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因主美麗

筆者:梓蔚

人生是一場比賽

如果說「人生是一場比賽」,相信很多人都會有同感,即使是小孩子已經開始進入這場比賽中,我自己也認同這一點。我自少時,已經有一個好勝的性格,會與其他人比較,即使是很微不足道的事情,也會希望自己可以勝過別人。

跟人比較、想贏,是不是一件好事?有句話說:「有競爭才有進步」,是真的嗎?我中學時入讀一間有名的學校,對於我來說,學校如同社會的縮影,同學之間會用不同的「標籤」將人分門別類,每人都有一個定位,例如在這群體的「頂層」,有一些同學特別出眾,可能是他們的成績很好,或者是運動、藝術表演的天分較高,甚至是家庭背景富有、外表漂亮。而我的定位又是怎樣?我不認為自己有甚麼特別才能,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可能有些人不介意別人如何看自己,但我是一個好勝的人,一直希望自己能夠如同那些出眾的人一樣,想證明自己有些專長,不過可惜我無論在成績、運動、音樂各方面上也不是特別出色,慢慢原本的好勝心變成一份自卑。

在學校裡,我覺得這是一個充滿競爭的環境,很有壓力。我很介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可能同學跟我說一句話,我就會猜度她是不是取笑自己。很多時候,我們身處的環境會產生不同壓力,影響人的情緒。我當時不懂得如何處理這些壓力,於是時常感到情緒低落。漸漸的,我封閉起自己的想法,不容易與人分享自己的感受,而對於一些較熟絡的同學,我就十分重視。

在中五的時候,我最好的朋友是我一位同班同學。我們每日放學各自回家後,還會在電話聊上一、兩小時,甚麼也可傾談。我其實很羨慕她,她是學校合唱團團員,樣子好、成績好,家庭亦算富有。對於我這個一無是處的人,我不明白她為甚麼會願意跟我做朋友,而我也不明白,為甚麼有一天我們不再是朋友。她突然不再理睬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她甚麼。當一個你重視的朋友拒絕你,是令人難受的事。我當時決定,我以後不會再理睬她,另一方面也會想,是不是我不夠好,以致她會無緣無故地遠離我?我開始想,我有甚麼問題呢?我的生命有甚麼價值呢?越想越悲觀,開始覺得每日的生活都沒有意義。

有幾次跟父母吵完,覺得無人明白自己,還有甚麼生存價值呢,不如跳樓算了。這不是一兩次衝動的想法。我試過很認真寫下不同的自殺方法,不過沒實行。我認為抑鬱的情緒已經成為自己性格的一部分,只寄望將來隨著時間,人成熟點、便可以控制到。

我在中學時的成長就是這樣,不知道生命有甚麼意義,以為可以勝過別人、以為得到人的認同,生命才有價值。但就是因為時常與人比較,為自己帶來很大的壓力。當我的世界只有自己時,我只看到自己的失敗,帶來很多負面的情緒。若果不是有神的介入,後果可能會很嚴重。

證明自己的能力

由於我就讀的小學、中學都有基督教背景,所以我很早便知道有一位創造我們的神。學校每天早上有早會,我會隨著一起禱告、背誦聖經經文,不過完全不了解當中的意思。我知道我也可以向神祈禱,但並不肯定神會不會聽,亦沒有想過要去更深入認識神。

不過,到了中七那年,我對上學開始積極起來,而且每晚都向神禱告。為甚麼?為了考好公開考試。考試成績可以影響學生入讀哪間大學、入讀哪一學科、將來做甚麼行業的工作,當然很重要。但對於我來說,這不只是一個關乎前途的考試。

多年來,我一直希望可以有一些專長的事,以致可以證明自己是有能力、是有價值的。在我讀預科的時候,我終於找到了。我那時修讀的都是文科,而因為我語文的根基不錯,自己本身對這些科目亦有興趣,於是成績明顯進步,成為全級的首幾名。我慢慢感受到好成績的好處,同學會向你請教功課,老師會對你有期望,自己在學校終於成為「有頭有臉」的人了。我想考好成績,是因為我覺得這是我證明自己的機會,如果可以取得好成績,就代表我不是一個沒用的人。

