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从淤泥中拯救了我(二)(李马可牧师的见证)

在加拿大半工半读

上文分享到我成功取得加拿大学生签证,又逃过差点儿被告上法庭的大难,算是逢凶化吉。并且能够平平安安前往加拿大的蒙特利尔(Montreal)读书,都是神的怜悯。加拿大和香港都在九月开学,我八月份提早一点过去。而且刚下飞机便开始去餐馆工作,因为当地生活费昂贵。我这几年在香港靠打工和非正当手段得到的钱很快就已花得七七八八。这包括一开始便要交一年的学费,数目不菲。按现在的消费水平来估算:现今(2020年)在加拿大读书,一年的学费约为加币一万二千元,等于港币九万三千元。然而当时在加拿大读书已经是较为便宜的了,远低于澳洲、美国、英国或其他先进国家。例如在美国读书学费大约贵20-30%。对于一个基层家庭的学生来说,是做梦也不会想的事,怎样能承受一年十万元的学费?另外还有住宿、吃饭、交通等费用,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且不是一年,而是五年:预科两年,大学三年,单单五年的学费已经要四十至五十万元了。当时我很快就花掉了大部份的积蓄,因为交了学费,又买了机票和日常生活用品,买了羽绒服和雪地靴等等。幸亏有老同学的照顾,带我去餐馆打工,刚到当地就立刻开始工作。

起初我的工作是兼职(周末上班3天),在厨房干杂工、洗碗。大约一年后被升去餐厅做侍应生,做侍应生的收入高出不少,因为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小费,小费的收入算不错。基本上这份兼职已足够支付我在加拿大的生活费、学费等。当升职做了侍应生,收入更高,所以在暑假还有余钱去旅行。

到了外国读书,先要完成两年预科,之后才可以申请读大学。那时才开始领悟到努力读书的重要。之前在香港,年少无知,出社会工作后才发现没有技能,没有学识,要赚钱实在是很艰难的。要长时间很辛劳工作,才能赚到微薄的工资。在社会上受了磨炼之后才醒悟,开始懂得珍惜,且努力读书,从那时起,在学校大部份的科目都能拿A (优秀) 。

被罪捆绑

虽然在读书方面改变了,可是犯罪方面仍没有醒悟过来,也没有力量去改变。再一次印证圣经所讲的:「犯罪的人就是罪的奴隶。」在读书方面可以改善,可以去一流学府读书,但在犯罪这方面,我是完全没有能力去拒绝贪婪,去拒绝犯罪,真的是身不由己的。

安顿下来之后,我的贪婪又发作了。我开始偷餐馆里的食物回家,这样可以把买食物的费用省下来。罪的可怕性便是如此,当你开始了以后,便不能停下来。若我在餐馆里被人发现偷食物的勾当,餐馆肯定是不会再雇用我的。也再没有别的餐馆会聘请我,因为我老同学的亲戚就只有这一间餐馆。若我失去了工作,我一定要收拾一切返回香港。当我在罪中,被罪束缚控制不了自己的贪婪,是不会去想到后果,竟然作出如此愚蠢的行为。另外在道德层面上,这是恩将仇报。朋友这么仁慈和慷慨愿意聘请我,我竟然偷他们的东西!当时我深深地陷在罪中,被罪蒙蔽,身不由己。

而我不单只是在餐馆里偷,在当地的百货公司也见到什么便偷什么,像在香港时一样完全没有考虑。假如失手被擒,在外国就会落到入狱的下场,比在香港过铁窗生活更加不堪。历经艰难才能够去加拿大读书,这样的机会可以说一生只有一次,若因此被遣送回香港,想再去应该是不可能的了。一个人能得到如此难得的机会,但我竟然差点断送了!这就是在罪的捆绑下可怕的状况。

