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完全人

李馬可牧師主講

這個系列的信息,是講到怎樣去勝過罪,怎樣在生命中去勝過各式各樣的罪,今次所講的可算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條件。

在我小學之時,每一年都最少有一次,就是打霍亂針。現在就沒此需要,因已脫離疫症期,但當時霍亂菌很流行,故每年九月開學時,就要排隊打霍亂針。排隊之時,見到同學們拉高衣袖,心已經震了。見到女同學打完之後哭起來,就更加心寒。

為何如此作?是為了預防疫症。同樣,對付罪也是一樣。正如香港,以前充斥了很多霍亂菌,就算很小心也好,都有可能會感染到,在一個充滿霍亂菌的環境之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預防了。若我們可以打針,便能夠預防犯罪就好了。打了一支針,能六個月不犯罪,那多好。原來真的有這樣的針。

我就是講這一方面,怎樣有一個防備系統,能夠對抗到無處不在的罪。

一般人不能認同「世人都犯了罪」

談到罪,當我們曾向人講福音,談及聖經之時,很多時都會遇到一個情況,就是對方告訴你,他沒有甚麼罪,不覺得自己有甚麼罪。他不是騙你,是真心的,很誠實的說出來,我又不騙人,又不偷東西,又不搶他人物件,究竟我犯了甚麼罪,為何你要說我有罪?我真的無做過傷天害理之事,甚至連走路也不敢大步,免得踏死螞蟻。你說我有罪,我真的不知道。我平常做事,對得起天地良心,對得起周圍的人,我真的不覺有甚麼罪。

相信以上的情況,我們都曾遇過,是很普遍的,其實我所認識的親戚和身邊的朋友,他們都是好好的市民,不是大賊、殺人犯。但我們向他們傳福音,向他們講「你有罪」,怎樣使他們明白?

通常很多的基督徒的做法,就是用聖經來壓對方。對他講聖經中,保羅當講「世人都犯了罪」你是世人嗎?那你就是有罪,用世人都犯了罪。聖經說:「無一個義人」,清楚說了沒有不犯罪的人。我們立刻出「皇牌」,就是聖經。但問題就是對方覺得無話可說了,我不懂聖經,而你說聖經是全對的。這使對方覺得你是強詞奪理,未必能令他人信服。

有些基督徒嘗試為聖經去找一些證據,聖經講「人都犯了罪」,那就嘗試去找出對方的罪出來。例如:你有沒有在公司自取一些文具?可能對方說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是老闆,無需要如此作,那我們就不懂得可以再講些甚麼。之後,可能嘗試東想想,西想想,要找一些問題出來的。你當老闆,那為了交際應酬,總會打麻將,使對方覺得只是作娛樂,又不是賭身家。對他而言,這些根本不是罪,但你卻說賭錢就是罪,因為你昨晚打了十六圈麻將,故你就要下地獄。對方一定很難接受這個道理。就算你沒有打麻將,那你一定曾騙人,你是做生意的,一定有說謊隱瞞甚麼。這使對方覺得你小題大做,硬說他有罪。這種形式就叫做強加於人,一定要對方認他有罪為止。而第一個方式就是壓對方。坦白說,對於很多人而言,的確不服氣。導致對方到最後可能因不願被強加,導致吵架收場。

所以,我們要看看應該怎樣面對這個問題,要留意聖經從來不會將罪名強加在人身上。聖經不是這樣運作,主耶穌在傳福音的時候,也不是以這樣的運作方式,他不需要去強加對方,不需要去不尊重別人的良心。當對方是真心有誠意的說,自己看到有甚麼大問題,不需要堅持的跟他抗拒。主耶穌是順著對方的良心,來幫助他更加明白這些事物,而不是要跟他的良心對抗。

