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光

李馬可牧師主講

剛才唱的一首歌,說:「醒啊!沉睡者,速起來!」。特別強調「速」這字,意思是快快起來,趕快從睡夢中,從死亡裡起來。剛巧今天是新一年的開始,我祝願大家在新的一年,神的光能照進你的生命裡。詩歌更說到:「黑暗已快將過去,光明會在世上彰顯。」。現在越來越接近主再來的日子,越來越接近黑暗快將過去的日子。希望我們能成為光明的兒女,以致主再來的時候,我們可以與主一起在光明的國度裡。

我想大家特別留意一點,詩歌提及「光」,在睡夢中醒來。我們都知道天一亮,人會容易醒過來,光是能幫助人醒過來的。根據科學家的研究,很奇妙,不僅眼睛能感受到光,連人的皮膚也能夠感受到光。在天亮的時候,雖然你戴上了眼罩,但如果你臉上的皮膚接觸到光,也能感受到光,使你漸漸醒過來。光有一種使人醒過來的能力。當然,人可以拒絕光,用被子把整個人遮蓋著,不接觸光。詩歌也形容這是奇妙的光,光的確是非常奇妙的東西。這也是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所以,特別選了這詩歌跟大家一起唱,讓大家認識神奇妙的光。

光的奇妙

約翰壹書第1章5節,使徒約翰跟我們說神就是光。他用光來形容神,讓我們知道神是怎樣的。主耶穌也同樣自己親口說過:「我是世界的光。」。 (約8:12)光是非常奇妙的東西!當然,我們知道光是神的第一種創造。當神創造天地宇宙萬物,第一種創造的物質是什麼?就是光。神所創造的萬物中,沒有一種物質能夠比光更奇妙。

光有很多獨特性,奇妙得不得了!光的速度是最快的,沒什麼事物可比得上光的速度。光的速度大約是每秒三十萬公里,只是一秒,就是秒針走一步,光已經走了三十萬公里。三十萬公里是多遠?就是能圍繞地球七次的距離。多麼的快,那速度真是令人難以想像啊!

不但如此,根據愛因斯坦所說,光速在這世界宇宙裡是唯一不變的,很多物質、很多事情,在宇宙萬物裡都會改變,唯有光速是不變的。因此,他發表了一條著名的定律,就是相對論:E=MC2。E就是能量,M不是麥當勞,而是物質。原來物質可以變成能量,例如你把一本書燒了,就釋放了能量,可能很少,但如果能把它所有的能量全都釋放,所得的能量有多少?就是物質乘以光速的二次方,C就是光速。愛因斯坦解釋為何他用光速作為計算從物質釋放得來的能量的方程式,原因就是唯有光速是永恆不變的,所以能作為一個函數。

剛才我說過光速是很快的,在這方程式中,C還要是二次方,那光速就會是非常、非常的快了。光速是每秒三十萬公里,但在那方程式,不是用公里,是用厘米。那三十萬公里等於多少厘米?就是三百億厘米。換句話說,物質乘以三百億厘米的二次方就是它所釋放出來的能量。因此,所釋放的能量是非常龐大。從物理學來說,如果一滴水能夠完全釋放其能量,它能驅使一輛汽車圍繞地球行走多於一次。假如能得到這樣的能量就厲害了,汽車不再需要注油了!如果真的能夠全完使用它的能量,一滴水已經足夠。因此,我們知道神創造的宇宙蘊含著多麼大的能量,一滴水已有這麼大的能量,何況浩瀚的海洋、整個世界、整個宇宙呢?聖經告訴我們這些都彰顯了神的偉大、神的智慧、神無窮的能力。

光的主要作用

我要說的是屬靈方面的重點-光的作用。聖經所著重的,或是在日常生活中,光最主要的作用是帶來光明,是嗎?光帶來光明,這是最重要的,而且是不可缺少的。因此,你留意到為何神在創造天地萬物時,最先創造的就是光。如果缺乏了光,你與我,無論任何的生物都不能生存,所以光是生命中最重要、最重要的基本需要。沒有光就沒有生命。你可能會反駁說:「我關了燈睡覺也沒有氣絕身亡。」你知道嗎?沒有光就沒有光合作用,也就是說沒有植物。這樣,生物鏈便不能延續下去,請問你吃什麼呢?我們吃的肉都是從動物而來,動物是生物鏈的其中一環,而植物是生物鏈中最基層的一環,一環一環的連繫著。如果沒有光,人類將不會有食物了。

