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從淤泥中拯救了我(三)(李馬可牧師的見証)

接續上一回,我在加拿大讀書,後來能夠入住大學宿舍,有機會認識神,開始看聖經。由1975到1976年間,我開始認識神,經歷他的帶領。過程中神將我的生命180度改變過來,由一個自我中心、貪婪的人,變成了一個會關心別人的需要,甚至為了他人的需要而願意毫無保留付出的人。

由1976到1978年,是我餘下兩年的大學課程。至於神如何幫助我完成這兩年的大學課程,甚至學業完成後有旅費返回香港,以下就是我要分享神在我身上的作為。

神指教我他行事的方法

如果你是神,你會怎樣在經濟上幫助我?倚靠別人的資助?奬卷中奬?考獲獎學金?後者也是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可是我的成績並非九優一良那般突出。至於中奬卷,又或者坐車的時候拾得一袋錢?神是一位公義的神,他一定不會用這些不義之財的。有些人拾到一筆錢,會以為是神給他的。那只不過是他不認識神。倘若認識神,就會知道神不會用這樣的方法提供經濟援助。你拾到別人的錢,但那失去這筆錢的人會如何?對他是很大的損失。這是一個不正當的手法。拾遺不報,佔據他人財物,仍屬犯法。何況我以前有這樣的不勞而獲的記錄,神更不會用這樣的方法幫助我。

第二個原則,神亦不會一筆過給我兩年所需要的金錢,即生活費和學費折合約今天40萬港幣的加幣。一次過辦妥豈不更方便?為什麼他不會這樣作呢?在當中我想讓大家更瞭解神的心意。正如一個有智慧的父親,雖然他很富有,但他也不會給予子女很多的金錢。為什麼?因為年青人,甚或成年人,都未必有這樣的定力。若你擁有大筆金錢,明顯是一個很大的試探、誘惑,很容易會令自己行差踏錯。若神一次過的幫助我,那我長期便不需要再找他,也難以經歷生活上的磨練。這樣做似是爽快的辦妥事情,但神卻更想我在過程中經歷他的幫助,知道他同在。事實上,在那過去的兩年中,很多時候,我身上剩餘的錢也要用完了,甚至多次到一個地步沒有錢吃飯,但就在那一刻神出手幫助我。這使我親身體驗原來神每日每時刻都看顧著我,而不是一次過處理了事情之後便不用再煩著他。

第三個原則,神處事的方法,是不愛做show、炫耀的。這跟世人處事的方法極不相同。世人愛表演,特別愛炫耀自己的強項。往往以高姿態來表現自己所做的事,叫旁人嘩然,驚訝。但神處事的原則卻很平實。所以若你希望看見一些希奇刺激的事,那你一定會十分失望。神做事只要目的達到,他一般不會用超自然的方法去嘩眾取寵。

然而在過程中怎樣知道是神幫助我?我們要明白,沒有長期巧合這回事。巧合是會有,但卻不會長期巧合的。此外,若你認識神的話,你會漸漸知道,神做事是會有一個「簽名」的,正如畫家完成作品後,都會在作品上簽名一樣。表示他負責任,因為這是他畫的。一般畫家的簽名都不放在顯眼的地方,而是隱蔽之處。例如在角邊,或在一些掩飾的位置,要特別留意的人去尋找才會看得到。這也是神做事的方式。例如:他的安排在時間上是特別或剛剛好的,使人知道是他在當中工作。我這樣說明不只是想大家聽這見證,也是想大家能認識神的性情和他的做事的方法。