主耶穌的做法是,假設對方不是完全的

聖經中有一次這個情況,就是主耶穌向一個人講福音,而對方就說他沒有甚麼罪,沒有甚麼錯,我對得起天地良心,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而主耶穌怎樣回答。馬太19章16-21節,「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說,夫子 (有古卷作良善的夫子) ,我該作甚麼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以善事問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 (有古卷作你為甚麼稱我是良善的,除了上帝以外,沒有一個良善的) ,你若要進入永生,就當遵守誡命。他說,甚麼誡命,耶穌說,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又當愛人如己。那少年人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甚麼呢。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

這個人問主耶穌怎樣才可以得永生,怎樣才可以上天堂?主回答:「你遵守誡命就行,所有誡命己經寫在心裏,你只要遵著而行就可以了。」那位少年人回答:「我已經遵守一切,我盡我能力去做這一切,我不覺得自己有甚麼虧欠,不覺得有甚麼是違背良心的事,我應該做的,我已經盡力去做。」主耶穌怎樣回答?是否回答他:不要這樣快下一個定斷,你真的已經遵行一切?主耶穌沒有挑戰他的說話,沒有定要指出他是有罪,你有沒有說謊話,若有,這樣你就是有罪,因為這裏講不可作假見證。你昨晚有朋友致電找你,你卻叫家人回答對方你不在家,真實你是在家中,只因不想聽他的電話。看看,你在說謊話,這豈不是在作假見證。

主耶穌沒有去找出他的罪,因為不需要如此作,不需要跟他的良心對立。他覺得自己已盡能力做了。那就是真的做了。你要相信這個人是誠懇的。不然跟他交談也沒有意思,要接受他所說的。但主耶穌懂得按著他的程度,帶他前進。主耶穌問了一個問題,幫助他更加明白:「如果你想要完全。」用一個假設,這個假設是甚麼?就是假設他不是完全。這個假設合理嗎?當然合理。在我認識的人當中,雖然不是認識很多,但在認識的人當中,沒有一個敢對我講:「我已經完全了。」沒有任何瑕疵,沒有任何缺乏。各位有沒有人能如此說,或是你所認識的親戚朋友,有人能說自己完全。主耶穌會順著這人的良心,帶他看良心的另外一面:一方面你已經盡力做你現在所作的事,但在良心的另一面,會告訴你還未完全。各位,你們可以問問良心,你的良心會立刻告訴你,你是不完全的。我絕對接受這個事實,絕對承認這個假設是正確的。

你是否已經足夠了,想繼續追求完全嗎?

當這個假設是正確的,就由這個假設去帶出下一個問題,就是「你想完全嗎?」既然,你都承認你未完全,那你想不想完全?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不是無關痛癢的問題,不要以為主耶穌在吹毛求疪,世界上的人由亞當夏娃到我,都未有一個人是完全,主耶穌必是在吹毛求疪。不是的。這不是一個吹毛求疪的問題,也不是一個無關痛癢的問題,這問題非常重要,就這問題,主耶穌將這個人剖析出來,對方是怎樣的狀態。

怎樣剖析?我以前讀書之時,曾聽過有一個希臘很出名的哲學家,叫蘇格拉底。在他的時代,希臘的神廟中流行一句說話,說全希臘最聰明的人就是蘇格拉底。他是一位頗出名的哲學家,當他聽到這個流傳之後,覺得沒理由,為何如此說?他們不是說我是聰明人,而是全希臘最聰明的,他不明白,不自覺是最聰明的,很多人比自己聰明,為何他們會如此說。他就走去問這些教育家、商家、政治家,他們被認為是有名的人,是聰明人,逐位逐位去請教他們,為何說他最聰明。之後他得到一個答案,原來他是全希臘唯一一個不自覺自己很聰明,那他就是最聰明的,而其他希臘人都看自己是聰明絕頂的,這樣他們就不是聰明了。

聰明有兩類,就是真聰明與假聰明,真正的聰明是不會有以為自己真聰明,這才是真真正正的聰明。同樣,都有兩類好人,這些以為自己已經是好人、「完全」對他是不需要的,因覺得自己已夠好了,不需要再進步,不再需要去學些甚麼,聽甚麼了。總言之,我已經夠好。這些人也可以說他們是好,但不是最盡的好。另一類覺得要繼續下去,不覺自己已經足夠,雖然我已做到這個地步,他仍覺得有很多不足夠,我仍想繼續努力前進。

