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旅程

笔者:小穗

在开始分享我的见证之前,首先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生命是一个很小、很精致的名贵宝箱,你会放什么进去呢?你会否放入一大叠钞票?保险箱的钥匙?大家可以慢慢思考,不用回答我。

求学时期认识基督教

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是如何认识神的?”若你问我何时认识神?我读小学时便知道世上有一位神。读小学时我有一位好朋友,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她告诉我天上有一位神,如果你遇到困难,可以告诉他。自此,每逢测验、考试,我都会非常恳切地祷告,希望神能给我一个好成绩。所以神对我而言是西化了的黄大仙。而耶稣,我想他必定是一个好人。因为差不多全球都会放假来庆祝他的生日,若非绝顶伟人也难以得到这样的待遇。

回想起来,从小时候开始,神便在我生命中一步一步引领我。升中学时,我选了区内最顶尖的学校作第一志愿。上小学时,我几乎每年都考全年级第一名。所有老师、亲属、朋友都认为我一定能够考进第一志愿-那所区内最顶尖的中学,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我被分派到了第三志愿。在小学毕业典礼上,虽然我在台上领受了很多奖项,但一下台我便失控地哭。因为我觉得很不甘心,同时觉得我被获派的那所中学的校服真的很丑,所以对那所学校更加抗拒。回家后,我决定自己报考第一、二志愿的学校。于是便祷告,说:「神呀!我真的不想进那所学校,求你帮助我!我想入读基督教学校,若能入读那所基督教学校的话,我会好好认识祢。」其实,我的这个祷告有点奸诈,虽然那时我年纪还小,但我也觉得不应该直接吩咐神为我做事情。所以表面上好像很谦虚,指「基督教」学校,其实就是想入读第一志愿那所区内最顶尖的中学,那是一所基督教学校。最后,我真的进了一所基督教学校读书,但不是第一志愿,而是第二志愿,那也是一所基督教学校。

每件事情当中都有神的美意。之后我从朋友那里听说,我想报考的第一志愿的那所学校,虽然称为基督教学校,但很着重成绩,属灵气氛很薄弱,没有什么机会去认识基督教及神。而我所就读的中学很着重宗教信仰,每个星期都有团契生活。老师和学生有查经小组、布道会。我读书时老师和同学之间也充满爱,是一所能令人亲近神的学校。

在中学期间,我很热心地参加团契、读经、祈祷,甚至当上团契小组的小导师。而我的性情也慢慢被神改变,小时候我是个脾气很大的人。在学校恃着自己当班长,便随便吆喝同学;在家里,若有事情不顺自己的意思,动不动便哭便闹,将桌上的所有东西都扫落到地上。中一时,有个男同学说了我一句坏话,我便立即走过去掌掴了他一巴掌。可想而知我的性情是多么刚烈。但透过读圣经、祈祷,我不知不觉中变得能忍耐,不再对小事任性。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再没有和人吵架,甚至成为朋友们信任的和事佬。朋友吵架,我总会是劝架的一个。妈妈也看到我的改变,说我脾气真好。我心想她可能忘记了从前的我,是多么无理取闹,多么难伺候。

虽然外在行为上看似我有很大的转变,但那时我并不是真心实意相信神。我知道天上有一位神,但和我没有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可有可无。我中学的生活太完美、顺利,神对我而言只是令美满的生活锦上添花。那时,我只是觉得圣经所说的话很有道理,所以便试试跟着行。我发现自己心境平和了,别人也称赞自己是个好人,那我便继续努力做个好人。出发点仍然是为了满足自己,并非为了神。