沒有光也將不會有溫暖。光原本是能量,因此有些科學家推測,將來世界末日的原因可能是有一殞石撞擊地球,那時會有鋪天蓋地的塵埃,遮蓋了天空和太陽的光。可能你以為沒有太陽,那只會變成陰天,我們便不能夠晾曬衣服,不是那麼簡單。屆時整個地球的氣溫會下降,甚至到一個程度,人類不能再繼續生存。沒有光就沒有熱力、沒有溫暖,沒可能生存。這都是物質界的事情,但你要了解,物質界跟屬靈界的事情的原則是相同的。這是我們需要清楚掌握,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們都是由同一位創造主所創造的。而且,神往往用物質界的事情來向我們顯明,並且教導我們屬靈界的事情,因為我們的眼睛看不到屬靈的事,不了解屬靈的事,所以神要利用物質界來教導我們。

我們看一段經文,約翰福音第9章主耶穌行了一個神蹟。從第1節至第7節,「耶穌過去的時候,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耶穌說:『拉比,這人生來是瞎眼的,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趁著白日,我們必須做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我在世上的時候,是世上的光。』耶穌說了這話,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對他說:『你往西羅亞池子裡去洗。』 (「西羅亞」翻出來,就是「奉差遣」)他去一洗,回頭就看見了。」這樣,主耶穌打開了他的眼,使這瞎子重見光明,這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瞎子能重見光明是很寶貴和罕有的事。他不是普通的瞎子,他生來是瞎眼的。現今醫術可以把眼角膜移植來醫治瞎眼,但這全都是醫治那些因後天意外而受傷的,那些生來是瞎眼的就永遠不能痊癒,你要知道兩者的分別。所以,當時的人知道了都很驚訝,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生來是瞎眼的竟然可以被治好。主耶穌卻能夠這樣做。

就如我剛才所言,物質界的事情主要是用來彰顯屬靈界的事情。為什麼主耶穌要使那瞎子看見?他想告訴世人,好像第5節所說,他是世上的光。光是叫人能看見,沒有光就像瞎眼一樣。你在一間黑房裡沒有任何光,你就像瞎子一樣四處摸索,是嗎?你摸著一件東西,感覺是床,摸著另一件東西,感覺是椅子,或是你丟下了一枝筆,就要靠摸索來尋找。沒有光就好像瞎眼一樣,對嗎?當主耶穌來到世上,帶來了光,就是要叫瞎子能看見。瞎眼是很可憐的,情況非常悲慘,但主耶穌說他是光,能叫瞎眼的看見。當然,許多聽到這話的,都會懷疑並心裡說:「隨你怎樣說,你說什麼都可以。」因此,主耶穌立即行了這神蹟,帶出了證據,讓人看見他不是在空談,使人知道他有能力令瞎子看見,來證明他所說的話,他也能夠令人在屬靈裡看見。當然,令一個瞎子看見是非常大的神蹟,也是非常寶貴的事情,但是遠遠比不上令一個屬靈瞎眼的人能夠看見。當你經歷過,你就知道這是何等寶貴,何等震撼的事情!

屬靈上的瞎眼

在屬靈上令瞎眼的看見,到底是什麼一回事?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我要繼續說這方面的事情,將物質界引到屬靈的層面。相信我們曾經傳福音,無論我們在街上佈道,或是向我們的親戚朋友傳講福音,邀請他們去教會,我們都會遇過這樣的答覆,很多人都表示他們很忙碌,因為香港的失業率頗高,找工作很困難,甚至星期天也要上班,否則入不敷支。他們認為去教會也是好的,但最重要的還是賺錢,有空才去。縱然有些人星期日不用上班,他們一星期要工作六天,也很疲倦,到星期一又要上班拼搏了,認為星期日要用來休息;或是平日沒時間陪伴兒女、家人,有空便需要陪伴他們。從他們的角度來看,這是很有道理的。星期天當然需要休息或陪伴家人,從他們的觀點來看,他們的選擇是非常合理的,所以他們沒想過需要有另一選擇,只有選擇繼續上班或休息。他們認為去教會唱詩歌和聽道是浪費時間,沒空這樣做;或許等他們退休了,有太多空餘的時間,七天都不用上班,便可以給教會一天。但現在只有一天的休息時間,去了教會就沒有了,想來想去,總覺得真的不行呀!關鍵在哪裏呢?就在乎是否看得見。

