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与共同祖先

李马可牧师主讲

今日我们会重点讨论生物和化学方面的事,集中在进化论这一方面。

在未进入讨论之前,我们首先要弄清楚一个重点。我们去更清楚地认识进化论,不是因为觉得进化论跟圣经有所抵触,所以要去推翻这个理论。为什么我们不需要推翻它呢?因为即使进化论成立,也是无损于圣经的说法,依然不能摇动神创造了整个天地宇宙这个说法。

为什么进化论对圣经不会有影响呢?如果你对进化论有些基本的了解,你就会知道进化论主要集中在物质和生物的进化,但却不能解释生命是从哪里来,是怎样开始出现的。进化论只能告诉你:在已经有一些元素的前提下,这些元素如何演化,由一种生物转化成另一种生物,却完全没有提出元素是如何出现的。

所以,即使进化论成立,也不能够解释最重要的部份:如果没有最开始的元素、材料,如何开始进化呢?如果这个宇宙是真空的,那么它永远都只能是真空。所以,所有的物质都是需要一个开始的,需要一个「第一因」(first cause),或者需要一位神来创造物质。故此,即使进化论成立,也不会撼动圣经的说法。

我们看进化论,主要的目的是要了解清楚进化论的内容。正如之前几课所谈的科学理论一样,进化论有些部份是正确、真实的,但有些是虚假的,我们想更清楚地了解进化论,并且和圣经比较,从而知道真实的情况是什么。今日我们会集中在进化论最重要的两部份-「生命的起源」及「生命的演变」两个主题,帮助大家清楚认识进化论。

化学物质可以产生出生物?

大家知不知道,进化论是如何解释生命的起源呢?最初的生命是从何而来的呢?进化论指出,陆上生物是从海洋生物演变而成,海洋生物又是从更低等的生物而来,一直追溯下去,直到最基本能够繁殖的单细胞生物。那么,单细胞生物又从何而来呢?进化论提出,它是由很多不同的化合物,好像一锅汤一样混合起来,这当然不是故意的,而是在偶然之下被加热或者被雷电击中,使这些化合物产生化学反应,在突然之间就产生出最基本的单细胞生物。简单来说,最基本的生物是由一些元素混合起来,在不同的因素和特殊的环境下诞的。

我们要清楚了解这个理论,就要追溯进化论的背景。达尔文在1859年发表的《物种起源》,距今已差不多有150年之久。150年前的科学发展,比起今天当然相差得甚远。当时的生物学只是细胞生物学 (cellular biology)的年代,科学家才刚刚开始研究细胞。当时人们只知道细胞是由细胞膜包着,而里面是一团含有丰富营养的液体,好像灌汤饺一般,包着一些汤在里面。

但今时今日的分子生物学 (molecular biology),已经不再是看整个细胞,而是从分子的层面上研究细胞里面的化合物。到今日我们知道,细胞不只是一团液体、一锅汤这样简单,而是包含很复杂的元素。单是一个细胞里面的DNA (脱氧核糖核酸),就已经复杂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DNA是一种长链聚合物,组成单位称为核苷酸 (nucleotide) , DNA长链所排列而成的序列,可组成遗传密码,是胺基酸序列合成的依据。人类细胞中的每一个DNA含有六十亿个核苷酸,单是一个细胞里面的DNA已经可以说是数之不尽。所以,现在科学家已经不再轻看细胞如此复杂的构造。

但当时达尔文身处较早期的年代,细胞只是被看作一个简单的复合物。于是进化论就提出,化学物可以透过摩擦和电流,在雷电一闪之间产生出基本的生物。这当然只是一个理论,一直都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实。

直到1953年,距离达尔文发表进化论已经有近一百年之后,化学家和生物学家史丹利·米勒 (Stanley Miller)在芝加哥大学的实验室里面,偶然之下混合了一些无机的化学物质,竟然制造出几个胺基酸分子 (胺基酸是一种有机物)。当时这个发现,被认为是科学上一个非常大的突破,甚至让当时的人开始认为,距离解开生命起源之迷已经相当接近。他们觉得,这个发现终于可以证实,无机物可以产生胺基酸,只要这些胺基酸再混合,成为更大的分子,最后就可以制造出基因、细胞等等,按着这个理论推下去,很快就可以解开这个生命起源之迷。