经历爸爸病愈

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情况一直持续,直至到中六时神透过一件事提醒我要反思生命。我爸爸以前在国内工作,中六的某天深夜时分,我收到一通长途电话,是叔叔打来的,说我爸爸突然心脏病发,叫我们尽快赶过去。于是,我们全家连夜赶路去见爸爸。到了之后却发现整个医院竟然没有一个医生,因为当时正值十一黄金周假期,医院的医生都放假回家了。即使爸爸情况危急,但也没有医生能够为他动手术。爸爸朋友的一个儿子是心脏科医生,他也特地到国内探望爸爸。一看,便说需要立即将爸爸送回香港,因为爸爸的心脏开始出现衰竭的症状。于是,我们便冒着生命危险 (要知道从大陆乘车到香港,路途是多么遥远,这对一个心脏病人来说存在很大的风险。)将爸爸送回香港。感谢主沿途的保守,使爸爸能够平安到达香港的医院。当我们以为到了香港便能松一口气时,医生却对我们说,因为国内医院错误使用了溶血剂,导致爸爸内出血,而且心脏严重衰竭,告诉我们要有心理准备。

这个突变对我们一家人带来很大的打击,我从无忧无虑的生活陷入谷底。如果爸爸有什么不测,我们的生活怎么办?因为爸爸的病,我已经两、三个星期没去上学了。当时老师正教着高考的课程,自己能否跟得上进度?是否需要停学?所有问题都已超越我的控制范围,惟一能做的,是来到神面前,求神的帮助,希望神可以医治我的爸爸。那时,我向神许下承诺,如果爸爸的病得医治,我每个星期都会去教会,做个很好的基督徒。神是充满怜悯的,最后爸爸得以康复,连主诊医生也惊讶地说:「你爸爸康复的机会少于20%,你的爸爸真是幸运。」我知道这并非偶然或运气好,而是神的作为。

若你是我,经历了这近乎「神迹性」的经历,你会否相信神?当时我信,我相信神是有能力的神,是一位垂听祷告的神。爸爸的病也让我看到生命是如此无常,人是如此脆弱,让我重新思考生命的优先次序。以前,我非常看重学业。因为考试一直名列前茅,老师、家人的期望、同学的比较都为自己构成压力。我很喜欢睡觉,但小学时,考试前我会温习功课到凌晨2点,因为我想得到满分。但爸爸的这场病让我看到生命比学业更重要,我们连明天是否活着都不知道,为何还要为学业苦恼?自己读书的心态也由追求名次、成绩,改为凡事尽力而为。很多人在中六、中七时读到天昏地暗,但那两年是我最轻松的两年。发榜前一天,大家紧张到失眠,但我坚守我的原则,十点就睡了。

人生观得以改变,常常读经,热心在团契内服侍,但这信是否真正的相信?没错,神会垂听祷告,也很有能力,但黄大仙也很有能力,很多人去拜他,也说他有求必应。拜神愿望成真,便要向神还愿。我所作的一切其实也是在向神还愿,但不是拿只烧猪去黄大仙庙,而是到教会,去参加学校的团契,祈祷会,我视之为我和神的交易条件。

经历了神如此大的恩惠,神对自己而言其实仍然是西化了的黄大仙。我害怕如果我和神毁约,我爸爸的心脏病会复发。另一方面,我是在未雨筹缪,希望日后遭遇困境时,神也会帮助我。很多人说,如果让他们亲眼看到神迹他们便会信神。我可以告诉你这样的说法是一半正确,一半错误。的确,一开始看到神迹,当然会心悦诚服地相信。但这信是有时限的,半年、一年后,随着时间流逝,心中的激情减褪,你便会忘记神。事实上,我爸爸病愈后半年,我已经没有再去教会了。虽然不像以往那样紧张学业,但面对公开考试,功课、考试、补课等使到自己非常忙碌;另一方面又找不到合适的教会,当初与神立约的决心与热诚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工作时对世界的追求

虽然自己忘恩负义,但无论我在哪个阶段,神都没有离弃过我,即使我远离了神,他都会努力把我寻回来。大学分宿舍时,我与中学同学分配到同一个房间。那时,教会的一位姐妹会定期来到我们宿舍,煲汤给我们几个舍友喝,之后带领我们查经。缺乏汤水的我,很想喝汤,所以也顺道一起听查经。当然,我没有完全忘记之前与神立下的约,所以当有机会听查经、到教会时我也愿意去做。但那只是行为上、头脑上的认识,我并没有当神是自己生命的主,也没有认真思考属灵的事情。

