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从淤泥中拯救了我(三)(李馬可牧師的見証)

接续上一回,我去了加拿大读书,后来能够入住大学宿舍,有机会认识神,并开始看圣经。在1975到1976年间,我开始认识神,经历他的带领。过程中神将我的生命180度改变过来,由一个自我中心、贪婪的人,变成了一个会关心别人需要,甚至为了他人的需要而愿意毫无保留付出的人。

从1976到1978年,是我接下来剩余的两年大学课程。至于神如何帮助我完成这两年的课程,并且完成学业后有旅费返回香港,就是我以下要分享神在我身上的作为。

神指教他行事的方法

如果你是神,你会怎样在经济上帮助我?倚靠别人的资助?彩票中奖?获得奖学金?后者也是其中一个可行的方法,可是我的成绩并非九优一良那般突出。至于中彩票,又或者坐车的时候捡到一袋钱?神是一位公义的神,他一定不会用这些不义之财的。有些人捡到一笔钱,会以为是神给他的,那只不过是他不认识神。倘若认识神,就会知道神不会用这样的方法提供经济援助。你捡到别人的钱,但那失去这笔钱的人会如何?对他是很大的损失,这是一个不正当的手法。拾遗不报,占据他人财物,仍属犯法。何况我以前有这样不劳而获的记录,神更不会用这样的方法帮助我。

第二个原则,神亦不会一次性给我两年所需的金钱,按现在的消费水平折算,生活费和学费大约需40万港币。一次性办妥岂不更方便?为什么他不会这样作呢?我想让大家更了解神的心意。正如一个有智慧的父亲,虽然他很富有,但他也不会给予子女很多的金钱。为什么?因为年青人,甚至成年人,都未必有这样的定力。若你拥有大笔金钱,明显是一个很大的试探、诱惑,很容易令自己行差踏错。若神一次过的帮助我,那我便长期不需要再找他,也难以经历生活上的磨练。这样做好像爽快的办妥事情,但神却更想我在过程中经历他的帮助,知道他的同在。事实上,在那过去的两年中,很多时候,我身上剩余的钱将用完了,甚至多次到一个地步没有钱吃饭,但就在那一刻神出手帮助我。这使我亲身体验原来神每日每时都看顾着我,而不是一次过处理了事情之后便不用再烦扰他。

第三个原则,神做事的方法,是不爱做秀、是不炫耀的。这跟世人做事的方法极不相同。世人爱表演,特别爱炫耀自己的强项。往往以高姿态来表现自己所做的事,叫旁人哗然、惊讶。但神做事的原则却很平实。所以你若希望看见一些希奇刺激的事,那你一定会十分失望。神做事只要达到目的,他一般不会用超自然的方法去哗众取宠。

然而在过程中怎样知道是神帮助我?我们要明白,没有长期巧合这回事。巧合是会有,但却不会长期巧合的。此外,如果你认识神的话,你会渐渐知道,神做事是会有一个「签名」的,正如画家完成作品后,都会在作品上签名一样。表示他负责任,因为这是他画的。一般画家的签名都不放在显眼的地方,而是隐蔽之处。例如在边角,或在一些隐藏的位置,要特别留意的人去寻找才会看得到。这也是神做事的方式。例如:他的安排在时间上是特别或刚刚好的,使人知道是他在当中工作。我这样说明不只是想大家听这见证,也是想大家能认识神的性情和他做事的方法。

及时的住宿安排

上一回说到在1976年9月开学的时候,我已一贫如洗,因为一半的钱用来交了半年的学费,其余的一半则支付了另一位同学半年的学费。之后我把银行剩余的百余元现金(加币)也取出来,注销了银行户口,可能够一到两个月的租金及每天的生活费。9月的某一天,我到大学的学生办事处办理一些文件。离开办事处,走在路上的时候,两个人迎面而来,他们也是在加拿大的外地人。虽然我不是很接近他们,但他们的谈话声却让我听得很清楚。其中一个人明显对这地方比较熟悉,他大声地对另一位说,这里有些家庭需要找人帮忙看管小孩,报酬只是提供食宿,而不是付薪酬,因为付薪酬给学生也是犯法的。他向同伴解释,供应住宿及食物却不违法。于是我便向他们询问,如何可以找到这样的工作。他便指引我去学生事务处,那时我想,太好了吧!于是便立刻去学生中心查询,希望能找到这样的工作。事务处的人员给予我一些家庭的数据,我便打电话询问,然后按地址去面试。很快便找到一个家庭,他们需要一个学生去看管两个小孩子,两个孩子都是小学生,似乎是单亲家庭。他们提供住宿给我,晚上睡在客厅里放的一张床。女主人很晚才下班回家,我放学后便去照顾两个孩子并煮饭给他们吃。我和两个孩子先吃晚饭,我大多煮中国菜,他们也很爱吃。由于屋主提供了食宿给我,我只需要付交通费便足以解决日常生活。女主人待我也佷好,圣诞节时她还送我很暖和的手套及围巾。

