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旅程

筆者:小穗

開始時,想問大家一個問題,如果生命是一個很小、很精緻的名貴寶箱,你會放什麼進去?會否是一大疊鈔票?夾萬的鑰匙?大家可以慢慢思考,不用回答我。

求學時期認識基督教

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如何認識神。若問我何時認識神,我讀小學時便知道世上有位神。小學時我有一位好朋友,生在基督教家庭。她告訴我天上有位神,如果遇到困難,可以告訴他。自此,每逢測驗、考試,我也會非常懇切地禱告,希望神給我好成績。所以神對我而言是西化了的黃大仙,而耶穌,我想他必定是一個好人,因為差不多全球也會放假來為他慶祝生日,若非絕頂偉人也難以得到這待遇。

回想起來,由小時候開始,神便在我生命中一步一步引領我。升中學時,我選了區內最頂尖的學校作第一志願。小學時我幾乎每年也考全級第一,所有老師、親屬、朋友也認為我一定可以考進第一志願。但最後我被派了入第三志願。在小學畢業禮上,雖然我在台上接受了很多獎項,但一下台我便失控地哭。因為覺得很不甘心,同時覺得我被獲派的那間中學的校服真的很醜,所以對那學校更加抗拒。回家後,我決定自己報考第一、二志願的學校。於是便禱告,說:「神呀!我真的不想進那學校,求你幫助我,我想入讀基督教學校,若讀到那學校,我會好好認識祢。」其實這禱告有點奸詐,雖然我年紀還小,但也覺得不應該直接吩咐神為我做事。所以表面上好像很謙虛,指「基督教」學校,其實就是想入第一志願那間,因為那是一間基督教學校。最後,我真的進了一間基督教學校,但是第二志願那間,因那也是一間基督教學校。

每件事當中也有神的美意。之後我從朋友那裡聽說,我想報考的第一志願學校,雖然稱為基督教學校,但很著重成績,屬靈氣氛很薄弱,沒有什麼機會去了解基督教及神。而我的中學很著重宗教信仰,每星期有團契,老師和學生有查經小組、佈道會。我讀書時老師和同學之間也充滿愛,是一間能令人親近神的學校。

在中學期間我很熱心地返團契、讀經、祈禱,甚至當上團契小組的小導師。而我的性情也慢慢被神改變,小時候我是個很大脾氣的人,在學校恃著自己當班長,便隨便吆喝同學,在家若有事情不順自己意,動不動便哭鬧,將桌上的所有東西掃落地。中一時,有個男同學說了我一句壞話,我便立即走過去掌摑了他一巴。可想而知我的性情是多麼剛烈。但透過讀聖經、祈禱,我不知不覺中令自己變得忍耐,不再對小事執著。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再沒有和人吵架,甚至成為朋友們信任的和事佬。朋友吵架,我總會是勸架的一個。媽媽也看到我的改變,說我脾氣真好,我心想她應該忘記了從前的我,是多麼無理取鬧,多麼難服侍。

雖然外在行為看似有很大的轉變,但那時我並未真心真意相信神。我知道天上有位神,但和我沒有關係,甚至可說是可有可無。我中學的生活太完美順利,神對我而言只是令美滿的生活錦上添花。那時我只是覺得聖經所說的很有道理,所以便試試跟著行,發現自己心境平和了,別人也稱讚自己是好人,那便繼續盡努力做個好人。出發點仍然是為了滿足自己,並非為了神。

經歷爸爸病癒

這自我感覺良好的情況一直持續,直至到中六時神透過一件事提醒我要反思生命。我爸爸以前在國內工作,中六的某天深夜時分,我收到一通長途電話,是叔叔打來的,說我爸爸突然在國內心臟病發,叫我們盡快趕過去。於是我們整家連夜趕路,去到發現整間醫院竟然沒有一個醫生,因為當時正值十一黃金周假期,醫院的醫生都放假回鄉了。即使爸爸情況危急,但也沒有醫生可以幫他動手術。爸爸朋友的一個兒子是心臟科醫生,他特地上大陸探望爸爸,一看,便說需要立即將爸爸送回香港,因為爸爸的心臟開始出現衰竭的現狀。於是我們便冒著危險,要知道由大陸乘車到香港路途是多麼遙遠,這對一個心臟病人來說存在很大的風險。感謝主沿途的保守,令爸爸可以平安到達香港的醫院。當我們以為來到香港便可鬆一口氣時,醫生對我們說,因為國內醫院錯誤使用了溶血劑,導致爸爸內出血,而且心臟嚴重衰竭,告訴我們要有心理準備。