所以,為了可以在考試有最好的表現,我每晚向神祈禱,求他可以給我平靜的心去考試,以致自己可以發揮應有的能力。雖然我當時並不認識神,但我又覺得神真的幫助我,以致我可以在考場上冷靜地完成試卷。終於到了公布成績那天,在同學們羨慕的眼光中,我拿到一張亮麗的成績表,甚至有報章記者來學校要訪問我。在那一刻,我成為了一個名人!記者們問我對時事的看法、大學選了甚麼學科,另外有人問,得到這樣好的成績,最想多謝甚麼人。我當時心中第一個想到的是要多謝神,因為我知道是神幫助我考試,但是我覺得如果我這樣說,別人一定會認為我很古怪,於是便改口說要多謝母親,相信這是一般人預期的說法。

在這場人生的比賽中,我終於勝出了,證明自己不是一個沒用的人。接下來又怎樣呢?應該從此前途光明,可以好好享受人生吧!

人生是一個享受?

我到大學讀書,在大學同學的眼中,我應該很聰明,所以將來一定可以找到好工作。但事實上,我仍然不知道生命有甚麼意義,仍然不清楚人生的方向應該如何行,仍然是一個迷失方向的人。即使成績比別人好,這也不代表生命會沒有憂慮、沒有不安。當你對生命沒有把握時,再好的條件也不能夠帶來安全感;唯有當你明白生命的意義,你才能夠掌握它。

我的大學生涯就在沒有甚麼清晰方向下度過。在一次機會下,我隨著一位大學同學返教會。那是我第一次參加基督教的聚會。在教會裡,聽講道、唱詩歌,讓我有機會安靜自己,感覺很特別。我想到自己畢竟由小學開始已經知道有神,自己入讀這間大學、認識這位同學、返教會,應該是神安排的,其實神一直給我機會去認識他,所以覺得自己也要回應神,想多了解他,於是開始每星期返教會。

雖然我當時還不算認識神,但是神已經帶領我、幫助我,不過,生命的改變是需要時間的。我在返教會之後,生命沒有立即有甚麼大改變。我初時返教會聽道,又參加查經組,平日早晚都有禱告,好像對屬靈的追求很認真。問題在於,我是「好像」很認真,但是實質呢?我返教會聚會就像上課一般、抄寫筆記,聚會完結後,就繼續自己平常的生活,也沒有想過要將所聽到的道理,認真地在生命中實行出來。我返教會只成為一個習慣,增加知識,但我的行事為人仍然是「自己想怎樣便怎樣」,內心也沒有改變。

大學畢業後,要找工作。相信有不少人認為取得好成績,便代表一切會順利-入讀好的大學、將來有好的工作、活出美滿人生。我以前也這樣想,所以為了好成績而感到開心,但我漸漸發現這個成績是一個詛咒。成績好,令我覺得自己比別人更優秀,所以在事業上,無論我做甚麼工作,我也一定要很有成就。我希望找到人工高又專業的工作,可以享受生活,認為這樣人生就一定會是最充實快樂。其實我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目標,所以一直被世界的價值觀牽著走。

充滿壓力的環境

我申請的其中一份工作,是跟藝術行業有關。我當時一聽到「藝術品」三個字,便覺得是一份高級的工作、人工好,看起來不錯。面試後我回家禱告,想知道這是不是神安排給自己的工作,過了不久,收到通知被聘請,我也沒有再求問神這是不是他的安排,我便即時答應。

這個世界上的事物,表面上好像很吸引,實際上卻是另一件事,這份工亦不例外。剛上班不久的時候,我覺得這份工作特別,每日可以接觸到很多價值高的藝術品,認識一些富有的客戶,因為要穿著體面,我開始買名牌衣服,讓我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亦非常投入工作。老闆欣賞我的表現,給我加薪,客戶請我吃飯,在別人眼中,我就是一個「好員工、辦事能力很高的人」,應該很高興、很滿足吧!