唯有生命的改变才能根治问题

上一次我说到神两次拯救我,但很明显这两次的拯救对我而言是毫无用处。他若再一次救我的话,我亦会继续做同样的事情,走同样的路,最后又会得到同样的结局。犯罪的结果一定是这样的,这并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能够真正解决问题,唯有被神改变我的生命。否则他继续帮我也不会有用处,这是非常重要的真理。在分享中我详细讲自己的经历,目的是让大家可以认识这是一位怎样的神,神处理的方法是如何的。很多人求神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他们总会说求神帮他们这一次,只要能够解决了这一次的问题,他便得到解救了。但他们不会去想的是,为何他们会陷入如此境况中?问题不单是这一件事,而是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境况?根源是什么?若根源未能解决,纵然你这次得救,困境迟早又会再出现,又会走同一条死路。纵然神救我两次、三次或五次都没有用,因为最终都会走回相同的结局。所以神要真正帮助我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彻底改变我这个人。

神奇妙的安排

那么神怎样改变我?他当然有办法,他有他的时间。此外还有一件事,我需要提及的。不知道读者是否仍记得,就是起初我申请学生签证,我知道成功的机会是接近零的,那时唯有向神祈祷。当时我答应了神,如果我能够得到去加拿大读书的签证,我以后就会去教会。后来我真的拿到了学生签证,但之后却完全忘记了这诺言。在香港时我没有去教会,后来去了加拿大,也没有去教会。这的确是一个很差的行为,表示我是一个不看重诺言的人。我虽曾作出承诺,但事后就完全忘记了,没有把它放在心里,但神是有方法提醒我的。

我在加拿大完成了两年预科,考进了大学。由于我预科的成绩很好,最后就被McGill大学取录了。由于大学在蒙特利尔(Montreal),是以法语为主的一个省,魁北克省(Quebec),所以我第一个学期就修读法文。在班上我认识了一位女同学,对她产生好感便想跟她交朋友。当知道她住在校内的宿舍时,就想到最容易接近她的方法便是入住宿舍了。但由于当时已经开学一个多月,课程已经展开,申请入住宿舍已经太迟。所以心中盘算如何才可以成功申请入住呢?一旦遇上不能解决的事情,自然便会想到求神帮助。人总是这样:「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于是我向神祷告,将自己渴望入住宿舍的愿望告诉神,求他帮忙。

在祈祷中,神提醒我:叫我记得上次向神祷告,曾承诺他若帮我拿到学生签证,我要怎样回应他?我立即醒悟过来,才记起我确实答应过神,若他帮我拿到签证,我便会去教会。我并非一个不想守承诺的人,只是我没认真记在心上,忘记了。当然这也是不对,但我不是存心赖账不守承诺。因此当神提醒了我,我就立即兑现我的承诺,从那时起我每个星期日都去教会,到聚会结束后才去餐馆工作。而神也恩慈地开路,我向大学提交宿舍申请之后,很快便收到通知,告诉我宿舍仍有空位,可以补上。

能够入住宿舍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步。请勿误会,神这样安排并非为了方便我去追求女孩子。若你认识这位神,就知道他并非只会满足你的欲望,你想要什么便给你什么。神安排我入住宿舍是另有心意,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入住宿舍之后,认识了一群来自香港的同学。我之前很少认识别的同学,因为要工作,没有住宿舍,也很少和其他同学修读共同科目。在宿舍认识了这群同学,原来他们当中大部份都是基督徒,神安排我入住宿舍便是帮我能够接触这些基督徒。自我认识他们,和他们相处下来,发现他们的素质很特别,很有爱心,也很关心我,接纳我,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年青人。认识了他们之后,很快我便把追女孩子的事放下了。基本上可以说这追求都还没有真正开始过。

将生命交给神

神安排我入住宿舍的目的是要我认识这一群基督徒。他们当中有一位叫Thomas,他的生命对我影响很大。他的生命很成熟也很有深度。他和我的接触比较多。当我们认识了大约两、三个月之后,一个晚上他约我见面详谈宗教信仰的事情,他问我是否相信有神。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能够由香港来到加拿大,并且各方面经历了神的作为,所以我很肯定的告诉他,我相信有神。我相信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当中不乏生死攸关的。没有人亲身经历了这些仍然不相信有神的。