這個問題厲害的地方就是在此,你還想繼續進步嗎?你是否想繼續完全?你覺得自己好,那我接受你的體會,但你是否覺得已到了一個足夠的地步?主耶穌就是在問他這方面,藉此可以反映出他究竟是怎樣的心態。

孔子連睡覺都要向周公繼續學習

很多時候,我們形容人睡覺有一句俗語,就是「見周公」,為何如此形容。這句話其實出自孔子,出自於論語的。在裏面孔子講到自己最近很差,因為最近在睡覺中,已很久沒有夢見過周公。孔子所言是甚麼意思,周公是何人?這位周公就是周朝的周公旦,他扶助周文王、周武王立業。根據古書所言,他當然是位聖人,行事為人處理國家,都有非常高超的水準,所以孔子所說他常常要向這位周公旦學習,學習到一個怎樣的地步?就是連睡覺,我都要想著他,還要向他繼續學習。近來我差了,可能已經沒心機向學,連發夢都夢不到周公了。就是這句話的意思,所以不要以為夢見周公是件不好的事,原來夢見周公是件好事。從這可見到孔子求學心切的態度。孔子講到有德行的人,我不是最棒,有很多人比我好,但我有一樣好處,就是我非常之好學,每一件事情我都想學,我常常以為自己不足夠,想繼續學下去。這才是真正的好人,才是真正聖人的條件。

故好人都分兩類,一類的是覺得自己已經足夠,故問他們信不信耶穌,想不想聽道理,他們會覺得自己已經不錯了,沒有不妥當的地方,一種故步自封,已經以為足夠的心態,這類的好就不足夠。故主耶穌以這個問題問他。你是好的,但你還想更好嗎?更完全嗎?就是要看看他的心態,他的反應怎樣?譬如你現在看看自己,我沒有說你是一個大罪人,沒有說你一定犯了很多罪,你可以是一個好人,你可以是一個一等的良民,你可以是一個家庭中對長輩或後輩,都是好好的人,在外面對朋友也是相處和睦的人,但我現在是問你,你想不想要更加好,想不想繼續追求完全?這個就是最重要的分別。不是現在你在那一個階段,而是在問你方向的問題,方向才是最重要。

所以,孔子舉了一個例子,就好像你用一些沙土和泥堆一座山,已經很高,只欠一鏟,功虧一簣就是這個意思。「簣」是一鏟的意思,用竹去造成一個籮,圓的形狀,用來裝泥的。只欠這一鏟就足夠,卻停了工。但如果我現在才開始做,雖只裝了幾籮,不過我沒有停下來,還差很多才足夠,但我繼續追求,一鏟一鏟的加上去,終有一天我會超過你。所以不是在乎你現在有多少,而是在乎你的方向,是向著完全的方向,還是已經停下來。

很多人的好只停留一個程度

我所認識的有很多好人,只有很少數很少數不是好人,但大部份的好人都有一個特徵,就是停在一個階段,他們是這個程度的好,但以後都是停在這裏。我有一個親戚是很有禮的。記得在我少年時,他常常與我媽媽互相禮讓一番,就是在過年過節之時,互相推讓禮物和利是。今次你送他十個橙,下次他來探訪時買十二個橙給你,一定要比你多,不是要與你競爭,而是覺得要多給你,不想佔人便宜。故他們常要禮讓一番,由房間推讓到廳,再由廳推到門口,再由門口推到街外,仍要在禮讓這些禮物。由少時到現在,現在只是年長了少少,十多年之後,他們仍是如此,發現他們沒有甚麼變化,仍是這樣的好人,到現在仍是在這個水平。你現在認識他是這樣的好人,十年二十年之後仍是如此,這只是他的性格。每個人的性格都不同,有些人性格內向,不想牽涉太多事情,他的性格就是與人無爭。這都是好事,不是壞事,但他只停留在這裏。有人性格非常外向,像高常君很好客,疏財仗義的性格,這都是好事,但十年二十年後仍是如此,永遠停留在這個好的程度。

