而是指属肉体的。正如「新」有时重点也不是指先后的意思,重点是指属灵的意思,例如新人、新造的人。

除了研究「新、旧」的意思之外,我们也可以去研究「新、旧」两者之间的关系。在这方面,马太福音13:52中的「新、旧」有很特别之处。在圣经中,绝大部份「新、旧」的事物都是对立的,就如新人、旧人;新天地、旧天地;新创造、旧创造;新酒、旧酒;新衣服、旧衣服等等。一般都是「新的」是好的,「旧的」是不好的。用「新的」去替代「旧的」。但马太福音13:52的「新、旧」却不是对立的,反而两种都是好的。新与旧相连在一起,并驾齐驱,不是用一种去取代另一种。这种新与旧的并列关系在圣经中是不常见的,这给了我们一个方向,就是要去找「新、旧」两者可以兼容的事物。

这种新与旧的并列关系在新约中只在另一处经文中出现,就是约翰一书2:7-8,所以这节经文对我们很有用。但不是把约翰一书2:7-8中「新、旧命令」直接移植到马太福音13:52里去。正如之前所提及,直接移植并不适用。我们不能用快捷方式,要仔细地按正确的步骤去释经。正确的释经并不是胡乱地移植,而是要找出当中的原则,再把原则灵活地用在马太福音13:52里。

究竟约翰一书2:7-8所指的是一条诫命,一条既是新也是旧的诫命?还是指两条诫命,即是一条新、一条旧的诫命?答案明显是一条诫命,而这条诫命是旧的,所以在第7节中约翰强调不是新命令,但也同时是新的 (第8节) 。问题就是在这里,而答案也是在这里。

问题是怎么可能有一件事物、一条命令可以同时是旧的也是新的?这不是矛盾吗?若它是旧的,又怎么可能是新的?反过来亦然。

一件旧的事物,可以被更新、改良。但更新、改良了之后,它还是旧的吗?你可以说它本来是旧的,现在已变成新的了。这样的话,旧的就是被新的取代了。例如旧人变成了新人、旧的天地变成了新的天地,这样旧的就过去了。若新命令已提高了、改良了、超越了旧命令,就没有需要重提这是旧的。有什么需要走回头路呢?但在第7节里,约翰不单提及「旧」,更是强烈地指出:「这不是新命令,这是你们起初所受的旧命令。」约翰要指出这是旧命令的意图是如此强烈,甚至不惜说:「这不是新命令。」用这种强调的语句去指出这命令是旧的,不是新的。显然对约翰而言,这是极为重要的,不能有丝毫偏差。那么,要强调这是「旧的」重要性在哪里呢?

还有一点很特别,「旧」这词在新约出现19次。绝大部分都是指坏的、属肉体的、不好的、残缺的,例如天地渐渐变旧、旧衣服。只有两处是好的,要保存的。就是马太福音13:52和约翰一书2:7-8。旧的东西有什么好?「旧」这个属性有什么值得保存?约翰甚至强调这是旧的,他说:「不是新的。」从这角度来看,新的反而是不好的,故此约翰说:「这命令不是新的。」

所以我们要找出约翰所说的「旧」是什么意思,以及「旧」有什么好,好到一个程度甚至这「旧」是不能替代、不能失去的。

「旧」是什么意思?

怎样去明白「旧」的意思呢?从这段经文的平行句子可知,「从起初」是等于「旧」。约翰说:「我写给你们的,不是一条新命令,乃是你们从起初所受的旧命令。」因此,明白了「从起初」是什么意思,就明白「旧」是什么意思了!

「从起初」是什么意思呢?是指他们从起初听到神的话语、命令,是指当初信主的时候吗?

