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因主美丽

笔者:梓蔚

人生是一场比赛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比赛”,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同感,打从孩提时起我们已经开始进入这场比赛中,我自己也认同这一点。我自少时,已经有一个好胜的性格,会与其他人比较,就算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也希望自己可以胜过别人。

跟人比较、想赢,是不是一件好事?有句话说:“有竞争才有进步”,是真的吗?我中学时读的是一间有名的学校,对我来说,学校如同社会的缩影,同学之间会用不同的“标签”将人分门别类,每人都有一个定位,例如在这群体的“顶层”,有一些同学特别出众,可能是他们的成绩很好,或者是运动、艺术表演的天分比较高,甚至是家庭背景富有、外表漂亮。而我的定位又是怎样?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特别才能,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可能有些人不介意别人如何看自己,但我是一个好胜的人,一直希望自己能够跟那些出众的人一样,想证明自己有些专长,可惜我无论在成绩、运动、音乐各方面上也不是特别出色,逐渐地原本的好胜心变成一份自卑。

我觉得学校是一个充满竞争的环境,很有压力。我很介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同学跟我说一句话,我就会猜度她是不是在取笑自己。很多时候,我们身处的环境会产生不同压力,影响我们的情绪。我当时不懂得如何处理这些压力,常常感到情绪低落。渐渐地,我把自己的想法隐藏起来,不愿意与人分享自己的感受,而对于一些比较熟络的同学,我就十分重视。

在高一的时候,我最好的朋友是一位同班同学。我们每天下课回家后,还会在电话聊上一、两个小时,什么也可以谈。我其实很羡慕她,她是学校合唱团团员,样子好、成绩好,家庭也算富有。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愿意跟我这个一无是处的人做朋友,而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一天我们不再是朋友。她突然不再理睬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她什么。当一个你重视的朋友拒绝你,是令人难受的事。我当时决定,我以后不会再理睬她,另一方面也会想,是不是我不够好,所以她会无缘无故地远离我?我开始想,我有什么问题呢?我的生命有什么价值呢?越想越悲观,开始觉得每天的生活都没有意义。

有几次跟父母吵架,觉得没有人明白自己,还有什么生存价值呢,不如跳楼算了。这不是一两次冲动的想法。我曾经很认真地写下不同的自杀方法,只是没实行。当时抑郁的情绪已经成为我性格的一部分,我只寄望将来随着时间人成熟了、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中学时代的成长就是这样,不知道生命有什么意义,以为只有胜过别人、得到人的认同,生命才有价值。但就是因为时常与人比较,为自己带来很大的压力。当我的世界只有自己时,我只看到自己的失败,带来很多负面的情绪。如果不是有神的介入,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证明自己的能力

我读的小学、中学都有基督教背景,所以我很早便知道有一位创造我们的神。学校每天早上有早会,我会随着一起祷告、背诵圣经经文,不过完全不明白当中的意思。我知道我也可以向神祈祷,但并不肯定神会不会听,也没有想过要更深入认识神。

到了高考那年,我对上学开始积极起来,而且每天晚上都向神祷告。为什么?为了得到好成绩。高考的成绩决定了学生能考上哪一所大学、哪一个专业、将来做什么行业的工作,当然很重要。但对于我来说,这不只是一个关乎前途的考试。

多年来,我一直希望可以有一些专长的事,可以证明自己是有能力、是有价值的。在我读高二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那时我修读的都是文科,而因为我语文根基不错,自己本身对这些科目也有兴趣,于是成绩明显进步,成为全级的首几名。我慢慢感受到好成绩的好处,同学会向你请教功课,老师会对你有期望,自己在学校终于成为“有头有脸”的人了。我想考出好成绩,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证明自己的机会,如果可以取得好成绩,就代表我不是一个没用的人。