及時的住宿安排

上一回說到在1976年9月開學時候的我已一貧如洗,因為一半的錢用來交了半年的學費,其餘的一半則支付了另一位同學半年的學費。之後我到銀行把僅餘的百餘元現金(加幣)也取出來,結束了戶口,可能夠一到兩個月的租金及每天的食用。在9月剛開學的某一天,我需要到大學的學生辦事處辦理一些文件手續。離開了辦事處,正走在路上的時候,兩個人迎面而來,他們也是來到加拿大的外地人。雖然我不是很接近他們,但他們頗大的談話聲浪足以使我聽得清楚。其中一個人明顯對這地方較為熟識,他大聲地對另一位說:這裡有些家庭是需要找人幫忙看管小朋友的,報酬只是提供食和住宿,而不是付薪酬的。因為付薪酬給學生也是犯法的。他向同伴解釋,供應住宿及食物卻不違法的。於是我便向他們詢問,如何可以找到這樣的工作。他便指示我去學生事務處。那時我想,太好了吧!於是便立刻去學生中心查詢,希望能找到有這樣需要的家庭。事務處的人員給予我一些家庭的資料,我便打電話去詢問,然後按地址去見工。很快便找到一個家庭,他們需要一個學生去看管兩個小孩子。兩個孩子都是小學生,似乎是單親家庭。他們提供住宿給我,晚上睡在客廳裡放的一張床。女主人很晚才放工回家,我放學後便回去看管他們和煮飯給他們吃。我和兩個孩子先吃晚飯。我大多煮中國菜,他們也很愛吃。由於屋主提供了食宿給我,我只需要付交通費便足以解決日常生活。女主人待我也佷好,聖誕節時她送我很暖的手套及頸巾。

這樣大約過了六、七個月,到了第二年的二、三月,由於女主人的工作有轉變,詳情我也不太清楚,大致上是她要自己照顧孩子,因此不再需要我的幫忙。這樣,我又要面對居住及生活的問題。由於那時已經是學期的中間,要再尋找照顧孩子的工作甚為困難,有需要的家庭一般都已安排好了。而我亦急著要找到住處,否則無處落腳。但對我來說情況實在危急,我手上根本不夠錢去租房子,就算只是租一個月也不足夠。那時候仍是冬末初春,在加拿大來說仍是冰天雪地的日子。

神解我燃眉之急

想不到神有另一個安排。我參加在蒙特利爾的教會是一間三層高的樓房。日常教會有聚會的時候便人來人往,沒有聚會時便會關門上鎖,從來也不用擔心任何偷竊的事情,因為教會裡不會存放金錢或貴重物件的。就在那時候,教會的負責人跟我說,近來有一些小童在玩球類活動,不知道是棒球還是什麼的。曾經有一、兩次不小心打破了教會的玻璃窗。那本來是小事,修葺好破窗便是。問題在於加拿大冬天是一個很冷的地方。雖然教會一般只有星期五查經班及崇拜聚會,而其他日子是沒有人在教會內的。但想不到空屋仍要每天二十四小時的開著暖氣。原因只是因為屋內有水管,若室內沒有暖氣,水管內的水便會結冰,結冰後就會膨脹,水管便會破裂,最後屋內許多地方都會被水浸。所以加拿大的屋內冬天仍要保持暖和。縱使是輕微的暖和,只要是在零度以上,保持水不結冰便已足夠。這次教會的玻璃窗被打破,暖氣會流走,在乎當天的天氣,水管有可能會結冰。這樣維修水管的費用便不菲。這次似乎情況不太嚴重,但為了安全計,教會的負責人打算找一個人留宿在教會,負責看管,以致有類似的情況發生便可以立即處理,找人盡快修補。而當時正是我很快要面臨失去居住的地方,於是我向負責人查詢是否可以讓自己當這任務。他們亦很快接納了我的自薦。

就這樣,我一次又一次面對不同類型的困難,但每次都能適時在最後關頭得以解決。若這事件早一點發生,那時我仍住在當地人的家裡也不會搬出來,因為那裡亦供應食物給我,而教會只能提供住宿。而正正是我需要搬出來的時候,就遇上教會的需要使我能解決居住的問題。特別再提一點,教會在那地方聚會已經有許多年的歷史了,但從來沒有發生過有孩童打球把教會的窗打破的事。神的安排真的是人所不能測度的。如此神又一次的出手幫助我,過程十分自然,總是剛剛好地解決了我燃眉之急,而時間上亦是準確得難以想像。

住在教會中,這段時間裡大約有接近兩年。我是在1977年的春季搬到教會居住的。在那些日子,曾經試過不少次錢用盡了,就是一毛錢也沒有了。但神總是在那時候幫我解決生活上的需要。但由於次數太多,我也記不下這麼多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但仍然有些事件是比較印象深刻的,以下就是其中的一件事。

