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都導人向善嗎

李馬可牧師主講

當我們向別人傳福音時,我們可以說些甚麼呢?以往我常聽到一些非基督徒對宗教的想法、問題,但卻沒時間作答,就藉今天這段時間對其中的一個問題進行講解、討論。

當你向人傳講福音時,是不是常常聽到有人這樣說:「所有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都是殊途同歸的,沒甚麼分別。」當聽到這些話的時候,你便知道這個人一定沒有甚麼宗教背景,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也就是說他在宗教方面是個外行人。

為甚麼我這樣說?試想如果你在街上碰到個和尚,你猜他會不會向你說宗教都是導人向善?所有宗教都是殊途同歸?我想他不會。他一定會向你推薦,他所信奉的宗教是與眾不同,一定會說自己的那套是最好的。所以,只有那些對宗教一知半解、人云亦云的才會想所有宗教都是差不多,因為他對每一種宗教都不是很認識。反而對宗教有深入認識的人,卻不會這樣看。

世界上絕大部份的事也導人向善

但是,我們不可以因為他是個「外行人」,便對這些話不加理睬。你們是否留意到這句話非常深入人心?如果你向人傳講福音,這句話一個月可能要聽上好幾次。這句話已被人普遍接受,因此我們不可以輕視,也不能因為這出自「外行人」之口,就置之不理,說聲「你弄錯了」就可以了。因為這句話裡確實有「真」的成分,宗教真能叫人做好事,宗教絕不可能是導人向惡的,你說是嗎?

當然我現在所說的宗教不是指那些特別的邪教,而是指一般正統的宗教。這些宗教真的是叫人做好事的。無論是佛教、道教、孔教……都是導人向善的,沒有一門正統的宗教叫人為非作歹,世界上沒有這樣的宗教。可見,這句話確有「真」的地方,你不能隨便說他們是錯的。

我想帶大家看得深入一點,假如我們認真分析這句話,便需要明白兩點。首先大家應該明白的是這句話確實沒錯,但你再深入地想一想,其實不單是宗教導人向善,世界上絕大部分的事都是導人向善的!

你有沒有看電視?電視節目是導人向善還是導人向惡?是不是每一部電影、電視都是「警惡懲奸」的?如果那電視節目歌頌壞人,很快就沒有人捧場了。幾乎每一部片子都是教人忠實做人,宣傳作壞蛋的遲早會被「天」收拾。無論是無線電視、亞洲電視 (註:香港的電視台) 都是導人向善的。那麼,我們作家長的,是不是應該鼓勵孩子們看多點電視?

上個星期無線電視製作了一個「賑災義演籌款」的節目,這是壞事嗎?當然不是壞事,是好事。我沒有說錯吧,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導人向善的。「四大天王」 (註:四位香港天王級歌手) 也是導人向善的。在電視上他們生龍活虎的賣廣告,這為甚麼?就是叫我們別吸毒,年輕人應該生龍活虎,千萬別沈迷於毒品之中,他們也是導人向善的。有哪個歌星教孩子別讀書,別做功課,只要來捧他的場就行了?張學友都會說:「你們來聽我的演唱會我實在很高興,但讀書也很重要,別荒廢你們的學業。」家長們一聽到這番話就放心了:「哦!原來這個天王也是導人向善的。」

世界上大部分的事都是導人向善的,賽馬會也不例外。你知道賽馬會支援了多少公益事業嗎?當你走在街上,到處也可見到「賽馬會游泳池」,可以供人做有益身心的運動,沒有賽馬會哪裡來這個游泳池?甚至我看到一個廣告,鼓勵人買「六合彩」。廣告說你每買一張就是做了一件善事,因為獎券的其中一部分是拿來幫助社會公益的,作建設之用,或扶助有需要的人士。那麼,我們不妨多買點六合彩,多作點善事。

事實就是這樣,不單宗教是導人向善,當你把範圍擴張開去時,世界上大部分的事都是「導人向善」的了。換句話說,當你告訴別人宗教是導人向善時,就等於講了一句沒意義的話,這句話是空洞的。因為根據以上的推論,每一件事物都有導人向善的一面,所以宗教與其他事情就沒有多大分別了。