这是人很容易犯的毛病。当他们得到少许的数据和证据之后,就开始将结论无限地扩大、伸延,可是手头上的证据和研究根本不足以支持他们的推论。由1953年开始,科学家花了超过五十年,继续不断地尝试用胺基酸去制造出细胞和生命,但所有的试验结果都以失败告终,到今日仍然没有成果。当然,我们不能排除将来或者会有进步,但至少我们要以证据为基础,而已有的证据告诉我们:实验室不能够制造细胞,只能够造出胺基酸而已。

距离达尔文提出进化论,已经过了150年,但到目前为止,科学家集合了许多人的智能,再加上实验室先进的设备,经过无数的研究,希望可以有一些结果,却最后都是徒劳无功。为什么没有结果呢?没错,细胞的确是由有机物组成,这是真实的,但这不能够反过来,把有机物混合起来,就会组成细胞,这是说不通的。生命当然是由化合物组成,但不是组合起来就是生命。到目前为止这个推论仍是没有证据支持的。

事实上,细胞的结构比当年科学家所想的复杂得多。当初他们并不明白细胞的结构,以为只要有足够的化学物质,好像把各样的材料放入一锅汤里煮,就可以制造出细胞。但当我们细心查看细胞的时候,就知道细胞不是一锅汤这么简单,而是有很复杂的结构。

偶然造出复杂的细胞?

在这个分子生物学的时代,我们知道一个有生命的细胞,里面最少有240个蛋白质分子,才可以繁殖,如果少于240个蛋白质分子,就不能繁殖下去,因为单位太少,当然240个蛋白质分子是非常之微小的,小得塞牙缝都不够,但这是最低的要求。每个蛋白质分子平均要有400个胺基酸,如果大家看过蛋白质分子的图画,大多数的蛋白质分子都是呈螺旋状的。现在我们知道,如果一个细胞是有生命的,它里面的胺基酸都必须是左手性的 (1)。即是说,一个蛋白质分子中的每一个胺基酸都要是左手性的,这个蛋白质分子才可以用来组成一个有生命的细胞。每一个胺基酸如果不是左手性,就是右手性,机会率是二分之一。400个胺基酸都是左手性,机会率是多少呢?每个分子有两个可能性,共400个分子,所以答案是2的400次方分之一。2的400次方 (即2400)是多少呢?用十进制的话,大约是10的120次方 (即10120),即是1之后有120个零 (即1,000,000,000, ...总数是120个零)。

[注1:手性是指化学物质的排列方式与其镜像不同,可参考以下网站:https://zh.wikipedia.org/zh-cn/手性 ]

这个数字有多大呢?科学家计算整个已知宇宙之中,存在10的80次方 (1080)粒电子,电子是非常微小的东西。请注意这是整个宇宙里所有的电子,不只是地球、太阳系或者银河系。10的80次方,即是1之后80个零,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你可能会以为这只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可能相等于全中国所有人民及政府的全部财产。但其实这数字比这个还要大得多,10的80次方已经是全宇宙中所有电子的总和,整个宇宙就只有这么多电子。

很多人喜欢用偶然来解释这些现象的出现,让我们认真地去研究是否可以是偶然。我们先假设胺基酸每秒钟组合一次,左手性的机会率是二分之一。我们用全宇宙中所有 (即1080)电子去组合。重复组合10的18次方次 (1018),碰碰运气,希望可以偶然组合出一个适合生命、有正确胺基酸排列的蛋白质分子。你猜1018到底是多少呢?这不是几百年、几千年,而是超过三百亿年。1018看似不算很大,但其实1之后18个零是很大的数字,比三百亿年里秒的总和还要多。科学家估计宇宙的历史没有三百亿年这么久远,他们估计宇宙由大爆炸开始,只有137亿年历史,我们的计算中已经把这个时间延长了超过一倍,让电子去组合出细胞中的蛋白质分子。

1080粒电子,乘以1018秒,一共组合了1098次。之前我们提过,一个蛋白质分子出现机率是10120分之一。10120和1098比较起来,还多了很多。你可能会觉得,似乎不是多了很多,数字上只是多了22 (120-98=22)。但其实是多了22个「零」在后面,每多一个零就增加十,多两个零就增加一百

