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复活

笔者:小叶

低沉的属灵生命!

回想自己的属灵生命最低沉时,大约是在2007年中开始,这段低沉时间持续了好几年。不再追求神,想放弃吗?确实有过这样的念头,甚至乎有想过再也不来教会了。但我听圣经已经多年了,又确实知道圣经所教导的是真理。心里始终觉得:神都不放弃我,透过神的仆人不断地帮助、提醒、鼓励,我为何要选择放弃呢?如果真的放弃,一切就都完了!

另一方面,我的一些家人也来教会,若我离开了教会,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会否绊倒他们?既然不能放弃,那么就奋起发力去追求吗?似乎又有心无力!无力到什么地步?好想隐藏,好想逃避,对一切关于属灵的事都想逃避和隐藏,不想面对神。

例如:逃避事情一:读圣经。我会逃避读圣经,因为我觉得即使读了也不会有什么得着。我也认为自己做不到神话语的要求,只是为了心理上交差,心理上好过一点而偶尔读一读。

逃避事情二:祷告,特别是公祷。一来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祷告;二来觉得自己的祷告好像很虚假,而且也认为神不会听像我这么差劲的信徒的祷告。记得当时在小组里,若要我祷告的话,心里就觉得像要行刑一般,尽可能推给其他人,由其他人代替我祷告。当然,最好还是别请我祷告。在个人私祷方面,稍为好一点点,虽然当时祷告的动力也不大,但也不至于完全停止祷告,在挣扎中也会求神帮助,求神给我能力能够脱离这样的属灵困境。可是,始终有心无力。

逃避事情三:分享。在小组里,我也不想分享自己的事情,因为没什么正面的事情可讲,不好的方面又不想多讲,很想把自己隐藏起来。所以,每次我都是讲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当作交待了事。

逃避事情四:服事。邀请我服事吗?最好能免则免。记得当时需要在查经组里负责领诗,而当时碰巧我的工作比较繁忙。有时下班晚了,会耽误了参加查经组的时间。有次是我负责领诗,却因为我迟到了而要临时找另一位姊妹来代替我去领诗;之后,师母考虑到我工作比较忙,时间紧迫,所以暂时不再安排我领诗。当时,我的心情不知多么地高兴,因为我不想假冒伪善。

总括来讲,这段属灵生命低沉的时间,跟神之间的关系很疏离,很有隔膜,很想逃避思想属灵的事情。 (深入了解...)

在神没有难成的事 - 申请转半职的经历

笔者:小晶

工作常常都是占据现代人生活最多时间的一部份,加班是很平常的事,常叫人活在「被工作拖着走」的生活中,而我也正是过着这样浪费生命的生活。今天希望和大家分享神怎样藉着他的信实及大能,让我能从忙碌的工作生活中「破茧而出」。

工作忙碌与属灵追求的疲乏

我是一名教学经验尚浅的中学教师,而我任教的科目是高中主科之一,工作十分繁重。每星期花在备课及批改功课的时间也不短,所以,常常是下班后还要将工作带回家去做,才能完成。此外,我是已受浸的基督徒,在教会也有主动参与学生小组的服事,希望帮助这些年青人认识神,所以,我的时间表从星期一至星期天都是塞得满满的。而且,我自己的身体也不太好,所以,在正式教书起初的两、三年就常因休息不足而生病,常常经历「每月一小病,三月一大病」,差不多每周都要吃中药调理身体,好延长我下次再发病的时间。虽然在「与疾病为友」的时间当中,我也有不少的学习与体会,但是那样的日子也真的挺艰难的。 (深入了解...)

心意更新 关系复和

笔者:寒梅

我从小父母就离异了,一直跟爸爸和奶奶在内地生活;到了中学阶段,我跟妈妈移民到了香港与继父一起生活。我的个性比较独立、有自己的思想,很多事情我都希望别人不要插手,自己决定就好了。由于小时候缺少父母的关爱,所以自己的目标就是将来要建立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

自从我移居香港后,很多事都需要从零开始适应,包括学习广东话、适应新的生活环境、新的学习模式和与新的家人的相处方式。从开始来到新的地方,我就很不喜欢我的继父。一部分原因是我认为他是破坏我家庭幸福的元凶,而另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刚进入青少年的反叛期,我变得非常不听话,对很多安排不满意,有几次甚至和家人大吵大闹。当然,当静下心来的时候,我也知道其中最为难的是我妈妈。所以,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我的行为也有所收敛。最初相处的阶段,继父当我是不懂礼貌的小孩子,也会关心我,但我的态度却是极度的抗拒。然而,继父是一个聪明的人,所以不会对我有太多的教育和指责,免得挑起我更大的反抗;而我对他也没有太多的关心和尊重。继父虽然对我不满,但从来没有跟我有直接的冲突,最多只是在言语上指桑骂槐,或透过我妈向我表达他的意见。后来我们发展到彼此不理对方、相处只以不得罪对方为原则,彼此都清楚感觉到心中的隔膜,而缺乏沟通也让关系日渐恶化。在同一屋檐下生活,每一次有磨擦的时候,我都感觉非常的不开心,这种感觉也随磨擦的次数增加而递增,对继父的埋怨也越来越深。 (深入了解...)