我們需要小心選擇信仰

假如我們將這句話再推進一步的話,即是每一件事物,包括那些最壞的事物、最差勁的事物也有善的一面,這一點非常之重要。例如那些黑社會,他們吸毒、嫖、賭,壞事做盡,但他們也有好的一面。他們有哪一面好?他們拜誰?拜關公!為甚麼黑社會拜關公?他們不是應該拜曹操嗎?是不是拜錯對象了?黑社會怎麼會拜關公?關公代表甚麼?代表「義氣」。原來連黑社會也講忠義。不單警察拜關公,連黑社會也拜關公,為甚麼呢?因為黑社會也需要「義氣」。

「義氣」是好還是不好?當然是好。為朋友、兄弟兩脅插刀,在所不辭,這當然好。為甚麼黑社會也講「義氣」?原因很簡單,因為沒了這些「好事」,他們一定會垮台。大家不講義氣,你出賣我,我出賣你,不需要多少時間,黑社會就會垮台。離開了「好事」,任何的組織、任何的人都不能生存,一定需要一些好東西,人才能夠維繫,這一點很重要。

我們再回到原來的話題。「宗教是導人向善」這句話沒有甚麼特別,因為大部分的事物都是如此。所以如果有一天當你聽到這句話,你應該如何回答呢?你可以這樣說:「每一間學校都是導人向善的。」請問:有沒有學校不是導人向善的?無論是小學、中學、大學,每間學校都是導人向善的。那麼是不是只管閉著眼睛,完全不需要選擇?當然不是,每個父母都很緊張,人人都不願意自己的孩子被派進第五級別 (註:成績最差) 的中學,人人都千方百計的送孩子進第一級別的中學。咦?不是每間學校都是導人向善的麼,為甚麼家長們那麼緊張?隨便選一間學校不行嗎?不行!

選擇醫生也是如此,大部分醫生都是治病救人的,很少有行騙的醫生。但你會不會因此而隨便找個醫生看病?我們似乎不是這樣做事的。我認識一個住在坪洲的弟兄,他上星期告訴我,他認識一個在沙田行醫的好醫生,他多年來有病都找他醫治,就連女兒病了,也會帶著女兒乘船從坪洲到中環,再乘地鐵到九龍塘,然後轉火車到沙田,長途跋涉為看個好醫生。不是所有的醫生都是「導人向善」,都是「救死扶傷」的嗎?何必那麼執著呢?

所以我們要小心留意這類話。不錯,宗教是導人向善的,但並不代表我們無須看清楚,因為這話引伸的含意沒有那麼簡單。為甚麼說「沒那麼簡單」?很多情況下,有這樣思想的人,往往是捂著耳朵不願意聽福音,以他們抓住「宗教是導人向善」來作擋箭牌,不願意去聽福音,其實他們是不想聽這麼多,不想認真的去認識宗教,隨便抓住一個宗教就算了。這類人即使來到教會,也可能因為平時太無聊,不被人理會,來教會尋找「慰藉」,為求被人關心、幫助而已。

很多人對教會很有信心,因為信徒們個個都很友善,尤其那些牧師們,特別得人信任,聽到你是牧師,是傳導人就放心了。我自己身為牧師的,很想勸大家一句,千萬要小心,不是每個牧師都是好的。所以,我勸你要清楚認識我,別以為我是牧師就一定是好人。既然這種想法深入民心,行騙的也會利用這個名號,以「牧師」的身分作為掩護來欺騙人。

因此,關於「宗教導人向善」的一個回應是,不單宗教,每一事物都導人向善。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宗教都是導人向惡的!你信不信我說的這句話?宗教並非導人向善,宗教是導人向惡的!大家都是一心一意的、用不同的方法來導人向惡!我沒有騙你。

前幾個月在南韓發生一則轟動的新聞,就是南韓一間寺院發生了一宗很大的衝突,當局要派出一千五百名警員進去控制這場騷亂。其中十幾個僧人受傷,四百多個僧人被捕。這衝突不單是言語上的衝突,甚至有人大打出手。

當然我們絕對不能說因為他們是佛教徒、回教徒才會有這問題。所有的宗教都是導人向惡的,包括基督教。難道你沒有看到在愛爾蘭所發生的事嗎?我們如果是尋找真理的,就不能矇住眼睛不看事實。愛爾蘭長期的鬥爭是為了甚麼?是天主教與基督教之間的鬥爭。波斯尼亞的戰爭也是因為回教與基督教之間的鬥爭。為甚麼他們打個不停?就是因為由宗教引起的仇恨所致。如果不是宗教使他們分作兩派,他們根本不需要鬥爭。