大学时,爸爸的健康情况好了,我也没有公开试的压力,自由度高,可说是无忧无虑。当一切顺心如意时,我便渐渐又忘记了神的恩惠。我会去教会,会祈祷,不发脾气,对人有爱心。朋友,甚至我自己也认为自己已经是个很好的基督徒了,但其实并没有真心去追求神。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宗教规条和仪式,甚至是一种习惯,和神并没有真正的连系。星期日去教会我便是一个信主的人,周一至周六,依然故我,顺着自己的意思去做任何事,并没理会过神的心意。即是我只是一个「挂名」基督徒。当我出来工作,要作许多重要抉择,面对许多挑战时,便知道自己生命的真正状况,看到自己只是一个「挂名」基督徒。

梦想幻灭

走上社会工作后,工作占据了我一切的心思意念,神已经不在我心中。金钱和名誉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我认为人生必须活得精彩。因此,即使我高考的成绩可以让我去读法律、金融等看似有大好前途的科目,我都没有选择。我在大学时修读新闻系,不知道大家对新闻系有何认识。记得上第一堂课时,老师很认真地对我们说:「你们真笨,你们的成绩可以说是全香港最高的一群,但去来工作后你们会成为社会上的最低层。」因为那时记者的起薪点大约是九千至一万元。

虽然薪金微薄,但所有同学都热血沸腾。我读书时充满抱负,希望成为两类型的记者;第一是战地记者或者是撰写专题报道的记者,希望揭发社会上不公义的事情,为弱小社群发声。第二是副刊记者,这比较肤浅,只是纯粹认为可以去吃喝玩乐、去旅行,去玩儿还能有收入,是一份理想的工作。虽然没有社会意义,但那时我认为能够环游世界、去见识,相比一份朝九晚五,天天坐办公室的工精彩得多了。

毕业后,我顺利地当上梦寐以求的专题记者。但我发觉原来那冲锋陷阵,伸张正义的景象是假的。我每天做的是上网搜集数据,或是跟踪一些名人,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八卦趣闻。曾经有一位名人去逝,那个星期我每天的工作便是站在殡仪馆前,等待来拜祭他的其他名人出现,拍摄一张相,问问他们的心情。即使做专题报导,也没有什么实质意义。有一年夏季,香港泳滩好像有鲨鱼出没,我便和一位鲨鱼专家每天出海追踪鲨鱼,晒到皮都脱了,但什么也找不到。虽然这些经历也很有趣,但这与我心目中能改变世界的「大揭秘」新闻相距甚远,所以便转到另一份我梦想的工作-旅游记者。

确实那是我其中一个梦想,像很多香港人一样,我很喜欢旅游。中学时便去附近的国家,比如、星马泰、韩国;大学时便去日本留宿、去美国、欧洲,而且一去便是一个多月。没有比旅游记者更适合我的工作了。但后来再度觉得这工作与想象不同,每天吃吃喝喝,除了变胖,便毫无得着。去到景点,只会紧张地检查有没有什么景点遗留了,有什么相片要拍?什么时候要赶车?根本没有心思去欣赏当地美丽的景色。感觉像玩野外定向多于旅行。所谓的梦想,就像肥皂泡,远看时很吸引,当你一得到,捧在掌心时,梦想便会爆破、幻灭。

朋友大病的启示

这两份工作令我感到沮丧和失望,但我还是没有仰望神,我努力靠自己继续找工作。尝试寻找理想,而与神的距离便越来越远。正当我在浮浮沉沉,觉得前路迷茫时,我最好的一个朋友患了癌症,那年她才二十六岁。这给我带来很大震撼,在她病发前我们几乎天天见面。上个星期还跟她说说笑笑,但突然便传来恶耗。事情发展得很快,大约半年时间,朋友由一个很活泼健康的女孩,因为化疗和药物影响,变得连下床都困难。她患的是很罕见的血癌,全香港只有三个病例。要痊愈必须接受骨髓移植,要寻找合适的骨髓,就像大海捞针。

