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他庫裡拿出新舊的東西來

李馬可牧師主講

太13:52「他說:『凡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就像一個家主從他庫裡拿出新舊的東西來。』」

「新舊的東西」並不是指新約和舊約的教導

經文當中的「新舊」是什麼意思呢?一個較為普遍的解釋是指「新舊的教導」。「舊的教導」指「舊約」的教導;「新的教導」,便是指「新約」的教導或是主耶穌的教導。也有些解釋是用約翰壹書2章7-8節作為論據的。

首先,將「新舊」解為新約和舊約的教導是不能成立的。因為那時新約聖經根本仍未成書。吩咐門徒同時教新約及舊約,根本是不能執行的。至少要等新約成書之後才可以。當主耶穌講這句話的時候,新約還未出現。而且也沒有「舊約」這名稱,因那時只有希伯來聖經,哪裡有新舊約之分呢!我們所指的新約是那27卷書,但在那時候一卷書也還沒寫成,是直到主耶穌升天後多年才有的。

至於另一個相近的說法,「新」是指主耶穌帶來新的教導,這說法避免了「新約」未成書的問題。但是否就是指「主耶穌的教導」,卻仍有商榷之處。

若主耶穌真是說:「你們要教導人舊約,就是你們一向所學的希伯來聖經的律法和我所教你們的新教導」,這指示又有什麼實質意義呢?主耶穌是擔心他們忽略了教舊的,還是新的那部份呢?很難想像他們接受了主耶穌長期的教導,而後來會不採用他們跟主耶穌所學的去教導人。

這樣,主耶穌是否怕門徒只教導他的新教訓,而忽略了摩西所傳下來的教訓呢?但主耶穌自己所傳的是否有原來律法的內涵在其中?若主耶穌自己所說的基礎都是源於起初的律法書,門徒所傳講的,又怎可以把主耶穌所講的,變成一套沒有原本律法書成份在內的教導呢?

這解法的最大問題是把「摩西所傳的律法書」與「主耶穌所教的教導」 (1) 看成為兩套教導,兩個系統。但問題是這兩種教導是否可以分拆開來的呢?無論是說彌賽亞的降生及釘死、聖靈的降臨或主耶穌再臨時的審判,甚至將來的新天新地,都離不開舊約的預言。或是說「新誡命」中要彼此相愛像主愛我們一樣,也不能離開舊約所說的「愛人如己」的基礎。這新誡命裡面包含了舊的誡命。主耶穌並不是給門徒第三條最大的誡命,他只是對第二條最大的誡命的意義作出更清楚、更深入的說明。這是同一條誡命,是不能分拆的,所以門徒要講論主耶穌的教導是不能脫離舊約的基礎的。

[ (1) 雖然那時新約尚未成書,但新約的基礎是建基於主耶穌的教導。故此為方便討論,在下文暫且將「主耶穌所教的教導」簡稱為「新約」;另外,也將「摩西所傳的律法書」簡稱為「舊約」。]

這樣說來,主耶穌若真是擔心門徒會把新、舊教訓分拆開來教導人,這擔心是毫無需要的。亦即是這樣的吩咐,實屬多此一舉了。

此外還有一點,若主耶穌的吩咐是叫門徒教導人的時候,要新、舊的教訓都說,不可只說新的或只說舊的,這吩咐應該適用於所有門徒的。但經文卻只關係到一部份的門徒,就是「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這特別的一群。這就很奇怪了,為何其他的門徒不需要新、舊的教訓兩者都教導人?只有一個特別級別的門徒才需要如此做?