另外,假如你認識多一點宗教和宗教人士的話,你會發現大部分的宗教人士都很固執,甚至排斥他人。他們認為只有自己才是好的,其他人都不如自己。他們的思想很僵化、很狹窄,唯有自己才是對的,其他都是錯的。這類人很多,故此,不少人會被這些教徒絆倒,令他們不想聽、不想信教。在聚會前聖餐的時候,有人分享說有些基督徒講一套,做一套。我們不能矇住雙眼甚麼都不看,不如我們看一下聖經對宗教的評價究竟如何。

宗教對人無益,除非重生!

約翰3章1-5節,有一個法利賽人,名叫尼哥底母,是猶太人的官。法利賽人是當時當地的宗教領袖,「官」是作官的意思。一個宗教界領袖常常有人跟隨,有一定的影響力,故此政治部門也喜歡吸納他們。這人夜裡來見耶穌,說:「拉比」,拉比就是老師的意思,「我們知道你是由神那裡來作師傅的,因為你所行的神蹟,若沒有神同在,無人能行。」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你有沒有注意到兩人的對話很奇妙,主耶穌根本就是在答非所問,好像沒聽到他在問甚麼。一般來說,官場上講話都是稱讚在先,把人捧得高高在上:「你所行的神蹟一定是從神而來的……」這麼遠道而來,難道就是為了講這番漂亮的說話?所以耶穌看透他的心思,開門見山說:「不如講老實話吧!別浪費時間在這些無聊的言語上。」所以主耶穌一開口就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主耶穌在這裡告訴尼哥底母,就算他是宗教領袖,無論他多麼的虔誠,如果不重生,就不能見到神的國。

尼哥底母說:「人已經老了」 (他) 都已經一把年紀,做到這個職位,至少都有五、六十歲吧。「如何能重生呢?豈能再進母腹生出來麼?」怎能再進母腹中重生呢?更何況很有可能當時他的媽媽已經不在世了,尼哥底母因此而感到非常困惑。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 (主耶穌) 第二次重複「實實在在」,「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這裡主耶穌對這位宗教領袖的訊息只有一個:無論你有多少信仰,無論你信奉甚麼宗教,包括基督教,事實上尼哥底母所信的神與耶穌信的神是一樣的,他並沒有錯信其他的神。信靠任何宗教都是沒有用的,除非你重生!不重生的話,沒有甚麼宗教對人有幫助。

重生是甚麼意思呢?我簡單地向大家作個解釋。第一次「生」是甚麼意思?生出來之後就有了生命。重生就是重新再生一次,即是第一次生命要過去了,繼之而來的是有第二次生命。主耶穌說:「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水」代表甚麼?它代表「洗禮」,這當然不是說外表儀式上的洗禮,若要受洗成為基督徒,就要有從內心而發的「深切的悔改」,脫離舊有的生命,與舊生命一刀兩斷。舊的生命一定要完結,才能有新的生命,因為一個人不能同時擁有兩個生命。

我曾向一對夫婦傳福音,這對夫婦的關係非常差,當我去他們家和他們查考聖經時,他們常常表現得沒有耐性聽聖經,反而整個小時都要聽他們各自數算對方的不是,甚至爭辯得面紅耳赤、青筋暴現。作太太的還給我看丈夫動手打她所留下的痕跡,可見他們的關係是非常的差。

在我跟他們查經的過程中,我問那太太:「假如你丈夫生命有所改變,脾氣沒有那麼暴躁,你認為有沒有這樣的可能?」她回答:「有,有可能,除非他死了。」這就是這段經文的意思。首先你舊的生命要完結,否則新的生命不可能出現。舊的生命完結了,新的生命才能開始。

你有「新生命」嗎?