这样大约过了六、七个月,到了第二年的二、三月,由于女主人的工作有变动,详情我也不太清楚,大致上是她要自己照顾孩子,因此不再需要我的帮忙。这样,我又要面对住宿及生活的问题。由于那时已经是学期的中间,要再寻找照顾孩子的工作甚为困难,有需要的家庭一般都已安排好了。而我亦急着要找到住处,否则无处落脚。情况实在危急,我手上根本没有钱租房子,就算只是租一个月也不足够。那时候是冬末春初,在加拿大仍是冰天雪地的日子。

神解我燃眉之急

想不到神有另一个安排。我在蒙特利尔参加的教会是一间三层高的楼房,有聚会的时候便人来人往,没有聚会时便会关门上锁,从来也不用担心任何偷窃的事情,因为教会里不会存放金钱或贵重物品的。就在那时候,教会的负责人跟我说,近来有一些小孩在玩球类活动,不知道是棒球还是什么的,曾经有一、两次不小心打破了教会的玻璃窗。那本来是小事,修好破窗便可以。问题在于加拿大冬天很冷,虽然教会一般只有星期五查经班及崇拜聚会,而其他日子是没有人在教会内的。但空房也要每天二十四小时开着暖气,因为屋内有水管,若室内没有暖气,水管内的水便会结冰,结冰后就会膨胀破裂,最后室内许多地方都会被水淹。所以加拿大的室内冬天仍要保持暖和,只要室温在零度以上,保持水不结冰便可以。这次教会的玻璃窗被打破,暖气会流失,当时的天气,水管有可能会结冰,这样维修水管的费用便不菲。虽然情况不太严重,但出于安全考虑,教会的负责人打算找一个人在教会留宿,负责看管,以致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便可以立即处理,尽快找人维修。而当时我正面临要失去住宿的地方,于是我向负责人询问是否可以承担这任务,他们亦很快接纳了我的自荐。

就这样,我一次又一次面对不同类型的困难,但每次都能在最后关头得以解决。若这事件早一点发生,那时我仍住在当地人的家里而不会搬出来,因为有食宿供应给我,而教会只能提供住宿。而正在我需要搬出来的时候,就恰好遇上教会需要找人留宿看管,这样就解决了我的居住问题。特别再提一点,教会在那地方聚会已经有多年的历史,但从来没有发生过孩童打球把窗打破的事,神的安排真的是人所不能测度。如此神又一次出手帮助我,过程十分自然,刚刚好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而时间上亦是准确得难以想象。

住在教会中,大约有接近两年的时间。我是在1977年的春季搬到教会居住的,在那些日子,曾经有很多次钱已用尽了,就是一毛钱也没有了,但神总是及时帮我解决生活上的需要。由于次数太多,我也记不清这么多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但仍然有些事件是印象比较深刻的,以下就是其中的一件。

退修营倾囊奉献

事情发生在1977年的暑假,我参加了一个在加拿大东部(加东)的华人信徒退修营,那是一年一度、规模很大的退修夏令营,参与者有六百多人。我要从魁北克省(Quebec)的蒙特利尔(Montreal)坐长途巴士到安大略省(Ontario)的特伦特市(Trent),退修营的地点就是在特伦特大学(Trent University)里。我要乘坐长途旅游巴士,两地相距约四百公里,开车时间要七、八小时,大部份路段都是高速公路。

退修营为期五天,当中有很多聚会和学习,对我来说获益良多。营会最后一次聚会,是当天上午,午饭后便离营。聚会快结束时,主席出来向会众呼吁,他说这次营会提供学生的入营津贴费用颇为庞大,以致营会里亏损不菲,会众若能奉献便可减轻大会的亏损。当时我想,自己在这个夏令营里获益不少,既然知道营会有经济上的需要,没有详细考虑,便把自己所有的金钱投入奉献箱,希望能帮助营会。

聚会后吃罢午餐,要回宿舍收拾。准备离营之际,那时才想到自己把身上所有的金钱奉献后,已没有分毫去支付回家的车费。我在去程并没有买来回车票,因为车位总是很充裕,买票十分方便。但现在身无分文,回程的路程有四百多公里,是没有可能步行回去的。虽然一筹莫展,但心里却很平静,没有太大担心,只是在心里向神祷告。午餐之后便回宿舍收拾行李,一边走一边想着下一步如何。

神的恩典实在奇妙,他每天24小时看顾着你。他很早就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什么需要,一早便安排好了,不是临时才安排的。当我吃完午饭,准备回房间收拾行李的途中,一位也是由蒙特利尔教会来的年长弟兄过来找我,问我是否愿意跟他的车返回蒙特利尔。因为他们来的时候车里满载六个乘客,但回程时,一位弟兄想趁机到多伦多游览一下,所以便不跟他返回蒙特利尔。这样便有一个空位,这位弟兄找我,看我想不想跟他们一起回去。我当然非常愿意,也非常感恩。神的安排真是太奇妙了。许多人以为这些是巧合,但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巧合?不迟也不早,刚巧有一位改去游览,空出一个位置给我?这是神做事的方式,他不喜欢用一些希奇古怪的方法,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则他一般都是用最自然、最有效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不但如此,神旳安排更是考虑周到。如何考虑周到?