這突變對我們一家帶來很大的打撃,我從無憂無慮的生活陷入谷底。若果爸爸有什麼不測,我們的生活怎麼辦?因為爸爸的病,我已經兩、三個星期沒上學,當時老師正教著高考的課程,自己能否跟上進度?是否需要停學?所有問題已超越我的控制範圍,惟一能做的,是走到神面前,求神的幫助,希望神可以醫治我的爸爸。那時,我向神許下承諾,如果爸爸的病得醫治,我會每星期返教會,做個很好的基督徒。神是充滿憐憫的,最後爸爸得以康服,連主診醫生也驚訝地說:「你爸爸康復的機會少於20%,你的爸爸真是幸運。」我知道這並非偶然或運氣好,而是神的作為。

若你是我,經歷了這近乎「神蹟性」的經歷,你會否相信神?當時我信,我相信神是有能力的神,是一位會聽禱告的神。爸爸的病也讓我看到生命是如此無常,人是如此脆弱,讓我重新思考生命的優先次序。以前我非常著緊學業,因為考試一直名列前茅,老師、家人的期望、同學的比較也為自己構成壓力。我很喜歡睡覺,但小學時,考試前我會溫習到凌晨2點,因為我想得到滿分。但這場病讓我看到生命比學業更重要,我們連明天是否活著也不知道,為何還要為學業苦惱?自己讀書的心態也由追求名次、成績,改為凡事盡力而為。很多人在中六、中七時讀到天昏地暗,但那兩年是我最輕鬆的兩年。放榜前一天,大家緊張到失眠,但我堅守我的原則,十點就睡了。

人生觀得以改變,常常讀經,熱心在團契內服侍,但這信是否真正的相信?沒錯,神會聽禱告,也很有能力,但黃大仙也很有能力,很多人去拜他,也說他有求必應。拜神願望成真,便要還神。我所作的一切其實也是在還神,但不是拿隻燒豬去黃大仙廟,而是返教會,去參加學校的團契,祈禱會,我視之為我和神的交易條件。經歷了神如此大的恩惠,神對自己而言其實仍然是西化了的黃大仙。我害怕如果我和神毀約,我爸爸的病會復發。另一方面,我是在未雨籌繆,希望日後在困境時,神也會幫助我。很多人說,如果讓他們親眼看到神跡他們便會信神。我可以告訴你這說法是一半正確,一半錯誤。的確,一開始看到神跡,當然會心悅誠服地相信,但這信是有時限的,半年、一年後,隨著時間流逝,心中的激動減褪,你便會忘記神。事實上,爸爸病發後半年,我已經沒有再返教會。雖然不像以往般緊張學業,但面對公開考試,功課、考試、補課等令自己非常忙碌,另一方面又找不到合適的教會,當初與神立約的決心與熱誠漸漸消失得無影無蹤。

工作時對世界的追求

雖然自己忘恩負義,但無論我在哪個階段,神也沒有離棄過我,即使我走遠了,他也會努力把我尋回來。大學住宿舍時我與我的中學同學是同房,那時教會的一位姐妹會定期上來,煲湯給同房喝和查經。缺乏湯水的我,很想喝湯,所以也順道一起查經。當然,我沒有完全忘記之前我與神立下的約,所以當有機會查經、返教會時我也願意去做。但那只是行為上以及頭腦上的認識,我並沒有當神是自己生命的主或是認真思考屬靈的事情。

大學時爸爸的健康情況好了,沒有公開試的壓力,自由度高,可說是無憂無慮。當一切很如意時,我便漸漸忘記了神的恩惠。我會返教會,會祈禱,不會發脾氣,對人有愛心。朋友,甚至我自己也認為,自己已經是個很好的基督徒,但其實並沒有真心去追求神。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宗教規條和儀式,甚至是一種習慣,和神並沒有真正的連繫。星期日返教會我便是一個信主的人,但星期一至六,我依然是我自己,順著自己的意思去做任何事,並沒理會過神的心意。

