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

李马可牧师主讲

我们已有半年时间探索这重要的题目,如果我们这半年每个星期来听,我们的属灵生命是不可能不进步的,不然的确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只要你真的用心去听,回去真的照着实行,即使你实行不多,就算只是一点点,也会有一点点的进步。认真听神的话而不进步,是没有可能的事。而且希望我们不单有进步,而是有很大的进步。

心里真的认为自己不算什么?

我之前说过学习依靠神的一个重要先决条件,就是不要依靠自己。因为若你依靠自己就可做到,很明显你不会依靠任何人,更加不会依靠神。人去学习倚靠神最大的拦阻,就是人爱依靠自己,神虽然很愿意帮助我们,但我们不想依靠他,因为人是很喜欢依靠自己的。

人怎可以不依靠自己呢?你看自己「我有这么多好处,这么多优点,我有才能才干、我有聪明智慧、我又有学识,又有不少的成就、很多的证书、我的生命又有很多质素、有很多经验」。一个人怎么可以不依靠自己呢?自己有这么多东西可以依靠、要去倚靠神是一件很难的事。我们的口可以说:「这些都不重要的,我们都是不行的」。可能这是一个口头上的谦逊,但我们的心里面是否真的觉得自己不算什么?一无是处呢?你看你自己,你觉得怎么样?你觉得自己样样都不行吗?你是否真的能这么清楚了解自己呢?

谦卑的人就是依靠、跟随神的人

今天从旧约一节经文开始。弥迦书6章8节「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这节经文大家应该熟悉,是较为有名的一节经文。我们主要看最后那句,「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这节经文告诉我们,怎样的人才能够与神同行。

你觉得自己是否是一个谦卑的人呢?这节经文告诉我们,与神同行的人,条件就是存着谦卑的心,才可以与神同行。与神同行跟我们这题目依靠神有何关系?其实是同一样东西,与神同行亦即依靠神。为何要与神同行?就是跟随他。何谓跟随他?跟随他即依靠他,否则为何要跟随他呢?

人年幼时已喜爱靠自己

这好像小朋友与妈妈同行一样,一般小朋友在年幼的时候,他们会常常缠着、紧跟妈妈的。他不会理睬其他姨姨、叔叔,怎么也要缠着妈妈,形影不离。为什么要寸步不离地缠着她?因为离开了她会觉得没有安全感。但你留意到当小朋友长到三、五岁时又怎样?妈妈就会知道,你想他跟随你已很难,你跟他一起外出,想拖他的手,他会怎么样?会推开你的手,那时他不再让你拖手,因为他觉得不需要跟着你、依靠你,他已经长大,敢出去外面的世界探索,不喜欢跟妈妈,即使妈妈想捉住他也很难。

这就是人的情况,当我们什么也不晓得的时候,我们会缠着一个我们觉得可以依靠的人;但到我们已经晓得不少东西时就不同了。你可想象一个小朋友去到四、五岁已经不想跟随妈妈,不想与妈妈同行,他要独行,「我要走我自己的路、我要做我自己的事、我要自己决定」,每个小朋友都是这样。我没有见过例外,若有请你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我也想认识长大了仍然缠着妈妈的小朋友。小孩子长大了就会觉得自己能干,你留意他们到四、五岁时,已经觉得自己是值得被重视的,觉得自己了不起,不再认为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会认为「我现在自己可以探索这个世界,我自己可以去看。」因此他们这时已经开始很喜欢去表现自己,告诉别人我晓得做这些那些,他被称赞时就会非常开心、飘飘然,我们越长大越是这样。

而其实我们和他们是一样,当然我们比较含蓄一些,不像小朋友那样完全表露出来。我们习惯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为何要与神同行呢?是没有需要的,除非与神同行是他跟我,这就没问题。与神同行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与神同行是指你跟他。但我们已经有惯性,自己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不会觉得离开了神以后就什么也做不到。

因此圣经告诉我们,哪些人才能够与神同行?你要知道不是神不想你与他同行,是你撇开他的手,你觉得他碍手碍脚。你自己有自己的事情想做,是你推开了他的手。圣经说谦卑的人才能与神同行,因谦卑的人知道他需要神,因此他会与神同行。否则他觉得我都可以了,会心想「我知道你是神,不过暂时没有需要,有需要我才找你。」所以圣经讲得很清楚,要存一个谦卑的心,才可以与神同行。

你是不是谦卑的人呢?