之后他跟我说了一个很重要的道理,是我从未听过的。按我从前的理解,相信神就是去教会。所以我每星期都去教会,参加聚会,尽力不做坏事,做一个好人,就是这样了。但他告诉我,圣经里的教导却不是如此。他说相信神,是要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他,由神来带领我的一生,一生里与神同行。我虽然肯定神存在,但跟他谈不上关系。神对我只是像一部柜员机,有需要的时候才去找他解决问题。Thomas向我解释跟随神是怎么一回事,当夜的交谈令我茅塞顿开,开始改变我一生的方向和观念。从此,我便开始跟他们一起看圣经,学习真理,也去了他们的教会。这样大约过了半年,这学期便接近尾声了。从这一年,神开始改变我的生命。我求神帮助我能够去宿舍居住,神就听我祈求,安排我去宿舍住。但却不是为了帮我追女孩子,而是在那里借着接触一群信徒,带我开始真正的去「认识神」。神的作为是何等奇妙,不是人所能测度的。

面对当非法劳工的问题

到了暑假,我已听了不少圣经的道理,是时候要洗礼了。当我准备洗礼时,一位教会的弟兄知道我在餐馆打工,他提醒我,若我要洗礼做一个基督徒,我是不能再做一些违法的事,否则怎能有好的见证?倘若有非基督徒知道基督徒也作违法的事,便会失去见证。当时我去加拿大是用学生签证的,而根据法例,拿学生签证是不容许工作的,那个时期这法例是非常严格。若移民局发现你是学生,却用任何方式去从事工作,便会立刻被捕。偶尔都会听到类似的消息,有学生打工被捉拿,移民局的人跟被逮捕的人一起回家,收拾行李便立即乘移民局的车子到机场,即刻被遣返出境。政府甚至会出钱买机票送你回香港,以防你留在加拿大躲藏起来。所以你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被遣返出境。因此我在餐馆工作时也经常提心吊胆,偶尔有西方人士来吃饭,我会看清楚是否移民局的人假扮顾客来查证,若有怀疑便立即去洗手间躲起来或从后门逃走。

这事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考验。换了是你,千辛万苦去到加拿大,一切顺利,有稳定的收入,读书成绩不错,已完成了大学第一年,只差两年便可以毕业。若我现在辞工的话,那一切都完了,什么也没有。两年没有收入,生活怎么过?之前说过,按现在的费用估算:学费十万元一年,生活费(包括租金和日常开支)也是差不多十万元。虽然食物方面可以节省一点,但租金不能省。我之前也讲过我家庭经济的状况,靠父母微薄的收入,是完全没有能力支持我的。但若就此终止学业,我哪有面目回去见江东父老?亲戚们知道我去了外国读书,都非常羡慕我爸爸,因为家族都是出身贫苦家庭,当中从没有人有机会去外国留学,所以我是第一个,在当时来说是一个荣耀。但若我未毕业便回港,那就很遗憾了。我自己当然很想完成学位,回港后便不用再做那些枯燥的工作,之前做了几年已经很足够了。已经来到这地步,既已完成了两年的预科及一年大学课程,成功在望。以我过去的成绩来说,毕业并不难,只要再多读两年,便可成功得到学位。任何人都不会在成功有望之际放弃,因为放弃这次机会就等于放弃了一切。你可以想象,这决定是何等艰难,这是我一生中最难作的一个决定。

放弃唯一读书的机会是很困难。然而在另一方面,我的心却非常相信神,很想跟从他,走他的路。若要叫我放弃神,我同样觉得很困难。我既然确信他,便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说不跟从他,我心中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当时我处于两难之间,两样我都不能放弃也不想放弃。这是影响一生的抉择关口,内心极大挣扎。不知道你是否经历过,在极度重要的事情上挣扎?这实在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抉择。当时我挣扎了三日三夜,两边的拉扯,每分钟都离不开我的脑海。我上班时想它,吃饭时想它,连过马路也在想它,当时没被车撞死算是幸运。就是睡觉时也不能撇开它,睡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想起的仍是它。就是作梦也是关于它,所以也睡不好,基本上也睡不了多少。如此不断地挣扎了三天三夜。

