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意更新 關係復和

筆者:寒梅

我從小父母就離異了,一直跟爸爸和奶奶在內地生活;到了中學階段,我跟媽媽移民到了香港與繼父一起生活。我的個性比較獨立、有自己的思想,很多事情我都希望別人不要插手,自己決定就好了。由於小時候缺少父母的關愛,所以自己將來的目標就是要建立一個幸福完整的家庭。

自從我移居香港後,很多事都需要從零開始適應,包括學習廣東話、適應新的生活環境、新的學習模式和與新的家人的相處方式。從開始來到新的地方,我就很不喜歡我的繼父。一部分原因是我認為他是破壞我家庭幸福的元凶,而另一部分原因是剛踏入了青少年的反叛期的我變得非常不聽話,對很多安排也不滿意,曾有幾次甚至和家人大吵大鬧。當然,當靜下心來的時候,我也知道其中最為難的是我媽媽。所以,當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的行為也有所收斂。最初相處的階段,繼父當我是不懂禮貌的小孩子,也會關心我,但我的態度卻是極度的抗拒。然而,繼父是一個聰明的人,所以不會對我有太多的教育和指責,免得挑起我更大的反抗;而我對他也沒有太多的關心和尊重。繼父從來也沒有跟我有正面交峰,最多也只是在言語上指桑罵槐地表達不滿,或透過我媽向我表達他的意見。後來我們發展到彼此不理對方、相處只以不得罪對方為原則,彼此都清楚感覺到心中的隔膜,而缺乏溝通亦令關係日漸惡化。在同一屋簷下生活,每一次有磨擦的時候,我都感覺非常的不開心,這種感覺也隨磨擦的次數增加而遞增,對繼父的埋怨也越來越深。

Read More

在中學畢業後,有一位朋友邀請我參加了教會的聚會。那次以後,我就開始穩定地參加崇拜聚會,繼續在教會認識聖經、認識神,也嘗試實踐所學的聖經教導。經過五年的學習成長,我終於決定要委身給神。在受洗前,當然需要處理過往的罪和缺失,而處理與繼父的關係對於我來說卻是一個難題,但最終我也憑信心硬著頭皮跟他道歉,他也表示理解、覺得我只是沒有長大。後來,我就一直努力地維持這段道歉過後的關係,一直忍耐,希望自己的脾氣不要爆發而又破壞了這關係,做了不好的見證。又這樣三年過去了,我跟繼父之間並不是任何的磨擦都沒有,只不過是次數少了很多。有一次,在其他親戚三番四次的邀請下,我在端午節帶了男朋友回家吃飯。可是,繼父卻處處留難我的男朋友。當時,心中又燃燒起對他的強烈不滿,我知道他不給我男朋友面子,其實某程度上是在控訴我的不是、表達對我沒有認同。這頓飯令我十分難受,事後禁不住偷偷地掉眼淚。後來冷靜下來再想想,才發現自己本來以為解決了的問題其實根本沒有解決,雖然在委身給神時立志要處理好這段關係,但是原來自己一直處理得很差。

後來有個機會與教會的牧者傾談這件事,在述說的過程中也越說越難受。經過牧者逐步分析後,才看到根源的問題:我沒想過自己當初破碎自我、放下面子向繼父道歉,原來都仍然是為了自我!

一直以來,我心底裡也在怪繼父是破壞自己家庭、令自己生活不如意的罪魁禍首,每當想起這方面,就會情緒低落、心裡很難受;所以我很希望可以放開過去,以致自己可以不再被捆綁。談到這點,我才醒覺:原來我想處理好這段關係,只是為了擺脫負面情緒的困擾、令自己心情更舒暢,即是,最後目的都只是為了令自我更好過、更舒服。而牧者也提醒自己:對自我的問題了解得越深就能解決得越徹底,唯有準確地看到問題的關鍵,思想才可以得到更新改變。

