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

笔者:小琳

我想与大家分享我这个完全自我、不相信神存在、反对基督教的人,神如何在不同的时间、环境施下恩典,让我看到神的真实,并一步步带我认识他和信靠他。

我是一个很骄傲、自信的人,因为成绩不俗,在现今以成绩分数挂帅的社会,自小受到老师、同学、家人的赞赏,又在活动团队中受到器重。在家中作为长女,对家人的态度极度恶劣,常常欺负、取笑成绩比我逊色的弟弟。在朋友之中也是主事人,骄傲使我总觉得自己是对的,认为我的决策、想法都比别人好,在做小组报告、制定计划时我都希望大家以我的意见为主。

开始愿意去认识神 (小学及中学时期)

我从小对宗教就很反感,虽然在天主教小学读书,常常接触圣经,不过总觉得宗教全都是假的、只是故事,就像希腊神话。因为学校有圣经课,我被迫要做功课和考试,就更加讨厌宗教。后来我升读一间基督教中学,除了仍然要读宗教科外,早会又会有老师分享圣经经文学习,几乎每星期的周会都会有老师或外来嘉宾来分享见证、分享他们怎样被神改变,学校又有基督教学生团契等。可是,在这样浓厚宗教氛围的学校中,我依然不为所动,反而愈来愈心硬。看见熟悉的朋友、同学们一个接一个信主,我心中浮现的想法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他们都是被骗了、迷糊了。虽然他们向我积极传福音,但我依然坚决拒绝跟他们参加团契。当时我总觉得眼看不到的必定是假的,不时以一些宗教问题挑战基督徒同学、老师,并以能把他们难倒为荣。记得当时曾经在一个老师解答学生宗教问题的活动中,我与一些不信的朋友不停尝试从圣经中抽取一些刁钻的问题,希望能考倒老师;又在老师早会分享经文时,向旁边信主的同学说觉得神很专制、凭什么要我们听他的话。当时就有一位老师评价我为「永远没有办法信主」的人。

直到中四 (按:相当于高一) 时,因为一个契机,我开始对基督教没有那么大敌意。在学校的「福音周」那一周里,学生都必须参加一些福音活动,例如听见证分享、看福音电影等,不参加的话宗教科会不合格,不合格就不能升班,所以多年来我都被逼参与。在我中四那年看的福音电影是「生命因爱动听」,由真实故事改编,讲述一名年青女社工到一间专门收留绝症病的医院工作,以自己的方法去帮助病人,但弄巧反拙,令病人没有得到真正的帮助,刚好她又被验出患上末期骨癌,身心受创的她变得低沉,却因为神的帮助重拾希望,甚至感染当初那些曾被她安慰,但认为她空口说白话的病人,鼓励到他们的生命。她甚至为丈夫着想,为丈夫在自己死后的生活打点,即使在此时,关心的也不是自己的身后事。当时我觉得她的生命很不一样,一般人在患上绝症的时候,光是照顾自己已经要花费很大的力气,但她在最后一段日子却依然在为别人付出。我一向认为基督教只是一些虚构的故事,但是她的生命见证动摇了我的想法,试问一个神话又怎可令人有这份生命力量?我开始变得对信仰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也尝试对这些被我认为虚构的故事开放一点点,不完全否定圣经,会考虑圣经是真实的可能性,并且开放去理解圣经所说的有没有道理。

第一次接触神

以前的我常与比我小三年半的弟弟吵架、打架,不停以姐姐的身份压榨他,譬如十年间用非常不合理的理由要挟他一定要为我买午饭,而我则留在家中上网、玩游戏,并经常取笑他的成绩不如我,打击他的自信心时又满足自己的优越感。中四的某一天,我放学回到家中,当时父母上班了,弟弟还没有回家,家中空无一人,身穿校服的我一个人站在客厅,呆呆地看着没有开启的电视机,在一片寂静中,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很确实的跟我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你有一个弟弟」。这犹如当头棒喝,令我猛然觉悟了,问自己:我有一个弟弟,为什么我要对他那么差劲呢?我一生中只有一个亲生弟弟,我为什么要与他打来打去呢?还曾经打他到呕吐的程度!然后我哭了,因为觉得自己很错,当天弟弟回来我就去抱着他、要亲他,把他吓坏了。试想想,若一个每天与你打来打去的人突然抱着你亲,你应该也会被吓倒吧?那一刻我并没有在意那个声音从何而来,没有深究过,后来静心细想一下,才明白到其实这不是一件普通寻常事。已经被教训多年的我不是因为刚听完父母训言而醒悟,学校当时也没有特别教导我们需要兄友弟恭,这句话是突然出现在我耳边的,我想这应该是神的声音给我的提醒。自此以后,我对弟弟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我会下厨煮菜给他吃,会关心他的学业,帮他温习、纾压,会想了解他与同学的相处。而近年事过境迁,与弟弟有深一点的交流后,我更深明白自己当初打压弟弟的话语、行动都带给他很大的伤害,而这份伤害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完全弥补。感谢神在当时就让我醒悟过来,让我没有继续加深他的伤口。