「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這句經文的解釋有兩個可能性。其一是指以色列的文士、經學家成為了主耶穌的門徒。其二是指主耶穌的門徒經過訓練後,成為天國、屬靈上的文士,並非指地上的、以色列的文士。這點我們稍後會再作詳細探討。

若主耶穌這吩咐只適用於一些文士,無論是以色列的、還是天國的,而不包括其餘的普通門徒,這就很奇怪了。除非你說:「所有門徒經過訓練後都會成為天國的文士、經學家。」若是這樣,主耶穌則只需要說:「凡天國的門徒,就像一個家主,從他庫裡拿出新舊的東西來」就足夠了。何必要畫蛇添足,又加上文士、經學家這元素呢?「文士」與「拿出新舊的東西來」必有很特殊的關係,否則主耶穌不需要特別提及他們。

至於有解釋引用約翰壹書2:7-8去解讀馬太福音13章52節,因為兩者都講及新與舊的事情。沒錯,我們可以用約翰壹書的經文來作參考,但把當中的事物:「新誡命、舊誡命」直接套用於馬太福音中則較為牽強了。若只因為兩段經文都是談及新舊,又是和教導、誡命有關,就此把這兩段經文劃上「等號」,這便缺乏足夠的理據,純粹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沒有任何客觀證據支持,指馬太福音13:52中的「新舊」就是指新、舊命令。當然我們也應該參考約翰壹書2:7-8的經文,但我們要按照解經的步驟去研究,不能一下子就去尋找「新的是什麼東西」,「舊的是什麼東西」,彷彿「對號入座」一樣。我們不能把它們硬套上一個名詞或一件事物,便以此為答案。在我們找出什麼是「新的東西、舊的東西」之前,我們需要先研究「新」和「舊」這兩個詞語當中有什麼意思。「新」是什麼意思?「舊」是什麼意思?若我們連「新」、「舊」的含意都不清楚,就去找什麼是「新的、舊的」東西,步驟上就錯了,也會很容易作出錯誤的結論。

「新」和「舊」的關係

「新」和「舊」可以有不同的含意,包括:

(A) 基本意思是指同一事物,只是有先後次序之分。

「新」的意思:

  1. 時間上較近期,新鮮製成的。例如新酒,是剛剛製成的。
  2. 之前從沒出現過的,是第一次出現的。例如新方言、新天新地、新墳墓,是未曾使用過的。

(B) 「新、舊」有屬靈層面的意思

「舊」是代表「不好的」、屬地的、屬血氣的、會朽壞的意思。例如哥林多前書5:7中提及的「舊酵」。有沒有新酵的呢?聖經中是沒有的。為何酵一定是舊的呢?因為酵是指屬肉體、屬血氣的元素,所以必定是舊的。「舊」在這裡不是指時間上的先後,而是指屬肉體的。正如「新」有時重點也不是指先後的意思,重點是指屬靈的意思,例如新人、新造的人。

除了研究「新、舊」的意思之外,我們也可以去研究「新、舊」兩者之間的關係。在這方面,馬太福音13:52中的「新、舊」有很特別之處。在聖經中,絕大部份「新、舊」的事物都是對立的,就如新人、舊人;新天地、舊天地;新創造、舊創造;新酒、舊酒;新衣服、舊衣服等等。一般都是「新的」是好的,「舊的」是不好的。用「新的」去替代「舊的」。但馬太福音13:52的「新、舊」卻不是對立的,而是一併都是好的。新與舊相連在一起,並駕齊驅,而不是由一種去取代另一種。這種新與舊的並列關係在聖經中是不常見的,這給了我們一個方向,就是要去找「新、舊」兩者可以兼容的事物。

這種新與舊的並列關係在新約中只在另一處經文中出現,就是約翰壹書2:7-8,所以這節經文對我們很有用。但不是把約翰壹書2:7-8中「新、舊命令」直接移植到馬太福音13:52裡去。正如之前所提及,直接移植並不適用。我們不能走捷徑,要仔細地按正確的步驟去釋經。正確的釋經並不是胡亂地移植,而是要找出當中的原則,再把原則靈活地用在馬太福音13:52裡。