當那人看不見,你怎樣說也沒有用,他不會明白。從他的角度來看是非常合理的,他六天也在工作,星期日當然要陪伴兒女。你要他跟你上教會,他會認為你是個瘋子,因為他所做的是合乎情理的,現在難得有一天可以陪伴他們,當然要給他們。擁有的時間那麼少,還跟你上教會,怎麼會像你那麼傻!退休的時候就不一樣,他會跟你上教會。由此看來,所有的問題都在乎你看得見還是看不見。當你看不見,真的沒什麼可以跟你說,不知道怎樣告訴你什麼才是正確的選擇。我承認你的時間很有限,你的體力也很有限。工作了六天,真是疲憊不堪,到第七天,真的需要多睡幾個小時,到星期一體魄才可以恢復過來,再投入工作。問題在於你有沒有看見光,關鍵在於你有沒有看見另一種生命。如果你看不見,你只能停留在現在的生命狀況裡,一生一世都是這樣過活,沒可能有什麼改變,是不能逃脫的。

早一段日子,當時深圳的經濟剛開始發展,現在已經非常發達。當時有一青年人在機緣巧合下,他的親戚把他從內省山區帶到深圳。那時,他第一次離鄉別井,到了深圳看見深圳的繁華。他說了一句話:「我現在才知道生活原來可以這樣。」這就是看得見跟看不見的分別。他以前在看不見的日子,他是種田的,清晨五點便起床到田裡工作,從早做到晚,很辛苦;回家後,並不可以休息,還要餵雞養豬,非常忙碌,所吃所穿的並不是太富裕,所過的生活都不是太飽暖,一生都這樣過活。於是,當他有機會到了深圳,他才發現這地球上有另一種生活,他終於領悟到原來這樣才是生命。他跟別人說:「這樣才是人的生活。」他想到以前在山區過的生活是非人生活。我也認識一些在廣西山區當農夫的朋友,他們非常貧窮,從歲首做到年終,沒有一天休息。你工作一星期可以休息一天,農民甚至連一天休息的時間也沒有,只可以在過年或收割後休息數天,平常一星期要幹七天的活,這樣辛勞工作卻吃不飽。那年青人到了深圳才能吃到各種各樣的肉類和蔬菜。山區不但沒有肉吃,連蔬菜也僅有一、兩種,就是自己所種的,種什麼蔬菜就只能吃那種蔬菜,沒有其他選擇,不像今天我們這樣,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

光的專長是傳遞資訊

山區和深圳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差不多一個在地球,另一個在別的星球。當有光,你的眼睛被打開,那時你才發現原來有另一種生活,原來不需要過著以前的生活。這是光帶給人極大的改變。當沒有光,你會認為一直以來的生活是正常的,沒有大問題,因此資訊是很重要的。

當我提到光,你留意到我是在說關於資訊的事情,跟這時代很有大的關連。我們現在的世代正步入資訊時代。相信大家都認識IT,有沒有聽過IT? IT是什麼?就是Information Technology,資訊科技。當電腦科技日益發展,我們生活中最重要的就是資訊。如果不認識資訊,就會跟這時代脫節了。為什麼資訊那麼重要?因為若我們要作重要的決定,必須有足夠的資訊。當資訊不足夠或錯誤的時候,所做的決定便肯定會錯誤。

你知道光的專長作用是什麼嗎?就是資訊。所以在這世代裡你必定要認識光,它的作用是傳達資訊,把資料傳遞。現在的電話線不像以前般用銅線,你看看香港電訊公司最近使用的全是光纖,因為光能帶出最多和最密集的信息,比所有的傳遞工具更有效。所以光纖的電話線除了電話、通訊外,還可以用作上網及其他用途,一條光纖比幾條銅線更厲害。所以,在這資訊時代,全都用光纖代替其他物料了。你有沒有留意到錄音機已經落伍了,它使用什麼原理?是用磁帶,利用磁粉來儲備、傳遞資訊。現在不用錄音帶,用什麼取代呢?就是CD, CD是什麼?就是鐳射,也就是光,利用光來接收,不僅是VCD,還有DVD,一只DVD能儲存數十盒錄音帶和錄影帶的資料,所能儲備的資訊越來越多。光能儲存的資料是最多的,因為它專長的是傳遞資訊。