面对这情形,我能够做的便是祷告。回想起来,自己是个很忘恩负义的人,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没有事便将神放在一旁,有事时便又拜又求。神不但没有嫌弃这样的我,而且充满怜爱和忍耐。我向神所祷告的,神都应允了。很多人等了一生都等不到合适的骨髓,但在几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中,我的朋友竟然找到了三个与她骨髓脗合的人进行移植。我和朋友也知道,这并非偶然,而是真实的神迹。不要以为年轻人患癌一定能够得到医治,我朋友的好朋友,也是二十六岁患癌症,发现后不到两个月便去世了。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和幸运。

朋友的病,也触动到我的心,令我再次思考生命的问题,激起我寻求主的心。当对信仰认真起来时,我便面对一个难题:圣经上说,我们要撇下一切,跟随神,让神成为我们生命的主人。经历了如此大的神迹,若是你,你愿意一生跟从神吗?我的答案是“不愿意”。

以前,我没有仔细思想过,「让神成为生命的主人」对我而言只是一句口号,随随便便地回答「我愿意」。说这三个字,不用花费太多气力,三秒钟便说完了。但如果真正实践不再以自己为中心,让神掌管自己的人生,那代表我要放弃金钱、地位、舒适的生活,无论作任何事也不再为自己,只是为神而活。这代价远超乎我的想象。

对于要撇下一切,自己是很不情愿。二十多岁只是人生的起步,前面有大好前程。另外,由于读书以至投身社会工作,一直也很顺利,内心也会有份骄傲,以致令我不愿意顺服。读书时成绩好,出来工作时看到一些以前成绩比较平庸的同学,做的职位,或是赚的工资待遇比自己更高、更多,心里自然产生竞争的念头。曾经想过既然世界没有真实的理想,不如实际地找份让人看得起自己的高薪厚职,所以,我也曾想过重新修读法律或是金融。

看到生命的空虚

经历过两次神的大能,我的心依然未能完全融化。但朋友的病确实令到我对生命有更深入的反思。对神、信仰更认真,内心也很想寻求神。

有一天晚上我读圣经,有句经文令我印象很深刻,「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了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虽然这经文好像老生常谈,但那一刻给我带来很大震撼。我重新检视自己的生命,像播放电影般由出世至今从头回顾一次。发现若抽走读书、工作以及吃喝玩乐的时间,我的人生可谓一片空白。

以前,我以为读书好,就必定能找份好工作。但其实很多时候在乎际遇,与学业及能力无关。即使不计金钱名利,只为理想而奋斗,但其实每份工作也都是一样,最终目的都是为老板、为公司赚钱。爸爸及朋友的病更加令我看到:生命其实不在自己掌握之中。我一直希望在这世界上得到更多,但其实正如经文所言,即使得到全世界,生命仍是空虚,甚至是失丧生命。

如果我去读法律或是其它专科,成为一个专业人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为事业拼搏,赚了很多钱,在澳州买房子,一年去几次欧洲旅行,这种看似很富有,但「穷得只剩下钱」的生活是否我真正想要的?我求问神怎样才是有生命?神也用不同的方法去教导我。除了去教会,牧者和姐妹也很热心地教导我如何读圣经、如何去思考问题。慢慢地,追求神的心和热诚也逐渐成长。

另一方面,神也开启我的眼睛,让我看到这个世界的空虚。当时我环顾身边朋友、同事的生命,在世人眼中可能很成功,但其实只是表面风光,内里也是千疮百孔。有些朋友,刚毕时的工资太低,所以大家很快便换工作,甚至转行业。朋友换工作的频率很高,因为每换一次工作便能加增薪水。几年后,有些朋友已有很不错的收入。但每次朋友聚会,大家都会慨叹已失去当年读书时的热情,现在工作只为了钱,没有目标。所以即使薪金高,大家也感到很沮丧,甚至幻想将来有一天辞掉工作,去开个咖啡店。也有些朋友选择去环游世界,到处流浪,希望寻找人生意义,没想到回来后却更灰心,因为长期旅行与重回现实工作的落差太大。

以前我可能会很羡慕他们,但当神改变我的心思时,我觉得当中只有虚空。神叫我们要「爱人如己」,所以我也尝试付出,去关心不同的朋友、身边的人。在关心、安慰他们的过程中,发觉自己也受到安慰,心里有平安和喜乐,生命有股动力。我清楚知道神在回应我的祷告,正在对我说:「以神的爱去爱人,这就是生命的方向与目标」。