多了22个「零」是怎样计算呢?首先,1080是相等于全宇宙中所有的电子,乘以1018秒。即是一共组合了1098次。多加一个零,就是增加了十。就是将「1098」乘10倍。这是什么意思?是一个宇宙中所有电子在三百亿年里能够碰撞组合「1098」次。将它乘10倍表示同时需要有十个宇宙,就是额外增加九个宇宙。多加两个零就是「1098」乘100倍,即表示同时需要有100个宇宙。

这样推算、加多22个零,总数是有10,000,000,000,000,000,000,000个宇宙。这不是22个宇宙,这是同时需要有100亿兆个宇宙 (即10 billion trillion universes)。亦即是要有100亿兆个宇宙才有足够的机率,让一个能组成有生命的细胞的蛋白质分子偶然 (by chance)出现。

很明显,这样的事不可能是偶然 (by chance)的,从来没有靠运气可以发生这样的事,可以连续、没有间断地开400回「左」,因为机会率是太小了。所以,靠碰撞而产生生命的机会率是非常之小的。要知道我们还只是用电子来计算,电子是最小的单位,如果要从化合物计算,物质的数量就更少了。我们纯粹从数学和统计学方面看,这个机率还远远不足够造出一个蛋白质分子,还差了100亿兆个宇宙,更别提造出生命了。我们要查明白一件事的时候,不能纯粹靠印象,而是要看实际的数据。当我们用数学去计算的时候,就会发现机会率这个理论是说不通的。

就是说,如果这件事可以成为事实,就不可能是机缘巧合,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有一个安排、设计。如果有一枚骰子,掷100次,每次掷的点数都一样的话,那么你可以作出结论,这枚骰子不是一枚公平的骰子,不是每面都有均等机会,而是被人做了手脚,可能灌有水银,是有人为的因素在当中。同样,如果一个细胞的出现率如此之低,要发生这样的事,背后一定有一个有意识的设计及能力去使之发生。

我们现在只是讲一个蛋白质分子,最基本的细胞组成分子生物都要求这样的难度,要靠碰运气造出单细胞生物丶甚或更复杂的生物,就更不可能了。一切科学研究都要有证据,但这个理论在数学上就拿不出证据。所以,近来有一些新的理论,尝试挽救进化论的不合理。有些理论说这个世界存在不只一个宇宙,而是有很多个宇宙 (multi-universe)。但问题是,他们要拿出一些真凭实据来,才可以支持这个理论。

生物出现的次序

明白了进化论所提出的生命起源,是没有什么根据之外,我们再看进化论生命的演变这方面。进化论主要的内容,就是提出生物出现之后,这些生物会在经过很长的时间之后,慢慢进化成另一种生物,一直变化下去。首先出现的是单细胞生物,然后进化到复细胞生物,接着进化到无脊椎生物,再之后是有脊椎生物、鱼类、两栖类、爬虫类、哺乳类,最后是人类。当然我们不会太仔细地分类,这只是进化论一个简单的轮廓。

我们可以看看圣经是怎样说的,圣经创世纪第1章记载了神用六日来创造天地万物。我们以前提过,「日」这个字不是指二十四小时,这个的说法是误解了圣经。圣经是说神用六段非常长的时期,来创造宇宙万物的。

跟生物有关的经文,是在第三日开始。圣经创世纪第1章9至13节描述了神在第三日创造了青草、蔬菜和树木等各种植物。第五日也是和生物有关的,记载于第20节到23节,神在这日造了海洋生物,和空中的飞鸟。第六日在第24节开始到最后31节,这里记载神造了陆地上的生物,有牲畜、昆虫 (留意「昆虫」译作「爬虫」会较为准确,英语圣经译作creeping things)和野兽,最后是人类。人类也是在第六日创造,不过是造了其他一切生物之后,最后才造人,在一日之中也是有不同的阶段。

你有没有留意到我们刚才看神创造生物的次序?首先是植物,然后是鱼、飞鸟,接着是爬虫、哺乳类动物,最后是人。这个次序和和进化论所提出的次序是一样的,没有分别,两者并没有冲突。只不过进化论更详细一些,但基本的结构是一致的,并没有前后颠倒。

要知道圣经是在四千多年前就已经写下神创造的过程,为何圣经跟进化论所发现的会完全一致呢?圣经的作者总不可能会预先知道达尔文和他的进化论吧?这是因为圣经所记载的就是事实。当进化论的学者从考古学的角度,用不同年代的岩层中所发掘的古生物化石,推断出生物出现的先后次序,得出的次序跟圣经是吻合的。