退修營傾囊奉獻

事情發生在1977年的暑假,我參加了一個在加拿大東部(加東)的華人信徒的的退修營,那是個一年一度,很大規模的退修夏令營,參與者有六百多人。我要從魁北克省(Quebec)的家蒙特利爾(Montreal)坐長途巴士到安大略省(Ontario)的特倫特市(Trent)參加退修營。那次退修營的地點就是在特倫特大學(Trent University)裡。我要乘坐長途旅遊巴士去,兩地相距約四百公里。行車時間要七、八小時。當中大部份路段都是高速公路。

退修營為期五天,當中有很多聚會和學習,對我來說獲益良多。來到營會最後一次聚會,是當天早上,午飯後便離營。在聚會將近完結時,主席出來向會眾呼籲。他說這次營會提供學生的入營津貼費用頗為龐大,以致營會裡虧蝕不菲。呼籲會眾若能作出奉獻便可減輕大會的虧蝕。當時我在想,自己在這個夏令營裡獲益不少,得著良多,既然知道營會有經濟上的需要,在沒有很詳細的思想之下,便把自己所有的金錢投入奉獻箱,希望能幫助營會。

聚會後吃罷午餐,要回宿舍收拾。準備離營之際,那時才想到自己把身上所有的金錢奉獻後,已沒剩下分毫去支付返家的車資。我在去程並沒有買來回車票,因為車位總是很充裕,買票十分方便。但現在身無分文,回程的四百多公里路程,是沒有可能步行回去的。雖然情況是這樣一籌莫展,但心裡卻很平靜,沒有太大擔心,只在心裏向神禱告。午餐之後便回宿舍去收拾行李,一邊行一邊想著下一步如何。

神的恩典實在奇妙,他每天24小時看顧著你。他很早以先知道你什麼時候有什麼需要,一早便安排好了,不是臨時才安排的。當我吃完午飯,準備回房間收拾行李的途中,一位同是由蒙特利爾教會來的年長弟兄過來找我,問我是否願意跟他的車返回蒙特利爾。原因是他們來的時候車子滿載六個乘客。但回程時,其中一位弟兄想趁機到多倫多遊覽一下,所以便不跟他返回蒙特利爾。由於有這樣的一個空位,這位弟兄便來找我,看我想不想跟他們一起回去。我當然非常願意及感恩。神的安排真是非常奇妙。許多人以這些為巧合,但怎麼可能有這眾多巧合?也不遲也不早,剛巧有一位轉去遊覽,空出一個位置給我補上?這是神做事的方式,他不喜歡一些希奇古怪的方法,除非有特殊原因,否則他一般都是用最自然、最有效的方法來解決問題。不但如此,神旳安排更是設想周到。如何設想周到?

神為我預備晚餐

我們把行李全放進車內,然後登車,當車準備駛離停車場之際,卻看見早上宣佈事項的營會主席從遠處向我們的車跑過來,他不單跟我們說再見,手上還拿著兩包東西。到今天我還記得他拿的是肯德基家鄉雞,是送給我們在回程時吃的。他為我們設想到蒙特利爾要七、八個小時車程,恐怕我們在途中飢餓。他很有愛心、熱心地為我們預備了食物。雖然這不是絶對的需要,因為在加拿大,油站一般相距不遠,而油站附近也總有吃的地方。沿途在高速公路上,都有指示。但出於弟兄們的愛心,主席便安排這些食物給我們。但對我來說卻是特別重要了,雖然在路上有很多售賣食物的地方,但對我來說問題是我沒有錢,因為我把所有的錢都投進了奉獻箱。當我們在途中停車進食時,但我不去的話,他們一定十分疑惑,奇怪我為什麼不進食呢?難道我不肚餓嗎?如果我說不肚餓,他們也不太相信。但我又不想別人知道我沒有錢而替我付錢。