而我所講的「好」,聖經所講的「好」,是一個不停留的「好」,是繼續的追求。試想想你現在跟兩年前作一個比較,有沒有進步?如果都是差不多,可能你不是在追求完全。就算你當了基督徒,也不代表你就是追求完全。要留意聖經怎樣講,主耶穌說如果你想要完全,你就來跟從我。如果你不想要完全,那你就無需要跟從我。很明顯這裏告訴我們,作一個基督徒的目的是為甚麼?就是要追求完全。不是當了基督徒之後,就每個星期日返教會聽道理,或是放錢落奉獻箱或是平日多看聖經,做這些為了甚麼呢?我們要清楚知道當基督徒唯一的目的就是追求完全。

不追求完全的,生命不進則退,只會是個有名無實的基督徒

各位,當中有人正在想當基督徒,你就要清楚這目的,若你不是想追求完全,那你就不要作基督徒,這只會浪費你們時間,無意思的,基督徒最重要的意思,就是想追求完全,究竟你現在跟五年前比較,是有進步或是有少少退步?又或是只在保持著,跟以前一樣。這未必是停留不動,這個世界裏面所有的事情,這方面更是如此,就是不進則退,就如逆水行舟。如果你沒有真的進步,其實你已經是退步了,只是你不知。你把現在的狀態跟你十二、三歲之時比較 (假設你現在已是成年人) ,當時是比較單純的,現在好像失去了這份單純,以前謙卑很多,隨時願意向他人請教,但現在被別人說一兩句話,就立刻耳都紅了。其實已經退步了,可能只比較一兩年的光景,你不察覺,你試試比較十多年前時的情況,就知道自己退步了多少。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是一個大染缸,在不知不覺中,其實這個世界在退步中,而你伴著這個世界在退步中,只是你不察覺。你覺得我跟周圍的人差不多,因為你是跟周圍的人比較,你將童年時與現在作比較,你就知自己退步了多少。

由此可見方向的重要,若你不是追求完全,你當基督徒,也只是有名無實,只是掛著基督徒的名,但在生命中不是追求完全,那肯定你一定不能經歷聖經所言的喜樂和能力,你一定無這些。基督徒對你只是一個名字,我以前不作基督徒,星期日我去看戲,而現在就只是多了在吃飯前祈禱、星期日返教會。基督徒的生命對於你而言,是平淡無意思,沒有內涵的。神對於你而言,只是一個抽象的觀念,你還沒有經歷過神的真實性。神對你而言,只是別人傳給你,只從別人口中知有這位神;還是在生命中自己親身遇見過,親身接觸過呢?若你不是追求完全,你永遠都不可以認識這位神,而聖經對你而言,也是完全不真實。

對很多人而言,根本就不會翻看聖經,我是在指基督徒,放工後晚上看五分鐘聖經,已經不停地打盹了,因為聖經對他們不真實。正如你有沒有見過有人看馬經會打盹呢?我就沒有見過,因為馬經對他們而言是很真實的,講哪一隻馬會冠軍,十次都會有一次是真的。但聖經對你而言,一百次卻沒有一次成真,那看來做甚麼?事情對你而言是真的,你才有興趣研究下去;對你不真的,就只作為一個差事,只會敷衍了事,做基督徒不看聖經,怎可以呢?若被人問你上個星期有否看聖經時,不想使自己羞恥,故循例都看看,好使能回答自己有看。這樣做無意思的,若你不是追求完全,做基督徒是絕對無意思的,只是披上一個外表,掛著一個空談。很多教會都告訴你當基督徒,只要信就可以,單要信耶穌,你就能上天堂,得永生。你經歷過必然知道,基督徒生命對你是否真實,神對你而言是否一個活生生的神。而這一切的鑰匙,就是究竟在你的生命中是否追求完全。不是問你是否已洗禮,上過多少訓練,這一切絕對無用。除非你是追求完美的一個人。