正如我跟大家一开始说的,如果圣经是真实的,是事实的真相,而科学研究得出的结果也是事实的真相的话,两者是一定会吻合的。而生物出现的次序,只是众多的例子之中的其中一个,可以证明圣经和科学是吻合的。为什么会是一致的呢?因为考古学家只是发掘出当年神创造众生物的次序,当时神是如何创造各样生物,考古学家所找出来的当然也是这个次序,两者不可能会有冲突。

有不少人以为圣经和很多科学研究和新发现是有冲突的,但我们要看清楚。如果一个理论没有证据支持,例如之前提过,进化论所提倡的生命起源是没有证据的,这些理论当然不能够接受。相反,如果一个理论是有真实的证据,在不同的岩层中,的确发现了不同的生物品种,这当然是一个正确的事实。但当我们把这些证据、事实,跟圣经比较的话,你会发现这些证据和圣经的说法是一样的,没有任何问题,次序是一样的。虽然圣经是没有那么详细,但两者之间是没有冲突的。

寒武纪大爆发

不仅如此,科学家还找到一个很令人意外的发现。古生物的考古学家在多年前发现了一个事件,叫作「寒武纪大爆发 (Cambrian Explosion)」。寒武纪是一个纪元,距离现今已有大约五亿年。五亿年有多久远呢?我用另一个纪元来比较一下,让大家感受一下寒武纪离现在有多远。相信大家都熟识一个叫侏罗纪的纪元 (是恐龙出现的时期),侏罗纪距今大约有二亿年之久,而寒武纪是五亿年前,比侏罗纪古老多2.5倍的时间。

在寒武纪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大爆发,跟我们上次提过宇宙起源的大爆炸有些相似,不过当然不是物理学上的爆炸,而是在生物学上。生物学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这个时代之前,只有很少数的化石被发掘出来;但到寒武纪的时候,就突然之间出现了很大量的古生物,而且有很多不同种类。所以生物学家称这个事件为一个爆发,因为生物是很迅速地出现,好像爆炸一样突然。

请留意,寒武纪期间生物是很「迅速」地产生的。而进化论是怎样说的呢?进化论提出,生物的品种是由很缓慢的进化而成的。但我们找到的事实并非如此:生物品种不是很缓慢地出现,而是突然在很短时间之内、像爆炸一样出现。

在1909年,科学家在加拿大一个叫伯吉斯 (Burgess)的地方,发现了很大量的生物化石群,而发现的地方就在寒武纪的岩层中。1947年,在澳大利亚的埃迪卡拉 (Ediacara)再发现了另外一个动物化石群,同样在寒武纪的岩层中。1984年,在中国云南的澄江也发现了大量的化石,这个澄江化石群在考古学上是赫赫有名的,被称为二十世纪最惊人的考古发现之一,在里面发现了许多种类的化石,有三叶虫、箭虫、甲壳动物、软件动物、节肢动物等等,至少有180种不同的生物,全部都是很快速地出现,而不是经过很多年的时间才变化出来的。

所以,如果我们以证据为基础来看,进化论就反而不正确了。证据显示,生物不是慢慢进化而成,而是很迅速地出现,而且有很大量、很多种类的物种同期出现。进化论所持的证据,只是在不同的岩层,找到不同的生物,而这个已知的事实我们在刚才已经讨论过,是跟圣经没有抵触的。

所以,我们要找出哪些是科学的真凭实据。真凭实据和真理一定是没有冲突的,但如果再牵强附会,自行加很多解释在当中,那当然就另作别论。进化论加插了什么呢?就是进化这个过程。较低的、年代较久远的岩层所找到的化石,的确是一些较简单的生物,进化论却假设这些低等生物是自己进化,变成更高级的生物,而这是没有证据的。我们有的证据,是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生物,但却没有证据证明生物品种是进化而来的,进化的部份只是一个人为加添的解释、幻想,超出科学证据所能支持的。当我们只按证据本身来作出结论的话,我们会发现圣经和事实是没有抵触的。但如果我们继续无界限地发展手上的数据的话,当然就会产生一些难以解释的问题。