究竟約翰壹書2:7-8所指的是一條誡命,一條既是新也是舊的誡命?還是指兩條誡命,即是一條新、一條舊的誡命?答案明顯是一條誡命,而這條誡命是舊的,所以在第7節中約翰強調不是新命令,但也同時是新的 (第8節) 。問題就是在這裡,而答案也是在這裡。

問題是怎可能有一件事物、一條命令可以同時是舊的也是新的?這不是矛盾嗎?若它是舊的,又怎可能是新的?反過來亦然。

一件舊的事物,可以被更新、改良。但更新、改良了之後,它還是舊的嗎?你可以說它本來是舊的,現在已變成新的了。這樣的話,舊的就是被新的取代了。例如舊人變成了新人、舊的天地變成了新的天地,這樣舊的就過去了。若新命令已提高了、改良了、超越了舊命令,就沒有需要重提這是舊的。有什麼需要走回頭路呢?但在第7節裡,約翰不單提及「舊」,更是強烈地指出:「這不是新命令,這是你們起初所受的舊命令。」約翰要指出這是舊命令的意圖是如此強烈,甚至不惜說:「這不是新命令。」用這種強調的語調去指出這命令是舊的,不是新的。這顯示對約翰而言,這是極為重要,不能有絲毫偏差。那麼,要強調這是「舊的」重要性在哪裡呢?

還有一點很特別,「舊」這詞在新約出現19次。絕大部分都是指壞的、屬肉體的、不好的、殘缺的,例如天地漸漸變舊、舊衣服。只有兩處是好的,要保存的。就是馬太福音13:52和約翰壹書2:7-8。舊的東西有什麼好?「舊」這個屬性有什麼值得保存?約翰甚至強調這是舊的,他說:「不是新的。」從這角度來看,新的反而是不好的,故此約翰說:「這命令不是新的。」

所以我們要找出約翰所說的「舊」是什麼意思,以及「舊」有什麼好,好到一個程度甚至這「舊」是不能替代、不能失去的。

「舊」是什麼意思?

怎樣去明白「舊」的意思呢?從這段經文的平行句子得知,「從起初」是等於「舊」。約翰說:「我寫給你們的,不是一條新命令,乃是你們從起初所受的舊命令。」因此,明白了「從起初」是什麼意思,就明白「舊」是什麼意思了!

「從起初」是什麼意思呢?是指他們從起初聽到神的話語、命令,是指當初信主的時候嗎?

若把第7節:「我寫給你們的,不是一條新命令,乃是你們從起初所受的舊命令。」這經文中的「從起初所受的舊命令」解為「當初信主的時候所接受的舊命令」,這解法有不通之處。他們信主的時候為什麼接受的是「舊命令」?是指「舊約的誡命」嗎?他們既然是信主耶穌 (約壹1:7; 2:1) ,為何初信的時候所聽到的是「舊約的誡命」而不是「主耶穌的教導」?為何初信時約翰或其他的使徒、門徒不教他們「新誡命」?況且根據約壹2:8所指,舊誡命成為新誡命,是因為真光已經照耀,黑暗已經過去。明顯地,真光照耀是指主耶穌來到世間。 (約3:19、太4:12-16) 。他們信主的時候,主耶穌已來到了世間,黑暗已過去,真光已照耀。為何他們仍只是聽見舊命令,直到今天收到約翰的書信才得知新命令?所以說「他們從起初所受的舊命令」是指「他們初信的時候所領受的是舊約的誡命」,這是說不通的。

那麼「從起初」是什麼意思呢?是指什麼時候?這個詞語在聖經裡曾多次出現,我們現在集中去查考出現在約翰壹書裡的「從起初」這詞。

「從起初」,這詞在約翰壹書裡出現了8次。簡略看一下相關的經文,就可看到「從起初」對約翰來說,有很特別的意思。例如:

約翰壹書1章1節:「論到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們所聽見、所看見、親眼看過、親手摸過的。」「起初」是指「創世」的時候。特別是關係到從創世時就有的道,與約翰福音1章1節是平行的。