「從聖靈生」是甚麼意思?聖靈就是神的靈,也就是從神而生。你從媽媽生是怎樣的?就是從你媽媽那裡得到生命,而「從神生」的意思也即是說從神那裡得到生命。

今天的信息就在於此,我希望你們每一個都要很清楚,生命不在乎你信奉那一個宗教,無論是基督教還是佛教等,一切的宗教都不能真正幫到你。剛才我們看到「所有的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理論,表面上看似乎如此,但實際上一切的宗教卻是導人向惡的,因為它能使人「偽善」,只是表面上看來好,其實是虛有其表。

我從十歲開始就跟父母一起去天主教堂,並在此洗禮,我信奉了天主教已十多年,但我沒有從神而來的生命。我認識教會,我認識宗教。我的太太也是這樣,她甚至在基督教家庭出生及成長。她的媽媽已信奉基督教多年了,所以她可以說一出世就算為一個教徒。她們所參與的是一間非常出名的基督教會,她做了十多年的教徒,但卻沒有新的生命。

究竟你有沒有新的生命?也就是說,別人一看見你,會完全想不到你以前是怎樣的。你是不是這樣呢?別人看到你現在的生命,和以前的比較,簡直就是判若兩人。如果在你身上看不到改變,看不到新生命,一切的宗教都只是表面的包裝而已。剛才我提到的那對夫婦就不同了,當他們真的有了新生命,整個人完全變了!後來當我們帶其他人去認識他們的時候,人們都詫異:「他們以前不是這樣的,無法想像,真的無法想像。現在他們如此恩愛,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他們以前的惡劣關係。」這就是「新生命」,有證明可以看到,這真是新的生命的開始。一隻老虎會變成一隻綿羊,一個充滿各樣埋怨的人,現在卻變得充滿各樣的感恩,生命獲得完全的改變。

「新生命」像「風」一樣自由

「新生命」究竟有甚麼特徵?跟「信教」有甚麼不同?我在這裡不是勸大家來信教,更加不是勸大家來信基督教。「新生命」是怎樣的?我怎知自己有沒有這「新生命」呢?主耶穌在後面的經文中有具體的形容。

我們看約翰3章8節,因為時間關係,我只帶大家看這一點,主耶穌是用甚麼來形容這「新生命」?「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 (呼呼的風聲) ,卻不曉得從那裡來,往那裡去,凡從聖靈生的 (就是從神生的) 也是如此。」主耶穌在這裡用了一幅「風」的圖畫來表達。如果你有「新生命」,就好像「風」一樣,這是甚麼意思?「風」令你想到甚麼?最基本、最簡單的就是「自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把風捆綁。這新生命最大的特質就是「自由」!

相反,宗教最大的特質是甚麼?規條!不同的宗教有不同的規條。有的規條需要人星期天聚會,猶太教每星期六聚會,佛教徒每天要凌晨四點起床敲「木魚」,每個宗教都有自己不同的規條。難怪很多人不敢信教、很怕信教,為甚麼?怕被很多規條捆綁,太多束縛。

有一件事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裏,那是十幾年前發生的。一個朋友來教會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有一次我們去西貢游泳,當天天氣非常炎熱,且在去西貢的路上十分多車,可能很多人都選擇去那裡休憩,所以塞車情況很嚴重。當我們的車駛到可以俯瞰海面的地帶時,我感到非常舒暢,巴不得立刻跳入海中。

但是由於塞車的關係,我們只能被困在車裡無法動彈,因為車沒到站,司機不可以開門給乘客下車。在這時這位朋友禁不住的說:「啊呀!如果我不是基督徒就好了。」不做基督徒可以怎樣?他繼續說:「拉開車門跳下去算了,那用理會這麼多,我想司機也不會來追吧。可惜的是自己是個基督徒,又和一群基督徒在一起,想這樣做也不成。」

十多年前香港是沒有冷氣巴士的,困在車裡熱得要命,眼巴巴地望著這碧藍的海水又不能下去,只有「乾著急」。你感覺到這份束縛嗎?人一旦信了教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被很多的規條所限制。

你如果是基督徒,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你今天作基督徒是不是逼於無奈?若今天不選擇作基督徒,將來又要燒、又要殺、又要下地獄,真是比在大熱天被火烤還要慘,算了,還是當基督徒吧。你當基督徒之後,有沒有感到有很大的壓力,很大的捆綁?星期天要去教會,星期四又要來查經,參與得累了,稍微打一下瞌睡又怕被旁邊的人看到,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唯有卡自己的大腿吧。