问题是:你是不是谦卑的人呢?当然我问这个问题没有什么意思,因如果我问你这问题,你当然会说:「我不谦卑」。对吗?若你说自己很谦卑,便像是很骄傲,所以每个人被问到这问题时,你都晓得怎么回答的。大家在世界活得这么久,都会很客气、很谦虚地不敢承认,所以这些问题问了等于没问。不如你自己问一问自己,不用回答我,看看会否坦白些。

你自己觉得你是否一个谦卑的人呢?一般我都觉得问这问题没有什么用,基本上我们的答案都是:「又不是很骄傲,也不是太谦卑」,我们都知道,如果要你给自己打分「是否很谦卑?」零至十分,零是最谦卑,你会给自己打多少分?四分或两分?大多是在二至四分之间徘徊,很少人会认为「我应该有七分,我是一个相当骄傲的人」,相信十个也未必找到一个。

另外有些人认为自己「非常接近零,一分,有一点点不够谦卑,大部份都谦卑」,这也不是太多人会这么想,我有没有猜错呢?如果有,请你告诉我。大多数人都是持中庸之道。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怎样得出这结论?无论你的结论是二或三或四分也好,甚至七分也好,这不重要,你怎样得出这个结论呢?你凭什么做这个结论呢?「我谦卑或骄傲的水平就是这个水平」,你怎样得出这个结论呢?你怎样知道?这才有趣。我不知你能否回答,你怎样知道你水平去到哪里?读书就容易知道自己有多少分。你在学校成绩怎样?你说:「中上」。怎么知道?「看成绩表时就知道」。但我从来没有收过谦卑评分的成绩表,究竟你用什么量度自己,以至你得出这个答案?先不要说这答案是对或错,你的答案是怎样来的都颇有趣。但你心里面真的有一个答案,对吗?问题是你怎么得出这答案?你用什么去衡量的?人非常有趣,你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做。

人常凭感觉或跟人比较作为评估准则

人是怎么自评的?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靠自己的感觉:你是否一个很恶的人,或是良善的人?靠你的感觉,我觉得自己是如此就是如此,很多人是这样自评的。如果问你,你是否顺服神、听神说话呢?或你觉得你做基督徒是否热心呢?你就自己给自己评分。怎样达到这评分?很多人会答「我觉得是这样」。或者你觉得你是否一个忍耐的人呢?就是你自己的感觉,绝大部份人都很有趣的,都是靠感觉行事。

除了感觉,人还常有另外一种方法去自评,就是跟别人比较。你觉得你属灵生命怎么样?「我属灵生命中上。」为什么?「因为我比一般基督徒都好。」或者你的身边一般的基督徒都是不错的人;但也可能他们的情况是非常差。情况就如你在读书时有人问你,你考香港中学公开试会取得什么成绩?你说:「应该会考中上成绩,因为我在学校里都属中上」,但原来你没有计算你学校是最差等级(Brand3)的,你在最差等级的中学里是中上,不等于你在香港中学公开试就会考得不俗。

故此,你要明白你跟别人比,但他们的情况是如何呢?他们真的能给你一个客观的因素去量度吗?否则的话,你一开始用的基础已经不稳固,所以我们不可以凭感觉的。但我们很多时都只凭感觉,或是跟别人比较。你是否很热心的人?「我是颇热心,看看教会信徒当中,我的热心应该在中等」。但可惜如果你整间教会都是很差的教会,这样是没有用的,你是中等其实就是不合格。你明白吗?但我们很多时就是这样来作评估。

圣经对谦卑的定义 - 看别人比自己强

如果问你,应该要怎样做评估?应根据什么呢?这就人人都晓得回答,当然是用圣经来评估。「讲了这么久,牧师,你当我们初来乍到?」没错,是该用圣经来评估的。但我告诉你,很少人真的会这样做,当人衡量自己的时候,很少人会真的打开圣经看看里面的讲法。我们当然不可能藉圣经去量度一切的事,但今日我们主要的题目是谦卑,圣经是怎么说谦卑的?我们看新约腓立比书,你想知道自己是否一个谦卑的人,你可看看圣经的定义来自评一下。