若这样解释,就是把第7节:「我写给你们的,不是一条新命令,乃是你们从起初所受的旧命令。」这经文中的「从起初所受的旧命令」解释为「当初信主的时候所接受的旧命令」,这解释有不通之处。他们信主的时候为什么接受的是「旧命令」?是指「旧约的诫命」吗?他们既然是信主耶稣 (约壹1:7; 2:1) ,为何初信的时候所听到的是「旧约的诫命」而不是「主耶稣的教导」?为何初信时约翰或其他的使徒、门徒不教他们「新诫命」?况且根据约壹2:8所指,旧诫命成为新诫命,是因为真光已经照耀,黑暗已经过去。明显地,真光照耀是指主耶稣来到世间。 (约3:19、太4:12-16) 。他们信主的时候,主耶稣已来到了世间,黑暗已过去,真光已照耀。为什么他们仍旧只是听见旧命令,直到今天收到约翰的书信才得知新命令?所以说「他们从起初所受的旧命令」是指「他们初信的时候所领受的是旧约的诫命」,这是说不通的。

那么「从起初」是什么意思呢?是指什么时候?这个词语在圣经里曾多次出现,我们现在集中去查考出现在约翰一书里的「从起初」这个词。

「从起初」,这个词在约翰一书里出现了8次。简略看一下相关的经文,就可以看到「从起初」对约翰来说,有很特别的意思。例如:

约翰一书1章1节:「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起初」是指「创世」的时候。特别是关系到从创世时就有的道,与约翰福音1章1节是平行的。

约翰一书2章7节:「亲爱的弟兄啊,我写给你们的,不是一条新命令,乃是你们从起初所受的旧命令;这旧命令就是你们所听见的道。」这节也清楚指出这「旧命令」是什么,这命令不是新的。约翰明明地指出:「他们起初所受的旧命令就是他们所听见的道。」而这道正正就是约翰一书1章1节所提及的,起初原有的「道」,是创世之时的「道」。

约翰一书2章13-14节:「父老啊,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认识那从起初原有的……」明显这也是指到「创世」之时已经存在的那一位。

约翰一书3章8节:「犯罪的是属魔鬼,因为魔鬼从起初就犯罪……」魔鬼从起初就犯罪,什么时候?创世之时!从亚当、夏娃被造后不久,魔鬼就犯罪,去引诱、杀害了亚当和夏娃。 (约8:44)

约翰一书3章11节:「我们应当彼此相爱,这就是你们从起初所听见的命令。」彼此相爱是从起初便有的命令。什么时候呢?12节,该隐杀了亚伯,他的兄弟。该隐已领受了这诫命但他没有遵守。故此约翰说:「我们应当彼此相爱。这就是你们从起初所听见的命令。不可像该隐……。」

从以上这些经文中,我们可归纳约翰在这里所提及的「旧」是指「起初」,而「起初」是指「创世」的时候。约翰的观念就是:这命令是我们,即人类从太初开始所领受的、所听见的命令。

「旧」的重要性

约翰是想指出:「我现在传给你们的这条命令是创世时已存在,一开始就已经有了的。」为什么约翰要强调这一点呢?「创世时已存在」有何重要性呢?他在此强调这不是一条新命令,意思是这不是新发明、新道理,而是一条存在已久、一开始就有的、很古老的诫命。他强调这诫命是旧的,是很古老的。他要指出的重点是:

1) 这「起初」是指创世、创造的时候。即是说,这是从神而来的,是出于神而不是出于人的命令。他强调这命令是从神而来的,从而显出它的可信性和真确性,是原版、真迹。正如现在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也给人可靠、可信的感觉。

2) 强调他所传的并不是什么新事物,而是从神而来,是一早由神颁布,自古以来已存在的道,就正如祖宗的法例是不可更改的。因为若是传一些新的事物,会被质疑是否由人凭自己的意思而编出来的。他藉此去证明,他所传的是一个从起初已存在的道,是永恒的真理,是不变、真确无误的。同样的原则,在加拉太书1章8节提到:「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因为需要跟从原本的福音。由此可见,古老的、原本的、从起初便有的道很有价值,而且是不可以偏离、不可替代、不可忘记的。现在我们明白约翰一书2:7-8里所提及的「新旧」,不是在比较旧约和新约的教导。「旧的命令」其实是指这是自创世以来,永恒不变的真理。而这就是为何要强调旧、从起初便有的原因,因为这是非强调不可的。