約翰壹書2章7節:「親愛的弟兄啊,我寫給你們的,不是一條新命令,乃是你們從起初所受的舊命令;這舊命令就是你們所聽見的道。」這節也清楚指出這「舊命令」是什麼,這命令不是新的。約翰明明地指出:「他們起初所受的舊命令就是他們所聽見的道。」而這道正正就是約翰壹書1章1節所提及的,起初原有的「道」,是創世之時的「道」。

約翰壹書2章13-14節:「父老啊,我寫信給你們,因為你們認識那從起初原有的……」明顯這也是指到「創世」之時已經存在的那一位。

約翰壹書3章8節:「犯罪的是屬魔鬼,因為魔鬼從起初就犯罪……」魔鬼從起初就犯罪,什麼時候?創世之時!從亞當、夏娃被造後不久,魔鬼就犯罪,去引誘、殺害了亞當和夏娃。 (約8:44)

約翰壹書3章11節:「我們應當彼此相愛,這就是你們從起初所聽見的命令。」彼此相愛是從起初便有的命令。什麼時候呢?12節,該隱殺了亞伯,他的兄弟。該隱已領受了這誡命但他沒有遵守。故此約翰說:「我們應當彼此相愛。這就是你們從起初所聽見的命令。不可像該隱……。」

從以上這些經文中,我們可歸納約翰在這裡所提及的「舊」是指「起初」,而「起初」是指「創世」的時候。約翰的觀念就是:這命令是我們,即人類從太初開始所領受的、所聽見的命令。

「舊」的重要性

約翰是想指出:「我現在傳給你們的這條命令是創世時已存在,一開始就已經有的了。」為何約翰要強調這一點呢?「創世時已存在」有何重要性呢?他在此強調這不是一條新命令,意思是這不是新發明、新道理,而是一條存在已久、一開始就有的、很古老的誡命。他強調這誡命是舊的,是很古老的。他要指出的重點是:

1) 這「起初」是指創世、創造的時候。即是說,這是從神而來的,是出於神而不是出於人的命令。他強調這命令是從神而來的,從而顯出它的可信性和真確性,是原版、真跡。正如現在有百年歷史的「老字號」也給人可靠、可信的感覺。

2) 強調他所傳的並不是什麼新事物,而是從神而來,是一早由神頒布,自古以來已存在的道,就正如祖宗的法例是不可改的。因為若是傳一些新的事物,會被質疑是否由人憑自己的意思而編出來的。他藉此去證明,他所傳的是一個從起初已存在的道,是永恆的真理,是不變、真確無誤的。同樣的原則,在加拉太書1章8節提到:「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因為需要跟從原本的福音。由此可見,古老的、原本的、從起初便有的道很有價值,而且是不可以偏離、不可替代、不可忘記的。現在我們明白約翰壹書2:7-8裡所提及的「新舊」,不是在比較舊約和新約的教導。「舊的命令」其實是指這是自創世以來,永恆不變的真理。而這就是為何要強調舊、從起初便有的原因,因為這是非強調不可的。

同樣,「不是一條新命令」的「新」這個字的意思,與「新約」這觀念無關。雖然約翰寫這信時已有一些新約書卷,但仍沒有所謂「新約聖經」的觀念。這「新」是與「起初所領受的舊」作比較。約翰強調這命令是一早已存在、是永恆的真理。「不是新命令」是指這命令不是剛剛冒出來,不是由人所發明、以前未曾聽過的新教導。

「新」的意思

約翰壹書2:7-8的第二個「新」這個字卻是有另一個意思。因為真光照耀,當中「真光照耀」的意思,是指光來到世間,而黑暗的意思是光尚未來到世間。光來到世間,即是主耶穌來到世間對這命令有何影響呢?我們需要對這命令有更深入的認識,正如約翰福音13:34「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看見主耶穌怎樣愛我們,叫我們更清楚地明白什麼才是彼此相愛。原來彼此相愛是這樣的意思!