即是我只是一個「掛名」基督徒。當我出來工作,要作許多重要抉擇,面對許多挑戰時,便知道自己生命的真正狀況,看到自己只是一個「掛名」基督徒。

夢想幻滅

出來社會工作後,工作佔據了我一切的心思意念,神已經不在我心中。金錢和名聲對我而言並不重要,我認為人生必須活得精彩。因此即使我高考的成績可以讓我讀法律、金融等看似有大好前途的科目,我也沒有選擇。我在大學時修讀新聞系,不知道大家對新聞系有何認識。記得在第一堂課時,我們的老師很認真地對我們說:「你們真笨,你們的成績可說是全港最高的一群,但出來工作後你們會成為社會上最低層。」因為那時記者的起薪點大約是九千至一萬元。

雖然薪金微薄,但所有同學也很熱血。我讀書時很有抱負,希望成為兩類型的記者,第一是戰地記者或者是撰寫專題報道的記者,希望揭發社會上不公義的事情,為弱小社群發聲。第二是副刊記者,這比較膚淺,只是純粹認為可以去吃喝玩樂、去旅行,去玩還要有收入,是一份理想的工作。雖然沒有社會意義,但那時我認為可以環遊世界、去見識,相比一份朝九晚五,天天坐寫字樓的工精彩多了。

畢業後,我順利地當上夢寐以求的專題記者,但發覺原來那衝鋒陷陣,伸張正義的景象是假的。我每天做的是上網作資料搜集,或是跟蹤一些名人,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八卦趣聞。試過有一位名人去逝,那個星期我每天的工作便是站在殯儀館前,等待來拜祭他的其他名人出現,影一張相,問問他們的心情。即使做專題報道,也沒有什麼實質意義,有年夏季香港泳灘好像有鯊魚出沒,我便和一位鯊魚專家每天出海追蹤鯊魚,曬到皮也脫了,但什麼也找不到。雖然這些經歷也很有趣,但這與我心目中能改變世界的「大揭秘」新聞相距甚遠,所以便轉了另一份我的DREAM WORK,旅遊記者。

確實那是我其中一個夢想,像很多香港人一樣,我很喜愛旅遊,中學時便去近的國家,好像星馬泰、韓國,大學時便去日本留宿、去美國、歐洲,而且一去便是一個多月。沒有比旅遊記者更適合我的工作了。但後來再度覺得這工作與想像不同,每天吃吃喝喝,除了變胖,便毫無得著。去到景點,只會緊張地檢查有沒有什麼景點遺留了,有什麼相片要拍、什麼時候要趕車,根本沒有心思去欣賞當地的景色。感覺像玩野外定向多於旅行。所謂的夢想,就像肥皂泡,遠看時很吸引,當你一得到,捧在掌心時,夢想便會爆破、幻滅。

朋友大病的啟示

這兩份工作令我感到沮喪和失望,但我仍然沒有仰望神,我努力靠自己繼續找工作,嘗試尋找理想,而與神的距離便越來越遠。正當我在浮浮沉沉,覺得前路茫茫時,我最好的一個朋友患了癌症,那年她只是二十六歲。這對自己帶來很大震撼,在她病發前我們幾乎每天見面,上星期還跟她說說笑笑,但突然便傳來惡耗。事情發展得很快,大約半年時間,朋友由一個很活潑健康的女孩,因為化療和藥物影響,變得連下床也有困難。她患的是很罕有的血癌,全港只有三個病例,要痊癒必須接受骨髓移植。要尋找合適的骨髓,就像大海撈針。面對這情形,我能夠做的便是禱告。回想起來,自己是個很忘恩負義的人,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沒有事便將神放在一旁,有事時便又拜又求。神不但沒有嫌棄一個這樣的自己,而且充滿憐愛和忍耐。我所禱告的神都應允,很多人等了一生也等不到合適的骨髓,但在幾千萬分之一的機會中,朋友竟然找到了三個與她骨髓脗合的人進行移植。我和朋友也知道,這並非偶然,而是真實的神蹟。不要以為年輕人患癌一定能夠得到醫治,我朋友的好朋友,也是二十六歲患癌,發現後不到兩個月便去世。世上沒有那麼多的巧合和幸運。

