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勞苦擔重擔的到我這裏來

李馬可牧師主講

不久前,曾與一位國內來的朋友交談。他到香港旅遊及探親,一個月後便返回內地。和他見面交談時,他使我對香港有了新體會。也許我在香港住久了,倒不如外地人那樣對事物具有敏銳的觸角。

這位朋友與許多國內朋友一樣,非常羨慕香港的生活,一直渴望來香港定居。當他來到香港,一位親戚帶他去了教會,這是他人生第一次去教會。當時,傳道人說神曾怎樣聽他的禱告,又曾怎樣回答他的禱告。跟著向會眾推薦:「大家無論遇上甚麼事,都可以向神禱告,神一定會聽的。」訊息其餘部份他都記不起了,但對這一句話卻印象深刻。

當朋友回到住所,他向神作出人生第一次的禱告:求神幫他這次可以來香港定居,因為這是他長期的心願。一個星期過去了,沒有動靜,他心裏開始懷疑:「那傳道人說的是不是真實的?怎麼聽的時候像真的一樣?」

過了一個星期,他去另一個親戚家裏,他發現親戚所住的房子很小,大約三、四百英呎。他心裏想,我在國內的房子比這裏大多了;三、四個人擠在三、四百呎的地方,多辛苦啊!接著,他問租金多少錢?親戚所說的租價把他嚇了一跳,那是國內租金的十倍!接著,朋友又問親戚的薪金,不問猶可,一問之下,又嚇了一跳,大部分的薪金都是用來交租的!回家細心思量之後,他改變主意:還是不來香港為妙!辛苦打工賺錢,只僅僅足夠交租,而且房子還那麼窄小!自己在內地的房子又大、又便宜,相比之下,生活挺不錯啊,幹嘛一定要搬來香港呢?

眾所周知,這是一個事實。但是身處其中的人卻漸漸麻木了,甚至連許多從國內來的人,或是一心想搬到香港來的人也都察覺不到。

當我們交談時,朋友分享說神確實回答了他的禱告,因為神打開了他的眼睛,讓他看見來港定居不一定是宗好事,所以他最後決定不申請了。神的確是真的,他會聽你的禱告,但他並不一定按照你所想的來回答你的禱告。因為只有他才知道甚麼對你是最好、最有益處、最具幫助。

當然,這位朋友特別之處,是他看到許多人所看不見的。許多人看不到神怎樣回答禱告,故而一心一意抓著自己的想法。當他與我分享後,令我深深感到在香港生活實在艱難,可說是連國內的生活水平都不如,稍有眼光的國內人士並不一定打算來這裏生活。故此,若認為香港是「天堂」的話,你可能還是在造白日夢,恐怕只是活在自己的夢裏。

我重新意識到香港生活的擔子實在很重,那份生活的壓力、困難,加上近年來的金融風暴,令許多人的生活雪上加霜。這位朋友訪港時,金融風暴尚未發生呢!如果他現在來的話,更可能嚇他一大跳,連一個月也住不滿便要回家了!現在的經濟情況是這麼的低迷,別說所賺的工資全用來交房租,許多人連工作也沒有;有些人可能有工作,但薪水卻發不下來,最後結果都是無奈的煩惱、痛苦。

只有主耶穌才能使我們得安息

我認識一位五十多歲的女士,在市政局任清理垃圾之工作,一份算是比較低微的工作。但千萬別小看做低微工作的人,當我認識她,與她交談之後,才知道她的兒女都長大成人,幾個兒子都是工程師、建築師,有的在跨國電腦公司工作。

我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後,感到奇怪,兒女們都事業有成,為甚麼她年紀大了,還要做這麼辛苦的工作呢?雖然,並非說人有了錢就當安坐家中,遊手好閒,但何必還做這麼辛苦的清潔工?

