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復活

筆者:小葉

低沉的屬靈生命!

回想自己的屬靈生命最低沉時,是大約在2007年中開始,這段低沉時間持續了好幾年。說:不想再追求神,想放棄嗎?確有這念頭,甚至乎有想過再不要返教會了;但自己聽了聖經多年,又確實知道聖經所教導的是真理,心裡始終覺得,神都不放棄自己,透過神的僕人不斷去幫助、提醒、鼓勵,為何自己要選擇放棄呢?若真的放棄,就一切也完了!

另一方面,我有一些家人也有返教會的,若我離開了教會,會對他們造成甚麼影響?會否絆倒他們?既然不能放棄,那可奮起發力去追求嗎?似乎又有心無力!無力到甚麼地步?好想隱藏,好想逃避,對一切關於屬靈的事都想逃避和隱藏,不想面對神。例如:

逃避事情一:讀聖經。我會逃避讀聖經,因為覺得即使讀了也不會有得着,也認為做不到神的要求,只是為了心理上交差,心理上好過一點而偶爾讀一讀。

逃避事情二:禱告,特別是公禱。一來我都不知有甚麼好禱告,二來覺得自己的禱告好像很虛假,而且也認為神不會聽像我這麼差勁的信徒禱告。記得當時在小組裡,若要我禱告的話,心裡就覺得像要行刑一般,盡可能想推給其他人,由其他人代替我禱告。當然,最好還是別請我禱告。在私禱方面,稍為好一點點,雖然當時禱告的動力也不大,但也不至於完全停止禱告,在掙扎中也會求神幫助,求神給我能力可以離開這個屬靈困境。可是,始終有心無力。

逃避事情三:分享。在小組裡也不想分享自己的事,因為好的方面沒甚麼可講,差的方面又不想多講,很想把自己隱藏起來,所以每次都是講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當作交代了便了事。

逃避事情四:服事。邀請我服事嗎?最好可免則免。記得當時需要在查經組裡負責領詩,而當時碰巧我的工作比較繁忙,有時下班晚了,會耽誤了返查經組的時間。有次是我負責領詩的,正因遲到,便臨時找了另一位姊妹代替;之後師母考慮到我工作比較忙,時間緊迫,所以不再安排我領詩,當時我的心情不知多麼的高興,因為我不想假冒為善。

總括來講,這段屬靈生命低沉的時間,跟神之間的關係很疏離,很有隔膜,很想逃避思想屬靈的事情。 (深入瞭解...)

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 申請轉半職的經歷

筆者:小晶

工作常常都是佔現代人生活最多時間的一部份,超時工作 (OT) 是很等閒的事,常叫人活在「被工作拖著走」的生活,而我也正正過著這樣浪費生命的生活。今天希望和大家分享神怎樣藉著他的信實及大能,讓我能從忙碌的工作生活中「破繭而出」。

工作忙碌與屬靈追求的疲乏

我是一名教學經驗尚淺的中學教師,而我任教的科目是高中主科之一,工作十分繁重。每星期花在備課及批改功課的時間也不短,故常常在放工後仍要帶工作回家才能完成。此外,我是已受浸的信徒,在教會也有主動參與學生小組的服事,希望幫助這些年青人認識神,故我的時間表由星期一至星期天也是塞得滿滿的。而且,我本身的身體也不太好,故在剛剛正式教書的頭兩、三年便常因休息不足而捱病,常常經歷「每月一小病,三月一大病」,差不多每星期都要吃中藥調理身體,好延長我下次再發病的時間。雖然在「與疾病做朋友」的時間當中,我也有不少的學習及體會,但是那樣的日子也真的挺不易過。 (深入瞭解...)

心意更新 關係復和

筆者:寒梅

我從小父母就離異了,一直跟爸爸和奶奶在內地生活;到了中學階段,我跟媽媽移民到了香港與繼父一起生活。我的個性比較獨立、有自己的思想,很多事情我都希望別人不要插手,自己決定就好了。由於小時候缺少父母的關愛,所以自己將來的目標就是要建立一個幸福完整的家庭。

自從我移居香港後,很多事都需要從零開始適應,包括學習廣東話、適應新的生活環境、新的學習模式和與新的家人的相處方式。從開始來到新的地方,我就很不喜歡我的繼父。一部分原因是我認為他是破壞我家庭幸福的元凶,而另一部分原因是剛踏入了青少年的反叛期的我變得非常不聽話,對很多安排也不滿意,曾有幾次甚至和家人大吵大鬧。當然,當靜下心來的時候,我也知道其中最為難的是我媽媽。所以,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的行為也有所收斂。最初相處的階段,繼父當我是不懂禮貌的小孩子,也會關心我,但我的態度卻是極度的抗拒。然而,繼父是一個聰明的人,所以不會對我有太多的教育和指責,免得挑起我更大的反抗;而我對他也沒有太多的關心和尊重。繼父從來也沒有跟我有正面交峰,最多也只是在言語上指桑罵槐地表達不滿,或透過我媽向我表達他的意見。後來我們發展到彼此不理對方、相處只以不得罪對方為原則,彼此都清楚感覺到心中的隔膜,而缺乏溝通亦令關係日漸惡化。在同一屋簷下生活,每一次有磨擦的時候,我都感覺非常的不開心,這種感覺也隨磨擦的次數增加而遞增,對繼父的埋怨也越來越深。 (深入瞭解...)