神为我预备晚餐

我们把行李全放进车内,然后上车,当车准备开出停车场,却看见早上宣布事项的营会主席向我们跑来,他不单跟我们说再见,手上还拿着两包东西。到今天我还记得他拿的是肯德基家乡鸡,是送给我们回程吃的。他考虑我们到蒙特利尔要七、八个小时车程,恐怕在途中饥饿。他很有爱心、热心地为我们预备了食物。虽然这不是绝对的需要,因为在加拿大,加油站一般相距不远,而加油站附近也总有吃的地方,在沿途高速公路上都有指示。营会主席出于爱心,买了这些食物给我们。这对我来说是特别重要,虽然在路上有很多售卖食物的地方,但是我没有钱,因为我把所有的钱都投进了奉献箱。如果我们在途中停车吃饭,但我又不去的话,他们一定会十分疑惑,难道我不饿吗?如果我说不饿,他们也不太会相信,但我又不想别人知道我没有钱而替我付钱。

只仰望神的帮助

这又是另外一个原则,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从未向任何人提及自己没有钱、经济有困难。因为我若告知信徒,他们一定会帮助我的。这样的话,帮助我的是人,还是神呢?我便不能肯定了。当我要学习信心的原则时,我没有向任何一个人透露自己已经一贫如洗。我要学习的不是倚靠别人的帮助,而是神的帮助。他知道我的需要,并且知道我什么时候需要。当我们开车离开营会时,是刚刚吃饱了午饭,任何人都不会想到晚饭的,包括我在内。我完全没有想到四、五个小时后,大家要去吃晚饭时,那我怎么办呢?我完全没有想到,但神一早已为我安排了,免得我不知怎样面对弟兄们。从这件事可以让我们看见神的安排是多么的周到,他不单安排车子载我回家,还为我及弟兄们预备了路上的食物。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见证。在这两年中我的生活不算充裕,反而经常财政紧张,甚至多次到一个地步,手上没有分毫。但特别之处是我从未有一餐要饿着肚子,两年之内一次也没有。每一次去到最后关头,总有神的及时供应。所以我说这就是神的签名,每件事不只是巧合这么简单。正如父亲不会忘记为子女预备食物一样,神每次都为我预备,在差不多两年里,一次也没有遗忘。最后我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便完成了大学课程,原因是我为了省学费,在暑假也修读课程,务求能提前一个学期毕业,但当中仍有神给我学习的功课。

考试滑铁卢

在最后的一个学期,发生了一件很特别的事情。那时我参加教会已有一段时间,也渐渐增加时间参与教会中的工作、服侍。由于我过去努力读书,成绩还算不错,不用担心或花太多时间在功课上。一直以来我的平均成绩(GPA)都维持在3.2-3.3左右,4分为满分,算是坐B望A。来到最后的一个学期,我照常选修不同的科目。在选修的两科数学中,其中一科是「向量」 (Vector)。这科的教授在第一课便对我们说,他的做法非常自由,他不介意我们不上课或不交功课。这科有两个测验和一个大考,若我们不参与平时的两个测验,也是可以的,你的总分便取决于最后的大考。既然这样,我便选择不花时间上课和测验,而打算自行温习妥当再参加大考。因为我认为自己的数学成绩一向不错。过去我一共选修了五科数学,其中四科的成绩达A,另一科则是B,所以我相信这次也可以,自己温习一下便能够应付。自那时开始,我便没有上课或参加测验,而把时间放在教会的工作和其他事务上。