朋友的病,也觸動到我的心,令我再次思考生命的問題以及生起尋求主的心。當對信仰認真起來時,我便面對一個難題。聖經上說,我們要撇下一切,跟隨神,讓神成為我們生命的主人。經歷了如此大的神蹟,若是你,你願意一生跟從神嗎?我的答案是,不願意。以前我沒有仔細思想過,「讓神成為生命的主人」對我而言只是一句口號,隨隨便便也可以答「我願意」。說三個字,不用花太多氣力,三秒便說完。但如果真正實踐不再以自己為中心,讓神掌管自己的人生,那代表我要放棄金錢、地位、舒適的生活,無論作任何事也不再為自己,只是為神而活。這代價遠超乎想像。

對於要撇下一切,自己是很不願意。二十多歲只是人生的起步,前面有大好前程。另外,由於讀書以至投身社會工作,一直也很順利,內心也會有份驕傲,以致令自己不願意順服。讀書時成績好,出來工作時看到一些以前成績比較平庸的同學,做的職位,或是賺的人工比自己更高、更多,心裡自然產生競爭的念頭。曾經想過既然世界沒有真實的理想,不如實際地找份讓人看得起自己的高薪厚職,所以想過重新修讀法律甚至金融。

看到生命的空虛

經歷過兩次神的大能,我的心依然未能完全融化。但朋友的病確實令我對生命有更深入的反思,對神、信仰更認真,內心也很想尋求神。

有一天晚上我讀聖經,有句經文令自己印象很深刻,「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了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雖然這經文好像老生常談,但那刻為我帶來很大震撼。我重新檢視自己的生命,像播電影般由出世至今從頭回顧一次。發現若抽走讀書、工作以及吃喝玩樂的時間,我的人生可謂一片空白。

以前以為讀書好,必定能找份好工作。但其實許多時是際遇問題,與學業及能力無關。即使不計金錢名利,只為理想而奮鬥,但原來每份工其實也是一樣,最終目的也是為老闆、為公司賺錢。爸爸及朋友的病更加令我看到,生命其實不在自己掌握之中。我一直希望在這世界得到更加多,但其實正如經文所言,即使得到全世界,生命仍然可以是空虛,甚至是沒有生命。

如果我去讀法律或是其他專科,成為一個專業人士,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也為事業拼搏,賺了很多錢,在半山置業,一年去幾次歐洲旅行,這種看來很富有,但「窮得只剩下錢」的生活是否我想要的?我求問神怎樣才是有生命?

神也用不同的方法去教導自己。除了返教會,牧者和姐妹也很熱心地教導我如何讀聖經、如何去思考事情。慢慢地,對追求神的心和熱誠也逐漸成長。

另一方面,神也開了我的眼,讓我看到這個世界的空虛。當時我環顧身邊朋友、同事的生命,在世人眼中可能很成功,但其實只是表面風光,內裡也是千瘡百孔。有些朋友,剛畢時的人工太低,所以大家很快便轉工,甚至轉行業。朋友轉工的頻率很高,因為每轉一次便能加薪。數年後,有些朋友已有很不錯的收入。但每次朋友聚會,大家也會慨嘆已失去當年讀書時的火熱,現在工作只為了錢,沒有目標。所以即使薪金高,大家也感到很沮喪,甚至幻想將來有天辭掉工作,去開咖啡店。也有些朋友選擇去環遊世界,到處流浪,希望尋找人生意義,豈料回來後更灰心,因為長期旅行與重回現實工作的落差太大。

以前我可能會很羨慕他們,但當神改變我的心思時,我只覺得當中只有虛空。神叫我們要「愛人如己」,所以我也嘗試付出,去關心不同的朋友、身邊的人。在關心、安慰他們的過程中,發覺自己也很受到安慰,心裡有平安和喜樂,生命有股動力。我清楚知道神在回應自己的禱告,正在對自己說,「以神的愛去愛人,這就是生命的方向、目標」。