只仰望神的幫助

這又是另外一個原則,在整個過程當中,我從未曾向任何人提及自己沒有錢、經濟有困難。因為我若告知信徒,他們是一定會幫助我的。這樣的話,幫助我的是人,還是神呢?我便不能肯定了。當我要學習信心的原則時,我一次也沒有向任何一個人透露自己已經一貧如洗。我要學習的不是倚靠別人的幫助,而是神的幫助。他知道我的需要,並且知道我什麼時候需要。當我們開車離開營會時,是剛剛吃飽了午飯,任何人都不會想及晚飯的,包括我在內。我完全沒有想到四、五個小時後,大家要去吃晚飯時,那我怎麼辦呢?我完全沒有想到,但神已一早為我安排了,免得我不知怎樣面對弟兄們。從這件事可以讓我們看見神的安排是多麼的周到。他不單止安排車子載我回家,還為我及弟兄們預備了在路途上的食物。

這是一個很奇妙的見證。在這兩年中我的生活不算充裕,反而經常是財政緊拙,甚至多次到一個地步,手上沒剩分毫。但特別之處是我從未有一餐要餓著肚子,兩年之內一次也沒有。每一次去到最後關頭,總有神的及時供應。所以我說這就是神的簽名,每件事的時間性不只是巧合這麼簡單。正如父親不會忘記為子女預備食物一樣。神每次都為我預備,在這差不多兩年裡,一次也沒有遺忘。最後我只用了兩年半的時間便完成了大學課程,原因是我為了省學費,在暑假也修讀課程,務求能提前一個學期畢業,但當中神仍有我要學習的功課。

考試滑鐵盧

在最後的一個學期,當中還發生了一件很特別的事情。那時我參加教會已有一段時間,也漸漸增加參與教會中的工作、服侍。由於我過去努力讀書,成績尚算不錯,不用擔心或花太多時間在功課上。一直以來我的平均成績(GPA)都維持在3.2-3.3左右,在4分為滿分之下,算是坐B望A。來到了最後的一個學期,我照常選修不同的科目。在選修的兩科數學科之中,其中一科是「向量」科(Vector)。這科的教授在第一課便對我們說,他的做法非常自由,他不介意我們上課或交功課與否。在這科的兩個測驗和一個大考中,若我們不參與兩個測驗,那是可以的,你的總分便取決於單單大考的分數。既然這樣,我便選擇不花時間上課或測驗,而打算自行溫習妥當便參加大考。因為我認為自己的數學成績一向不錯。過去我一共選修了五科數學,其中四科的成績達A,另一科則是B,所以我相信這次的成績也可以,自己溫習一下便能夠應付。自那時開始,我便沒有上課或測驗,而把時間放在教會的工作和其他事務上。

到臨近大考前的兩星期,我便去圖書館借書,因為為了省點費用,我很少買書,而是向圖書館借。藉著兩星期的溫習,由頭到尾研讀一遍,再加上完成練習題,我便輕鬆去赴考。到了試場,派過試題,看到卷中共有六條題目,每一題分AB兩部分,實際上是12條題目。於是我便開始答題,第一題A部份,很快完成。然後又完成B部份。如是者,第二題A部又完成了。然後到第二題B部,想了一段時間,仍然不懂得怎樣回答。那怎麼辦?唯有跳過去做第三條題目。又看了一段時間,同樣也是不懂回答。心中開始發毛,驚慌。唯有繼續看第四題題目,這題更不知如何入手。再看第五和第六題,依然不懂作答。就這樣,我總共只回答了一題半的題目,就是1A、B和2A,其餘的都不懂作答。數學就是這樣,不懂就是不懂,不能勉強或試圖作答,掙扎了好一段時間之後,面對那四題半,仍是無從入手。時間慢慢過去,攪盡腦汁仍是不懂作答,最後唯有放棄。在這個考試的六條題目中,我只回答了一題半。其餘的只是空白,連「撞彩、碰運氣」的機會也不存在。考完試之後也知道今次凶多吉少。開始醒覺平常自恃成績不錯,驕傲自負,態度不正確。雖然自己把時間滕出來是為教會工作,但亦應盡學生的責任,所以覺得自己難辭其咎。願接受神在這方面繼續教導我。雖然他改變了我的生命,但當中還有很多要不得的屬肉體的思想及行為,極需要神繼續陶造我。