當我與她談下去,她才訴說出她的苦況:她原來在沙田有一個物業,去年年初賣了,賺了數十萬。賺了錢又不想把錢存在銀行,因利息低。於是便添上數十萬,再買一幢更貴、更豪華的物業,想以此作為投資或收租。但是萬萬沒想到遇上了金融風暴,樓價暴跌,成了負資產,每月仍要供二萬多元……真不知要清理多少垃圾才夠。那物業至今無人問津,想賣也賣不掉,滿腹苦水只能往心裏灌。

當然許多政府高官近日紛紛出來說話,穩定人心,說最嚴竣的時刻已經過去了,不用太擔心。我不知道他們憑甚麼說這話,事實上金融風暴的發生完全出人意外,誰也未能預先料到,至於現在到了甚麼階段,他們所講的是否能成為事實,這尚需時間來證明。

一般高官都會儘量說些穩定人心的話:金融經濟一定是有上有落的。話雖如此,金融、經濟體系總會上上落落,但問題卻絕不像上落樓梯般的簡單,每一次經濟的顛覆,與「笨豬跳」無異,把人嚇得失魂落魄,毫不是高官所講得那麼輕鬆。

在現今情況下,聖經又帶給我們甚麼訊息呢?

讓我們先看主耶穌的教訓。主耶穌在馬太11章28-30節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這就是主耶穌對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所發出的呼籲。正如我剛才所說,在香港,有誰不是勞苦擔重擔的?有誰的生活不是辛苦、困難的?有誰沒有壓力在心頭?主耶穌這裏說:你可以到他那裏,他可以叫你有這份平安,真正的安息下來,不需要永無止境地擔著這些擔子。

你要作出一個抉擇:你情願要高官所派發的定心丸 - 將來很快就會沒事,不久就會好轉的;還是相信主耶穌在此處所講的,唯有到他那裏,你才真正得安息?事實上,有金融風暴也好,沒有金融風暴也好,你都不會真正得到安息的。就算回到風暴前的水平,就是那位朋友訪港時的水平,我們還不是一直都挑著沉重的擔子?

怎樣才可得到安息呢?唯有照主耶穌所說,到他那裏,只有他才可以讓你得到安息。

你的重擔是甚麼時候開始背上的?

但我們還得要了解清楚一些,究竟這裏說的安息是怎樣的一回事?這需要費些工夫,花點時間,否則你可能以為來到教會就自然得到安息,結果,一步出教會的門口,原有的重擔又重新背上,根本實在地體驗這份安息。故此我們要了解清楚,究竟這「重擔」是指甚麼?人當怎樣來到主那裏?主又怎樣使我們得安息?

這「重擔」究竟是指甚麼?你每天所背的是甚麼重擔?這此重擔是甚麼時候開始背上的?你還記得是甚麼時候開始背上這重擔嗎?是畢業後,初出來工作時開始背上的嗎?似乎不是。你有空可以訪問學校的學生們,重擔絕對不是畢業後才開始背上的。

我以前講道也提過,有數個韓國女孩子因為受不了家庭、學業各方面的壓力,自殺了,在遺書上寫著:功課的壓力令她們吃不消,每天上學要面對學校的壓力,放學後又不能休息,又要去補習社繼續補習英文、數學等科目……初中階段的女孩已感到這份重擔了。

重擔,是何時開始?看來,壓力不單是初中階段才產生的,是更早些。早些時候,小學派位,記者訪問家長,他們表示一定要讓孩子上英文小學,因為在香港始終讀英文學校好些,除非孩子讀不成,否則一定要孩子讀英文小學。受訪家長的女兒站在旁邊,嘟起小嘴,顯得不開心,只是小學一年級而已,已經感到那份重擔了。

究竟,重擔何時開始背上的?其實是可以推得更早,甚至從幼稚園已經開始了。香港許多父母早已為孩子找有名望的幼稚園,小小年紀就必須學懂基本的數學、英文等。重擔,是由何時開始?可能從幼稚園已經開始。換句話說,在座的各位,你背了二十、三十年或更長時間的重擔啊!

重擔是什麼?