正如我剛才提及到資訊的重要性,無論你在商業上、在生活裡做任何決定,若資訊不足夠,所做的決定會是錯誤的,必定會虧本,所以許多人會設法取得商業秘密。沒有重要信息,在戰場上也會慘敗,更會傷亡慘重。將來的戰役會是靠資訊進行,是資訊的戰爭,並不是用飛彈、導彈,只要騷擾敵方的資訊系統就可以戰勝。你知道嗎?在我們屬靈的生命,資訊也同樣重要。你的生命通往哪個方向也在乎資訊。如果你的資訊是錯誤的,就好像做生意一樣,你選擇了錯誤的道路,最後會虧損累累,甚至破產,也可能家破人亡。

瞎子不認識自己是瞎子

生命在乎光,生命在乎正確的信息。因此,主耶穌說:「我是世上的光。」他可以帶給你光明,可以讓你認識生命,特別是讓我們認識生命。雖然我們擁有的很多事物都很重要,但是沒有一樣比得上生命。你認識生命嗎?你知道生命是什麼一回事嗎?這就是關鍵所在。

一個多星期前,聖誕節的時候,許多人聚集在蘭桂坊、尖沙咀文化中心,有許多人噴漆、噴雪,今年比往年更嚴重,弄得非常骯髒。於是,政府官員呼籲市民要控制情緒,在節日熱鬧的氣氛下不要胡作非為。當中有一則很特別的新聞,訪問了一位青少年,問他對這事的看法,他回答:「不是什麼大問題。反正那些清潔工人是受薪的,他們理應更勤勞地清潔弄髒了的地方,這是他們的份內事。」他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再問他:「現在已有警員看守,票控那些將弄髒地方的人,你還會繼續做嗎?」他說:「當然會,這麼好玩!這是節日的氣氛,何必大煞風景?」。他不怕警告。然後,記者再問他:「會罰款六百元,你不怕麼?」。他竟說:「罰六百元就給他六百元吧!」。當然,問題不在乎金錢,而是他的態度。

你可想像這青年人的思想是什麼回事。當我們看到這情況,會為我們的下一代感到悲哀。為什麼他們會有這樣的想法?真的很惋惜!難道他們的生命沒有原則、沒有方向嗎?這樣算是生命嗎?還是他們在浪費青春?當然,我不是針對他們這一、兩天的生活,而是他們做人的思想,他們怎樣面對人生。他們的行為是目無法紀,一切也是興之所至,隨己意而行。許多社工都認為告誡他們是沒有用的。為什麼?問題在哪裏?因為他完全看不見。當他是瞎眼的,他不認為有問題。他認為生活就是這樣胡鬧,不瘋狂玩樂就不像樣。你叫他不要這樣,他可以怎樣?難道你要他呆在椅子上看聖經嗎?他們看不見另一種生活方式。他們只知道這是唯一的生命,沒有其他的,必定要這樣。但是你會為他們感悲哀惋惜,為什麼?因為你看到另一種生命,你比他能看到多一些。其實,你看到的足夠嗎?你為那青年人惋惜,會不會別人也為你的生命惋惜?他浪費了青春,你也浪費了整個生命。關鍵在於你看到什麼、你有沒有光,你是否明白生命是怎樣的?

怎樣才可看見?怎樣才有光?這是很重要的。神是光,耶穌是世上的光。但是,不是每個人都看得見,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光。我們怎樣才有這光?這是絕對非常重要的。你怎樣才能看見?首先,我們從瞎子的身上來看。你要知道,看不見的就是瞎子。當你看不見,沒有這光就是瞎眼的。瞎子處於一個非常可憐的境況。身體上的瞎眼已經那麼可憐,屬靈上的瞎眼更可憐。