你來教會為了遵守宗教的規條,還是受群眾的壓力?本來去教會沒甚麼值得特別開心的,但看到那麼多人,每個都露出燦爛的笑容,唯有逼著自己笑,因為怕別人問你為甚麼不開心,為甚麼不笑,怕人說自己不夠屬靈,真是有很多的壓力。教會宣佈有訓練,因太忙了,不想參加,但又怕人問你為甚麼不參加;參加後,又怕人問你信主已有一段時間,為甚麼還不出來服事神。真是左右為難,無論怎樣都有壓力,好辛苦!你發現嗎?這「束縛」永遠無法停止。

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是用些甚麼方法導人向善的?就是規條!不准這樣,不准那樣,最後希望你通過守這些規條來導你向善。所以,一切宗教都是用「規條」來導人向善的。別偷、別貪心、別妒嫉、別爭名逐利……每一種宗教都有各式各樣的規條,它們利用這些規條來幫助你達到「善」。但是這些「規條」究竟能不能真正幫助人呢?

你被「憂慮」束縛嗎?

為甚麼你要爭名逐利?是不是你天生好戰,喜歡與人爭鬥?大部分人都不是,那又是甚麼原因呢?是因為人心中的憂慮、擔心。為甚麼你拼命去賺錢?因為你擔心將來老了沒有保障。知道不能指望孩子將來養活你,所以趁自己還有氣力的時候賺多一點錢,原因在於擔心將來。

在這個世界,尤其是香港,很多人患腸胃病。醫生指出患腸胃病的人中十個有九個是由於太多憂慮、太多壓力而生病的。其實不單是腸胃病,很多的痛症,像腰痛、頸痛等大部分也是因為人憂慮太多而得的。

另外,香港人很希望買房子,買房子代表甚麼?代表保障。難道你買的房子面積比你租住的公共房屋大嗎?不,可能反而小了,但這有個保障啊!不買房子,始終都是沒有歸宿。也許將來政府說要收回現在所住的公屋,或會遇到其他的「不測風雲」,到時候怎麼辦?當然世上的物質抓在自己手裡會實在一點。我不是反對買房子,但我要問的是你有沒有被這無形的「憂慮」束縛著?

在「世界杯足球賽」中,相信大家都很熟悉阿根廷的前鋒馬勒當拿。最近他被查出服用違禁藥物。馬勒當拿是個非常出名的前鋒,他在數年前的世界杯上大出風頭,但現在卻被罰禁止出場。

我在想為甚麼他要這樣做?論錢,他一定不缺,他在當年的世界杯出盡鋒頭,錢一定賺了不少。為甚麼如今要服用違禁藥物呢?踢足球不是一個人的事,是要整隊人合作的,即使是輸了,也不是你一個人承擔,為甚麼他要單獨冒這麼大的風險呢?到底為甚麼呢?我猜會不會是為了他自己的名聲?如果整個球隊贏了,而自己的表現不夠出色的話,那他就再也沒有「足球明星」的風範了。

很多時候,我們的壓力不是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收入,不是因為我們沒有飯吃,而是為了維持自己在社會上的水平。「我已經住慣了兩千呎的房子,怎能搬到一千呎的地方居住?不行,差得太遠了!」無論如何都要維持原來的水平,只能上不能下,不能在人前出醜。這大概就是壓力、憂慮的來源。

「新生命」叫你得釋放!

「新生命」就在於自由!自由叫你得釋放!從不同的壓力、憂慮中得到釋放!請問你今天得到釋放了嗎?雖然你是個基督徒,但會不會仍然有很多的憂慮?不是憂慮這,就是憂慮那,沒有被釋放,沒有新生命!別指望宗教能給你幫助,宗教是導人向惡的,完全幫不到你,除非你有神的「新生命」。

我以前也同樣是個容易憂慮的人,信了教這麼多年還是一樣的憂慮。我是家中數個兄弟姊妹中最努力存錢的一個。小時候我將錢存在匯豐銀行,以前的存錢方式與現在很不同。當時有一個塑料的紅色小撲滿,頂部有一個小洞,可以讓你塞錢進去。以前的錢面值比較高,存上一毫、兩毫已經很好了。我又非常小器,不肯用錢,錢只進不出。哥哥有錢時會去看電影,上街買東西,而我不看也不買,所以我在家是存得最多錢的一個。