同样,「不是一条新命令」的「新」这个字的意思,与「新约」这观念无关。虽然约翰写这信时已有一些新约书卷,但仍没有所谓「新约圣经」的观念。这「新」是与「起初所领受的旧」作比较。约翰强调这命令是一早已存在、是永恒的真理。「不是新命令」是指这命令不是刚刚冒出来,不是由人所发明、以前未曾听过的新教导。

「新」的意思

约翰一书2:7-8的第二个「新」这个字却有另一个意思。因为真光照耀,当中「真光照耀」的意思,是指光来到世间,而黑暗的意思是光尚未来到世间。光来到世间,即是主耶稣来到世间对这命令有何影响呢?我们需要对这命令有更深入的认识,正如约翰福音13:34「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看见主耶稣怎样爱我们,叫我们更清楚地明白什么才是彼此相爱。原来彼此相爱是这样的意思!

光能使人看得更加清楚、更全面地看见原本的命令。这清晰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说是对这古老的诫命有新的理解及认识。而两者之间不但没有抵触,也没有丝毫的增加或减少。这诫命仍百分之百是那旧的、起初的道理,只是因光的照耀令人更清楚明白这诫命。而我们对这诫命的认识也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导致我们对遵行这起初的诫命的程度也提升到更高的层次。这些新的层次,并不是后来加上去的,而是原本已包含在起初的诫命里,只是光线不足,未被发现而已。就像我们在光线不足中去看一幅画,后来开了明亮的灯,才发现当中的内涵非常丰富,深度是以前未曾认识、未曾看见的。其实这个层次一早已在原本的道理里,只是未有真光照耀,我们以前不能看清楚而已。

所以约翰说:「我写给你们的是一条新命令。」是指因着主耶稣的来到,让我们重新认识这条古老的命令,主的真光让我们看见这条古老的命令有新的层次。什么是真正的爱人如己,这是我们从没有看过的。而彼此相爱像主爱我们一样,这不是一条新命令,这仍是从起初神给我们的诫命。这不是另一条诫命,是同一条诫命,但有更深入、更彻底的层次。当我们明白约翰所讲的「新」、「旧」的意思,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约翰要如此强调这诫命既是新的又是旧的重要性了。因为这两种的属性是同样重要,并且它们不会互相排斥。

只有这个解释,「新」、「旧」才可以融合,才可以走在一起,才可以互相配合,而没半点冲突。它们可同时存在,这命令可同时是新的又是旧的。

从约翰一书2:7-8中,我们认识了一条诫命既是新也是旧的意思,也明白了新、旧有什么好。但这些意思是否能套用或可以怎样应用在马太13:52中呢?这便需要先研究马太13:52的经文才能作结论。没有足够证据支持,就随意把一些解释移植到另一段经文上,这属于「不合法的移植」,是错误的解经手法。

要去理解马太13:52中「新」、「旧」是指什么,我们不能单单研究这两个字。上文下理也是很重要的。我们要对马太13:52整节经文有充分的明白。若只解释「新、旧的东西」,就会出现与上文下理脱节的情况,而答案也会无可避免地出现偏差。

文士是指谁?

马太福音13章52节:「他说:『凡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就像一个家主,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这节经文谈到「文士」,新译本翻译为「经学家」,是指研究及教导圣经的人。首先我们要找出文士在这节经文中是指谁。有两个可能的解释:

  1. 是指在以色列的文士中,有些信了主,被训练成为门徒的。
  2. 是指跟随主的人,受门徒训练后,成为天国中的文士。不是指在地上、在以色列里有法定地位的文士,而是在属灵上作天国的文士。他们没有法定地位,但却是被神所承认的。