消失的过渡生物

问题是,如果甲物种会进化到乙物种,变化的过程一定会出现过渡的生物。因为由甲到乙不是一晚之间可以变化而成,而是经过很多万年而成。要由甲物种变成乙物种,需要一步一步变化,一开始由百分百是甲的物种,变成只有百分之九十八像甲,再变成有百分之九十五像甲,有百分之五像乙,如此类推,直到出现百分之百是乙的物种。在过程当中,一定会出现一些不是百分之百甲,也不是百分之百乙的物种,是在中间的过渡生物。但到目前为止,科学家依然找不到这些过渡生物。

如果我说,每一个成年人,不管他有多高大,其实都是由一个几斤重的婴儿变化而来的。这种说法当然是有根据,因为我们是可以找到由婴儿到成年人的变化过程,由几个月大到孩童、少年的这个过程。假如这个世界上只有婴儿和成年人,然后我跟你说:成年人是由婴儿变过来的,如此说法就太荒谬了,因为没有了中间的过程,这种说法就很难令人信服。

婴孩变到成年人,只不过是几十年。一个物种到另一个物种,少说也有几万年,中间的过程跑到哪里去了?它们是不可能凭空消失的。这就是进化论一个经常被人诟病、被称为「缺环 (missing link)」的问题。这个问题到现在就更加严重了,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科学家都很有信心,觉得研究虽然不可能很快就有结果,但只要多花点时间,就可以找到那些缺环。但科学家花了一百五十年之久,这些缺环依旧是缺环,不禁令人怀疑,到底这些缺环是否存在呢?现在甚至有不少的科学家觉得,这些缺环根本并不存在,找了一百五十年都找不到的话,理应可以归纳为不存在。

为什么缺环是不存在的呢?如果甲物种可以变成乙物种,最多我们假设未达到乙物种的过渡物种,因为不能适应环境,按着适者生存的原则,而被自然淘汰。只有完全变成乙物种的才可以生存,中间的物种就会死亡。这种说法逻辑上没有问题,但当这些过渡物种死去之后,就会留下化石,即使我们假设他们全部灭绝,请问他们的化石在哪里呢?

现在,任何物种之间的过渡物种都不存在,也没有找到任何的化石。请你想想,要说这些过渡生物曾经出现,到底有没有可能呢?科学家连许多百万年前的化石也可以找得到,恐龙骨和蛋更是多不胜数,为何较近期的物种反而找不到呢?恐龙也是很久之前已经绝迹,即使过渡生物全部绝迹,也会留下化石,为何能找到恐龙的化石,却找不到过渡生物的化石呢?从证据来看,生物由一个品种变化到另一个品种,是根本上没有发生过。因为如果有发生过,就一定有现存的生物,或者死去之后的化石,但事实证明,这两样都是不存在的。如果基于证据来说,生物的进化是没有发生过,是一个错误的推测。

生物之间的分类

我们来看圣经如何说,请翻开圣经创世纪第1章。之前提过有三日和生物有关,就是第三、第五和第六日。记载这三日的经文中,有一个很特别的词语重复出现。我们看第12节:「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

有没有留意到「各从其类」这个词语?这个词语的意思是各样的生物都是属于自己的种类,而品种之间是不会「过界」的。圣经说菜蔬、树木是各从其类;在21节提到鱼和飞鸟,也是各从其类;到24,25节提到陆上的动物时,一样都是各从其类。圣经不断重复说生物是「各从其类」的,在讲论创世过程的第一章中,这个词语就出现了十次。

如果你是一个没有偏见的人,请你看这些放在你面前的证据,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证据,你说到底生物是会进化,还是各从其类?很明显是各从其类。有成千上万的例子都证明,生物是各从其类。如果生物不是各从其类,那就没有生物学了,因为生物学就是要把生物分类,分成界、门、纲、目、科、属、种,如果是生物是可以过界的,就不能够为生物分类。

正如为儿童和成人分一条界线,是不可能的事,试问我们如何能够清楚界定一个人到了什么年纪,才算是成熟呢?目前香港的法定年龄是十八岁,但十八岁这条界线是很随意的。有些人到了二十岁也不是很成熟,但也有些人十五、六岁就已经很成熟。所以不是十八岁就是成熟,只是因为法律需要,只好随便选出来的一个数字。儿童到成人是没有一个正确的界限,因为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要称呼一个女子为小姐还是女士,也是很难分别出来,没有一个清晰的界线,只能够自行用人为的定义分界。但生物学就可以分类,因为生物是各从其类的,生物之间才可以清楚分开。