光能使人看得更加清楚、更全面地看見原本的命令。這清晰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可說是對這古老的誡命有新的理解及認識。而兩者之間不但沒有抵觸,也沒有絲毫的增加或減少。這誡命仍百分之百是那舊的、起初的道理,只是因光的照耀就令人更清楚明白這誡命。而我們對這誡命的認識也提升到更高的層次,導致我們對遵行這起初的誡命的程度也升至更高的層次。這些新的層次,並不是後來加上去的,而是原本已包含在起初的誡命裡,只是光線不足,未被發現而已。就像我們在光線不足中去看一幅畫,後來開了明亮的燈,才發現當中的內涵非常豐富,深度是以前未曾認識、未曾看見的。其實這個層次一早已在原本的道理裡,只是未有真光照耀,我們過往仍未能見到而已。

所以約翰說:「我寫給你們的是一條新命令。」是指因著主耶穌的來到,讓我們重新認識這條古老的命令,主的真光讓我們看見這條古老的命令有新的層次。什麼是真正的愛人如己,這是我們從沒有看過的。而彼此相愛像主愛我們一樣,這不是一條新命令,這仍是從起初神給我們的誡命。這不是另一條誡命,是同一條誡命,但有更深入、更徹底的層次。當我們明白約翰所講的「新」、「舊」的意思,我們就能明白為什麼約翰要如此強調這誡命既是新的又是舊的重要性了。因為這兩種的屬性是同樣重要,並且它們不會互相排斥。

只有這個解釋,「新」、「舊」才可融合,才可走在一起,才可以互相配合,而沒半點衝突。它們可同時存在,這命令可同時是新的又是舊的。

從約翰壹書2:7-8中,我們認識了一條誡命既是新也是舊的意思,也明白了新、舊有什麼好。但這些意思是否能套用或可以怎樣應用在馬太13:52中呢?這便要先研究馬太13:52的經文才能作結論。沒有足夠證據支持,就隨意把一些解釋移植到另一段經文上,這屬於「不合法的移植」,是錯誤的解經手法。

要去理解馬太13:52中「新」、「舊」是指什麼,我們不能單單研究這兩個字。上文下理也是很重要的。我們要對馬太13:52整節經文有充分的明白。若只解釋「新、舊的東西」,就會出現與上文下理脫節的情況,而答案也會無可避免地出現偏差。

文士是指誰?

馬太福音13章52節:「他說:『凡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就像一個家主,從他庫裡拿出新舊的東西來。』」這節經文談到「文士」,新譯本翻譯為「經學家」,是指研究及教導聖經的人。首先我們要找出文士在這節經文中是指誰。有兩個可能的解釋:

  1. 是指在以色列的文士中,有信了主,被訓練成為門徒的。
  2. 是指跟隨主的人,受門徒訓練後,成為天國中的文士。不是指在地上、在以色列裡有法定地位的文士,而是在屬靈上作天國的文士。他們沒有法定地位,但卻是為神所承認的。

中文聖經翻譯為:「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這屬於第一個解法,是指有些文士,他們原本是在以色列人當中作文士、經學家的,他們後來信了主,作了天國的門徒。即是他們本來是文士,後來再作主的門徒。可理解為他們後來歸信了主耶穌,接受主的教導之後,便成為了主的門徒。但這解釋最大問題是與上文下理扯不上關係!為什麼要在這裡對門徒特別提及一些以色列的文士將來會信主作門徒?雖然聖經中有記載文士信了主而成為門徒的 (太8:19) ,但這解法與上文下理格格不入。從上文下理來理解經文,便知道不會是這意思。否則這節經文就只關係到在以色列中作文士的人。對其餘的人而言,特別是對當時正與主耶穌對話的門徒而言就沒任何關係了。

馬太福音13章52節的中文翻譯有些遺漏:

  1. 原文是「他對他們說…」和合本與新譯本都遺漏了「他們」二字。「他們」是指誰?看第51節「耶穌說:『這一切的話你們都明白了嗎?』他們說:『我們明白了。』」這裡的「他們」明顯是指門徒。主問門徒:「你們明白了嗎?」門徒對自己很有信心地回答:「我們明白了。」52節「他對他們說…」,即52節是接續上文的對話的。
  2. 和合本再遺漏了另一個字:「所以」,而新譯本這次就沒有遺漏。52節應該是「他對他們說:『所以,凡文士受教作天國的門徒…』」故此,主耶穌所講的必定是與門徒有關,因為主是對他們說話,而非對眾人說話。第二,主耶穌說「所以」是接續門徒之前說「我們明白了」這回答。主耶穌所講的,不單與門徒有關,且是直接回應門徒所回答的「我們明白了」。

所以主在這裡指的文士必定與他們有關,並且是與他們領受了、明白了主的教訓有關。答案當然呼之欲出了,主的意思是門徒就是主心目中受過訓練的天國文士,而主的要求是門徒要從他們的寶庫中拿出新舊的東西來。主耶穌的回答的意思是:「你們說明白了。讓我告訴你們怎樣才算是真正明白。就是要能夠從他的庫中拿出新和舊的東西來的人才算是真正明白了!單是拾人牙慧地依書直說,不算作明白。」

此處的文士並非指以色列中的文士,而是門徒受訓而成為天國中的文士,天國裡的經學家。這句原文也可譯為:「為了天國而受訓成為文士。」這些不是以色列國的文士。這裡的「文士」是指門徒。門徒經訓練後可成為屬靈的文士,在神國中作文士,負責教導人天國的道理。而馬太福音13:52就是主對他們的水平的要求。

對於這解釋還有一點要處理的。「受教作門徒」這片語是一個希臘字 (μαθητεύω) 的翻譯。這字是動詞。其相關名詞是:門徒 (μαθητής) 。根據Arndt & Gingrich著的新約希臘文辭典,此字的解釋有兩個可能性:

  1. 成為門徒
  2. 受過訓練。此字的名詞是「門徒」,故這訓練是「門徒式的訓練」,可稱為「門訓」。

「成為門徒」這解釋,前文已提過是與經文的上文下理脫節的。突然轉變話題,說以色列裡的文士成為門徒,這是完全抽離經文的上文下理。

「受過訓練」這解釋較為可取。主耶穌在此是說一個受過門徒式訓練的文士,是指天國的文士,屬靈的文士,而不是以色列制度下的文士。主耶穌的意思是指門徒,在他心目中他們就是他要栽培、訓練出來的天國的文士。

為甚麼要特別強調「受過訓練」的?當時的時代,文士是律法師。要留意一點的是,任何人都可以當文士的,沒有規定是那一類人。 (這有別於祭司,祭司必須是利未的後代。) 因此,文士本身可以來自不同的行業,有些是祭司,例如以斯拉,有些可以是木匠或者是勞工界的人士。若要成為文士,只需要具備一樣條件,就是精通神的律法。當然,這是需要受訓,接受其他文士的訓練。而在當時,文士收門徒的要求也是很高的,而經過訓練、學成之後,便會成為一個未曾受確認的學者,直至以色列國最高的議會評核後,確定為合格,他們才能正式成為文士。其後他們才有權柄去解釋律法,執行文士的職權。而當他有了「文士」這職權的時候,他們的教導相等於神的話語的權柄。可想而知,這個訓練的程度需要多麼嚴格,才能確保到他們的教導不會偏離神的話。因此,文士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屬靈任務,就是他們要捍衛律法,教導並執行律法。