从神而来的生命改变并不是幻想出来的,而是一件千真万确的事情。受浸后,神一步一步改变我的生命,给我力量胜过两种捆绑。这两种捆绑相信许多人也会面对,而又很难克服。

工作的考验

我所面对的第一个捆绑便是工作。相信这对于绝大部分香港人而言是最大的重担。

之前,我那份工作周未经常要加班。我知道定期去教会,学习神的话语,与弟兄姐妹相交也很重要,所以我决定换工作。在面试新的工作时,我和经理及副总监言谈甚欢,到最后她们问我还有什么问题,我很直接地问周未会否需要工作?她反问我认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三样事情是什么。我回答她:“第一是我的信仰;二、是家庭;三、是工作。”这答案很明显反映我是一个不思进取的员工,也不会为工作而卖命,但她好像很满意我的答案。接着她便说其实星期六、日需要上班的机会不大,一年可能只有几次。我回答:“如果一年只是几次的话,我可以接受。但若周末经常性加班的话,我不会考虑这份工作,因为这也是我换工作的原因之一。”

上班的第一天,我看到未来几个月的工作时间表,发现很多活动都在星期六举行。由于我不想影响星期六参加的查经小组,并且觉得受骗,于是我打印了一份时间表,并用荧光笔画出那些活动的日子,去和经理理论。经理虽然说会再作安排,但面色已变得非常难看了。第一天上班便和上司闹翻,简直是自杀式行为。情况就如你开学第一天,便得罪了班主任,可想而知以后的日子必定不好过。

在往后的两、三个星期,我的心情也很忐忑。我会否被辞退?是否又要找工作?因为刚经历完找工作,我深知道找工作是一件很麻烦、很累的事情。当我跟妈妈说我可能又辞职时,她以为我傻了。经历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工作,还没干到一个月就说要辞职。我也为这件事情祷告神,而主也鼓励我,让我即使在这不明朗的情况下,心中没有半点忧虑,不会被工作、前途缠绕,让我感到基督徒的生命像风一样自由。

第二天,刚好是我试用期完结的日子。我的副总监找我谈话,问我:“你觉得工作如何?有没有不满之处?”我回答说:“确实有些不满,在面试前我已经很清楚表明我的立场,没想到每个星期六都要上班。”作为一个副总监,既然大家意见不合,她绝对可以不再和我续约。但她的反应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她向我道歉并指会再作安排。在五至七月份,我本来有六次要在星期六上班,最后我上司安排我只需要出席三次,另外那三次由上司替我上班,并且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那三个星期要委屈我了。在每个人都希望表现自己、力争上游的社会,你有没有想过当你坚持不加班时,你上司不但没有责难你,反而向你道歉并代替你加班?如果我们所坚持的是神的心意,是真理,神绝对能将不可能变为可能。我深信神的恩典够我们用,能在困难和考验中给我们帮助。

虽然那时我也想到日后与上司或许会继续发生冲突,但完全没有恐惧,工作不再成为我的捆绑。因为真正的基督徒就像风一样自由,我相信神会在最合适的时候带领我去一个最合适的地方。而最后,我和我的上司不但没有冲突,并且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清心追求主

Work Hard (倂命工作),下一句是什么?就是Play Hard (尽情玩乐)。玩乐便是我所面对的第二个捆绑。我以前就像许多典型的香港人,拼命工作,尽情玩乐。不要以为只有工作、读书才会成为捆绑,玩乐其实也会成为我们的束缚。而我相信被玩乐所捆绑的人比被工作所捆绑的人还要多。因为现今的社会压力太大,一定要尽情玩乐,负面的情绪才能得到发泄,心理才得以平衡。

