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釋放「因怕死而終身作奴僕的人」

筆者:倚恩

2016年,自大學一年級受洗至今已接近9年時間。回顧過去,發現神在我身上的工作非常奇妙,特別是自己和父母的關係。當我思考應怎樣去形容自己和父母的關係的時候,想起希伯來書2章15節提到神要去釋放那些「因為怕死而終身作奴僕的人」。面對父母,我就是一個「怕死的奴僕」,很怕違背父母意思,也介意他們的批評。即使是一些健康的興趣,如彈結他、打鼓、踢足球、比賽、玩魔術等,都不敢向父母表露,刻意隱藏。至於返教會,打算作基督徒,更加不敢講。因為他們拜觀音多年,所以害怕他們會很反對我返教會。於是自中五開始返教會的頭三年,我也刻意隱暪。這刻回想也不明白當時是如何做到,記得每星期返主日崇拜和晚上的查經班,都會用不同藉口向他們解釋,如約同學食飯、約朋友打波或補習等等。有一次參與晚上的查經班,在聚會中途,突然收到母親電話,她說因為下雨,要求我立即回家收衣服,我就二話不說地從教會跑回家。可見我用「怕死的奴僕」這詞形容並不誇張。

Read More

脫離綑綁的開始:拒絕吃祭過偶像的食物

返教會三年後,決定委身作基督徒,那時我才「告訴」他們我返教會,其實只是某個星期日早上在飯桌上留下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一位中學老師邀請我返教會」。那時我已經是大學一年級,但卻連開口跟他們說我返教會的勇氣都沒有。剛才提及我的父母拜觀音多年,他們平常會拜祭觀音/拜神,每逢初一和十五,在家和店舖都會拜神,會有雞、燒肉及一些水果作為祭物。關於吃祭過偶像的食物,我明白到基督徒是不可吃的,聖經亦指出吃那些祭物等於參與獻祭,等於拜偶像。但這問題自己一直是知道但不敢去處理,亦沒向教會提及這事。直到一次在神的帶領下,原本只是跟教會牧者談及自己日常飲食的事情,剛好談到關於吃祭過偶像食物,牧者也問我是否明白關於吃祭過偶像食物的原則,那時我才下定決心按聖經教導去處理。當時想到除了自己必須跟從聖經教導外,也同時為了父母的益處,是應該要跟父母說清楚我不會吃這些食物,作一個良好的見證。

一天晚上決定跟父母說我不吃拜觀音的祭物。猶記得當時的心情是非常忐忑,中間等候期間,有種如臨大敵的緊張,期間多次禱告神和默想經文:「不要怕人,要怕神,也不要怕說些什麼,只要按神的心意去行,聖靈會引導你說話。」最後我向母親說:「最近發現原來我若吃拜觀音的食物會有衝突,因不同宗教這樣做會有衝突,我以後不吃拜過觀音的食物了。」母親的反應頗大,說讓我返教會已是她的底線,也質疑有何衝突?並將她對我多年來累積的不滿,一次過宣洩出來。特別提到我賺錢又少,女朋友又找不到,質問我有沒有覺得自己做人很失敗。這事情最特別地方不在於母親的反應,而是我的反應。當時我聽到她一次過將對我各方面的不滿發洩出來時,我竟然沒有絲毫感到委屈,內心不但平安,更有份觸動,也帶一份憐憫。觸動的原因是終於有機會讓母親將積存的鬱悶全部舒發出來,同時也幫助我更清楚理解她的想法和對我的擔心。當時由於我面對這些責罵時臉色溫和,她更誤會我在笑,還追問有什麽好笑!?很感謝神讓我經歷到他的真實,當我願意決心遵行神的旨意時,神竟願意賜下如此大的能力去幫助我。