最細小的不完全,可以帶來最大的痛苦

再問下去,當然繼續追求進步都是好事,故步自封不是好事,但你會問為何要完全,不單是多做一些?為何一定要完全,是否可有可無?對很多人而言,這真是太渺茫了,故好像要自己現在去到月球,甚至火星,太遙遠了,根本去不到。為何更講到如此高超,要講到完全呢?是否一定需要呢?我將會講兩個原因,要達到完全不是奢侈品,不是講在家中有風扇已足夠了,不需要用冷氣機,還要進步到一定要的分體式,不發噪聲。是否一定要完全,這是否一樣奢侈品呢?

第一個因素,就是你有沒有試過牙痛?很多人都試過這個經歷,不是一些特別的事。牙痛是否一件很大的事?能引致死亡嗎?不是的,是一件很小的事。一個人有多少顆牙齒?通常有三十餘顆,只一顆痛,大可以不理會嗎?而實際上,真的不可以不理會,牙痛可以令人睡不到,連上班也不想。應是很小的事,三十二顆牙齒只一顆痛,為何要全部都完全?只是很微小的一顆。因為最細小的不完全,也都可以為你帶來最大的痛苦,不是在乎是大的不完全,還是微小的不完全。就如插了一根很細小的刺入手指,細小的地步要用針來拔它出來,不是說用來玩康樂棋的棍那麼粗,刺入去就真的大件事,但只是一根很細的刺,可能連尺子也量度不到,只有兩毫米的小,甚至是一毫米的細小,你的反應會怎樣?會否覺得很小事,這麼細小的刺,我這麼高大,就只是這細小的不完全,即已經可以為你帶來極大的痛苦。所以完全不是一樣奢侈品。你身體只有小小不完全,你就知道是怎樣的一回事,立刻整個人都無心機,甚麼地方都不想去。

我現在不說身體,是說你的屬靈方面:精神方面的不完全怎樣?若是人際關係的不完全,我想對大家都不是陌生的事,是常見的事,或者是自己親身經歷過,又或者是看見別人經歷過,無論是夫婦之間,上一代跟下一代之間,關係不完全,不是說大家的關係很差,只是大家有小爭執,看事物的方法不同。

香港在過年之時,發生了一件大新聞,一個作為家婆的,親手用刀斬死媳婦,然後畏罪跳樓自殺。有些專欄作家都不能明白,為何可以用刀去斬人,使鮮血噴出來,為了甚麼事?是否她的媳婦作了嚴重的罪行,所以現在親手處置?不是,聽說只是因為她在過年時,沒有到家婆家拜年,只是年初一不返家拜年,當然還有很多的前因,但都不是很嚴重的事,又不是她要搬出外邊不與丈夫同住。她與家婆之間常有的爭吵,這只是很小的事,因為常見的事,大部份的家庭都會發生,只是爭吵,但只是這些問題,很小的不完全,都導致這大的悲劇。故不要以為瑣碎之事,是很輕鬆之事,只不過有些時間還未發作出來,以為只是爭吵,下星期又爭吵,沒甚麼大問題,到這些發作出來,到那日就實在太遲了。

有一個男孩,他很喜歡一個女孩,因他太喜歡這個女孩,就改了跟她同一樣的英文名。同學們平時已常常開他玩笑,現在他如此舉動,就更加取笑他,男孩子竟然改了一個女孩子名,使他很不開心。有一次,老師和整班同學一起去旅行,同學們在燒烤,他自己卻走在一角,因同學們又取笑他,以致他不開心,不想跟同學們在一起。再隔幾天,他因為不能忍受同學們的取笑,發生了一個非常之不幸的結果,他走到大廈的天台跳下來。很普通的一件事,平常我們都會做,大家開玩笑,拿別人來取笑一番。他整班的同學,沒有一個人知道將來會發生這些事,連老師都不知道。老師在事發之後說,若早知道會如此,便跟他談談。沒有人會預料有這個結果。