所以,为了可以在考试有最好的表现,我每天晚上向神祈祷,求他可以给我平静的心去考试,以致自己可以发挥应有的能力。虽然我当时并不认识神,但我又觉得神真的帮助我,令我可以在考场上冷静地完成试卷。终于到了公布成绩的那天,在同学们羡慕的眼光中,我拿到一张亮丽的成绩表,甚至有报章记者来学校要访问我。在那一刻,我成为了一个名人!记者们问我对时事的看法、大学选了什么专业,另外有人问,得到这样好的成绩,最想感谢什么人。当时我心里第一个想到的是神,因为我知道是神帮助我考试,但是我觉得如果我这样说,别人一定会认为我很古怪,于是便改口说要感谢母亲,相信这是一般人预期的说法。

在这场人生的比赛中,我终于胜出了,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没用的人。接下来又怎样呢?应该从此前途光明,可以好好享受人生吧!

人生是一个享受?

上了大学,在同学的眼中我很聪明,认为我将来一定可以找到好工作。但事实上,我仍然不知道生命有什么意义,仍然不清楚人生的方向应该如何走,仍然是一个迷失方向的人。即使成绩比别人好,也不代表生命会没有忧虑、没有不安。当你对生命没有把握,再好的条件也不能够带来安全感;唯有当你明白生命的意义,你才能够掌握它。

我的大学生涯就在没有什么清晰方向下度过。在一次机会下,我跟着一位大学同学去教会。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基督教的聚会。在教会里,听讲道、唱诗歌,让我有机会安静自己,感觉很特别。我想到自己毕竟从小学开始已经知道有神,自己能考上这所大学、认识这位同学、去教会,应该是神安排的,其实神一直给我机会去认识他,所以觉得自己也要回应神,想多了解他,于是开始每星期去教会。

虽然我当时还不算认识神,但是神已经带领我、帮助我,不过,生命的改变是需要时间的。我在去教会以后,生命没有立即有什么大改变。我去教会听道,又参加查经组,每天早晚都有祷告,好像对属灵的追求很认真。问题在于,我是“好像”很认真,但是实质呢?我去教会聚会就像上课一般、抄写笔记,聚会完了后,就继续自己平常的生活,也没有想过要将所听到的道理,认真地在生命中实行出来。去教会只成为一个习惯,增加知识,但我的行事为人仍然是“自己想怎样便怎样”,内心也没有改变。

大学毕业后,要找工作。有不少人认为取得好成绩,便代表一切会顺利-考上好的大学、将来有好的工作、活出美满人生。我以前也这样想,所以为了有好成绩而感到开心,但我渐渐发现这个成绩是一个诅咒。成绩好,令我觉得自己比别人更优秀,所以在事业上,无论我做什么工作,我也一定要很有成就。我希望找到工资高又专业的工作,可以享受生活,认为这样人生就一定会是最充实快乐。其实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目标,所以一直被世界的价值观牵着走。

充满压力的环境

我申请的其中一份工作,是跟艺术行业有关。我当时一听到“艺术品”三个字,便觉得是一份高级的工作、工资好,看起来不错。面试后我回家祷告,想知道这是不是神安排给自己的工作。过了不久,收到聘用通知,我却没有再求问神这是不是他的安排,我便立时答应。

这个世界上的事物,表面上好像很吸引,实际上却是另一回事,这份工作也不例外。刚上班不久的时候,我觉得这份工作挺特别,每天可以接触到很多价值高的艺术品,认识一些富有的客户,因为要穿着体面,我开始买名牌衣服,让我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也非常投入工作。老板欣赏我的表现,给我加薪,客户请我吃饭,在别人眼中,我就是一个“好员工、办事能力很高的人”,应该很高兴、很满足吧!