在升職事上學習尋求神心意

筆者:婉文

很多年來,我一直重視事業發展,希望可以找到人工高又專業的工作,要在事業上闖出成就,以證明自己是有能力的人。認識神以後,神讓我漸漸看到追求世界的成就,只會不斷帶來壓力和與人爭競,內心沒有平安。因此,我決心脫離以往為工作而拚命、充滿捆綁的生活,學習專注去尋求神。

信主以來已有三年多,期間在工作上亦遇到一些考驗。現在我在一所大機構擔任文職工作約有兩年半,最近遇上一件事,當中學習尋求神的心意。

數月前,在我工作小組裡,有一位同事被調職,於是小組裡有一個職位空缺。同事A告訴我,公司除了會公開招聘這個空缺,亦會安排內部招聘,而她很支持我去申請。這個職位比我現在的職位高一級,月薪多九千元左右,換句話說,如果我申請這職位的話,即是申請升職。 (深入瞭解...)

神釋放「因怕死而終身作奴僕的人」

筆者:倚恩

2016年,自大學一年級受洗至今已接近9年時間。回顧過去,發現神在我身上的工作非常奇妙,特別是自己和父母的關係。當我思考應怎樣去形容自己和父母的關係的時候,想起希伯來書2章15節提到神要去釋放那些「因為怕死而終身作奴僕的人」。面對父母,我就是一個「怕死的奴僕」,很怕違背父母意思,也介意他們的批評。即使是一些健康的興趣,如彈結他、打鼓、踢足球、比賽、玩魔術等,都不敢向父母表露,刻意隱藏。至於返教會,打算作基督徒,更加不敢講。因為他們拜觀音多年,所以害怕他們會很反對我返教會。於是自中五開始返教會的頭三年,我也刻意隱暪。這刻回想也不明白當時是如何做到,記得每星期返主日崇拜和晚上的查經班,都會用不同藉口向他們解釋,如約同學食飯、約朋友打波或補習等等。有一次參與晚上的查經班,在聚會中途,突然收到母親電話,她說因為下雨,要求我立即回家收衣服,我就二話不說地從教會跑回家。可見我用「怕死的奴僕」這詞形容並不誇張。 (深入瞭解...)

不要為明天憂慮

筆者:阿霞

今天希望和大家分享我在與家人關係上的一些學習。受浸至今已經3年,在追求主的過程中,主不但令我更加認識他,也讓我更加認識自己。詩篇139篇23節:「神啊,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試煉我,知道我的意念。」許多時我會認同聖經的教導,但理性、知識上的「認同」是否代表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呢?有時我也分不清,誤以為只要認同聖經的道理便代表自己已擁有那生命質素。為了讓我更清楚自己,神也給我各方面的考驗,讓我看到自己真正的狀態,以致我能更進一步被神塑造,去除生命中的雜質,成為更合神心意的人。

在工作上,我沒有任何野心,對於薪金多寡、職位高低完全不放在心上。基於責任,我會將事情盡量做好,但升職加薪絕對不是我的目標,所以我一直以為工作在我心中毫無地位。今年年初時,我爸爸的生意突然轉差,當然父母會有一定儲備,不會即時影響生活,他們甚至可以經常去旅行。但看到他們年紀漸長,作為女兒,覺得自己需要為家人分擔責任及要回報父母。此外,我爸爸有嚴重的病患,所以需要長期服用一些很昂貴的藥物去調理身體,若有特別狀況更需要動手術,那醫藥費也相當可觀。基於以上各種變數,我也很希望能有多些儲蓄,以備不時之需,若有需要便可以在經濟上支援他們。

就在此時,我上司暗示想提拔我,若是以前我一定會無視,但那刻我也很心動,因為我也很想為家人未雨綢繆,給他們一個更加好的將來及生活。當然,上司不一定會升我職,但若果我主動要求,她絕對會全力幫助我。那時神讓我看到雖然我在工作上沒有野心,但其實心中也很依賴這物質世界,覺得工作及金錢能給我安全感。這事讓我反思自己對神的信心,我到底相信工作所帶來的安穩,還是相信神會照顧我這應許呢。 (深入瞭解...)

愛的再思

筆者:心晴

戀愛甜味

甜蜜的戀愛生活,幸福美滿的婚姻,絕大部分女孩子都渴望擁有,我也不例外。中五那年,我已開始拍拖,嘗試戀愛滋味。我和我的初戀情人是同班同學,上課、小休、吃午飯、放學都常在一起,形影不離,好朋友笑我「重色輕友」。每晚九時,我就待在電話旁,期盼他來電的響聲,跟他談天說地。暑假,他做兼職,我不時特意去他工作的地方,等他晚上十時下班,給他驚喜,與他見面聊天,填補心中的掛念。每次見到他,內心總是不由自主的甜起來。

大學時期,我們經常手拉手去不同地方玩樂,看電影、玩遊戲機、打保齡球、溜冰、划艇和去小型賽車場賽車等,又會品嚐不同美食,如泰國、日本、印度菜和自助餐,有很多有趣的經歷,嘻嘻哈哈的回憶。生活遇到難題,我們會互相陪伴、細訴、安慰,並設法逗對方開心。拍拖五年,我們的感情關係已十分穩定。在朋友眼中,我們是「老夫老妻」,刮十號颱風也不會分開,而我們亦認定對方為終生伴侶。之後投身社會工作一年,已有儲蓄錢買樓結婚的計劃。我常常滿心歡喜的構想將來的家會有怎樣的裝潢佈置。我一直都期待那天的來臨,有屬於自己的家庭,如愛情劇集中的男女主角,一直過著浪漫幸福的生活。 (深入瞭解...)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