而原文「受過訓練」這動詞是不定式的分詞 (aorist participle) ,相等於英語的過去分詞。意思是這個動作已經完成了。這有什麼重要性呢?主耶穌強調他所指的是那些「完成了訓練的文士」。第51節,主耶穌問他們:「你們明白了嗎?」主耶穌在此就是要繼續告訴他們,什麼才是明白了。他們若真的明白了才是真正完成訓練。而完成了訓練的文士,能教導人天國的道理,就是能夠從他庫裡拿出新和舊的東西來的人。你若不能從庫裡拿出新和舊的東西來,便說自己明白了,事實上你仍未達到「完成訓練」的標準,亦即是說你尚未真正明白主所教的一切。所以這一節是與前文緊緊相扣,而不是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一句沒頭沒尾的說話。

「家主」和「他的庫裡」的意思

「家主」是指誰?在新約中「家主」很多時用在神身上,但在馬太福音13:52,這解釋並不適合。新約中「家主」也會用在人身上,例如路加福音12:39「家主若知道賊甚麼時候來,就必警醒,不容賊挖透房屋,這是你們所知道的。」這裡提到要警醒,這當然不是指「神」而是指「我們」,我們需要警醒。馬太福音13:52是說那些完成訓練的文士是怎樣的呢?就是像一個家主,從他庫裡拿出新舊的東西來。

為什麼要稱他們做家主呢?家主就是要負起照顧家人的責任。家主相等於領導、帶領的人。同樣,文士也是人民的領導,他們也要在屬靈上照顧他們所帶領、所服侍的神的子民的所需。特別是供應他們屬靈上的餵養,按時分糧是家主的責任。從這裡知道這節經文的對象不是給一般的門徒的。而是給那些作家主、作文士、作教會中的領導,作帶領羊群,負責屬靈上餵養羊群的牧者的。而主耶穌對他們的要求是要能夠從庫中拿出新舊的東西來。所以之前說「新舊的東西」不是指既要教導舊約又要教導新約的道理。這要求並不難,一般信徒也能做到,不需要有文士的水平。

「他的庫裡」這組詞是指寶物、寶藏的意思,不只是一個倉庫。到這裡我們明白主耶穌為何特別提及「文士」。對文士而言,什麼是他的寶物、寶藏?當然是神的律法、神的話語。這些是他的積蓄,是他一生所致力研究的寶藏。而他要從這寶藏中拿出新舊的寶物來給別人。

處理了這些部份,我們可以明白馬太福音13:52是在說什麼了。主耶穌是在告訴他的門徒,對所有完成訓練的天國的文士,即是教導神話語、帶領教會的人,主耶穌的要求是怎樣的。就是要像一家之主般去照顧、供應家人所需。照顧的方法就是從他的寶藏裡,拿出新和舊的寶物 (神的話語) ,來供應家人屬靈上的需要。這看似不是什麼特別的教導,而是十分普通的事情。其特別之處是當中主耶穌所作出的要求,文士拿出來的教導必須是新和舊的。留意主要求的並非既教新約又教舊約。這說法沒多大意思,這樣的要求即使是未經過特別訓練的門徒也能做到。

教導新和舊的道理

主要求完成訓練的,負責講解聖經的教師、牧者,要拿出新和舊的教導,這是要求他們的教導要符合聖經中舊的和新的兩個準則。這方面我們之前從約翰壹書2:7-8的查考中已提及過了。在此我們回顧之前我們得出的結論。

約翰壹書2章7-8幫助我們明白「舊」並非一個負面的質素,而是正面的,甚至有不可取代的價值。「古舊」可以是形容一件事物的可靠性、永恆性,是原裝正版,而非冒牌贗品。舊約的耶利米書6章16節也有相同的意思,「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站在路上察看,訪問古道,哪是善道,便行在其間;這樣,你們心裡必得安息。他們卻說:我們不行在其間。」

「尋訪古道」這古道當然是指神從遠古之時已經向人啟示的生命之路。「遠古」表達它是歷史悠久、由歷代祖宗所相傳,經歷時間的考驗而仍屹立不倒的真理,是我們不能偏離、背棄的。若偏離了,就會跌倒滅亡。