這是很平常的事,是我們平日都會做的事情,一些細小不完全的地方,只是說話上的不完全,但要知道這些不完全所帶來的後果,可以非常之沉重,非常之慘痛。這是你現在不知道的,不能估計到的,但到將來不知何時發作,就已經太遲了。所以,不要以為完全是一件輕鬆事,是一件奢侈品,隨便要與不要,其實後果可以很嚴重。甚至現今的青少年調查顯示,很多青少年的問題,如吸毒、犯案、聯群結黨,各類的事情,絕大部份原因就是家庭不和。家庭不和的問題在這個世代已是非常之普通,甚至去到華人的圈子都一樣。我們可能以為只是小事,只是吵架吧!這造成下一代心靈上的痛苦,或者他們不會去跳樓,不會去自殺,但不能因此就以為沒甚麼影響。真實所造成的心靈傷害或痛楚,是難以估計,故此不是在乎問題的大小,而是不完全就會帶來痛楚,甚至極大的痛楚,要記著這點,以我們的身體去代入,就能明白。

任何不完全都會導致死亡

第二點,就是不完全不單帶來痛苦,最後甚至會帶來死亡。要謹記,是毫無例外的,任何的不完全都會導致死亡。以身體作例子,若身體缺乏了免疫能力,可能是後天的原因或是先天的原因。當有病菌攻擊之時,正常的操作是懂得抵擋病菌,若是不懂得抵抗,那怕只是傷風,就足夠令人死亡。傷風咳嗽是很細微之事,一年不知患上多少次。患有這個症狀的人,有一種症狀叫作 (bubble boy disease) 氣泡孩子症狀。有一個孩子就是有了這一種缺乏免疫能力的症狀,可以怎辦呢?一有病菌來到就會引致他死亡,故唯有將他放在一個氣球裏,一個很大的氣球中,他一生人都活在裏面,這個氣球中的空氣是絕對跟外界空氣中的細菌隔絕,裏面的空氣是被過濾,拿入去的食物,或其他物件都被過濾,他只能在這個空間生活,故就叫他做 (bubble boy) 。當然,這是不能絕對防預細菌,最後他因感染細菌而死亡。很輕微的,只是一些傷風咳嗽已經能令到他死亡。如果你的身體不懂得抵抗,這些最微小的病,都會令你死亡。

我嘗試過作一個實驗,就是用影印機作實驗,以一部比較好水準的影印機作實驗,通常你將原稿的跟影出來的版相比較,可以是接近一模一樣,現在科學的水準可以做到如此地步,甚至有彩色影印,但是否絕對完全?專家說不是的,可以去到百分之九十八,最好的可去到百分之九十九完全,欠了少許。我將原稿影印了一張,互相比較分別不大,之後用影印稿再去印第三張,相比也是差不多,分別不大。之後再繼續影印下去,到了第二十張,我再細心看看,這張影印本,已看不到裏面所寫的字,看不到內容是寫甚麼。當然這是在乎影印機的水準,若是好水準或許可以覆印多一點,但所說的要點就是,無論你的影印機是怎樣的高水準也好,如果不是完全,一代接一代下去,二十張、三十張、四十張,最後你的信息只會煙消雲散。這就是代表著死亡,任何的不完全到最後唯一的結局,就是死亡。

將此放在人的層面是甚麼意思?很簡單的,剛討論到家庭的觀念,一代接一代的,一代的父母只是有小小的爭吵,互相飛碟、飛杯。到了生了兒子,他就會受到這些影響,情緒會暴燥,受委屈等,跟著便無心歸家,在外周圍遊蕩,結識不良朋友。到這兒子的下一代,又再下一代,如此下去。可以想像情況會怎樣,到一個無法挽救的地步,這是時間性的一代一代。又或者我們不需要等幾代的時間,要知道人是團體生活的,你犯的罪、你的小小不完全,不是單單影響你自己一個人,一個人的不完全,可能會影響十個人,可能影響一百個人。你影響了一百個人,而另外一個又影響了一百個人,再另外一個又影響一百個人,可以想像這個影響力有多大,一代一代的傳下去,影響力很快,故很快就有死亡出現。