這「重擔」我們既然背了這麼久,它到底是些甚麼東西?是不是就是讀書、工作的壓力?如果是這樣,倒是很容易解決,我們只要不上學、不打工,天天到教會去就行了。但努力讀書有何不妥?難道我們應該不工作,且整天遊手好閒、無所事事、逛街購物?究竟「重擔」是甚麼意思?

這不是個簡單的問題,我們需要深入了解主耶穌指的是甚麼,否則我們根本不能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一回事。

對很多人來說,生活實在很苦,壓力很大。壓力、困難卻是從哪裏來的?可能自己也弄不清楚。問題就出在這裏,連自己也不清楚,又怎能把這重擔挪開呢?實在感到擔子很重,但是這些擔子到底是甚麼?從哪裏來的?似乎難以明白。

這就是為甚麼你要去主耶穌那裏,你需要主耶穌告訴你,你需要主耶穌開你的眼,讓你知道甚麼是重擔。究竟,「重擔」是甚麼呢?是指工作嗎?今天是星期天,不需要上班,明天清早,六點得要起床,趕火車、擠地鐵,夠辛苦了吧?工作就是那重擔?若照此推論,沒有工作的人就應該沒有擔子了。你認識失業的人嗎?你覺得沒有工作的人辛苦還是有工作的人辛苦?難道不是失業的人更加辛苦嗎?失業的擔子是更加沉重。當然,工作自然有工作的壓力,但失業的壓力更為沉重,經歷過的人都知道。如果說星期一上班辛苦,若到了無班可上的那個星期一,你將更為辛苦啊!

究竟「重擔」是甚麼呢?最近有一宗新聞,講述一位姓何的先生,正值壯年,事業也非常成功。自從畢業,就受聘於一間跨國的高科技企業公司。隨著歲月增長,職位越升越高,成為公司的高級經理,月薪六萬元。這對大部分人來說,實在是很好的收入。

可惜好景不常,隨著整個東南亞經濟的不景氣,他的公司便從亞洲地區來開刀,於是,何先生失業了。工作是重擔?不,失業的擔子更沉重啊!他四出尋找工作,甚至到超級市場的意見板上貼廣告,願意替人補習,多少有點收入也是好的。月薪六萬元的高級經理,願替小孩子補習!可憐的他竟連補習工也找不到。寄出了無數的求職信,起初,在「要求待遇」一欄只寫上原來收入的七、八成,絲毫收不到回覆,之後,他在求職信上乾脆不寫這一欄了,只寫上:「可以商量」。果然這樣寫了之後,見工機會確實多了,但仍未成功。他以前藉「中階層居屋計劃」買了一套新房子,現在即將入伙,真是雪上加霜了。沒有工作的人,銀行是不會給你貸款做按揭,做不到按揭就要「撻訂」 (按:被沒收按金) ,若「撻訂」就會損失數十萬元。所以,別以為工作是重擔,失業是個更沉重的擔子!

兩類不同的擔子

究竟「重擔」是指甚麼呢?「啊,我明白了,這重擔一定是生活的壓力。你看,失業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變成了生活上的壓力。」那「重擔」就是生活的壓力?這話雖然說得通,卻也不是這麼簡單。

剛才我提過的那幾個韓國女孩子,她們只不過是剛進中學的女生,何來生活的壓力?生活一切都是由父母打點好的。究竟她們背了甚麼「重擔」?又如那位在市政局做清潔的女工,她應該沒有生活的壓力,原本生活得很不錯,兒女都成材,自己又有穩定的工作,卻不知道從哪裏找來這些「重擔」背在身上?問題的根源究竟在哪裏?似乎並非簡單。

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十一章告訴我們「重擔」是甚麼。我們需要細心地讀聖經。請留意30節所說的「軛」。「軛」和「擔子」是平衡的。「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換句話說,主的軛就是主的擔子,而他的擔子是容易和輕省的。