我不單存錢最多,賺錢也是最拼命的。我父親今年已經八十歲了,但他不閒著,仍然上班,而且還不止在一處上班。除了一份正職外,還有半份兼職。可能三十歲的壯年人也沒有像他這樣做那麼多事。當時我自己也是如此,我一踏入社會就打兩份工,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錢,有錢就有保障。

小時候,學校老師要我們寫「我的志願」,當時我讀中一,並不懂事,我寫道:「我將來要做一個教師,因為教師的工作是『鐵飯碗』,不怕沒飯吃,還有很多假期……」我不知道老師看到文章後是氣還是笑,或者也是摸到他的心窩。他可能想:「即使如此,也不能這樣明寫,起碼該有個遠大的抱負才對。」可見我這個人很實際,這小小年紀已經懂得為自己的將來打算,並計算得很清楚。

但當我真正有了神的生命的時候,神將他的生命賜給我,我才真的了解到「我不需要為這些憂慮!」不是說我從此不賺錢,不生活,好像和尚出家一樣,離開凡塵。不是這樣,我們還是需要在這世界上繼續生活,但你能不能夠沒有憂慮呢?

我試過沒錢,沒錢到一個地步連搭車的錢也沒有。那時一程車費是七毫錢,不像現在兩元多。上車前我摸了一下口袋,只有六毫,我只好花兩小時徒步回家。我也試過沒錢吃飯,家裡甚麼都沒有,打開冰箱,只有吃剩的一塊小小的檸檬批,吃完了刷牙上床睡覺,明天如何?不知道,但我心裡沒有半點憂慮。

我想很多人都經歷過貧窮,但你能不能在這窮困之中沒有憂慮?加上這「窮」是我自己選擇的。這麼窮的時間前後有三年,分兩次不同的時段,兩個貧窮時段大概相隔一、兩年左右,兩次都是我自己選擇的。當時是有一些特別的緣故,現在我沒有時間詳細解釋,但是在這過程中我沒有一絲的憂慮。

這就是「新生命」的能力,任何宗教都不能幫你擁有它。有沒有宗教的規條叫人「不可憂慮」的?又有沒有人因守這規條而確實做到「不憂慮」呢?根本不可能!你現在心裡有沒有憂慮?「今天晚上燒甚麼菜?這篇講道越說越長,再拖長一會兒就連魚都買不了。」你會不會為了生活瑣事不停的憂慮?你能不能從憂慮中得到釋放?

對某些人來說,他們可能會很具體地為健康而憂慮,尤其是那些長期病患者。這方面我也曾經試過,醫生曾告訴我在我的小腹旁好像有一個硬塊,但這事完全影響不到我的心情,我照常生活,沒有任何的緊張。我不是不緊張自己的身體,如果需要醫治時我會去醫院的,但我的心情卻沒有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我能夠從憂慮中完全得到釋放。這就是「新生命」,不是宗教。

對「宗教導人向善」的三個回應

我的時間已夠了,我需要在這裡作一個總結。今天我希望可以回答這個問題。當別人向你說:「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基本上我們可以有三個回應。

第一:「沒錯,宗教確是導人向善的,正如所有學校、醫生也給我們灌輸知識、醫治疾病的,但你還是需要小心選擇」。

第二:「宗教導人向善?不是,我看到很多宗教都是導人向惡的。你看在世上不是這裡打仗,就是那裡打仗,很多原因都來自宗教。還有很多不同黨派的鬥爭也是源於宗教。宗教究竟是導人向善?還是向惡?」你可以用心思想,自尋答案。

最後,第三個回應是你可以反問一下:「宗教怎樣導人向善?」研究下去,方法不外乎「規條」,他們只會叫你做這做那,不准做這又不准做那。但你可以和他們看聖經,所有的規條都不能真正使人得到釋放,非要有神的生命才行。除非有神的生命進入你的裡面,而神也非常樂意將這豐盛的「新生命」賜給我們。

在這裡我真誠的告訴大家,我有這「新生命」,不是因為我有甚麼特別,我自己沒有半點可誇的。我也是一個為兩餐而奔走的人,我也會怕死、怕痛,被很多憂慮捆綁。但神願意將他的生命賜給我們,當我們有了這「新生命」後,就可以得到釋放,這不是出於自己的能力。主耶穌甘願被釘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捨命,其目的就是希望將這生命給我們,希望我們大家也有這自由的「新生命」!

© 2016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gm/msg-01/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