神岂有难成的事

最后藉神的帮助开通了我的思维。当时因着「担心、害怕」以致思想被「忧虑」扭曲了。思想是「毫不合理」,没有真理的。主耶稣说:「真理必叫你们得自由。」(约翰福音8章32节)。当时我因为压力太大,以致思维都混乱了,而自己是不知道的。一方面我完全相信神是真的爱我的,凭过去所经历的一切,已毫不怀疑。但另一方面自己又担心,辞了工作,没有收入,又怎能继续学业呢?这两种想法同时在我的心里面,这是毫不合理的。这两种想法是不能共存的,这想法是反真理的,是完全不合理的。我既然知道神真的是爱我的,那么我去跟从一个真的神,有什么是需要害怕的呢?若我肯定他是真的神,我何需惧怕?若他是神,他岂不能帮我完成学业?这对于他来说只是很微小的一件事。解决两年生活上的需要,对稍为富有的人来说也算不了什么。对神来说,显然更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这么小的事情,若他都不能帮助我的话,那他怎能算是神?这没可能是神吧。最后我问自己,到底我是否真心相信他是真的神吗?我当时的回答是百分之百肯定,他是真神。

另一方面我也想到,若神的心意是要我回香港,这也是没有问题的,我也是愿意接受的,我的心仍是坦然的。若神是要我回香港,我留在加拿大又有什么意义呢?神若叫我回去,他一定有他的美意在我身上。当我想通了之后,心里有很大的平安,一丝的忧虑也没有了。

当我想通了这件事之后,便生发无比信心,接着便踏上这一步,回餐馆辞退工作。我告诉老板我要辞职,因为我想做一个基督徒,知道做非法的事情是不对的。老板却不相信我,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的人,他心里认定我是找到更好的餐馆工作,所以便辞职跳槽。由于那一年刚好是1976年,对加拿大蒙特利尔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为那一年在那里举行奥运,所以旅游事业非常蓬勃,很多餐馆都需要增聘人手。而老板认为我已经做了两年,有机会便会转去更高工资的餐馆。他事后还继续向我的旧同学打探我有没有工作。我还记得当日辞职的时候,内心很平静,因为我知道神是真的,照他的意思做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当时我没有任何忧虑或担心,反而很有把握很平静地辞掉了工作。

凭信心生活

当时余下两年的大学生活,是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亦没有家人的经济支持。如何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外国生活,去解决衣食住行呢?以今天的币值来说,生活费一年需要约十万元,学费每年也是十万元,两年加起来的总费用便要四十万元。当时来说肯定是天文数字了,要问的问题只有一个:神是真的吗?当我跟别人谈起神的事情,不少人会认为我是幸运,是偶然的机会。事实上,世上的确是有偶然发生的。但偶然发生的事一般只会是一次或两次。你可曾听闻,有人连续中五次六合彩?那是完全违反Probability(按:或然率)。偶然发生的事情是不可以持续发生一年、两年,否则这便不算是偶然发生。例如一个人去赌场赌钱,他会偶然一次、两次赢钱,但不可能每次都赢钱。一年内每次都赢的话,赌场会怎样想?会认为这位客人很幸运吗?当然不会,只会认为他出老千,否则怎可能持续地赢钱?对于我来说是最清楚不过,在那两年中,一个完全无依无靠、只靠信心生活的人能够完成学业的话,没有其他合理的可能性,唯一是这位神是真的。这段时间对于我的信心是很重要的经历、培养。

我还想分享多一件事情。就是我开始走这条信心之路之后,神再进一步考验我的信心。神考验我!不错,神是会test (按:考验)人的,神要锻练你对他的信心稳固。他会帮助你,但亦会考验你,因为只有经历这些考验才会令你的属灵生命进步。

信心考验 - 爱人如己

自我五月辞工之后,手头上仍有一些积蓄,随着日常支付生活费用,渐渐我要把多余的物品也一一卖掉,例如一部不太值钱的二手汽车,一辆白色的自行车赛车,一部录音收音机等,所有的非必需品都全部卖掉。暑假期间,我的积蓄因支付租金及生活费等已所剩无几。由于大学宿舍费用较贵,我便搬出宿舍跟一些朋友合租房子。到九月开学,我手上剩余的钱刚好足够支付那一年的学费,数目相当于现在港币约十万元。交完学费后便再没有多少剩余,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同时我在教会听闻关于一位弟兄的情况,他是读工商管理的,他的家人在香港做生意。那一年他们生意不景气,导致经济困难,所以再不能继续供他读书,这位弟兄便要面临退学。当我知道这件事之后,心里面便想到,圣经中教我们要爱人如己,我们要去帮助弟兄姊妹。我需要神的帮助,同样他也需要别人的帮助。我想了一段时间,应该怎样做才是神的心意?最后我决定将我手头上的钱分开两份,一半给自己交半年的学费,另一半给这位弟兄。爱人如己,就是当他是自己一样,两个自己,那即是一人一半。于是我便用不记名的方法,把钱放入一个信封,写上他的名,把信封放入教会的奉献箱。藉负责财政的弟兄交给他。自己便把剩余的钱交了上学期的学费。学校亦容许学生这样做的,下学期的学费可留待下学期开学时支付。至于下学期的学费从何而来?那就完全不得而知了。无论如何,我知道自己所作的是合神心意的,因此我没有担心什么。既然我是行在神的心意中,他一定会照顾我的。