主的擔子就是那個「軛」。軛又是甚麼?軛是一個耕種的工具,用來套在牛或牲口的頸項上,後面拖著一條長木條,末端有塊鐵嘴,用來鋤地、挖鬆泥土之用,為播種作好準備。套在牛的頸項上的那塊橫木就是「軛」。

擔子和軛都是放在肩膀上的,負軛又是甚麼意思呢?就是要服在權柄之下服事主人。主耶穌從這幾節經文告訴我們,有兩種擔子:其中之一,正是你現在背著的,是很沉重的擔子,令你背得很辛苦;另一種,是主耶穌所說的:「你到我這裏來,我這個擔子是輕省的,不像你現在所背的這麼沉重。」這是兩種不同的軛,一個是苛刻的,一個是容易的。

世上所有人,包括你和我,所背的究竟是哪一個擔子?它是從哪裏來的?是甚麼時候開始背上這個重擔?讓我們跟著線索來尋找答案吧。

不難看到「重擔」是從幼稚園便開始了。從幼稚園開始,這代表了甚麼?代表一個人步進教育系統了,這教育系統又屬於甚麼?是屬於整個世界的架構系統的一部分,你明白了嗎?

世上有兩種軛,一種是屬於神的軛,另一種是屬於世界的軛。神的軛是輕省、容易的;世界的軛是苛刻、沉重的。世界的軛是從整個世界的架構裏產生出來的。比如其中一樣,就是小孩子都經歷過的教育架構。從幼稚園開始,小孩子已經進入了這個教育架構,開始背這個沉重的軛。

現在清楚了嗎?究竟我們背著甚麼樣的重擔?「重擔」就是世界的軛、世界的系統、世界架構的軛。當我們開始與這世界接觸,與這系統的其中任何的一項,例如教育系統接觸,我們就開始背這世界的軛,被這軛所操控著。這軛不停地影嚮我們的生活,一直操控著你、我整個人生的每一方面。

我們從小讀書、受教育,到長大後的工作、婚姻、生活,每一樣都被這世界的系統操控著。可能你在當中並不察覺,就連你的娛樂也被操控了。正如以前我也有提及,那算是沒有自由的奴隸也有他們的娛樂,主人也會為奴隸安排一些娛樂。是甚麼樣的娛樂呢?例如在羅馬帝國時代,奴隸們也有刺激的娛樂可以享受。當時全帝國的指定娛樂,就是去競技場、鬥獸場,觀賞刺激的演出。

香港今天的指定娛樂是甚麼?世界杯!到了指定的時間,所有的「奴隸」就去看指定的節目,就是世界杯!每個「奴隸」都看同樣的節目,沒別的選擇了。你明白嗎?這世界的系統操控著每一件事,連我們的娛樂都被操控了。早些日子的指定娛樂是甚麼?《鐵達尼號》、《星球大戰》,每個人都在看,這是世界的潮流,你要逆世界的潮流而行是非常艱難的,你察覺一直以來,你生命中的每一件事都被這世界的系統操控著嗎?

我們都被世界操控著

若以為自己是一個自由人,你便是被欺騙了,或許是自己欺騙著自己。現代人連娛樂也是被操控的,毫無創意,不需說發展別的空間了。現在的傳媒已經到了操控的地步:它可以操控你去做某些事。只要極力的吹捧,你就會隨之而行,娛樂只是很小的一部份。它更操控了你生活每一部份:讀書、工作、生活,甚至結婚,每一部份都被操控著。

若你問不同身分的人,比如問學生:「你為甚麼要讀書呢?」他一定回答不來,因為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聖經告訴我們:這是因為世界牽著人的鼻子走,別無選擇!畢業後拼命的工作,你再問他:「為甚麼這麼拼命?究竟為了甚麼?」他也不能回答。他只能說:「全世界的人不都是這樣嗎?」人人不是被牽著鼻子走嗎?可憐的是自己卻不以為然。