從神而來的生命改變並不是幻想出來的,而是一件千真萬確的事情。受浸後,神一步一步改變自己的生命,給我力量勝過兩種捆綁。這兩種捆綁相信許多人也會面對,而又很難克服。

工作的考驗

我所面對的第一個捆綁便是工作。相信這對於絕大部分香港人而言是最大的重擔。

之前我那份工要經常周未加班,我知道定期返教會,學習神的話語,與弟兄姐妹相交也很重要,所以我決定轉工。在新工面試時,我和經理及副總監言談甚歡,到最後她們問我還有什麼問題,我很直接地問周未會否需要工作。她反問我認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樣事情是什麼。我答第一是我的信仰,二是家庭,三是工作。這答案很明顯反映我是一個不思進取的員工,亦不會為工作而賣命,但她好像很滿意我的答案。接著她便說其實星期六、日需要上班的機會不大,可能只是一年數次。我回答如果一年只是數次也可接受,但若經常性是這樣,我不會考慮這工作,因為這也是我轉工的原因之一。

在上班的第一天,我看到未來數月的工作時間表,發現很多活動在星期六舉行。由於不想影響星期六參加的查經小組,並且覺得受騙,於是我列印了一份時間表,並用螢光筆畫出那些活動的日子,走去和經理理論。經理雖然指會再作安排,但面色已變得非常難看。第一天上班便和上司鬧翻,簡直是自殺式行為,情況就如你開學第一天,便得罪了班主任,可想而知之後的日子必定很難過。

在往後的兩、三個星期,我的心情也很忐忑。我會否被辭退?是否又要找工作?因為剛經歷完找工作,我深知道找工作是一件很麻煩及很累的事情。當我和媽媽說我可能又辭職時,她以為我傻了。經歷了多個月,很不容易才找到一份工,做了一個月也沒有便說要辭職。我也為這事禱告,而主也鼓勵自己,令自己即使在這不明朗的情況下,心中沒有半點憂慮,不會被工作、前途纏繞,讓我感到基督徒的生命像風一樣自由。

第二天剛好是我試用期完結的日子,我的副總監找我談話,問我覺得工作如何,有沒有不滿。我回答說確實有不滿,在面試前我已經很清楚表明我的立場,我沒預料過每個星期六也要上班。作為一個副總監,既然大家意見不合,她絕對可以不再和我續約。但她的反應也出乎我意料之外,她向我道歉並指會再作安排。在五至七月,我本來有六次要在星期六上班,最後我上司安排我出席三次,另外那三次由上司替我上班,並很不好意思地對我說那三個星期要委屈我了。在每人也希望表現自己、力爭上游的社會,你有沒有想過當你堅持不上班時,你上司不但沒有責難你,反而向你道歉並代你上班?如果我們堅持的是神的心意,是真理,神絕對可以將不可能變為可能。我深信神的恩典夠我們用,能在困難和考驗中給我們幫助。

雖然那時我也想到日後與上司或許會繼續發生衝突,但完全沒有恐懼,工作不再成為我的捆綁。因為真正的基督徒就像風一樣,我相信神會在最合適的時候帶領我去一個最合適的地方。而最後,我和我的上司不但沒有衝突,更成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清心追求主

Work Hard下一句是什麼?就是Play Hard。玩樂便是我所面對的第二個捆綁。我以前就像許多典型的香港人,拼命工作,拼命嬉戲。不要以為只有工作、讀書才會成為捆綁,玩樂其實也會成為我們的束縛。而我相信被玩樂所捆綁的人比被工作所捆綁的人還要多。因為現今的社會壓力太大,一定要盡情玩樂,負面的情緒才能得到發洩,心理才得以平衡。