在升职事上学习寻求神心意

笔者:婉文

很多年来,我一直重视事业发展,希望找到工资高又专业度高的工作,要在事业上闯出成就,以证明自己是有能力的人。认识神以后,神让我渐渐看到追求世界的成就,只会不断带来压力和争竞,内心却没有平安。因此,我决心要脱离为工作拚命、充满捆绑的生活,学习专注去寻求神。

我认识神已经有三年多,期间在工作上也曾遇到一些考验。两年半前,我开始在现在的这间大机构担任文职工作,最近遇上一件事情,也在当中学习去寻求神的心意。

几个月前,我所在的工作小组里,有一位同事被调职,于是小组里就有一个职位空缺。同事A告诉我,公司除了会公开招聘这个职位,也会安排内部招聘,而她很支持我去申请。因为这个职位比我的级别高一级,月薪会多九千元左右,换句话说,如果我申请这个职位的话,就是申请升职。 (深入了解...)

神释放「因怕死而终身作奴仆的人」

笔者:倚恩

2016年,自大学一年级受洗至今已接近9年的时间。回顾过去,发现神在我身上的工作非常奇妙,特别是自己跟父母的关系。当我思考应该怎样去形容自己跟父母之间的关系时,就想起希伯来书2章15节,当中提到神要去释放那些「因为怕死而终身作奴仆的人」。面对父母,我就是一个「怕死的奴仆」。我很害怕违背父母的意思,也很介意他们的批评。即使是一些健康的嗜好,比如:弹吉他、打鼓、踢足球、参与比赛、玩魔术等,我都不敢向父母表露,要刻意隐瞒。至于上教会,打算作基督徒,也就更加不敢告诉他们。因为他们是拜观音的,而且拜了很多年,所以害怕他们会很反对我上教会。于是自中五开始,首三年上教会去的时候,我都刻意向他们隐瞒。现在回想起来,也不明白当时怎么可以做到。

记得每星期主日崇拜和晚上的查经班,都会用不同的借口向他们解释,有时说:约了同学吃饭、有时说:约了朋友打球或是要补课等等。有一次参与晚上的查经班时,在聚会途中,突然接到母亲来电,她说:因为下雨,要求我马上回家把衣服收起来,我就二话不说地从教会跑回家。可见我用「怕死的奴仆」这词来形容对父母的害怕并不夸张。 (深入了解...)

不要为明天忧虑

笔者:阿霞

今天希望和大家分享我与家人关系上的一些学习。受浸至今已经3年,在追求主的过程中,主不但令我更加认识他,也让我更加认识自己。诗篇139篇23节:「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许多时我会认同圣经的教导,但理性、知识上的「认同」是否代表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呢?有时我也分不清,误以为只要认同圣经的道理便代表自己已拥有那生命素质。为了让我更清楚自己,神也给我各方面的考验,让我看到自己真正的状态,以致我能更进一步被神塑造,除去生命中的杂质,成为更合神心意的人。

在工作上,我没有任何野心,对于薪酬多寡、职位高低完全不放在心上。基于责任,我会将事情尽量做好,但升职加薪绝对不是我的目标,所以我一直以为工作在我心中毫无地位。今年年初时,我爸爸的生意突然转差,当然父母会有一定储备,不会即时影响生活,他们甚至可以经常去旅行。但看到他们年纪渐长,作为女儿的我,觉得自己需要为家人分担责任及要回报父母。此外,我爸爸有严重的病患,所以需要长期服用一些很昂贵的药物去调理身体,若有特别状况更需要动手术,那医药费用也相当可观。基于以上各种变数,我也很希望能有多些储蓄,以备不时之需,若有需要便可以在经济上支持他们。

就在此时,我的领导暗示想提拔我,若是以前我一定会无视,但那刻我心动了,因为我也很想为家人未雨绸缪,给他们一个更加好的将来及生活。当然,领导不一定会提升我,但若果我主动要求,她绝对会全力帮助我。那时神让我看到虽然我在工作上没有野心,但其实心中也很依赖这物质世界,觉得工作及金钱能给我安全感。这事让我反思自己对神的信心,我到底相信工作所带来的安稳,还是相信神会照顾我这个应许呢。 (深入了解...)

爱的再思

笔者:心晴

恋爱甜味

甜蜜的恋爱生活,幸福美满的婚姻,这是绝大部分女孩子都渴望拥有,我也不例外。中五那年,我已开始谈恋爱,尝试恋爱的滋味。我和我的初恋情人是同班同学,上课、小休、吃午饭、放学都常常在一起,形影不离,我的好朋友也笑我「重色轻友」。每晚九时,我就待在电话旁,期盼他来电的响声,跟他谈天说地。暑假,他做兼职,我不时特意去他工作的地方,等他晚上十时下班,给他惊喜,与他见面聊天,填补心中的挂念。每次见到他,内心总是不由自主的甜起来。

大学时期,我们经常手拉手去不同地方玩乐,看电影、玩电子游戏机、打保龄球、溜冰、划艇和去小型赛车场赛车等,又会品尝不同美食,如泰国菜、日本菜、印度菜和自助餐,有很多有趣的经历,嘻嘻哈哈的回忆。生活遇到难题,我们会互相陪伴、细诉、安慰,并设法逗对方高兴。谈恋爱五年,我们的感情关系已十分稳定。在朋友眼中,我们是「老夫老妻」,刮十号台风也不会分开,而我们也认定对方为终生伴侣。之后投身社会工作一年,已为将来买房子结婚的计划而储蓄。我常常满心欢喜地构想将来的家会有怎样的装潢布置。我一直都期待那天的来临,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如爱情电视连续剧中的男女主角,一直过着浪漫幸福的生活。 (深入了解...)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