原來我們已經被這世界的系統操控著,正是聖經所說的「軛」。人人被世界的系統操控著,以致這重擔無法挪開。整個系統就像一個漩渦,即使我現在告訴了你,你也絕對無法走出來。所以,主耶穌說:「你到我這裏來,只有我幫你,你才能走出來。」否則,即使你了解一切,你還是不得解脫的。

在香港,這世界系統的大趨勢是甚麼?最近聽收音機廣播,訪問市民對近來樓市和經濟的看法,其中一個市民大吐苦水,他說香港人日以繼夜、廢寢忘食,究竟是為了甚麼?「只為了買房子!」這是香港人唯一的目標,每個人都想著:「一定要買房子」。世界的系統令到每個人都朝著同一的方向,做著同一的動作,每個人都造著這個「買樓夢」。

我看過一篇分析樓價的文章,為甚麼樓價這麼高呢?一方面,是因為以往港英政府高地價的政策,另一方面,卻是與市民相關。大家不知不覺的與政府、地產商混在一起,合力「炒」高香港的樓市,令香港樓價成為全世界最貴的地方之一。

情況就好像「層壓式」的推銷術。自己中了計,買了 (產品) 回來,又將價錢推高再售出。人人都以為樓價不會蝕本、貶值。香港的樓價就是這樣被炒高的。那篇文章表示,如果一個國家的人民全都參與炒賣活動,商品一定會越炒越高。等於一家人關起門來「打麻將」,你贏我的錢,我贏你的錢。但事實上,錢一直都是同樣那麼多,物資本身的價值是不會增加的。香港看起來好像很繁榮,一間豪宅動不動是數百萬、上千萬。許多人都擁有上千萬的資產,其實只是關起門來把房價炒高。看起來似乎擁有很多錢,但卻不是真實的 - 只是「泡沫經濟」、「數字遊戲」而已。

但是,炒了這麼多年,這大趨勢幾乎使所有的香港人都抱著共同信念:一定要買房子,買房子必會發達,房價必定只會上升。你說還有甚麼比買房子更有保證?黃金會跌、股票更加會跌,所以香港人都深信著:一定要買房子,買房子必賺錢!不過,現在這夢幻、這泡沫被刺破了,買房子也會蝕本!以前奉為金科玉律的,現在才知道並非如此。

但是就算到了現在的階段,人也是沒有別的法子,也沒有其他選擇,還是繼續買樓,只是等候合適的時間才再買。所以我說,這是一個漩渦。人人都在炒,請問你有選擇嗎?如果你個人要逆流而行的話,很快便會被淘汰。所以我說,這世界的操控很厲害,整個架構令到所有的人都被這大趨勢牢牢的捆綁著,人人都在這「軛」下被捆綁得緊緊的。

虛妄的思想

跟隨耶穌,真的可以把這軛解開嗎?用甚麼方法解開這軛呢?真的可以脫離這漩渦 - 就是剛才所說的六萬元月薪的經理失去了工作,所買的房子就要入伙,銀行不接受他的按揭,可能連當初所付的幾十萬訂金都沒了?

跟隨耶穌,真的可以脫去這擔子?我不是在說笑、變戲法吧?當然這不是變戲法。聖經所講的是真理。你可以認真地去想清楚,聖經所講的是不是事實的真相。如果是真理,而你不照著去行的話,那你就是在欺騙自己、傷害自己了。

怎樣可以解開這軛呢?首先,我們當了解這世界是怎樣運作的。這一點很重要。你要知道這個世界是用甚麼來控制你。你已經背上世界的軛這麼多年,它是怎樣控制你的,你知道嗎?如果你不知道,難怪你身在軛下卻無力反抗。

架構系統相當厲害。整個架構,整個系統使你沒法與之抗衡,沒有人能逆流而上。但這還不是最厲害的,最厲害的是裏面的控制!外面的系統已經夠厲害了,但這世界更厲害的是控制了你的內心,控制了你的思想,就是聖經所講的「虛妄的思想」,希望大家今天能夠看得清楚。