這次談話以後,我回家思考了很久,也不太明白怎樣才可以專注在神的身上,從神那裡去支取力量來修復這段關係,而不是靠自己的力量去掙扎。後來和一位教會的姊妹也談及了這個問題,經她的提點,我才醒覺到自己並沒有考慮過神想我怎樣與繼父相處,也從來沒有站在繼父的處境和角度去看事情。當那姊妹提到,繼父要面對一個有自己思想的青少年作為繼女確實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我才頓時覺悟。從那一刻開始,神讓我以全新的角度去分析我和繼父的關係。一直以來,我也被固有的思想困住:「一切不幸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就連自己不可以照顧爸爸的歉疚也歸在他身上,埋怨人、埋怨環境、埋怨神,想法很自我、很負面。現在,我知道我需要認清事實的真相-如果沒有我繼父的犧牲、承諾不計劃再生育的話,我不可能有資格申請來香港和他們一起定居,也不會有機會在這裡認識教會、認識神。為了我能來香港與他們一起生活,繼父和媽媽也付出了很多,可是我的任性和脾氣卻令他們原本和諧愉快的家庭生活佈滿陰霾,我實在是辜負了他們的恩情。

感謝神,在牧者和教會姊妹的幫助下,讓我看到自己因自我中心的緣故,思想上有很大的偏差。醒覺後,知道自己真的是非常忘恩,對人對神都有很大的愧疚。既然看清了事實的真相,就不想再拖拖拉拉,決定要走出曠野、認真處理。我知道要挽回修補與繼父的關係,必須有實際行動,於是禱告求神幫助自己能夠觀察留意他的需要。那時天氣轉冷,便為他買了一件羽絨背心,希望以送他一份合用的禮物作為破冰的第一步。但是因為怕會被拒絕、怕會很尷尬,我也掙扎了好一段時間,才找了一個理由送給他,而當他收到禮物時也覺得奇怪。此後,我繼續學習主動關心他,慢慢地經過三個月的時間,彼此間的隔膜漸漸消失,和他之間的相處也自然多了-我們都會主動跟對方打招呼、圍繞家庭生活去打開話題;彼此之間亦多了一份互相尊重,例如我會先問他意見,才邀請朋友到訪,而他知道我不喜歡燒香的氣味,他也會在上香前先問我是否需要入房暫避;也試過跟他兩個人一起煮飯吃飯等等很久沒做過的事。為了維繫這段剛修復的關係,我也非常謹慎小心,學習凡事先考慮他的需要,並將自己的思想轉向神,選擇以神喜悅的態度和作事方法去與他相處。

一年多後,因著一個契機,跟繼父的關係又再進深了一大步。當時,繼父因為身體不適而多次進出醫院,需要留院觀察,後來更入住了療養院大約兩個月。在那段日子,雖然是在過奔波於家庭、公司、醫院的三點式生活,身體是疲勞的,但心中深知道這樣的安排一定是有神的心意。繼父因擔心病情、在醫院裡覺得很多事都不順心,心中難免難受、心情也低落,少不免會有脾氣和怨氣。所以,無論多忙我也常常和男朋友一起去探望他,除了幫他打點生活用品,更希望可以關心他、開解他、給他一份支持。漸漸地,彼此的關係更深厚了,他對我男朋友的態度也轉變了,有了很大的接納。現在,他因為行動不方便仍需住在老人院,我們周末和假日也會去探望他。在傾談中,我們也感受到繼父的關心,他會聊家事、老人院的事,提醒我們注意刮風下雨,教我們如何去烹飪一道好吃的菜等等。祈望在神的帶領下,這份與繼父相親相愛的關係能繼續進深。

在與繼父的這段關係中,我看見神真的非常信實,經歷到「祈求的就得著」。當我祈求神幫助我修補這段關係,神就逐步帶領我去處理這個自己一直逃避的問題。神亦讓我明白到,自我中心的思維模式令我對人對事的看法嚴重地偏離真相、真理,令我竟然將是非黑白顛倒而懵然不知。正如,羅馬書12:2所說:「要藉著心意的更新而改變過來」,唯有心意更新,生命才可得到改變。當初委身給神時,我也立志悔改、修復這段關係;不過,原來我只是照律法規條去做:硬著頭皮跟繼父道歉了、然後靠意志力掙扎忍耐,但思想心態並沒有改變,因此生命沒有改變、問題仍不斷在纏繞著我。後來在神的光照下,覺悟到自己一直只從自我感受出發去看事情,因此思想上有嚴重的偏差;而當神幫助我重新從神的角度和別人的處境看事情,我的心意更新了,生命亦隨之得到改變,與繼父的關係才能達至真正的復和。今後,我會繼續以受教的心配合神的教導,祈求神每天更新我的心思意念,幫助我看到其他因自我而產生的偏差思想,從而去根除,並在真理裡建立正確的價值觀。

© 2016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sh/msg-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