我自己也是个很爱玩乐享受的人。中学时,我的朋友已觉得我过着一个阔太的生活,放学后便去喝下午茶,去逛街购物。人越大,朋友也多了,出来工作后我的玩乐时间表非常丰富,若要约我出去玩,要提前一个月预约。出来有什么好玩呢?我的兴趣非常广泛,除了吃喝玩乐,也会去郊外爬山、游船河、露营,甚至去艺术展、画展、音乐会。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很爱玩儿,所以一有活动,第一个便会想起我。刚才也提及在众多活动中,我最爱的是旅游。从中学二年级开始,每年我都会去旅行一次,最疯狂的时候一年去旅行五、六次。目的地不只是东南亚国家,还去埃及、土耳其、以色列及欧洲等地。

当个好基督徒,并非只求独善其身,自己经历了神的恩典便很满足。神叫我们作盐作光,我也很想将这福音传给身边的人。首先要做的,是好好装备自己。若自己都不熟悉圣经,怎能传福音给别人?研读圣经,最需要的是时间。为了安定自己的心,我与一班追求主的姐妹们,每周都有读经时间表。生活多姿多采的我,要在家清心追求主,这对我而言,确实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刚开始时,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戒毒。周未待在家里,看到窗外的天是那么地蓝,风是多么凉快,朋友们不停地在朋友圈上传他们吃的美食、郊外的美景,而我却对着一本布满文字的圣经。虽然我身在家中,但心却早已飞到沙巴去晒太阳。不过神也亲自看顾,当我开始认真看圣经时,发现当中的智慧真是深不可测,内容是多么精彩丰富。慢慢地,便觉得朋友们的聚会也没什么吸引力,吃喝过后,并没得着什么。同时,我也觉得时间很紧迫,读圣经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多人认识神。生命短暂,我不知道我所爱的人还有多少年日,有机会接触福音,所以必须尽快让自己成长。

当我真心追求神时,神真的改变了我。以前,我总会数着日子,看看自己有多少天没有外出玩乐:「我已经两周没有去玩儿了,很可怜!」但现在我看到生命的方向,希望将时间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现在,我不会整天数算自己有多少天没有出去玩儿了,或是经常想着出去玩儿,因为玩乐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几天前,有位朋友说某某去了那里旅行,问我是否很羡慕。我说:“不羡慕。”之后她很惊讶,说我撒谎,因为她知道:之前的我明明是最爱去旅行的一个人。但我真的不羡慕,因为旅行对我来说已经失去吸引力了。

重点并非作一个基督徒能不能去旅行或与朋友吃饭,重点是我不再被这些事情控制了,我有自由去玩儿,但更重要的是我有能力选择不去玩儿。即使没有玩乐,没有旅游,我心里仍然喜乐,仍然平安、满足。若你不被玩乐控制,玩儿也可以,不玩儿也不觉失落、空虚,这才是真正的自由,这才是有力量的生命。

总结

最后,想和大家分享一件小事。在我还小的时候,我哥哥送了我一个很美的饰物盒,于是我将当时认为最珍贵的宝物都放进去。长大后,我打开那个饰物盒。一看,所谓的宝物原来是一些涂了颜色的英文字母粉及熊仔形的通心粉。小时候很少机会吃到字母粉与熊仔粉,所以便视之为宝物,珍而重之放在饰物盒内。但事隔多年,那些通粉已经发霉了,吓得我立即丢掉。清洗好后,我放了一条钻石项链在那饰物盒里。

生命就像一个宝盒,美丽但空间有限。当我们的生命被工作、钱财、玩乐等会发霉的字母粉占据时,不可能有空间容得下更珍贵的钻石。约翰壹书2章15节:「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那首饰盒本来被妈妈视为垃圾,但当我放进钻石后,它即刻升值百倍。妈妈千叮万嘱我要将那盒子放置妥当。当我们的生命被一些会腐败朽坏、空虚的事情占据,最后只会跟着那些事一起腐坏,变得一文不值。若我们心里被有永恒价值的事,被神所占据,正确使用生命时,生命就变得有意义,有力量,能大放光芒。

你渴望拥有一个怎样的生命?你们会放什么进那珍贵的生命宝箱里呢?我亲身经历过神改变生命的大能,神将我本来虚空、充满捆绑的生活方式,改变成一个自由的新生命,得到释放和平安。希望大家也能作出一个明智的选择,得着一个充满能力、精彩的生命。

© 2017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信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ts/msg-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