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

筆者:小琳

我想與大家分享我這個完全自我、不相信神存在、反對基督教的人,神如何在不同的時間、環境施下恩典,讓我看到神的真實,並一步步帶我認識他和信靠他。

我是一個很驕傲、自信的人,因為成績不俗,在現今以學業成績掛帥的社會,自小受到老師、同學、家人的讚賞,又在制服團隊中受到器重。在家中作為長女,對家人的態度極度惡劣,常常欺負、取笑成績比我遜色的弟弟。在朋友之中也是主事的角色,驕傲使我總覺得自己是對的,認為我的決策、想法都比別人好,在做小組報告、製定計劃時我都希望大家以我的意見為主。

開始願意去認識神 (小學及中學時期)

從小我對宗教都很反感,雖然在天主教小學讀書,常常接觸聖經,不過總覺得宗教全都是假的、只是故事,就像希臘神話。因為學校有聖經課,我被迫要做功課和考試,就更加討厭宗教。後來我升讀一間基督教中學,除了仍然要讀宗教科外,早會又會有老師分享聖經經文學習,幾乎每星期的周會都會有老師或外來嘉賓來分享見證、分享他們怎樣被神改變,學校又有基督教學生團契等。可是,在這樣濃厚宗教氛圍的學校中,我依然不為所動,反而愈來愈心硬。看見熟悉的朋友、同學們一個一個信主,我心中浮現的想法是:眾人皆醉我獨醒,他們都是被騙了、迷糊了。雖然他們向我積極傳福音,但我依然堅決拒絕跟他們參加團契。當時我總覺得眼看不到的必定是假,不時以一些宗教問題挑戰基督徒同學、老師,並以能把他們難倒為榮。記得當時曾經在一個老師解答學生宗教問題的活動中,我與一些不信的朋友不停嘗試從聖經中抽取一些刁鑽的問題,希望能考倒老師;又在老師早會分享經文時,向旁邊信主的同學說覺得神很專制、憑什麼要我們聽他的話。當時就有一位老師評價我為「永遠沒有辦法信主」的人。

直到中四時,因為一個契機,我開始對基督教沒有那麼大敵意。在學校的福音周,學生必須參加一些福音活動,例如聽見證分享、看福音電影等,不參加的話宗教科會不合格,不合格就不能升班,所以多年來我都被逼參與。在我中四那年看的福音電影是「生命因愛動聽」,由真實故事改編,講述一名年青女社工到一間專門收留絕症病的醫院工作,以自己的方法去幫助病人,但弄巧反拙,令病人沒有得到真正的幫助,剛好她又被驗出患上末期骨癌,身心受創的她變得低沉,卻因為神的幫助重拾希望,甚至感染當初那些曾被她安慰,但認為她空口說白話的病人,鼓勵到他們的生命。她甚至為丈夫著想,為丈夫在自己死後的生活打點,即使在此時,關心的也不是自己的身後事。當時我覺得她的生命很不一樣,一般人在患上絕症的時候,光是照顧自己已經要花費很大的氣力,但她在最後一段日子卻依然在為別人付出。我一向認為基督教只是一些虛構的故事,但是她的生命見証動搖了我的想法,試問一個神話又怎可令人有這份生命力量?我開始變得對信仰沒有那麼大的敵意,也嘗試對這些被我認為虛構的故事開放一點點,不完全否定聖經,會考慮聖經是真實的可能性,並且開放去理解聖經所說的有沒有道理。

第一次接觸神

以前的我常與比我小三年半的弟弟吵架、打架,不停以姐姐的身份壓榨他,譬如十年間用非常不合理的理由要脅他一定要為我買午飯,而我則留在家中上網、玩遊戲,並經常取笑他的成績不如我,打擊他的自信心時又滿足自己的優越感。中四的某一天,我放學回到家中,當時父母上班了,弟弟還沒有回家,家中空無一人,身穿校服的我一個人站在客廳,呆呆地看著沒有開啟的電視機,在一片寂靜中,我突然聽到一把聲音,很確實的跟我說了一句很簡單的說話:「你有一個弟弟」。這猶如當頭棒喝,令我猛然覺悟了,問自己:我有一個弟弟,為什麼我要對他那麼差勁呢?我一生中只有一個親生弟弟,我為什麼要與他打來打去呢?還曾經打他到嘔吐的程度!然後我哭了,因為覺得自己很錯,當天弟弟回來我就去抱著他、要親他,把他嚇壞了。試想想,若一個每天與你打來打去的人突然抱著你親,你應該也會被嚇倒吧?那一刻我並沒有在意那把聲音從何而來,沒有深究過,後來靜心細想一下,才明白到其實這不是一件普通尋常事。已經被教訓多年的我不是因為剛聽完父母訓言而醒悟,學校當時也沒有特別教導我們需要兄友弟恭,這句說話是突然出現在我耳邊的,我想這應該是神的聲音給我的提醒。自此以後,我對弟弟的態度有很大的轉變,我會下廚煮菜給他吃,會關心他的學業,幫他溫習、紓壓,會想了解他與同學的相處。而近年事過境遷,與弟弟有深一點的交流後,我更深明白自己當初打壓弟弟的說話、行動都帶給他很大的傷害,而這份傷害到現在都沒有辦法完全彌補。感謝神在當時就讓我醒悟過來,讓我沒有繼續加深他的傷口。