正式主動向父母表明自己的立場

這件事以後,神繼續去幫我走出父母的綑綁。在工作方面,父母一直不滿我作為大學生,卻在一間中學裡做一名教學助理,更是一做就做了四年,主要不滿原因是人工太少。我一心想在中學裡向學生傳福音為目標,所以一直在找老師的職位。而在未找到教席時,我亦學習以教學助理的身份在學校裡向學生傳福音。在第四年時,因我仍未找到老師教席,他們對這方面的不滿已到了極限,母親開始強烈要求我要轉工,告訴我只有兩條路走,一是找到教席,若找不到的話就必須要轉工轉行。若我仍堅持做教學助理,就會趕我出家門,並斷絶關係。之後神帶領我去看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屬世界和屬神兩方之爭戰。故此這次立場必須要堅定,不能再逃避他們或向他們妥協。這事情亦令我看到自己過去一個錯誤的思想,以為用「好行為」取悅他們,例如用心做家務,盡量遷就他們,得到他們認同,認為我是個「好兒子」,這樣就能幫助他們認識神。但真正需要的是,我要決心背起十字架,即使因彼此的價值觀或立場不同而帶來某程度的磨擦或不滿,都不妥協。他們才有機會藉此去了解我所行的道路是和世界不同。

在這場戰爭中,很感恩有教會的支持,過程太需要商量,除了商量如何應對外,更重要是神透過商量的過程讓我內心更明白神的心意,當認清這是神的心意,令我的心決意要遵行到底 (雖然內心仍有害怕)。助我有這份決心,全靠對神的信心-相信神的心意只有美善,所以即使要搬出去住也願意。對於向父母表達意見,我慣常處於被動。這次我決定要主動向父母講出自己的立場,並且立場要堅定,態度要溫柔,言詞要正面。記得當時我在家樓下徘徊了很久才敢入屋,向母親說清楚,我下一年會繼續找教席,若找不到仍打算做多一年教學助理。母親再次想盡辦法去改變我,並再次重申只要我下學年找不到教席就趕我出門。之後更試過一次「家庭公審」,父母在我哥和大嫂的見證下,表明若我達不到他們開出的條件就會趕我出門。過程最令我掙扎並不是會被趕出門,而是因著我的堅持會傷害到父母的心,但我明白這是神的心意,這是為了雙方的益處,就決心遵行到底。

持續每日的爭戰

而這只是一個開始,之後就是持續每日的爭戰。接著幾個月,母親在言語間,從我煮飯及做家務等生活各方面去表達對我的不滿。每次電話傾談或面對面的對話,母親都不斷思考去對我冷嘲熱諷。當中有軟攻,亦有硬攻,並以不同形式的攻擊,令我覺得做錯、內疚,消磨我的意志,想我去放棄。當時繼續有教會的支援,去助我明白對方的動機,繼續調整自己的心態,改變自己的思想,並學習自己行為上應如何回應,就朝著這方向繼續走下去。;試過不少次打電話問母親當天晚上想吃什麽時,她會借意說你懂得煮些什麽?若想問意見時,她會反問這個也要問?大學生都不懂?困難地方是當她借題發揮後,又會表現得很憤怒,令我覺得自己好像又惹她發怒。當然若不問意見的後果可能會更嚴重。最後我發現可以改個方法問,如今晚煮這個菜好嗎?或這樣做好嗎?原來這樣問對方會較難借題發揮,相對較少機會表現得很憤怒。直到下半年時,自己已準備好若找不到教席就要搬出去住。最終神讓我找到一份教席,父母亦沒有再提要我搬出去的事情。事後繼續尋求神的心意,最後認為繼續留在家裡較好。

神的心意永遠是最美善

很奇妙,整件事繼續發展下去,雖然我和家人「攤牌」 (按:將情況表明),但和家人的關係不但能夠恢復,甚至有時候似乎比以前更好。例如父母除了接受我不吃那些祭物,更會主動提醒我哪些水果是沒有拿去拜神,哪些是我可以吃的。過程中我更發現除了我自己能脫離父母的綑綁,同樣父母也不再因過度緊張我而感到困擾。特別是母親,她由以前經常留意我,幫我決定工作前途,幫我找女朋友等,現在她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有自己的朋友,不用像以前經常思考去如何改變我,看見她也比以前輕鬆和開心多了。

總結這場屬靈戰爭,發現並不是一次或兩次攤牌就完結,而是經歷很多場大大小小的爭戰,不同形式,內外都有,這樣才能幫助我徹底解決,脫離父母的綑綁。過程更令我感受到這條十字架道路的美善,這令我更確實感受何謂真正撇下家人,個人名譽,去走上十字架的道路,過程或會有磨擦、傷痛,最後這不但令我得到釋放,也令父母得到某程度的釋放。這經歷讓我更確信神的心意才是最美善的!

© 2016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sh/msg-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