我自己也是個很愛玩樂享受的人,中學時我的朋友已覺得我過著一個闊太生活,放學後便去吃下午茶,去行街購買。人越大,朋友也多了,出來工作後我的玩樂時間表非常豐富,若要約我去玩,要一個月前預約。出來有什麼好玩呢?我的興趣非常廣泛,除了吃喝玩樂,也會去郊外行山、遊船河、露營,甚至去藝術展、畫展、音樂會。朋友也知道我很愛玩,所以一有活動,第一個便會想起我。剛才也提及在眾多活動中,我最愛的是旅遊。我由中學二年級開始,每年也會去一次旅行,最瘋狂的時候試過一年去五、六次旅行,目的地不只是東南亞國家,而是去埃及、土耳其、以色列及歐洲等地。

當個好的基督徒,並非只求獨善其身,自己經歷了神的恩典便很滿足。神叫我們作鹽作光,自己也很想將這福音傳給身邊的人。首先要做的,是好好裝備自己,若自己也不熟悉聖經,怎能傳福音?研讀聖經,最需要的是時間。為了安定自己的心,我與一班追求主的姐妹,每星期也有讀經時間表。生活多姿多采的我,要在家清心追求主,確實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一開始時,我的感覺就像戒毒,周未坐在家中,看到窗外的天是這麼藍,風是這麼涼快,朋友們不停在社交網上上載他們吃的美食、郊外的美景。而自己就對著一本佈滿字的聖經,雖然身在家中,但心已飛到去沙巴曬太陽。不過神也親自看顧,當我開始認真看聖經時,發現當中的智慧真是深不可測,內容是多麼精彩豐富。慢慢的,便覺得朋友的聚會也沒什麼吸引力,吃喝過後,並沒得著。同時我也覺得時間很緊迫,讀聖經不只是為了自己,而是令更多人認識神。生命短暫,我不知我所愛的人還有多少年月,有機會接觸福音,所以必須盡快令自己成長。

當真心追求神時,神真的會令自己改變。以前我總會數著日子,看看自己有多少天沒有外出玩樂。「已經兩星期沒有去玩了,很可憐!」但現在我看到生命的方向,希望將時間用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現在我不會整天數算自己有多少天沒有出去玩,或是經常想著出去玩,因為玩樂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數天前有位朋友說某某去了那裡旅行,問我是否很羨慕。我說,不羨慕。之後她很驚訝,指我說謊,因為之前我明明是最愛去旅行的那個。但我真的不羨慕,因旅行對我來說已經不太吸引。重點並非作一個基督徒不能去旅行或和朋友吃飯,重點是我不再被這些事控制,我有自由去玩,但更重要的是我有能力選擇不去玩。即使沒有玩樂,沒有旅遊,我心裡仍然喜樂,仍然平安、滿足。若你不被玩樂控制,玩也可以,不玩也不覺失落、空虛,這才是真正的自由,才是有力量的生命。

總結

最後,想和大家分享一件小事。在我小時候,我哥哥送了我一個很美的飾物盒,於是我將那時認為最珍貴的寶物也放進去。長大後,我打開那飾物盒。一看,所謂的寶物原來是一些塗了顏色的英文字母粉及熊仔形的通心粉。小時候很少機會吃到字母粉及熊仔粉,所以便視之為寶物,珍而重之放在飾物盒內。但事隔多年,那些通粉已經發了霉,嚇得我要立即掉丟。清洗好後,我放了一條鑽石項鍊進去那飾物盒。

生命就像一個寶盒,美麗但空間有限。當我們的生命被工作、錢財、玩樂等會發霉的字母粉佔據時,不可能有空間容得下更珍貴的鑽石。約翰壹書2章15節:「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

那首飾盒本來被媽媽視為垃圾,但當我放進鑽石後,它即刻升價百倍,媽媽千叮萬囑我要將那盒子放置妥當。當我們的生命被一些會腐敗朽壞、空虛的事佔據,最後只會跟著那些事一起腐壞,變得一文不值。若我們心裡被有永恆價值的事,被神所佔據,正確使用生命時,生命便能變得有意義,有力量,能大放光芒。

你們想擁有一個怎樣的生命?你們會放什麼進那珍貴的生命寶箱內?我親身經歷過神改變生命的大能,神將我本來虛空、充滿捆綁的生活方式,改變成一個自由的新生命,得到釋放和平安。希望大家也能作出一個明智的選擇,得著一個充滿能力、精彩的生命。

© 2017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訊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ts/msg-01/

字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