信心的成长便是这样。之前我受洗时,我要辞掉餐馆的工作,再没有任何收入。怎样应付余下两年的开支?我要辞职还是不顾一切继续工作呢?面对这决定我挣扎了三天三夜。但这次我再作类似的决定时,我已经不需要挣扎了,而是用很平静的心情去面对。这一次我很轻松,心灵在很平安之下作这事,一点忧虑也没有。不再担心把手上剩下的钱给了他,那我下学期怎么办?半年之后,那时神真会帮助我吗?这些忧虑、担心,完全没有出现。神的大能去改变一个人,可以说前后是判若两人。

神彻底改变了我

我把钱给了弟兄之后,再去银行取款交自己的半年学费。之后我就注消了银行账户,因为只剩下一百多元加币,不再需要账户了,所有的钱放在身上就可以。

我特别提起这份拮据,目的是让大家明白:神是否真的,并不只是在乎神迹。其实另一个更重要的证据就是:「神改变人的生命」。改变人的生命才是神迹中的神迹。这个神迹比物质上的神迹更重要、更宝贵。我所经历的改变你可以说是不可能的改变。先前我讲过我以往是如何爱财如命,用这个形容词形容我是非常贴切,我爱财的程度真的像爱我的性命一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无论什么后果我都甘愿冒险,甚至以身试法。后来就是我朋友被捉入监,我亲眼目睹他在狱中的可怕境况,清楚地知道犯法的可悲下场,仍然不能阻碍我继续偷窃。及至后来自己终于人赃并获,虽然最后「死里逃生」(我肯定是神给我回转的机会),但仍然是泥足深陷,不能脱离这份贪婪。后来由香港去到加拿大,换了全新的环境,有上进的机会,但仍然不能改变我。甚至进了大学读书,接受高等教育,作了大学生,书是读了很多,但本性依然一样,什么也不能改变我的本性。本身是小偷,就一生都是小偷大偷。贪爱钱财的,就一生都是贪婪的。唯有神才能给人新生命。一个新生命不是一个口号,不是一个理念。神在我生命上就表达得很清楚,新生命就是过去的生命已经不再存在世上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生命,完全不同的人在世上出现了,旧的人已经死去了。

新生命又是怎样的新?经过一年学习认识神,被神改变自己的生命,到一个地步,我愿意放低自己,愿意冒辍学的危险,连自己仅有的财产,纵然自己已经不足够,也愿意拿一半来分给有需要的人。以往,虽然我有余但仍然去偷,现在我已经不足够,却乐意去付出,这就是生命的改变。而这转变很明显并非教育指导我的,也不是生活促使我,是神改变了我。大家都听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是真的,江河也可以改道,山也可以被移为平地。但一个人的本性是很难改,甚至不能改的,过了这么多年已完全成为自己的性格。若非神拯救,没有能力可以改变一个人。我要分享这一点,并且强调这才是最大的神迹:将一个贪婪的性格,改变成关心人,愿意付出一切,这的确是一个神迹。而这个神迹相比神不断在物质上供应你,或当你祈祷时神如何的帮助你,更有价值和重要得多。若神纯粹在金钱上供应我,他可以帮助我完成大学。完成了大学又如何呢?那只不过是世上多了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坏人,如此而已,有何用处?所以我要特别强调生命被改变的神迹。至于余下两年读书的时间,神如何继续带领我,这就要留待下次再继续分享了。

© 2021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信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ts/msg-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