究竟今天在你裏面,你的思想裏面有多少虛妄的事?如果有的話,你沒辦法離開這世界的軛,一定仍得繼續背這個重擔,直到你離世的那一天。正如我所說,奴隸要死在他的奴役裏。奴隸,是沒有退休的,一生不停地挑著重擔。正如香港人,表面是退休了,但還是停不下來,還是為許多事情日以繼夜、勞碌奔波,背著很多的憂慮和不安。

我們每個人都要小心地檢查一下。在你裏面究竟還有沒有虛妄的思想?究竟你是否一名真基督徒?一名真正的基督徒,一個真正被神拯救的人,應該是已經脫離了虛妄思想的人。但我發覺許多基督徒卻不是如此。他們的思想與不認識神的人一樣虛妄,每天所想的總是虛妄的事情。他們並非真基督徒,他們還沒有脫離世界的軛,還沒有真正到主耶穌那裏去。

若你有虛妄的思想,難怪這世界可以操控你,它叫你做甚麼,你就做甚麼。很多人的心態就是這樣,別人是怎樣,他也要怎樣。連結婚都是如此,他本人可能並不很想結婚,但看見這個朋友結了婚、那個又結了婚,連隔壁鄰居的女兒也結了婚,不如也結婚算了。很多人結婚是因為別人的緣故。生孩子也是這樣,別人生孩子,她也要生孩子。別人去歐洲旅遊,他也要去。去不了歐洲,至少也要去韓國。自己根本沒有主意,只顧看著別人做著甚麼。虛妄的心態便使人受制於別人的影嚮。看見別人怎樣,自己馬上跟隨,怕的是被人瞧不起。這樣的人生真是淒慘,沒有自由,一生負軛。

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不停地追求下去

聖經傳道書4章8節說:「有人孤單無二,無子無兄,竟勞碌不息,眼目也不以錢財為足。他說:『我勞勞碌碌,刻苦自己,不享福樂,到底是為誰呢?』這也是虛空,是極重的勞苦。」

傳道書所講的是一個人孤單無二,就是沒有娶妻子,也沒有兄弟、孩子,一個人的生活很簡單,沒有甚麼擔子。但人總是不知足,竟然日以繼夜,勞碌不息。所說的是甚麼意思?就是有些人本來已經充裕足夠,但還要不停的拼搏勞碌。你問他是為了甚麼?不是不足夠,已經充裕有餘,好像經文所說的,他不用養妻活兒,不拼搏也夠活下半生,但他仍然要去不停的拼搏。

香港有很多這類人,你了解他們的心態嗎?究竟是為了甚麼?他們是被虛妄的思想所驅動著,完全不能停止下來。情況就像吸毒的人一樣。到一個地步,就像傳道書2章23節所說,他們日間勞碌,晚間都不得安寧。我不是說努力做工不對,也不是說勤勞生活是壞事。我想大家應該可以區分清楚甚麼是敬業樂業的生活,甚麼是沉重擔子。

你看看自己的生命,是活得不錯,敬業樂業,日子過得很開心?還是捫心自問,每天總挑著許多重擔,令你透不過氣來,連晚上一覺也睡不好,不得安息?主耶穌說:你到我這裏來,才可以得到安息。你一日還在這世界的軛之下,是不可能得到安息的。

那麼,人為何要這樣拼搏?原因只有一個。如果你認識甚麼是虛妄的思想,就會知道。他們只是為了一個原因:為了要證明自己的價值。這是虛妄的思想。整天怕別人把自己看扁了,所以不停的拼命追求,為要在別人面前證明自己的價值。為了證明自己有學識,要讀名校、要學位頭銜;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要不擇手段賺錢,要名成利就。這都是用不同的方法,只求證明自己的價值。

日本人在這方面很狂熱,日本男人下班後是不會直接回家的。他們怕太太、鄰居看不起他。因為在一般人的眼裏,一個不需要加班的人,就是不被公司重用的人。所以即使下班後,他們也寧願在酒吧流連,直到晚上,然後拖著疲乏的身子回家,這樣別人就以為他是一個被公司重用的人,自己的價值就會升高。