經濟上不容許重讀

六題只作答了一題半,肯定是不合格的,只有25分。通常有一科不合格,影響不算太大,只要在下學期加讀一科便可,唯一影響的是GPA(平均成績),最多由3.3下降到2.8左右。在眾多科目中,只有一科不合格,本來影響不算大。但問題在於這已是我最後的一個學期。原本準備考試後就返香港。但如要重讀這一科或用第二科補上,我都要多留在加拿大等下個學期,要留多四至五個月,事情就完全不同了。特別在於經濟上的負擔,更難以計算,那是一個很大的困難,在經濟上是我沒辦法、沒能力處理的。

向神認罪,求神憐憫

後來我向神禱告,承認自己犯的罪,驕傲和自負。並向神坦言,若因這事而導致自己不能畢業,拿不到學位的話,自己亦願意接受。這次並非神不能在經濟上幫助我,不能供給我去完成學業。而是因為自己的自大、輕視,沒有去上課、沒有去做作業或參與測驗。所以不能埋怨任何人。只有求神憐憫,幫助自己去承擔後果。

神的簽名

兩、三星期後,要公佈成績了,所以在聖誕節過後便回去看成績。那時候並沒有上網這回事,要知道成績是要回到學校,到教授的辦公室,查看由他的秘書貼在辦公室門外的成績單。所以自己要每科逐一的檢視。所有的成績都正常,但到了最後這一科,自己也沒有心情去看,是不想面對這個結果。我請一位同學替我看一下。我把自己的學生證編號交給他,請他代我看。他叫我自己去看,拉著我去,一同去看考成績。最後,我只好硬著頭皮去,逐一行看下去,最後找到自己的學號,再看成績。

你猜我的成績如何?合格?E便算為合格了。成績竟然是A!我也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A?怎麼可能是A?在六題題目中只完成了一題半,其餘的四題半是空白的,一個字也沒有寫上去。竟拿到A?難道大部份學生只完成一題甚至半題題目嗎?那麼,只答半題的學生便拿D,答一題的拿B,不答的便拿E,是這樣的嗎?似乎不可能吧!大家都知道在大學課程中,是有拉curve (拉曲線)這回事,即是說將評級按比例地分配。當大家都普遍考得不好時,那考得差的都可以提高分數、甚至合格。但不可能的是為何我會拿A?

我後來用心地思索,才明白神的心意。他的心意是要我清楚知道,這個成績是他給我的。因為倘若我的成績是D或E的話,你和我也一定會以為,那是拉curve的結果,表示這班同學的成績只是一般,甚至有一些成績比我差的同學。但神給我A清楚告訴我,根據我的分數,我是一定不能畢業的。我能夠畢業,得到這學位非我自己考取得來,而是他給予我的。所以這個A的意思是神要告訴我這是一個我自己不可能得到的結果。其實無論我拿的是A、B或C,對我的分數的影響不大,我仍是可以畢業的。甚至是D或E,我的總成積分只會稍微向下調而已,也會維持在3.0左右。但神特別行這事是要告訴我這個學位是他給我的,而不是我自己能得到的。

藉著這教訓、神繼續從淤泥中拯救我

我分享這件事情,是想大家不要以為神幫助人,只是照顧人在金錢上、生活上的需要。事實並非如此,神亦會改變我們生命上的各樣缺陷。起初神改變我對金錢的貪婪甚至成為金錢的奴隸。之後神繼續潔淨我的身心靈。剛才分享的是關於我考試成績的事。藉此神讓我知道自己的驕傲,自以為是。他繼續潔淨我,拯救我。神從淤泥中拯救我,不只是一兩件事情。貪愛錢財、依靠錢財是錯的,但不止於此,還有我的驕傲,自大。神仍繼續開我的眼,讓我看見自己的軟弱,仍需要神繼續煉淨我,洗淨我裏面的淤泥。到此我分享了我前半生及信主之後兩、三年的經歷。主若願意、我會繼續分享神在我身上的奇妙作為。

© 2021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ts/msg-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