临近大考前的两个星期,我去图书馆借书,为了省费用,我很少买书,而是去图书馆借。两个星期的温习,将书由头到尾研读一遍,再加上做练习题,我便轻松赴考。到了试场,拿到试题,看到试卷共有六道题目,每一题分AB两部分,实际上是12条题目。于是我便开始答题,第一题A部份,很快完成。然后又完成B部份。如此,第二题A部份又完成了,然后到第二题B部,想了一段时间,仍然不懂得怎样回答。怎么办?唯有跳过去做第三条题目,同样也是不懂回答,心中开始发毛、惊慌。唯有继续看第四题题目,这题更不知如何入手。再看第五和第六题,依然不懂回答。就这样,我总共只回答了一题半的题目,就是1A、1B和2A,其余的都不懂回答。数学就是这样,不懂就是不懂,不能勉强或试图回答,挣扎了好一段时间之后,面对那四题半,仍是无从入手。时间慢慢过去,搅尽脑汁仍是不懂作答,最后唯有放弃。在这个考试的六道题目中,我只回答了一题半。其余的只是空白,连「撞彩、碰运气」的机会也不存在。考完试之后也知道这次凶多吉少,开始醒悟平常自恃成绩不错,骄傲自负,态度不正确。虽然自己把时间腾出来是为教会工作,但亦应尽学生的责任,所以觉得自己难辞其咎,愿接受神在这方面给我的教导。虽然他改变了我的生命,但当中还有很多要不得的属肉体的思想及行为,极需要神继续陶造我。

经济上不容许重读

六题只回答了一题半,肯定是不合格的,只有25分。通常有一科不合格,影响不算太大,只要在下学期加读一科便可,唯一影响的是GPA(平均成绩),最严重只是由3.3下降到2.8左右。在众多科目中,只有一科不合格,本来影响不算大。但问题在于这已是我最后的一个学期,原本准备考试后就回香港。但如要重读这一科或用第二科补上,我都要留在加拿大等下个学期,要留多四至五个月,事情就完全不同了。特别在于经济上的负担,更难以计算,那是一个很大的困难,经济上是我没办法、没能力处理的。

向神认罪,求神怜悯

后来我向神祷告,承认自己犯的罪,骄傲和自负。并向神坦言,若因这事而导致自己不能毕业,拿不到学位的话,自己亦愿意接受。这次并非神不能在经济上帮助我,不能供给我去完成学业。而是因为自己的自大、轻视,没有去上课、没有去做作业或参与测验,所以不能埋怨任何人。只有求神怜悯,帮助自己去承担后果。

神的签名

两、三星期后,要公布成绩了,所以在圣诞节过后便回去看成绩。那时候并没有上网这回事,要知道成绩是要回到学校,到教授的办公室,查看秘书贴在办公室门外的成绩单。自己每科逐一检视,其他的成绩都正常,但到了最后这一科,自己也没有心情去看,是不想面对这个结果。我把自己的学生证编号交给一位同学,请他代我看,但他却拉我一同去看。成绩。最后,我只好硬着头皮去,逐一行看下去,最后找到自己的学号,再看成绩。

你猜我的成绩如何?合格?E便算为合格了。成绩竟然是A!我也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A?怎么可能是A?在六道题目中只完成了一题半,其余的四题半是空白的,一个字也没有写上去。竟拿到A?难道大部份学生只完成一题甚至半题题目吗?那么,只答半题的学生便拿D,答一题的拿B,不答的便拿E,是这样的吗?似乎不可能吧!大家都知道在大学课程中,是有拉curve (拉曲线)这回事,即是说将评级按比例分配。当大家都普遍考得不好时,那考得差的都可以提高分数、甚至合格。但不可能的是为何我会拿A?

我后来用心思索,才明白神的心意。他的心意是要我清楚知道,这个成绩是他给我的。因为倘若我的成绩是D或E的话,你和我也一定会以为,那是拉曲线curve的结果,表示这班同学的成绩只是一般,甚至有一些成绩比我差的同学。但神给我A清楚告诉我,根据我的分数,我是一定不能毕业的。我能够毕业,得到这学位并非我自己考取得来,而是他给予我的。所以这个A的意思,是神要告诉我,这是一个我自己不可能得到的结果。其实无论我拿的是A、B或C,对我的总分数影响不大,我仍可以毕业。甚至是D或E,我的总分只会稍微向下调而已,也会维持在3.0左右。但神特别行这事,是要告诉我这个学位是他给我的,而不是我自己能得到的。

借着这教训、神继续从淤泥中拯救我

我分享这件事情,是想大家不要以为神帮助人,只是照顾人在金钱上、生活上的需要。事实并非如此,神亦会改变我们生命上的各样缺陷。起初神改变我对金钱的贪婪甚至成为金钱的奴隶。接着神继续洁净我的身心灵,刚才分享的是关于我考试成绩的事件,藉此神让我知道自己的骄傲,自以为是。他继续洁净我、拯救我。神从淤泥中拯救我,不只是一两件事情。贪爱钱财、依赖钱财是错的,但不止于此,还有我的骄傲、自大。神继续开我的眼,让我看见自己的软弱,仍需神继续炼净我,洗净我里面的淤泥。到此我分享了我前半生及信主之后两、三年的经历。主若愿意、我会继续分享神在我身上的奇妙作为。

© 2021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信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ts/msg-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