香港人很喜歡追求新鮮事物。一份報紙上的文章說:「香港人怎樣追求新鮮事物呢?他們甚麼都要最好的。買車一定要買最新的款式、最快的速度,比別人慢了一秒也不行。一定要買更新的款式與人比較。音響也是這樣,要最強勁的,播出的音樂可以把你『彈』到對面馬路去,這才夠水準。」

我一直對此覺得大惑不解,難道是耳朵出了問題嗎?誰需要這麼強勁的音響?幾十米外都聽得清清楚楚。其實是直接損害自己的聽覺啊!但是,對人們來說,一定要這樣強勁,才能顯出他們與眾不同。

對每一件事物的追求都是如此:無論是音響、是汽車,還是電腦,一定要比人家的好,為了甚麼?作者分析道:「基本上是因為這些人的內涵不足,裏面空空蕩蕩,就需要在外面找東西來填補。所以讀書不多,學識不多的,特意買很多書放滿一個個的書架,內涵不夠就要用這些來補足。」所以,文章總結說:「最注重外表的,通常都是裏面沒有內涵的人。」

通常有內涵的人,如愛因斯坦,你知他梳甚麼髮型的?蓬鬆的「爆炸型」!內涵不足的人千萬不會如此隨便的,髮型歪了一點就很緊張萬分,立時渾身不自在。要在這些地方搶些分數回來,文章稱這為「心理補償」。若有內涵的就不需要補償了,沒有內涵就要在別的東西上取些補償。

你有沒有遇到這樣的人,無論與誰交談,他一定要佔上風。為了甚麼?只因為生命裏各方面都沒甚麼成就,「輸」得太多,所以一定要在些小事上,爭取些「贏」的感受。哪怕贏一次也好,這就是心理補償。其實,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證明自己有用,有價值」 - 人就是為了這「虛妄的思想」不停地追求下去。

至於裏面有內涵的人,他們的情況會優勝些嗎?他們應該不需要用外在的東西來作「心理補償」吧?他們已經擁有大學學位,許多物業,但這樣的人別忙著取笑別人靠外表東西來補償,他只不過是比人幸運一點,有機會得到世上多些的東西罷了。是的,假如你的思想也是虛妄的話,最終結果還不是一樣麼?

若你以為自己擁有已經充裕,就自然心無所求?錯了。難道你忘了這世界像個漩渦?只有不斷追下去,才能保持現有的身價、地位。每個人都是這樣繼續往前追下去,整個漩渦的大趨勢就是如此,永無止境地追下去。

學習主耶穌柔和謙卑的樣式

所以主耶穌說,你永遠得不到安息,當你的思想仍然是虛妄,肯定不會有安息。唯一能夠脫離這重擔的途徑,就是除去這虛妄的思想。好像經文所說,要負主的軛,學主的樣式。主的樣式是怎樣的?在29節,主說:「我心裏柔和謙卑。」也就是說,我不需要證明自己比別人優勝,不需要去證明自己的價值。這樣的心態才能完全脫離這個捆綁,脫離這個重擔。你不需要再背這個重擔,向這個證明,向那個證明,向你所有的親戚朋友證明……除非你能完全除去這虛妄的思想,否則你今天背的重擔,明天還是要繼續背下去,直到你離世的那天。

唯有來到主耶穌那裏,負主的軛,學主的樣式。我親身經歷過這些,我知道主耶穌所講的是千真萬確的。我跟隨主已有二十多年的時間,當中我深深的體會到,當我來到主那裏,負主的軛,學主的樣式,我真的可以脫離這世界的軛,脫離這世界虛妄的思想。對我來說,這世界再也控制不了我,這漩渦再也不能把我吸下去。