傳回到馬太福音13:52,「舊」的意思是神傳給我們從起初就有的道理,是永恆不變的道理。因此當我們教導人的時候,千萬不要偏離原來的道理。而這個指示、囑咐也是極之重要的。因為從新約時代直到今天,很多人解釋聖經的時候,大幅偏離了原本的真理。今天這個情況在教會越來越嚴重了,有不少很有魅力的教會領袖,自行創作了一些千奇百怪的新道理,例如聖靈的洗禮、權能佈道、內在醫治。但若是偏離了古舊的真理,這一切都會使人離開神的道。因此,我們要去謹慎地持守神永恆不變的真道。這也是作為天國的文士要去把守的重要一環,不要讓教會偏離了,去跟從一些新發明的、出於人的道理。今天許多教會已不再說「背十字架跟從主」的道理。而是以許多花言巧語去帶領門徒走闊路,以物質作祝福,倡導繁榮、成功福音,去引誘信徒事奉兩個主。

那「新」的是強調什麼呢?就是不能只單單背誦古舊的道理,依書直說、照辦煮碗;而是要有更清晰、更準確的了解,要達到更深的層次;令這個道理的內涵、精義能發揚光大。這兩者之間是需要互相平衡的。既要守著古舊的真理,但同時也需要有新的亮光、新的層次。不只是停留在我們所學到的,上一代所傳給我們的,我們還要繼續進深。

而「新」的意思,不是指偏離原來的教導,不是指另一個不同的教導、命令。這個「新」是建立在原有的教導的基礎上的。「新」是指有新的亮光去明白這原本的道理,對這古舊的教導有更深入的認識,有更清晰的看見。即是把這古舊的教導的內涵、層次,更進一步發揚光大的意思。只有這樣作,這誡命才可以是百份百古老、原本的命令,而同時又是新的命令,即是有更清晰的理解,更深層的體會。

今天教會中兩方面的問題也普遍存在。正如之前所言,今天教會充斥著許多千奇百怪、偏離聖經古道的道理。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的牧者、教師只是將現有的教導依樣畫葫蘆,不停重複這些教導,但在當中沒有任何新的領受、沒有新的亮光、沒有從神而來新的指教。

耶利米書有一節使我印象很深刻的經文,耶利米書23:30「耶和華說:『那些先知各從鄰舍偷竊我的言語,因此我必與他們反對。』」今天不少的傳道人、牧者、教師從別人身上偷取神的話語。「抄襲」今天在教會無處不在。預備訊息時,從不同的講章、釋經書,東抄一些,西取一點,拼拼湊湊就成了一篇講章。沒有新的亮光,沒有新的領受,都是你抄我,我抄他而來的!

為什麼我們沒有新的領受、新的亮光?沒有被聖靈引導我們進入全部的真理,只能不斷重複前人的牙慧?因為我們沒有盡心竭力去鑽研神的話語。

那是否所有的信徒都需要達到這個層次呢?主耶穌並沒有要求所有門徒都要達到這個層次。馬太福音13:52所要求的,只是用於「文士」、「家主」身上的。即是指教會的領導層。他們的職責是要教導神的話語,餵養主的羊群。至於一般的平信徒,這段經文的要求不放在他們身上。意思不是說他們可以教導一些偏離古舊真理的教導,只是說不要求他們的教導、分享必須有新的亮光,新的領受。若是有的話就當然更好了。

而對有職責要按時分糧的僕人,主耶穌的要求不止於準確的講解聖經的真理。單單守著舊的、不偏離聖經的基本仍不足夠。主耶穌要求天國裡的文士要把他所領受的發揚光大,要有新的亮光、新的層次、新的深度。盼望神今天在他的子民中,興起忠心的僕人,在神面前盡心竭力,得蒙悅納,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講解真理的道。

© 2017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訊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exp/msg-04/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