但我没有感到高兴,也不满足。工作占据了我所有时间,每天早上八点回到公司,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十一点。因为太忙,觉得吃饭太浪费时间,所以很多时候,午饭和晚饭都只是随便吃点零食,还会在假期回公司加班,有时候在星期天教会聚会后也会继续工作。不错,我当时仍有去教会,但是只在工作时间许可下才去,有时候也只是人在、心不在的状态。

我觉得这工作很需要自己,我的客户、我的同事都依赖我,我又能够为公司赚钱,这不是证明了我的价值吗?这样的人生不是很充实吗?现实正正相反。每天的工作压力很大,我内心充满怨气,对客户亦积存很多不满,又跟同事相处不愉快,甚至会因为觉得工作很辛苦,一边坐车上班、一边哭泣。有一天,我老板跟我面谈,说一个坐在我附近的同事要求调座位,因为她觉得我常常摔电话和骂人,令她很害怕。我自己发脾气,不只是自己不快乐,也会影响别人,破坏自己跟别人的关系;可是我真的控制不了脾气,反而是被情绪控制。

除了时常充斥着负面情绪,身体健康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由于长时间配戴隐形眼镜,引致眼睛受细菌感染;压力太大,脸上皮肤敏感、长了很多暗疮;又因为长期睡眠不足和食无定时,体重下降了约十磅。我开始想,每天不断地工作,有意义吗?工作忙,不代表你的人生很充实;你有钱去买东西、去玩,不代表你可以无忧无虑,只是换来片刻的享受,转眼间便要回到现实中充满压力的环境。

看到自己生命的罪

有句话说:“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始。”我想我当时快到达尽头,吊在悬崖的边缘。虽然我去教会很多时候也是心不在焉,但所听到的道理慢慢在心里扎根。如同路加福音15章所说失羊的比喻一般,我虽然迷路了,但是神从来没有撇下我,反而用不同方法来帮助我看清楚自己的境况。

当我认真思考圣经的教导,发现神的说话很真实地应用在我身上。启示录3章17节:“你说:我是富足的,已经发了财,毫无缺乏。却不知你是困苦的、可怜的、贫穷的、瞎眼的、赤身的。”表面上,我是富足的,拥有很多事物,但是我的内心却觉得空虚、甚至如同一个腐烂的苹果,内心坏透。因为我的思想充满竞争、自我中心、骄傲,觉得自己比人好、比人强,以致时常对人有不满,跟家人、同事的关系也不好,即使有任何外在的成就,这个生命却是腐坏的。

我终于看到自己的生命在罪里面,而这些罪不断在侵蚀我的内心,我明白我很需要神的拯救。因为凭我自己,没有可能改变内心的问题,唯有神可以帮助我。当生命可以离开罪,不再自私,才能够有真正的自由。

我每天祷告求神帮助我,让他来改变我的价值观。同时,我也知道不可以再容让工作占据生命,于是积极找另一份工作。在找工作的过程中,也继续祷告求问神,不期望有高薪厚职,只希望工作时间稳定,让我有空间去追求神。过了几个月,找到一份新工作,工作量适中,工时稳定,基本上每天也可以准时下班,周末也不用上班。

工作上的转变令我开始更认真地追求神,也渴望可以成为基督徒。不过,这个世界会利用试探叫人跌倒,在当中我们需要作出正确的选择。

学习寻求神的心意

那时候,教会为希望成为基督徒的人安排了一个训练,作为洗礼前的预备;我也报了名参加训练。但是就在训练开始之前,以前的客户邀请我到他的公司工作,那是一间知名的国际公司。在反覆考虑下,我向神祷告、也跟教会导师倾谈这件事,看到当时刚刚换工作不久,工作环境也合适,其实并没有必要再次换工作。倘若再换新工作的话,定要适应未知的环境,反而留在本来的公司自己会有更稳定的工余时间,也会有更多精力去追求神,所以便决定拒绝这个邀请。

我明白到世界的试探真的很实在。当我们想认识神更多,这个世界的王-魔鬼-并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我们,他知道我的弱点,就利用这弱点来试探我。我们在不同的环境下会面对不同的选择,而这些选择不论大小,如果会影响我们追求神的时间和精力,以致我们犠牲属灵的追求,令我们远离神,那后果是会影响我们生命的得救。