最後,我想向大家強調一點:主耶穌所講的全是真實的。在我跟隨主的這二十多年裏面,我不再受生活的重擔、世界的重擔的折磨,完全有主所講的輕省。經歷過的人都知道,主耶穌真的可以給你這份輕省。人無論是窮是富,全都背著沉重的擔子,都是同樣心靈勞累地勞苦渡日。除非你有主耶穌柔和謙卑的樣式,不再證明自己的價值,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息。

我以前曾經當過中學教師。聖經不是叫基督徒不工作。我也曾經工作過,但我完全沒有那份重擔,我不會被環境限制,以致影響了我。當時我教中一、中二的課程。若依我的學歷、資格原是可以教高班的,但我還是選擇教低班。有一天,校長要我教高班。當年在政府津貼學校教高班和教低班的薪酬是不同的。但對我來說沒有吸引力,沒有影響我。我告訴校長,我仍然想教低班。

校長對我很好,看我堅持要教低班就不勉強我。再過了一段時間,校長又來跟我說:「雖然你有學位,但再讀一個教育文憑會更理想。」言語間,他向我暗示如果我沒有教育文憑,他雖然想升我作主任也不行,其他同事會感到不滿、不公平。他建議每星期二讓我放假去香港大學讀一個教育文憑的課程。用有薪假期去讀書,讀完後薪金又可升高數點,之後又可能升為主任……所有這些黃金機會完全不能左右我、控制我。我的心根本不是放在這些東西上面。

你能夠完全擺脫世界的控制,完全不受其影響嗎?這就是自由,這就是輕省。我並不是說:不准讀書,不可以工作,或不可升職。問題不是這些,而是這些事情是否把你控制了?我可以選擇升職或不升職。是我控制它,而不是受制於它。

過了一段時間,我感到主帶領我辭丟這份工作,專心追求研讀聖經,在教會裏更專一服事。辭去教師工作之後,我找到兩份補習。當然這兩份補習與以前教書的薪酬是不能相比的,大約只有十份之一。但已經夠我生活所需,我便開心滿足了。

許多時候,問題不在於錢,而是身旁的人。母親曾對我說:「你不教書去替人補習,親戚朋友會怎麼說?他們會說你必定是沒有畢業,所以不合資格教書,只能替人補習;又或者你在甚麼「野雞」大學 (按:不合資格的學府) 讀書,故現在只能落到這地步……」這些閒言閒語對我家人來說是很重要,但對我而言就一點也不重要,人們愛怎樣講就由他吧,我不需要向他們證明自己的價值。人的價值豈在乎曾在甚麼學校讀過書,擁有甚麼學歷?

人的價值在神裏才得到肯定

「不需要向人證明自己的價值」,是我驕傲麼?完全不是。我來到主耶稣哪裡,認識神這才是最重要的。當我認識神後,我的價值完全建立在神的身上。

舉個例子,一個人若認識英女皇,或認識了美國總統,他的價值建立在他們那裏。現在我所認識的是這位至高的神,一切與他相比都不再重要了。我已肯定了我的價值,因為我認識了造我的神,也是你的神。我們全人類都是與他有關係的,都是屬於他的。

當你真正認識神,他能夠給你完全的滿足,你不再需要去找些甚麼東西來肯定自己的價值。不再需要被這些重擔每天壓著你,因為你認識神,你知道人的價值是在神那裏,是神造了我們,救贖了我們。至高的神看我們為寶貴,樂意作我們天上的父親,又讓我們事奉他。當你有了這份完全平靜的滿足,便不需要無止境地追求世界了。

你留意到嗎?為甚麼人不能安息?是因為沒有滿足。當人不滿足的時候,就像整天餓著肚子,口乾舌燥,請問在此境況中怎能得安息呢?若要不停地找東西來滿足自己,又怎能得到安息?

當我認識神之後,我的價值在神面前得到肯定,這種滿足可以說是一種完全的滿足,不再需要找任何東西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是因為我認識了創造我的主。唯有來到主耶穌那裏,學他柔和謙卑的樣式,除掉及衝破這虛妄的思想,真正脫離心靈裏面的重擔,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息。

© 2016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gm/msg-03/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