腓立比2章3节「不要自私自利,也不要贪图虚荣,只要谦卑,看别人比自己强」。我们只注意谦卑这事,一时之间不可以处理太多东西。这里来说谦卑的定义是什么?谦卑的定义就是-「看别人比自己强」,即看别人比自己高、看别人比自己优胜,简单来说是别人比自己好,或是超越自己的。所以问你是否谦卑?圣经的定义就是:你看其他人,是否你觉得其他人优越过你,比你好?我们这里大约三十多人,你是否觉得「他比我好,她比我好,每一位也比我好。」你是否这样认为?只有你才知道。不过我真的怀疑,你是否真的这么看。

人的谦卑 - 胜不骄

一般人是怎样看?一般都会觉得有些信徒生命比我更成长,或是教会的领导,我没理由觉得教会的领导会比我差。所以这些人也没问题,「但有些比较新,来教会没多久的。的确有些人比我更好。但有些人跟我差不多,亦有弟兄姊妹较年幼,又或者有些弟兄姊妹属灵生命遇到问题有些阻滞」,你觉得「好像我比他们好一点,我不敢说好很多,只是好一点点」,这样是否骄傲呢?但我心里面真的这样认为的。

好像你们在学校读书一样,绝大部份的人都是中等,必定有些人是高才生、学习委员,你也远远不及他们的水平,而在下面也有些是很差的。但那些很优秀的学生,你知道自己比不上他们,会十分接受,不会心存妒忌,这应该没问题。另外很差的那些,要去上「精读班」你也没有鄙视他们,你会觉得人必定有高低,十只手指也有长短,甚至有些同学功课有不明白,你会很乐意指教他们。这样都是合适的态度,是吗?这怎会算是骄傲?

「我不是觉得我分数比他们优胜,我就觉得很了不起」不是。「只不过可能我天生好一点点,或我天生更努力,少睡些也可以。但我没有用这些来夸耀自己,没有因此而轻视其他人,我不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只是实事求事,做人都是需要这样。因我基本上大部份都合格,没有一科是不合格,而他真的有几科不合格。我是否要不计较客观的事实,不理会我有多少分,只认为我一定比他差便可?但这样想好像跟现实有些脱节。

这应该很难,看别人即看所有人都比自己好,有没有可能呢?是没什么可能的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问你,你觉得自己是否谦卑?可能我要继续去看更基础的定义,首先在你心目中什么是谦卑?刚才我所说的量度方法,全都只是人的谦卑,只是人对谦卑或骄傲的看法。

如果我没有看错,绝大部份信徒的看法都是这样,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他们对骄傲和谦卑的定义。虽然我们常讲到圣经中的一些原则、一些教训,但其实我们都是在用人的角度来看事物。讲谦卑,我们用人的角度来看谦卑;讲温柔,我们用人的角度来看温柔。我们可能都不知道属灵的谦卑,跟人的谦卑有什么分别,我们就连这部份也不明白。

在人来看,刚才我所说的「胜不骄,败不馁」,这就是谦卑。当你是优秀的,真不幸,你是全班第一名,「真的不好意思,但我真的没有骄傲,我真的完全没有夸口。我成绩真的比他们好,那么你想我怎么样呢?是否要我在考试时刻意答错几题,好让我成绩跌下去?」要么就妄顾事实,要么就刻意答错将分数降低吗?

基督徒常隐藏实力故作谦卑

大家别笑,不要觉得没有那么夸张吧?真的有人这么做,不过这些基督徒,他们会这么做。我不是讲考试,我讲基督徒他们的运作方式。例如:在教会里查经或小组讨论,有时查经问问题,其实不少人晓得答案但不回答,为什么?是因为他怕在人面前回答这问题会显得自己好像很熟悉圣经,怕别人以为他很了不起、很属灵。因他不想这样,所以为了避免自己骄傲,或者避免别人以为你很自高,故此需要隐藏自己的实力。

做学生就不会这样,他考试答题会尽力答,但原来教会却这样,你有没有见过这些人?可能你自己就是其中一份子,你明明晓得答案,为什么不回答?「我不想别人以为我想出风头,所以要刻意降低自己,隐藏自己」。但这是骄傲或是谦卑?你渐渐觉得很困难去分辨。