被错误理解的适者生存

进化论提倡的「适者生存」,也是很容易误导人的。人类和所有的生物,的确是可以适应环境的,否则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之下,生物就不能够生存。如果一种生物只可以活在二十度的环境,但不能够承受十五度,到冬天的时候当然就不能存活。生物是可以有一定程度的适应,但不代表可以无界限地适应任何环境。进化论所提倡的适者生存,就是当一种生物需要飞行时,就可以长出一对翅膀;需要到水里生活时,可以变化出鱼鳃,而这是没有任何的科学根据的。进化论将适者生存的概念无限伸延,实在是与科学的精神不符。

正如生存在热带地区的人,一般来说肤色会比较黑,因为要抵抗阳光和紫外线;在寒冷地区的人,皮肤会比较白,脂肪组织也会比较多。人和其他所有生物是可以适应环境,但不代表我们的适应能力是无限的。难道我们去北极住上几年,就可以自然适应环境,以致我们可以不用装备和御寒衣物也能生存么?只怕住不了多久,就已经冻死了,更不用说要演变、进化了。生物可以适应任何环境这个理论,是说不通的。

生物的奇妙

而且,世上现存有很多生物,它们的本能非常奇妙,根本上是不能够慢慢适应出来。例如有一种鱼叫箭鱼,又名射水鱼,这种鱼懂得在口中含一口水,然后对着一些飞过或停留在植物上的昆虫发射「水弹」,昆虫被击中后就会跌入水中,成为射手鱼的口中食物。你不妨在潄口的时候尝试向一个目标发射,看你要练多久才可以射中呢?对着死物已经很不容易,昆虫是会在空中飞的,而射手鱼一样可以击中飞行中的昆虫。我都试过射箭,对着这么大的一个靶也射不中,要练很久才可以射中红心。但如果现在红心不是一个固定的目标,而是会左右移动的话,难度就大得多了。要在立体空间中击中一个移动的物体,准确度几乎可以媲美一枚国防用的导弹。而且水里面是有折射的,即是说射手鱼看到的昆虫位置不是实际的位置,是需要计算折射率,调校出正确的角度才可以击中。在陆地上已经很难,要在水里面击中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你说,射手鱼是如何发展出这门本领出来?要花多少代才可以学到这个功夫?有没有可能是慢慢演变出来呢?恐怕还未学会,未演变成功,它们早就绝迹了,因为它们要懂得射中昆虫,才可以找到食物。我们表面看进化论,好像很有可能,觉得生物就是这样慢慢进化。但如果我们细心看动物的精密结构和复杂程度,其实是不可能靠进化而成的。

我再多举一种动物,也是很奇妙的。有一种黄蜂,像很多动物,例如鲑鱼一样,产卵之后就会死。它死了也不打紧,但产下的卵孵化之后,幼虫就没有食物。黄蜂没有日间护理中心,谁可以养它们呢?黄蜂很聪明,它会在产卵之前抓一条虫到自己的巢去,然后用自己的尾,在这条虫上一个适当的部位刺一针。黄蜂是一个技术高超的麻醉师,它刺的这一针不浅不深,恰到好处,能让这条虫昏迷,既不会死,又不会醒过来。因为如果虫太早醒过来,就会把黄蜂的幼虫吃掉;但如果死了,虫就会腐化,黄蜂幼虫就不能吃,吃了也会中毒。只有当黄蜂幼虫孵化时,这条虫昏迷而没有死,幼虫才会有一个丰富的美食享用,才可以开始长大。

请你想想,是谁教导黄蜂这门本领呢?是如何进化而来的呢?如果黄蜂不懂这个本领,根本不会有下一代可以进化。当我们细心研究,认识生物奇妙的本能和设计的时候,就会发现生物的进化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一个有智能的工程师,设计这些生物,赋予它们这些本能,进化是不可能使生物得到这些能力。我们可以从很多方面看到,生物进化的理论并没有实质的证据支持,在理论上也说不通。

人类由猿人而来?