中文圣经翻译为:「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这属于第一个解释,是指有些文士,他们原本是在以色列人当中作文士、经学家的,他们后来信了主,作了天国的门徒。即是他们本来是文士,后来再作主的门徒。可以理解为他们后来归信了主耶稣,接受主的教导之后,便成为了主的门徒。但这解释最大问题是与上文下理扯不上关系!为什么要在这里对门徒特别提及一些以色列的文士将来会信主作门徒?虽然圣经记载有些文士信了主而成为门徒 (太8:19) ,但这解释与上文下理格格不入。从上文下理来理解经文,便知道不会是这意思。否则这节经文就只关系到在以色列中作文士的人。对其余的人而言,特别是对当时正与主耶稣对话的门徒而言就没任何关系了。

马太福音13章52节的中文翻译有些遗漏:

  1. 原文是「他对他们说…」和合本与新译本都遗漏了「他们」二字。「他们」是指谁?看第51节「耶稣说:『这一切的话你们都明白了吗?』他们说:『我们明白了。』」这里的「他们」明显是指门徒。主问门徒:「你们明白了吗?」门徒对自己很有信心地回答:「我们明白了。」52节「他对他们说…」,即52节是接续上文的对话的。
  2. 和合本再遗漏了另一个字:「所以」,而新译本这次就没有遗漏。52节应该是「他对他们说:『所以,凡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故此,主耶稣所讲的必定是与门徒有关,因为主是对他们说话,而非对众人说话。第二,主耶稣说「所以」是接续门徒之前说「我们明白了」这个回答。主耶稣所讲的,不单与门徒有关,且是直接回应门徒所回答的「我们明白了」。

所以主在这里指的文士必定与他们有关,并且是与他们领受了、明白了主的教训有关。答案当然呼之欲出了,主的意思是门徒就是主心目中受过训练的天国文士,而主的要求是门徒要从他们的宝库中拿出新旧的东西来。主耶稣回答的意思是:「你们说明白了。但我告诉你们怎样才算是真正明白,就是要能够从他的库中拿出新和旧的东西来的人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单是拾人牙慧地照本宣科,不算为明白。」

此处的文士并非指以色列中的文士,而是门徒受训成为天国中的文士,天国里的经学家。这句原文也可译为:「为了天国而受训成为文士。」这些不是以色列国的文士。这里的「文士」是指门徒。门徒经训练后可成为属灵的文士,在神国中作文士,负责教导人天国的道理。而马太福音13:52就是主对他们的水平的要求。

对于这解释还有一点要处理的。「受教作门徒」这词组是一个希腊字 (μαθητεύω) 的翻译,这字是动词,相关名词是:门徒 (μαθητής) 。根据Arndt & Gingrich著的新约希腊文辞典,此字的解释有两个可能性:

  1. 成为门徒。
  2. 受过训练。此字的名词是「门徒」,故这训练是「门徒式的训练」,可称为「门训」。

「成为门徒」这解释,前文已提过是与经文的上文下理脱节的。突然转变话题,说以色列里的文士成为门徒,这是完全脱离经文的上文下理。

「受过训练」这解释较为可取。主耶稣在此是说一个受过门徒式训练的文士,是指天国的文士,属灵的文士,而不是以色列制度下的文士。主耶稣的意思是指门徒,在他心目中他们就是他要栽培、训练出来的天国的文士。

为什么要特别强调「受过训练」的?当时的时代,文士是律法师。要留意的一点是,任何人都可以当文士的,没有规定是哪一类人。 (这有别于祭司,祭司必须是利未的后代。) 因此,文士本身可以来自不同的行业,有些是祭司,例如以斯拉,有些可以是木匠或者是劳工界的人士。若要成为文士,只需要具备一样条件,就是精通神的律法。当然,这是需要受训,接受其他文士的训练。而在当时,文士收门徒的要求也是很高的,而经过训练、学成之后,便会成为一个未曾受确认的学者,直至以色列国最高的议会评核后,确定为合格,他们才能正式成为文士。其后他们才有权柄去解释律法,执行文士的职权。而当他有了「文士」这职权的时候,他们的教导相等于神的话语的权柄。可想而知,这个训练的程度需要多么严格,才能确保他们的教导不会偏离神的话。因此,文士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属灵任务,就是他们要捍卫律法,教导并执行律法。