首先我們要問一個基本的問題。一個瞎子知道自己是瞎眼的嗎?他們能否知道自己是瞎眼的?答案是不知道,絕對不會知道。如果你要令一個瞎子知道自己是瞎眼的,這是沒可能的,他沒可能知道。當然,我是以一個生下來就是瞎眼的來作出這結論。如果他是後天才成為瞎眼的,出生時可以看見,但可能在十歲、二十多歲突然成為瞎子就不是此例,因為他曾經看得見。我說的是生來就是瞎眼的,從出生以來便什麼也沒看見過,他完全不會知道自己是瞎子。對他來說,生活只能靠感覺。現今年青人喜歡說「feel」 (感覺),百分百靠摸索,其實就是瞎眼的。瞎子就是全靠摸索,感覺身邊的事物。當他摸著一些熱騰騰的東西,他才會把手縮回來,但有時候可能太遲了,已經被燙傷了。所有事物都要靠摸索,並且他以為身邊接觸的人都好像他一樣。他根本不認識有另一種生命。他覺得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可能他沒有這思想,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光,在他的字典裡沒有「黑漆漆」這詞語,不知道黑漆漆是什麼一回事,他的生活只有一種模式。生來是瞎子的不會知道自己是瞎眼,除非有一個看見光的人告訴他,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無論他怎樣想都不能突然體會到自己在黑暗裡、不會自然地發現自己是瞎眼,而身邊的人不是瞎子。他不會知道的,因為他生來的生命就是這樣,直至有人告訴他。他當然需要具備一項條件,是什麼?就是他願意接受別人所說的話,接受一些在他生命中從沒有經歷過的事,接受另一種生活方式,承認原來有更高層次的生命。在光明中生活可以不必靠摸索,並且願意接受超越自己經驗的事。

如何能看得見:接受診斷及醫治

不是許多人能夠這樣作。因此許多人都像瞎眼的,因為他拒絕接受超越他的經驗範疇的事,只能活在他自己的經驗裡。一個瞎子要知道自己是瞎眼,第一個條件,首先是要謙卑,接受別人的話。這是唯一的方法,就是他需要謙卑下來,考慮一下別人所說的話,承認他可能是瞎眼的,一直欺騙自己,以為自己的生活只有一種方式。他要接受自己是瞎眼,而其他人是看得見的,要謙卑下來接受這個事實。然後,在屬靈的層面可以祈求神打開他的眼睛。你要記著這方面,因為他不能證實他是瞎眼的,只可以考慮相信別人的話,之後試驗一下。怎樣試驗?就是求神說:「如果我真的是瞎子,求你打開我的眼睛。」。要向瞎子證實他是瞎眼的,是很困難的事。因為關鍵在於他的眼睛,他看不見自己是瞎眼,當他看得見就不是瞎眼了,所以這事是人所不能證實的。只有他向神祈求,承認自己可能是瞎子,求神打開他的眼睛。

我們要留意這過程包含兩部份:第一是接受診斷,承認自己是瞎眼;第二是接受醫治。兩者同樣重要,因為僅僅診斷而沒有醫治是沒有用的,知道了自己是瞎子又可以怎麼辦?縱然說出了事實,若仍然永遠是瞎子,這是無濟於事的。所以不僅要診斷,還要醫治才行。主耶穌來到世上,不但指出我們是瞎眼的,他說:「我是光,可以叫你得看見。」。診斷加上醫治才足夠,否則只診斷出你是瞎子,不僅沒有用,也可能讓人懷疑是騙局,因為你說他是瞎眼的,但瞎子是看不見的,不能證實你說的是否真實。不是這樣的。神不只給人診斷,還帶來醫治。你首先要接受一個光明的人的說話,作為診斷。然後直到你接受醫治,痊癒後就不再是瞎子,看得見才能證實自己以前是瞎眼的,現在看得見了。

我們要從相信、接受開始,直至眼睛被打開才結束。不然他只會跟你爭論說:「我怎麼會是瞎眼的?我生來就是這樣的。我不相信你能看得見,你證明給我看吧!」。你怎樣拿出證據?你告訴他天是藍色的,他會反駁,認為天是紅色的,藍色是別人的想像,因為他從來沒看過天是怎麼樣的。請問你怎樣向他證明呢?你可能從清晨說到深夜,歲首說到年終,卻也不能證明什麼。你怎樣拿出證據來說服一個瞎子?這完全超越了他的認知範疇。所以如果他堅持以經驗的層面來接受事物,任何超越他的經驗的事,他也一概不接受,這樣他只能永遠停留在瞎眼的境況,因為他不接受他的世界以外有另一世界。那麼,他只能永遠是瞎子。