但我沒有感到高興,亦不滿足。我的工作佔據了我所有時間,每日早上八時回到公司,一直工作至晚上十時、十一時。因為太忙,覺得吃飯太浪費時間,所以很多時候,午飯和晚飯都只吃一些零食了事,還會在公眾假期回到公司加班,有時在星期天教會聚會後亦會繼續工作。不錯,我當時仍有返教會,但是只在工作時間許可下才返教會,有時只是人在、心不在的狀態。

我覺得這工作很需要自己,我的客戶、我的同事都依賴我,又能夠為公司賺錢,這不是證明我的價值嗎?這樣的人生不是很充實嗎?現實正正相反。每天的工作壓力很大,我內心充滿怨氣,對客戶亦積存很多不滿,又跟同事相處不愉快,甚至會因為覺得工作很辛苦,一邊坐車上班、一邊哭泣。有一天,我老闆跟我面談,說一個坐在我附近的同事要求調位,因為她覺得我時常摔電話及鬧人,令她很害怕。我自己發脾氣,不只是自己不快樂,亦會影響別人,破壞自己跟他人的關係;不過我真的控制不了脾氣,反而是被情緒控制。

除了時常充斥著負面情緒,身體健康上亦出現一些問題。由於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引致眼睛受細菌感染;壓力太大,臉上皮膚敏感、長出很多暗瘡;又因為長期睡眠不足及食無定時,體重下降約十磅。我開始想,每日不斷地工作,有意義嗎?工作忙,不代表你的人生很充實;你有錢去買東西、去玩,不代表你可以無憂無慮,只是換來片刻的享受,轉眼間便要回到現實中充滿壓力的環境。

看到自己生命的罪

有句話說:「人的盡頭是神的開始。」我想我當時快到達盡頭,吊在懸崖的邊緣。雖然我返教會很多時候也是心不在焉,但所聽到的道理亦慢慢在心裡扎根。如同路加福音15章所說失羊的比喻一般,我雖然迷路了,但是神從來沒有撇下我,反而用不同方法來幫助我看清楚自己的境況。

當我認真思考聖經的教導,發現神的說話很真實地應用在我身上。啟示錄3章17節:「你說:我是富足的,已經發了財,毫無缺乏。卻不知你是困苦的、可憐的、貧窮的、瞎眼的、赤身的。」表面上,我是富足的,擁有很多事物,但是我的內心卻覺得空虛、甚至如同一個腐爛的蘋果,內心壞透。因為我的思想充滿競爭、自我中心、驕傲,覺得自己比人好、比人強,以致時常對人有不滿,跟家人、同事的關係也不好,即使有任何外在的成就,這個生命卻是腐壞的。

我終於看到自己的生命在罪裡面,而這些罪不斷在侵蝕我的內心,我明白我很需要神的拯救。因為憑我自己,沒有可能改變內心的問題,唯有神可以幫助到我。當生命可以離開罪,不再自私,才能夠有真正的自由。

我每天禱告求神幫助我,讓他來改變我的價值觀。同時,我也知道不可以再容讓工作佔據生命,於是積極找另一份工作。在之後轉工的過程中,也繼續禱告求問神,不期望有高薪厚職,只希望工作時間穩定,讓我有空間去追求神。過了幾個月,已經找到一份新工作,而且工作量適中,工時穩定,基本上能夠每日準時下班,週末亦不用上班。

工作上的轉變令我開始較認真地追求神,亦渴望可以成為基督徒。不過,這個世界會利用試探叫人跌倒,在當中我們需要作出正確的選擇。

學習尋求神的心意

對於希望成為基督徒的人,教會安排了一個訓練,作為洗禮前的預備;我亦報名參加訓練。但是在上訓練之前,我以前的客戶邀請我到他的公司工作,那是一間很出名的國際公司。在反覆考慮下,我向神禱告、亦跟教會導師傾談這件事,看到當時剛剛轉工不久,工作環境亦合適,其實並沒有必要再次轉工。倘若再轉工的話,定要適應未知的環境,反而留在本來的公司自己會有更穩定的工餘時間,亦會有更多精力去追求神,所以並沒有轉工。

我明白到世界的試探真的很實在。當我們想認識神更多,這個世界的王-魔鬼-並不會這麼容易放過我們,他知道我的弱點,於是利用這弱點來試探我。我們在不同的環境下會面對不同的選擇,而這些選擇不論大小,如果會影響我們追求神的時間及精力,以致我們犠牲屬靈的追求,令我們遠離神,那後果是會影響我們生命的得救。