看到返教會的意義 (高中至大學時期)

經歷過上述兩件事後,我開始認真看待聖經,嘗試認識聖經的內容,漸漸覺得神好像是真實的,但又不肯定。當時我對信仰沒有太深的認識,以為基督徒就只是「相信神存在的人」,一年多來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去考慮應否決志信主。其中一個令我卻步的原因是基督徒需要每星期返教會,我個性懶惰又害怕束縛,教會對我來說是要守很多規矩的地方,覺得一旦開始返教會就沒有自由了。

中五那年有一次老師邀請我參加一個佈道會,在同學的推動下我就在那個佈道會決志信主了。決志後,我便跟同學參加了一間用英語聚會的教會,但心底裡其實很不願意,只是以順便學習英文為由強逼自己去。然而參加了兩年,我仍只能大概聽懂講道的內容,漸漸覺得在那裡學不到什麼,也感受不到信仰對我帶來的影響,只是浪費時間,於是決定轉教會,想要好好認真聽道。

輾轉下來到現時的教會,在這數年間每次聽道查經都有深淺不同的體會和學習,我發現其實聖經真的很有智慧,講述的不是我以前所想的神話故事,而是真理,能點出人內心許多的盲點,這些都告訴我聖經不是虛構、神是真實的。聖經與我們的生命息息相關,在教導我們活一個很美麗、很與眾不同的生命,所以我被吸引持續地參加教會聚會,再也不覺得教會是一個充滿束縛的地方,明白到聖經所教導的不是守規條、一成不變的生命,因此我變得熱衷返教會,期待在教會中學習更多。

看到自己需要神

中六那年我加入了一位韓國歌手的粉絲團,後來更成為了會長,負責管理中港澳的會務。其實經營一個粉絲團並不容易,每天要看聊天群組中的訊息、更新社交網站,光是將新聞、社交網站內容從韓文翻成中文就每天要花三個小時;又要不時設計衣帽等周邊產品、做節目翻譯;大型活動如偶像的生日、周年紀念、見面會等更要花數個月時間籌備。這一切都花上我極大的心血、時間,加上我同時在自學韓文,可說是忙得不可開交,常常睡眠不足。我緊張粉絲團甚至遠多於自己的學業,這已不是一個閒時興趣,我是全身投入在其中。

期間我還有持續返教會,聽了聖經的教導說跟從神的人要將神放在生命的首位,也覺得這是對的、自己應該按照教導而行,但內心又掙扎、無法放下自己苦心經營多年的粉絲團。當時覺得這是自己作為會長的責任,怕自己退出後粉絲團會無法營運下去,同時又很享受與團中幹事一起合作、同甘共苦的感覺。在掙扎中,我有向神祈禱,求神讓我能放下粉絲團,將他放到首位;然而心裡又有另一把聲音不願放手,還告訴自己其實自己很無私、樂於助人,為了別人無條件付出,做的都是好事。就這樣,我在粉絲團主事了四年,直至大三那年與團中幹事鬧翻了,才醒悟過來,因著神的提醒,我才真正看清楚自己一直所做的和所重視的粉絲團是什麼一回事。

因為與幹事們鬧翻,暫停了團中的工作,我終於有時間去好好審視自己和認真思考神的話語。鬧翻後,不斷受到這些我所珍視的朋友的攻擊,當中的無力應對與痛苦實在很難熬,但我記得聖經說過在苦難中也應當喜樂,所以我嘗試靜下心來,去看神在這些事的心意,去讀聖經。有一天讀到馬太福音七章五節:「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我才明白到我應先去反省自己的問題,而不是責怪罵我的人。反思他們的批評,我開始看到自己驕傲的問題有多嚴重,因覺得自己能力高、做得最好,所以每件事都要去插手,不量力而為、也不願接受別人幫助,令其他人的付出都變得沒有用處,甚至連付出的機會都沒有給對方。我還自以為是,以為自己這樣獨攬工作是為別人著想、幫別人減輕擔子,但事實卻是令人覺得被輕視、被擺佈,有成員更說覺得是在做我的奴隸。原來我做事只著重把事情做好,卻常忽略別人的感受。這時我才看得清楚,原來我之前的忙碌、責任、執著都是自己給自己的,並不是真的有必要,而我的所謂無條件付出也只限對一個人 (我的偶像),真正的我並不是無私。