在结束之前,我想再多提一点。进化论中有一个被人经常提到的观念,说我们人类是在一、两百万年前从猿人变过来的,由二、三百万年前石器时代的南方人猿,到五十万至一百万年前的直立人,一直进化到现今的人类。你觉得猿人是不是我们的祖先呢?你当然可以自己选择,但我们会看一些实际上的证据。

圣经上记载,所有的人类都是由亚当和夏娃一对夫妇而来的,按照圣经所提供的年代计算,他们的出现在间距离现在大约是六、七千年,这个数字会有一些的弹性,最长的计算大约有一万年。这和进化论提出的五十万年,当然相差很远,差了五十倍。人类的历史到底有多久呢?我们可以去研究、探索一下这个话题。

我们可以从数学的角度来看,让我们先转到另一件事情。假设我问你借钱,第一天借2元,第二天借4元,第三天借8元,每天比前一天多一倍,如此借一个月,然后我每天还你1万元,一个月就还30万元。你觉得划不划算呢?如果每天还1000万元,一个月就还3亿元。事实上,按前面的计算,即使只算第30日,你就要给我超过10亿元,还未计算第29天之前呢。如果去到第33天,数字就会达到85亿。

这个实验告诉我们,以倍数增长的数字是惊人的,而人口增长也是以倍数计算的。即是说,一开始只需要两个人,两个人就生下两个人,就会有四个人,四个人每对人再生下两个,就会有八个人 (注意:这算法还没有计算死亡的因素)。如此一直下去,到第33代之后,就会到85亿人口,而现在世界上才有六十几亿人。当然我的计算只是一个很笼统的计算,没有计算死亡等因素。但一般人都不会只生两个小孩,我自己在兄第中是排行第七的儿子,还有三个姊姊,加起来有十个兄弟姊妹。我现在只是简单地计算只生两个小孩的情况,到33代已经可以去到85亿人。33代大约有多少年?一代不过是三、四十年,40年乘以33代,大约只有一千多年。如果你说人类历史有五十万、一百万年,人类会有多少代呢?这么多人跑哪里去了呢?人口的数字不可以只有这么少,一早就应该会挤满地球。所以,我们用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就可以看到,人类的历史不可能这么久。

有一篇文章在一份名为《自然》的期刊发表,如果你修读科学,就会知道这本期刊在科学界很出名,是一本很专业,高水平的期刊。这篇文章在2004年9月30日 (VOL 431)的一期发表,是一个由多个研究员对人类祖先的研究结果,从数学方面研究这个问题。他们考虑了很多方面的因素,例如地理环境、历史因素等等,用一个很复杂的数学模型,在人口方面作出计算之后,就在这本期刊发表了几个重点,都是令人很意外的几点。

其中一点是说人类是有一个共同的祖先,而奇怪的是,这正正是圣经也告诉我们的,这篇论文告诉我们,所有的人类都有同一个共同的祖先 (Universal Ancestor)。第二点就是说,人类共同祖先的出现时间,只是在几千年之前。这篇文章用一个数学模型来计算,假设人口有log2n代,而n是全球人口总数。将现在六十亿人口代入公式,会得出人类历史大约是33代,和我们之前计算的的差不多。

如果他们这个数学模型成立,反而是会支持圣经所说的。当然我们用简单的推论,也可以看到接近的数字,是不可能有五十万、一百万年,否则人类就会有很多代。虽然33代只有一、两千年,但这篇文章也计算了死亡人口、地理因素和移居人口等等的因素,所以将这个时间推延到六千年,甚至一万年,就已经可以弥补所有的因素,但不可能去到一百万年,否则现在全球人口就会多得连地球也容不下。

对圣经的偏见

我们在这里做一个结论。很多人都很难避免偏见这个问题,基本上他们未真正研究过证据,却一早就已经判定圣经为不正确、不合理、是迷信而已。但如果我们放下我们的偏见,细心去看科学证据的话,你会发现科学家、研究员找到的证据,全部都和圣经没有抵触、没有冲突,反而有很多是直接支持圣经的。

相反,许多人都不假思索地接受进化论,我想这也是一种偏好。进化论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多理由、这么多证据来支持呢?你会发现进化论在很多方面都是没有支持,不能成立的,纯粹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想象而已。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放下这些偏见的话,可能会认识事实的真相多一些。

许多人觉得圣经是没有什么真凭实据的,只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只是一种主观感受。这也是不正确的,是一份偏见。圣经里面所说的事情,其实是有很多证据支持的。

这段时间我们会从很多方面去看这些证据,上次我们看过天文、物理方面的证据,这次从生物、化学的角度看,之后我们会继续从计算机、历史、考古方面看圣经。圣经是有很多证据的,不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人们就是不相信,也不会降低圣经的真实性一丝一毫。

© 2019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信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bts/msg-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