而原文「受过训练」这动词是不定式的分词 (aorist participle) ,相等于英语的过去分词。意思是这个动作已经完成了。这有什么重要性呢?主耶稣强调他所指的是那些「完成了训练的文士」。第51节,主耶稣问他们:「你们明白了吗?」主耶稣在此就是要继续告诉他们,什么才是明白了,他们若真的明白了才是真正完成训练。而完成了训练的文士,能教导人天国的道理,就是能够从他库里拿出新和旧的东西来的人。你若不能从库里拿出新和旧的东西来,便说自己明白了,事实上你仍未达到「完成训练」的标准,也就是说你尚未真正明白主所教的一切。所以这一节是与前文紧紧相扣,而不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家主」和「他的库里」的意思

「家主」是指谁?在新约中「家主」很多时用在神身上,但在马太福音13:52,这解释并不适合。新约中「家主」也会用在人身上,例如路加福音12:39「家主若知道贼甚么时候来,就必警醒,不容贼挖透房屋,这是你们所知道的。」这里提到要警醒,这当然不是指「神」而是指「我们」,我们需要警醒。马太福音13:52是说那些完成训练的文士是怎样的呢?就是像一个家主,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

为什么要称他们为家主呢?家主就是要负起照顾家人的责任。家主相等于领导、带领的人。同样,文士也是人民的领导,他们也要在属灵上照顾他们所带领、所服侍的神的子民的需要。特别是供应他们属灵上的喂养,按时分粮是家主的责任。从这里知道这节经文的对象不是给一般的门徒的。而是给那些作家主、作文士、作教会中的领导、作带领羊群、负责属灵上喂养羊群的牧者的,而主耶稣对他们的要求是要能够从库中拿出新旧的东西来。所以之前说「新旧的东西」不是指既要教导旧约又要教导新约的道理,这要求并不难,一般信徒也能做到,不需要有文士的水平。

「他的库里」这组词是指宝物、宝藏的意思,不只是一个仓库。到这里我们明白主耶稣为何特别提及「文士」。对文士而言,什么是他的宝物、宝藏?当然是神的律法、神的话语。这些是他的积蓄,是他一生所致力研究的宝藏。而他要从这宝藏中拿出新旧的宝物来给别人。

处理了这些部份,我们可以明白马太福音13:52是在说什么了。主耶稣是在告诉他的门徒,对所有完成训练的天国的文士,即是教导神话语、带领教会的人,主耶稣的要求是怎样的,就是要像一家之主般去照顾、供应家人所需。照顾的方法就是从他的宝藏里,拿出新和旧的宝物 (神的话语) ,来供应家人属灵上的需要。这看似不是什么特别的教导,而是十分普通的事情。其特别之处是当中主耶稣所作出的要求,文士拿出来的教导必须是新的和旧的。留意主要求的并非既教新约又教旧约,这说法没多大意思,这样的要求即使是未经过特别训练的门徒也能做到。

教导新和旧的道理

主要求完成训练的,负责讲解圣经的教师、牧者,要拿出新的和旧的教导,这是要求他们的教导要符合圣经中旧的和新的两个准则。这方面我们之前从约翰一书2:7-8的查考中已提及过了,在此我们回顾之前我们得出的结论。

约翰一书2章7-8帮助我们明白「旧」并非一个负面的质素,而是正面的,甚至有不可取代的价值。「古旧」可以是形容一件事物的可靠性、永恒性,是原装正版,而非冒牌膺品。旧约的耶利米书6章16节也有相同的意思,「雅伟 (2) 如此说:你们当站在路上察看,访问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间;这样,你们心里必得安息。他们却说:我们不行在其间。」 (按:“雅伟”和合本译作“耶和华”)

[注 (2) “雅伟”或作“雅威”是英語“Yahweh”的音译。旧约圣经里神的名字希伯來语是:יהוה‎, YHWH。英語“Yahweh”是YHWH加上母音组成。可参考以下网站:https://zh.wikipedia.org/wiki/雅威;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四字神名]