在這次決定裡,神幫助我看到如何作出一個正確的決定。在洗禮之後,成為基督徒,神亦一直在改變我的生命,包括我的價值觀、看事情的心態。這些改變很實在地反映在生活上的選擇中。

我曾經覺得工作就是我的一切,所以在這方面都受到一些考驗。早前公司有一個職位空缺,有幾位同事都告訴我,公司除了會公開招聘這個空缺,亦會安排內部招聘,這個職位比我現在的職位高一級,月薪高逾三成,如果我申請的話,即是申請升職。我已經在這公司工作幾年,有一定工作經驗,所以同事都覺得我適合這職位,表示支持我去申請。

而這個職位的工作量跟我現在亦差不多,所以一般來看,申請亦很合理。不過,即使是一些看似是理所當然的決定,並不代表要立即去做,而我希望可以從中學習尋求神的心意。因為當基督徒,不是等於做一個在人看來是好的人,而是要成為一個跟隨神的人,生命要跟神建立一個緊密的關係。所以我們要主動去尋求神的帶領。

當我放下自己的心意向神禱告,求神給我看清楚要怎樣選擇,神亦有回應。神讓我看到,自己是一個容易投入工作的人,所以,如果公司給我更好的待遇,我可能會更投入工作,以「回報」公司。我不想重投以往被工作捆綁的生活,因此決定不申請,免得把自己放在一個容易被試探的處境。

哥林多前書6:12:「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不是都有益處。甚麼事我都可以作,但我不要受任何事的轄制。」我作這個選擇,並不是有甚麼規條說「基督徒不應升職、加人工」,而是真的看見怎樣的決定對屬靈生命更有益處,所以很樂意地去行出來。

在申請期限過去之後那天,我的上司問我為甚麼不申請,認為我太不思進取。另外,亦有同事為我感到不值:放棄了一個看來是我應得的升職機會,現在老闆覺得我不上進,我這樣做,簡直是愚蠢。給人說是笨、給上司覺得你沒有上進心,老實說,我真的不在意。以前我會渴望別人認為我優秀,但是現在我不會因為別人的看法,而影響我的心情。我不需要用我的人工、職位、成績,來證明自己是怎樣的人。一個原本一切思想模式是充滿競爭的人,竟然可以變成不再跟人比較,這是神改變了我。

活出更美麗的人生

藉著自己的生命得到神改變,我漸漸看到身邊的家人、朋友及同事其實都受到不同事物的綑綁,可能是工作的壓力、或是擔憂生活、擔心健康,或者是不知道生命有甚麼方向,唯有用吃喝玩樂來排滿每日的時間,有事情忙著,就不需要面對心裡的空虛。

我過往也有同樣的綑綁,生命沒有方向,將人生全部價值投放在錯誤的地方上。當你將生命價值定位在其他人身上、在世界的事上,是家人、朋友也好,是工作、金錢也好,甚至是你自己的能力,你的內心都不會有平安,你最後只會感到失望。因為這些屬世界的人際關係、屬世界的事物,都是短暫的、會不斷改變,你沒有可能抓緊它,生命依舊會沒有安全感。

而唯有神是永恆不變的。從我自己的經歷裡,我明白到儘管我的生命有許多不好的地方,神一直給我機會去認識他、經歷他,神對我的愛一直沒有改變。我在認識神之前,生命很不快樂,就像活在黑暗中,摸索想找出路。神藉著主耶穌的犧牲來潔淨我的罪,讓我看到在神的光裡,生命是充滿盼望的。

現在我體會到,即使是我以往一些不愉快的經歷,也有它們的價值,因為身邊的人亦會遇上一些不如意、困難的事,我從自己的經歷中看到神在我生命裡的工作,以致我亦可以跟其他人分享,鼓勵他們。原來我的經歷是可以用來幫助別人,生命可以被神使用來關愛他人、幫助他們也得到自由-這不是比只關心自己一生,活得更美麗、更有意義嗎?

© 2019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ts/msg-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