你能否明白這個意思?上星期有一天中午我準備去吃粥,途中經過很多間店舖,到了食粥的店舖旁邊有一間酒樓,正是午飯之時,我透過玻璃看到裏面的情況,看到有一桌子的人正在吃燒乳豬,再走過一些又看見有人在吃龍蝦餐,而我只是去吃粥。當時我在想一件事,假若有一天這個商場的店舖全都不需付錢進食,完全免費,你會選擇吃甚麼?這天我就去吃粥,假如這天全部店舖都免費,你猜我會否改變主意?當然選其他,吃乳豬啦!吃粥?很愚蠢啊!有便宜都不要。你又會怎樣選,若全部都不收費。

為何我會這樣想,因為我在想天國,要是你將來有機會入天國,天國就是這一幅圖畫,在裏面吃東西是不需要收費的,裏面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不用計算要付出甚麼代價或錢。但到時,請問你的生活到這時會怎樣?如果你有機會在裏面,會否想不需要錢的,當然不會選擇吃粥,吃龍蝦沙律吧!愚蠢人才會選粥。當然,我不是單想自己怎樣選,還想其他的人怎樣選擇,我想假若有一天這個商場的食店全部不收費,景況如何?一定是天下大亂,個個都必定吃乳豬、吃蘇眉,沒人會去吃粥和油條。你明白嗎?我們不能進入天國就是這個原因,若果我們進入天國,會使天國大亂。人人在天國裏的生活好好,任何事物都不需要錢,你入了天國,就想要吃乳鴿,而在身邊的看見你的作為,就想若我不吃乳鴿便吃虧了,那我都要吃,那麼其他的人也受影響,最後便大亂了。若這樣心態的人進入天國,就會破壞這個生態的和睦,破壞了平衡。無可能的,故一定要有法律控制著,你有五百元才可以吃乳鴿,你有二千元才可以吃蘇眉,你只有五十元,那只可以吃白粥油條了。一定要這樣限制,不然就天下大亂。

一個人的罪就是這樣,一個人的貪心就會導致另一個人眼紅,第二個見到又眼紅,整個世界就是這樣。就好像複印一樣,一代影響一代,一個人影響第二個,第二個影響第三個,如此類推。所以,若無完全,這個世界就會變成現在的模式,罪惡滔天。在開始之時,不是大罪,只是輕微的罪,一層一層推下去,直到現在的氾濫,就是這小小的不完全。所以,能夠保持著過一個新的世界,新的生活,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完全。即是,若你不是完全,你自己也可以想像得到,你無可能入了天國,而不弄到天國混亂,故此你知道神不給你進去的原因,就是你未能夠完全,你未能適應在這種生活中過活,除非你能適應,如果不是,你知道不能進入。

所以,這就是第二個條件,一定要完全,才可以有生命。否則只會帶來無限的破壞,最後只會是死亡。

到現在要作個總結,剛才說天堂的生活就是如此,你會再問,真的有天堂?真的有這種生活嗎?若是沒有,那我這麼竭力的去追求完全,到最後卻是要死啊。想想若沒有天堂,那怎樣的完全都沒用,要花這麼多功夫和氣力,為了甚麼?究竟是否真的有天堂,真的有神?不然我追求完全都是無價值,是否完全,你跟我都要死。