此後,為了令粉絲團就可以如常運作,我便遷就粉絲團的幹事,選擇退出,將他們想要的無論是決定權、資金和榮耀 (被偶像認可)都讓給他們;為了化解團中的矛盾,我又向其他成員隱瞞他們的貪念,甚至為他們說謊。然而情況沒有好轉,他們依然不斷的比較和爭競,帶給對方痛苦,譬如他們會為打壓其他粉絲團去拉攏其他人,會因為有人與偶像見面機會比較多而嫉妒,又會為貪婪與偶像見面的機會而欺瞞朋友。這份比較和爭競竟在這個我原先認為是不計較回報的圈子內越演越烈,最終都走上分黨派、互相爭執、背叛的路。

看見粉絲團分裂其實很心痛,我問教會的導師我究竟可以怎麼辦,然後我才明白因為我沒有行在公義,而是用自己的方法去做,結果就令事情愈來愈糟糕。所以我需要的是神的教導,以及讓神改變我的生命,以致我可以行在公義中。至於大家的互相攻擊,這並不是我立刻可以解決的事,唯有當大家都有神的生命,才會互相體諒,才會不爭競比較。我這才明白到我真的需要去尋找神。而神的安排也很細緻,那時教會剛好為認真慕道的人開設了一個信仰班,我便有機會參加,並在當中慢慢學習如何將神放到首位。幾個月後我已能從粉絲團中完全抽身,將焦點放在神身上。以前我不敢想像自己生活中沒有了粉絲團,感謝神答允了我的禱告,籍著這些事令我醒悟過來。現在我發現能放手是非常自由舒服的,因我已將這些佔據我生命的壓力和責任放下了。

委身遇到的難關

在認真尋求神一段時間後,我體會到世上沒有比做基督徒更有意義的事,內心有一份逼切想委身給神,就在這個決定委身與否的關鍵時刻,我交往了幾年在海外讀書的男友畢業回港。他並非基督徒,但以往我都覺到他對宗教是持開放態度,願意認識基督教的。在接下來的半年,他也跟我來教會,又願意跟我討論對講道內容的感想,我以為他會慢慢開始接受。但教會導師提醒我其實男友對福音的反應並沒有我所想像的開放,而且以感情去帶對方信主,對對方來說並不是好事,因為若不是出於真心去相信神、接受福音,是不會帶來生命的改變的,即使有改變亦不清楚是神的帶領,還是受感情的影響。另外,這對於我一心追求主的路亦會有影響,因為基督徒的生命方向和追求與非基督徒是截然不同的,但情侶是很親密的關係,如果雙方所追求的目標不一樣、價值觀不同,不單難以深入交流,面臨決定時更會發生很多爭執;在這張力下,我也可能會受到影響而無法完全委身給主、聽從主的心意。所以,我認真思考應不應該繼續這段關係。

令我猶疑不決的除了是感情上的不捨,也擔心若分開了,對方沒有機會再接觸福音,但後來我也明白其實這是出於自己的私心,對對方卻毫無益處,所以我認為分開會比較好。在我向男友表明我的想法後,他終於願意說出他對基督教其實甚反感,認為宗教都是虛構故事,會令人瘋狂失控,甚至會帶給家人負面影響,他完全無意認識基督教。他亦坦承他是以在社會上打拼、賺錢、買房子為目標,這與我不想追求名利財富、只想為他人付出更多的人生方向完全不同。原來他只是一直礙於我的關係而沒有說出內心的想法,那時我才發現自己又再犯了強迫別人按自己意思行事的毛病,沒有顧及對方感受。明顯地,繼續這段關係對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於是我們都決定分開。而我便開始集中在委身給神的路上,數月後受洗成為基督徒。

總結

神在不同階段用不同的方法去帶領我認識他。一開始,對不信有神、反對基督教的我,神用一個生命見證向我說話,令我變得開放。對害怕束縛、抗拒返教會的我,神就用聖經的真理、智慧吸引我的心,使我樂意返教會認識他。對驕傲自持、不理別人感受卻竟自以為無私的我,神就籍著粉絲團的事件,讓我認識到真正的自己,看到自己多麼需要神的改變。在尋求神的過程中,神改變了我的價值觀,讓我體會到以自己的方法去處事為人是不可行的,我需要有神的生命、並走在神的路上。不少朋友、家人也問過我:少去一次教會聚會不成嗎?有那麼重要嗎?我的回答是:很重要的,因為我不希望少了一星期的寶貴學習,不想要少去一次教會。神在我身上施行了許多恩典,令我改變,帶我看到生命的真理,願你也看到神在你身上的恩典,得到這份美好的生命。

© 2019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ts/msg-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