如果他認為他所相信的是世上唯一的真理,那就沒辦法了,他不會接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為什麼你認為你所能想像到的已代表了事物的盡頭?為什麼你認為你就是一切?許多人都見過飛機,甚至乘坐過飛機。如果我們到那些落後的國家,向從未看過飛機的人解釋,說飛機是一件用鐵造成的龐然巨物,可載著數百人飛上天空。你想他會有什麼反應?他會說:「你瘋了嗎?人是不會飛的,這是我父母告訴我的,我曾經嘗試從樹上跳下,想飛上天,差點跌斷雙腿。你說人會飛上天,怎麼可能有這一回事!」他認為你是瘋了,因為你所說的超越了他的思維、經驗的範疇,你沒可能說服他。唯有帶他坐上飛機,他從天空往下看,看到他的房子。當他願意接受超越他的認知範疇的事情,然後親身經歷,到最後他的眼睛被打開、他能看見光,這才發現以前的生活是受限制的,原來以前是瞎眼的。這樣他才能提升到一個新的層面,才能經歷更高層次的生命。

因此,在瞎眼的情況下,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謙卑自己。對我們而言,這當然不容易。我們在世上生活許多年,並且有不少的成就。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訴你,你以往是瞎眼的,你會覺得難以接受。這就是關鍵。真的是非常困難,因為你說他不認識生命,不知道何謂生命。這真的令人難以接受!可能他已有兒孫,活了那麼多年,而你竟說他不認識生命。

科學界對生命的狹窄定義

不要感到奇怪,即使科學家有許多的研究,但都不得不承認他們不知道什麼是生命。最新一期的國家地理雜誌中,記載了美國的太空總署計劃未來一年內在火星尋找生命。許多人都知道,這是許多科學家所渴望的事,希望能在火星找到生命,他們認為火星是最有可能有生命存在的星球。不過,當中提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縱然找到了生命,他們或許也不認識,因為他們從來沒見過這種生命。看到了還以為是石頭而已,把它丟掉了。所以你明白嗎?問題就是你未曾看過另一種生命,怎麼知道它是一種生命。瞎眼是很可憐的,什麼都不能做。由此看來,光是多麼重要!縱然科學家可能找到另一種生命,也以為是沒有用的而把它丟棄。

科學家對生命各有不同的定義,有些認為進化而來的就是生命。但有些卻反駁不是所有生命全都由進化而來,而且要證明這個是進化而來的,需要等多久呢?要多長時間才可以證實呢?這是不實際的,只是理論。有些人說複製自己就是生命,不是指像細胞分裂的複製技術或是生育下一代,而是他的生命,包括他的性格、思想、記憶,可一代傳一代,這就是生命了。但是,科學家提出他們的定義全是基於一組十分狹窄的樣本。那些狹窄的樣本全是根據地球上的生命而定,那麼我們怎能肯定其他星球的生命跟地球上的生命是一樣的?我們所能夠和一直看到的只是地球上的生命,卻對此下了結論,以為整個宇宙的生命只有一種。這樣下定論會不會犯了錯誤?另一星球會不會對生命有另一定義呢?問題就在此。所以,科學家也承認我們只知道地上的生命,看不見超越地上的生命。人類對於其他星球的生命是瞎眼的,從未遇到,也完全不知道。這便是科學精神,就是承認很多事情是超越人的思想,承認有盲點,承認有許多的「不知道」,這才是求知、追尋真理的態度。

自以為看得見的反而瞎了眼

最後一起看一段經文。怎樣才能有光?這在乎我們的態度。我們看約翰福音第9章。當主耶穌行了這神蹟,治好了這瞎子,不是每個人都相信,也不是每個人都接受。有些在現場的宗教人士不能相信,不接受這事。在第9章的末段,第39節:「耶穌這樣說:『我為審判到這世上來,叫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這是很特別的。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這事情很奇怪的。你要留意,看不見的竟然可以看見,但那能看得見的反而看不見,正正是相反的。剛才提出了一個問題,怎樣可看見?怎樣可以有光?這節經文已給我們答案了。誰能看見?就是不能看見的。