在这次的决定里,神帮助我看到如何作出一个正确的决定。在洗礼成为基督徒后,神也一直在改变我的生命,包括我的价值观、看事情的心态。这些改变很实在地反映在生活上的选择中。

我曾经觉得工作就是我的一切,所以在这方面都受到一些考验。早前公司有一个职位空缺,有几位同事都告诉我,公司除了会公开招聘这个空缺,也会安排内部招聘,这个职位比我现在的高一级,月薪高逾三成,如果我申请的话,就是申请升职。我已经在这公司工作几年,有一定工作经验,所以同事都觉得我适合这职位,表示支持我去申请。

而这个职位的工作量跟我现在的差不多,所以一般来看,申请也挺合理。不过,就算是一些看似是理所当然的决定,也并不代表要立即去做,而我希望可以从中学习寻求神的心意。因为当基督徒,不是等于做一个在人看来是好的人,而是要成为一个跟随神的人,生命要跟神建立一个紧密的关系。所以我们要主动去寻求神的带领。

当我放下自己的心意向神祷告,求神给我看清楚要怎样选择,神就回应我。神让我看到,自己是一个容易投入工作的人,所以,如果公司给我更好的待遇,我可能会更投入工作,以“回报”公司。我不想重投从前被工作捆绑的生活,因此决定不申请,免得把自己放在一个容易被试探的处境。

哥林多前书6:12:“什么事我都可以作,但不是都有益处。什么事我都可以作,但我不要受任何事的辖制。”我作这个选择,并不是因为有什么规条说“基督徒不应该升职加薪”,而是真的看见怎样的决定对属灵生命更有益处,所以很乐意地去行出来。

在申请期限过了以后,我的上司问我为什么不申请,认为我太不思进取。另外,也有同事为我感到不值:放弃了一个看来是我应得的升职机会,现在老板觉得我不上进,我这样做,简直是愚蠢。被人说笨、被上司觉得你没有上进心,老实说,我真的不在意。以前我会渴望别人认为我优秀,但是现在我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影响我的心情。我不需要用我的工资、职位、成绩,来证明自己是怎样的人。一个原本一切思想模式充满竞争的人,竟然可以变成不再跟人比较,这是神改变了我。

活出更美丽的人生

当自己的生命得到神改变,我渐渐看到身边的家人、朋友、同事其实都受到不同事物的捆绑,可能是工作的压力、或是担忧生活、担心健康,或者是不知道生命有什么方向,唯有用吃喝玩乐把每天的时间排满,有事情忙着,就不需要面对心里的空虚。

我过往也有同样的捆绑,生命没有方向,将人生全部价值投放在错误的地方上。当你将生命价值定位在其他人身上、在世界的事上,是家人、朋友也好,是工作、金钱也好,甚至是你自己的能力,你的内心都不会有平安,你最后只会感到失望。因为这些属世界的人际关系、属世界的事物,都是短暂的、会不断改变,你没有可能抓紧它,生命依旧会没有安全感。

而唯有神是永恒不变的。从我自己的经历里,我明白到尽管我的生命有许多不好的地方,神却一直给我机会去认识他、经历他,神对我的爱一直没有改变。我在认识神之前,生命很不快乐,就像活在黑暗中,摸索想找出路。神藉着主耶稣的牺牲来洁净我的罪,让我看到在神的光里,生命是充满盼望的。

现在我体会到,就算是过去不愉快的经历,也有它们的价值,因为身边的人也会遇上一些不如意、困难的事情,我从自己的经历中看到神在我生命里的工作,以致我也可以跟其他人分享,鼓励他们。原来我的经历是可以用来帮助别人,生命可以被神使用去关爱他人、帮助他们也得到自由-这不是比只关心自己一生,活得更美丽、更有意义吗?

© 2020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信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ts/msg-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