看到去教会的意义 (高中至大学时期)

经历过上述两件事后,我开始认真看待圣经,尝试认识圣经的内容,渐渐觉得神好像是真实的,但又不肯定。当时我对信仰没有太深的认识,以为基督徒就只是「相信神存在的人」,一年多来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去考虑应否决志信主。其中一个令我却步的原因是基督徒需要每星期去教会,我个性懒惰又害怕束缚,教会对我来说是要守很多规矩的地方,觉得一旦开始去教会就没有自由了。

中五 (按:相当于高二) 那年,有一次老师邀请我参加一个布道会,在同学的推动下我就在那个布道会决志信主了。决志后,我便跟同学参加了一间用英语聚会的教会,但心底里其实很不愿意,只是以顺便学习英文为由强逼自己去。然而参加了两年,我仍只能大概听懂讲道的内容,渐渐觉得在那里学不到什么,也感受不到信仰对我带来的影响,只是浪费时间,于是决定换教会,想要好好认真听道。

辗转下来到现时的教会,在这数年间每次听道查经都有深浅不同的体会和学习,我发现其实圣经真的很有智慧,讲述的不是我以前所想的神话故事,而是真理,能点出人内心许多的盲点,这些都告诉我圣经不是虚构、神是真实的。圣经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在教导我们活一个很美丽、很与众不同的生命,所以我被吸引持续地参加教会聚会,再也不觉得教会是一个充满束缚的地方,明白到圣经所教导的不是守规条、一成不变的生命,因此我变得热衷去教会,期待在教会中学习更多。

看到自己需要神

中六 (按:相当于高三) 那年我加入了一位韩国歌手的粉丝团,后来更成为了会长,负责管理中港澳的会务。其实经营一个粉丝团并不容易,每天要看聊天群组中的讯息、更新社交网站,光是每天将新闻、社交网站内容从韩文翻成中文就要花三个小时;又要不时设计衣帽等周边产品、做节目翻译;大型活动如偶像的生日、周年纪念、见面会等更要花数个月时间筹备。这一切都花上我极大的心血、时间,加上我同时在自学韩文,可说是忙得不可开交,常常睡眠不足。我紧张粉丝团甚至远多于自己的学业,这已不是一个闲时兴趣,我是全身投入其中。

期间我还有持续去教会,听了圣经的教导说跟从神的人要将神放在生命的首位,也觉得这是对的、自己应该按照教导而行,但内心又挣扎、无法放下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粉丝团。当时觉得这是自己作为会长的责任,怕自己退出后粉丝团会无法营运下去,同时又很享受与团中干事一起合作、同甘共苦的感觉。在挣扎中,我有向神祈祷,求神让我能放下粉丝团,将他放到首位;然而心里又有另一把声音不愿放手,还告诉自己其实自己很无私、乐于助人,为了别人无条件付出,做的都是好事。就这样,我在粉丝团主事了四年,直至大三那年与团中干事闹翻了,才醒悟过来,因着神的提醒,我才真正看清楚自己一直所做的和所重视的粉丝团是什么一回事。

因为与干事们闹翻,暂停了团中的工作,我终于有时间去好好审视自己和认真思考神的话语。闹翻后,不断受到这些我所珍视的朋友的攻击,当中的无力应对与痛苦实在很难熬,但我记得圣经说过在苦难中也应当喜乐,所以我尝试静下心来,去看神在这些事的心意,去读圣经。有一天读到马太福音七章五节:「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我才明白到我应先去反省自己的问题,而不是责怪骂我的人。反思他们的批评,我开始看到自己骄傲的问题有多严重,因觉得自己能力高、做得最好,所以每件事都要去插手,不量力而为、也不愿接受别人帮助,令其他人的付出都变得没有用处,甚至连付出的机会都没有给对方。我还自以为是,以为自己这样独揽工作是为别人着想、帮别人减轻担子,但事实却是令人觉得被轻视、被摆布,有成员更说觉得是在做我的奴隶。原来我做事只着重把事情做好,却常忽略别人的感受。这时我才看得清楚,原来我之前的忙碌、责任、执着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并不是真的有必要,而我的所谓无条件付出也只限对一个人 (我的偶像) ,真正的我并不是无私。