意思是如果我們肯謙卑承認自己是瞎眼,承認我們是自欺,其實有許多事情都不知道,求神打開我們的眼睛。當我們願意謙卑接受事實,這樣就是看見的開始。不能看見的竟然可以看見;但那些看得見的,因為他們自以為看得見,不用別人幫助他,不用人打開他的眼睛。結果,他反而看不見。第40節:「同他在那裡的法利賽人聽見這話,就說:『難道我們也瞎了眼嗎?』」。那些宗教家自以為懂得很多屬靈的事,以為認識神,認為耶穌這樣說是暗示他們是瞎眼的。他們說:「難道我們也瞎了眼嗎?」,這表示他們不承認,他們滿有自信,認為自己經常研讀聖經,懂得神的教導,必定不會是瞎眼,在世上生活了這麼多年,怎麼會是瞎眼?他們怎樣也不會相信。在這情況下,無藥可救。當你是瞎眼,卻寧死不相信,這樣就無法可救了!唯一的辦法是願意承認自己是瞎眼,願意相信自己是看不見的,求神給自己看見,當看到後就能證實了。起初我們要願意承認,到看見後就獲得證實自己以前是瞎眼。因為要當我們看見了才能確實知道自己是瞎子,在看見之前,只能接受自己可能是瞎眼的。最糟糕的是像法利賽人般拒絕事實,不承認自己是瞎子,說:「難道我們也瞎了眼嗎?」,這樣是無藥可救的。

光明帶來的刺痛

雖然我們是瞎眼,但是仍然有一條出路,就是謙卑下來,願意承認。雖然我懂得做人的道理,活了那麼多年,但其實有許多事我沒見過,有許多基本的事情我根本都不懂得。一直活在錯誤裡,因為我不知道真正的生活是怎樣。你要這樣謙卑下來,是很困難的,因為這對你的自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破碎,需要放下面子、尊嚴,承認自己是錯誤、無能。無可厚非,這是非常困難。這是一個瞎子重見光明的一個必須的過程,你知道他必須經過怎樣的情況?必須經過不舒服的時期,程度在乎你在黑暗裡有多久。例如一個人被困在礦坑裡,一星期後才被拯救出來。在黑暗裡一星期其實相比一生的時間,不算太久。你知道要怎樣救他嗎?首先要包裹他的雙眼,不讓他立刻接觸光,因為外面的強光會刺痛他的眼睛,甚至會傷害他的視力,所以要讓他慢慢適應強光。

許多人會問為什麼神不向我顯現?因為他不希望我們瞎了眼,明白嗎?聖經裡記載了一個人看見過復活後的主耶穌,這人就是掃羅。主耶穌向他顯現,他立刻瞎了眼,因為他一下子、很快地接觸了強光。所以神喜歡用漸進式,慢慢向我們啟示,讓我們的眼睛慢慢適應光明。每當我們眼睛所受的光度被外界調高一點,我們也會感到刺痛。例如當你的眼被遮蓋了一段時間,突然挪開手帕,看見一點點光都會覺得不舒服,甚至流眼淚。但是,如果你追求光明,你會願意接受光明所帶來的刺痛。正因如此,你的生命才能被光明充滿。這樣你便好像那土人被帶上飛機,知道以前認為人不會飛是錯誤的。其實是可以的,人是真的可以飛在半空中。以前你認為生命只有一種,所聽的是不實際的,在這世界上怎麼可能活出別的生命。人是不能飛的,人要活得實際,認為基督徒說的都不實際。這樣跟他辯駁是不行的,永遠也不會勝過他,除非他經歷過這生命,經歷到其實不需要在地上爬,不需要在那麼勞碌、虛空、捆綁、沒有意義的生命裡過活,反而可以好像鷹一樣飛在半空,過著那麼自由、充實、更有意義的生命。你親身經歷過這生命,就知道聖經沒有欺騙你。你坐下來一直辯論是沒用的,不能有結論,一切事實的真相,所有重要的事情都不是從辯論而來,而是從經驗中得來的。當我們經歷過神的光,就知道原來以前自己是瞎眼的,那時才知道什麼是生命。

© 2018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gc/msg-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