正如我在開始時曾說,若你正在追求完全,你就可以真實經歷到神的真實。當你真的經歷到神的真實時,你就知道天國不是開玩笑,不是虛假。線索就是在此,究竟你有沒有經歷過神的真實?究竟神對你有多真實?大家都知道在神裏面,最重要的一樣事情就是聖潔,而我們要追求這個完全的聖潔。當你走在這條路上,你就會經歷他的幫助。神的幫助最重要的不是能否醫好你的病,而是幫你過完全的生活。所以,有些基督徒會常常聽到其他的基督徒怎樣經歷神,而自己卻很少,為甚麼這樣?只有一個原因,因為你從來沒有真正的追求完全。如果你有追求完全,我保證你會在很短很短的時間裏面,你一定會經歷神,神一定會幫助你。你未能經歷神的真實就是在此,因為你無真正追求完全。你只是在追求返教會,信教,作掛名的基督徒。如果你真的追求完全,你就會知道神的真實,你就會知道天堂不是虛構的。

很多年前,我曾經做了一些不應該的事得罪了一個人,之後沒有甚麼來往,不是刻意的,而是我跟他失去了聯絡,找不到他。隔了一段日子之後,我想起這事,我跟他在這件事上還未有真正的解決,還有一些事在我心中,故我都為這件事祈禱,主啊!我可以怎樣處理?現在解決不到,想到這事覺得要向他交待,要向他道歉。但當時因已很久沒有聯絡,找不到他,故都為這事想了好幾日。到了一天,那日是星期日,下午會去教會聚會,當時在加拿大,崇拜之前有聖餐聚會。那天早上在看聖經之時,看到馬太第五章,當中講到若你與弟兄有不和,那就不要向祭壇獻禮物,應去與弟兄和好,才好獻禮物。當時更大感受,覺得是神向我說話,若你是這樣,你都不要去領聖餐。跟這個人還有事要處理,當時又不知怎樣做才好,心中都為了這事很逼切,故看見這段經文,都跪下來祈禱,神啊!你知道我是想處理這事的,但我無法可以找到他,禱告完了起來。

之後,神就對我講,你出去屋外,當時是一、二月時份,天氣是很寒冷的,當時還是很早的,大約早上八、九時。既然是神叫的,就是快快的。故立刻穿起雪褸和雪鞋出去,只知出去,但不知去那裏。當時我是住在二樓的,去到地下的大門,一打開大門就見到我想見的人在門口經過,神就帶我去接觸他。之前我是沒有機會接觸他,不知怎樣可以找到他,已跟他失去聯絡,但神就叫我出去,我也不知為何要出去,就只是剛剛打開門口,就見到這個人,就立刻處理大家之間的事。當日,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去領聖餐。神是一個活生生的神,每一個人都可以經歷他,但問題是在乎你,你是否在追求聖潔,追求完全?若你追求的方向不正確,你不會經歷神。神來到地上,就是幫助我們這樣過聖潔的生活,追求完全。不是指我們現在已完全,而是我們的方向,我們每天繼續去追求完全,你會每天經歷這位神是如何真實。

之前我說到打預防針,說到怎樣在這個罪惡充斥的世界打預防針。就是這方面,追求完全。如果等到你犯罪時才對付罪,就太遲了。現在就要著手開始,追求完全,當你現在是七十分、八十分,那你就要追求九十分,一百分,當你是如此追求之時,會否不合格?當然不會的。又會否現在八十分,追求九十分,但突然今天派回來的分數是五十分?在一般的情況下是不會的,除非是這些自覺八十分了已經頗好,放鬆放鬆看看電視,那這些人下一次考試就可能不合格,現在是七十分,八十分的人,現在不是在追求更高分的,沒有打這枝預防針的,派試卷回來才發現不合格,到時想挽救,就比較遲了。故線索就是你有沒有打這支預防針?每一刻都是在追求著完全?不然你做基督徒肯定是一件很悶的事,若你不是追求完全,你會覺得很無意思的,因為神對你而言不真,你所聽的只是一套二手的道理,只是別人所說的,從來沒有經歷過當基督徒的刺激。我經歷過,說幾小時也說不完。鑰匙就是在此,究竟你是否追求完全的生命?

© 2017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gm/msg-05/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