此后,为了令粉丝团可以如常运作,我便迁就粉丝团的干事,选择退出,将他们想要的无论是决定权、资金和荣耀 (被偶像认可) 都让给他们;为了化解团中的矛盾,我又向其他成员隐瞒他们的贪念,甚至为他们说谎。然而情况没有好转,他们依然不断的比较和争竞,带给对方痛苦,譬如他们会为打压其他粉丝团去拉拢其他人,会因为有人与偶像见面机会比较多而嫉妒,又会为贪婪与偶像见面的机会而欺瞒朋友。这份比较和争竞竟在这个我原先认为是不计较回报的圈子内越演越烈,最终都走上分党派、互相争执、背叛的路。

看见粉丝团分裂其实很心痛,我问教会的导师我究竟可以怎么办,然后我才明白因为我没有行在公义,而是用自己的方法去做,结果就令事情愈来愈糟糕。所以我需要的是神的教导,以及让神改变我的生命,以致我可以行在公义中。至于大家的互相攻击,这并不是我立刻可以解决的事,唯有当大家都有神的生命,才会互相体谅,才会不争竞比较。我这才明白到我真的需要去寻找神。而神的安排也很细致,那时教会刚好为认真慕道的人开设了一个信仰班,我便有机会参加,并在当中慢慢学习如何将神放到首位。几个月后我已能从粉丝团中完全抽身,将焦点放在神身上。以前我不敢想象自己生活中没有了粉丝团,感谢神答允了我的祷告,籍着这些事令我醒悟过来。现在我发现能放手是非常自由舒服的,因我已将这些占据我生命的压力和责任放下了。

委身遇到的难关

在认真寻求神一段时间后,我体会到世上没有比做基督徒更有意义的事,内心有一份逼切想委身给神,就在这个决定委身与否的关键时刻,我交往了几年在海外读书的男友毕业回港。他并非基督徒,但以往我都觉到他对宗教是持开放态度,愿意认识基督教的。在接下来的半年,他也跟我来教会,又愿意跟我讨论对讲道内容的感想,我以为他会慢慢开始接受。但教会导师提醒我其实男友对福音的反应并没有我所想象的开放,而且以感情去带对方信主,对对方来说并不是好事,因为若不是出于真心去相信神、接受福音,是不会带来生命的改变的,即使有改变亦不清楚是神的带领,还是受感情的影响。另外,这对于我一心追求主的路亦会有影响,因为基督徒的生命方向和追求与非基督徒是截然不同的,但情侣是很亲密的关系,如果双方所追求的目标不一样、价值观不同,不单难以深入交流,面临决定时更会发生很多争执;在这张力下,我也可能会受到影响而无法完全委身给主、听从主的心意。所以,我认真思考应不应该继续这段关系。

令我犹疑不决的除了是感情上的不舍,也担心若分开了,对方没有机会再接触福音,但后来我也明白其实这是出于自己的私心,对对方却毫无益处,所以我认为分开会比较好。在我向男友表明我的想法后,他终于愿意说出他对基督教其实甚反感,认为宗教都是虚构故事,会令人疯狂失控,甚至会带给家人负面影响,他完全无意认识基督教。他亦坦承他是以在社会上打拼、赚钱、买房子为目标,这与我不想追求名利财富、只想为他人付出更多的人生方向完全不同。原来他只是一直碍于我的关系而没有说出内心的想法,那时我才发现自己又再犯了强迫别人按自己意思行事的毛病,没有顾及对方感受。明显地,继续这段关系对我们双方都没有好处,于是我们都决定分开。而我便开始集中在委身给神的路上,数月后受洗成为基督徒。

总结

神在不同阶段用不同的方法去带领我认识他。一开始,对不信有神、反对基督教的我,神用一个生命见证向我说话,令我变得开放。对害怕束缚、抗拒去教会的我,神就用圣经的真理、智慧吸引我的心,使我乐意去教会认识他。对骄傲自持、不理别人感受却竟自以为无私的我,神就籍着粉丝团的事件,让我认识到真正的自己,看到自己多么需要神的改变。在寻求神的过程中,神改变了我的价值观,让我体会到以自己的方法去处事为人是不可行的,我需要有神的生命、并走在神的路上。不少朋友、家人也问过我:少去一次教会聚会不成吗?有那么重要吗?我的回答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不希望少了一星期的宝贵学习,不想要少去一次教会。神在我身上施行了许多恩典,令我改变,带我看到生命的真理,愿你也看到神在你身上的恩典,得到这份美好的生命。

© 2019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信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ts/msg-02/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