「寻访古道」这古道当然是指神从远古之时已经向人启示的生命之路。「远古」表达它是历史悠久、由历代祖宗相传,经历时间的考验而仍屹立不倒的真理,是我们不能偏离、背弃的。若偏离了,就会跌倒灭亡。

回到马太福音13:52,「旧」的意思是神传给我们从起初就有的道理,是永恒不变的道理。因此当我们教导人的时候,千万不要偏离原来的道理。而这个指示、嘱咐也是极之重要的。因为从新约时代直到今天,很多人解释圣经的时候,大幅偏离了原本的真理。今天这个情况在教会越来越严重了,有不少很有魅力的教会领袖,自行创作了一些千奇百怪的新道理,例如圣灵的洗礼、权能布道、内在医治。但若是偏离了古旧的真理,这一切都会使人离开神的道。因此,我们要去谨慎地持守神永恒不变的真道。这也是作为天国的文士要去把守的重要一环,不要让教会偏离了,去跟从一些新发明的、出于人的道理。今天许多教会已不再说「背十字架跟从主」的道理。而是以许多花言巧语去带领门徒走宽路,以物质作祝福,倡导繁荣、成功福音,去引诱信徒事奉两个主。

那「新」的是强调什么呢?就是不能只单单背诵古旧的道理,依书直说、照本宣科;而是要有更清晰、更准确的了解,要达到更深的层次;令这个道理的内涵、精义能发扬光大。这两者之间是需要互相平衡的。既要守着古旧的真理,但同时也需要有新的亮光、新的层次。不只是停留在我们所学到的,上一代所传给我们的,我们还要继续进深。

而「新」的意思,不是指偏离原来的教导,不是指另一个不同的教导、命令。这个「新」是建立在原有教导的基础上的。「新」是指有新的亮光去明白这原本的道理,对这古旧的教导有更深入的认识,有更清晰的看见。即是把这古旧的教导的内涵、层次,更进一步发扬光大的意思。只有这样作,这诫命才可以是百份百古老、原本的命令,而同时又是新的命令,即是有更清晰的理解,更深层的体会。

今天教会中两方面的问题也普遍存在。正如之前所言,今天教会充斥着许多千奇百怪、偏离圣经古道的道理。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的牧者、教师只是将现有的教导依样画葫芦,不停重复这些教导,但在当中没有任何新的领受、没有新的亮光、没有从神而来新的指教。

耶利米书有一节使我印象很深刻的经文,耶利米书23:30「雅伟说:『那些先知各从邻舍偷窃我的言语,因此我必与他们反对。』」 (按:“雅伟”和合本译作“耶和华”)

今天不少的传道人、牧者、教师从别人身上偷取神的话语。今天在教会里「抄袭」无处不在。预备讯息时,从不同的讲章、释经书,东抄一些,西取一点,拼拼凑凑就成了一篇讲章。没有新的亮光,没有新的领受,都是你抄我,我抄他而来的!

为什么我们没有新的领受、新的亮光?没有被圣灵引导我们进入全部的真理,只能不断重复前人的牙慧?因为我们没有尽心竭力去钻研神的话语。

那是否所有的信徒都需要达到这个层次呢?主耶稣并没有要求所有门徒都要达到这个层次。马太福音13:52所要求的,只是用于「文士」、「家主」身上的。即是指教会的领导层。他们的职责是要教导神的话语,喂养主的羊群。至于一般的平信徒,这段经文的要求不放在他们身上。意思不是说他们可以教导一些偏离古旧真理的教导,而是说不要求他们的教导、分享必须有新的亮光,新的领受,若是有的话那当然更好了。

而对有职责要按时分粮的仆人,主耶稣的要求不单止于准确的讲解圣经的真理。单单守着旧的、不偏离圣经的基本仍不足够。主耶稣要求天国里的文士要把他所领受的发扬光大,要有新的亮光、新的层次、新的深度。盼望神今天在他的子民中,兴起忠心的仆人,在神面前尽心竭力,得蒙悦纳,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讲解真理的道。

© 2017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讯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exp/msg-04/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