自己刻意隐藏自己这就是故作谦卑,以至让别人看见「我不喜欢出风头的」。或更加重要就是要向自己证明,我是谦卑的人「所以我不想炫耀」。那时你真是不知答好还是不答较好?回答会不会骄傲呢?不回答又会不会是一个隐藏的自高?是否很难决定呢?是非常困难。是吗?你原本晓得,你在知识上已比人高一等,但你还要隐藏你晓得,这样在道德上你又高人一等,这就是双重高,高人两级。但你会这样做,很明显是你已觉得自己比人强,不然你何需隐藏呢?故此,讲了半天你已开始头昏脑胀了,不知怎样才是谦卑,可见这问题是非常困难的。

谦卑是人性最厌恶最抗拒的事情

我告诉你,对世界上所有人来说,谦卑是最最最困难的事情,没有任何事情比它更困难,而且也非常复杂。复杂不是因为谦卑复杂,复杂是因为人性,是人性让它变得复杂,因为人的思想很复杂,到最后你都不知你做那件事情是真心或是假意;是自然或是刻意故意,因那是人性的蛊惑。

这事为何这么难?因为人性最厌恶最抗拒的事情,就是谦卑。但你说:「不是的,很多人的著作都教导人要学习谦卑;又赞扬那些谦卑的人、尊重那些谦卑的人。」但刚才我讲过,因为有两种谦卑,那是属人的谦卑,人人都会称赞;但我现在讲的是圣经的谦卑。圣经的谦卑是看别人比自己强,即是什么?就是作最差的那位。你告诉我有谁会称赞最差的人呢?我没有听过。人最大最大的问题,最深的渴望只有一个字,就是「棒」,或者是荣誉,或者叫面子,又或者叫骄傲,这是人最大的问题。

圣经箴言6章17节「就是高傲的眼、说谎的舌头、流无辜人血的手。」讲到有七种罪,第一种是什么?神有七样东西是他非常恨恶的,而这七样东西的首位,第一样就是高傲的眼,即是骄傲,而这事是最难除去的。要了不起、要面子、要骄傲、要荣誉,有些人甚至为了荣誉死也不怕。

人看荣誉比死亡更加重要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神风敢死队」,驾驶次一级的飞机撞击军舰就是这样,这当然会粉身碎骨,是什么促使他们这么做呢?爱国是一个理念,但我认为更重要是那份荣誉。日本人在这方面很强,所以就算切腹死也不要紧,因切腹死可得荣誉,对他来说荣誉比死亡更重要。

现代也有这样的人,那些身怀炸弹的恐怖份子,是什么促使他们会这样做?除了他们的信仰之外,其实更重要是在人面前那份荣誉,甚至粉身碎骨也不怕,你可想而知荣誉的力量真的很大。所以你不会选择跟它走相反的路,你要了不起、你要威风凛凛给人看,你不会想失败给人看吧?任何人最厌恶的、最害怕的就是失败给人看。

但腓立比书就是说,你败给自己看,你看别人比自己强,哗,这真的是万万不能!所以如果你了解圣经的谦卑,不是世人那套谦卑,明白是两回事时,你就会知道这事是人所不喜欢的。人只喜欢人的谦卑,这没问题,人的谦卑就是只要我了不起,我心里面不骄傲,胜不骄没问题,因为我都是胜、是赢的一方而不是输的。你胜了其实已经有光彩,不骄傲也没所谓,何需骄傲呢?

人为的假谦卑

你看那些上台领奖的学生大多说什么?没有人会说任何一句骄傲的说话,当然是多谢父母、多谢校长、各位师长。你看奥斯卡上台领奖的也是一样,多谢我的团队、多谢某某提携我,人人都说这套,人人都刻意隐藏自己。我不会说他们人人都是假意,有些是真心的,「我都觉得应该谦卑,我有这成就都是幸运,因有某某提拔我,或者有个补习老师帮助我。」他也会多谢他们。我不排除有发自内心的谦恭有礼,但这都是人的谦卑。即使他考第一也没有骄傲,没看不起别人,这也是好事,不是坏事,不过这不是圣经的谦卑。世人的定义就是这样,但圣经的谦卑不单是胜而不骄。

圣经所说的谦卑是怎样呢?你会发觉完全不同,是「看每一个人都比自己强」,若你是这样时便不需要隐藏。因为只有当你觉得自己强的时候,你才会去隐藏自己的才华。但如果你明白每一个人都比你好,就算你尽力都仍然是最差的那位,这样没什么好隐藏。假谦卑就是,你实际上不是最差的那位,但你假装是,要刻意降低自己。这是你自己人为的,真与假的分别就是人为与否。

真谦卑 - 神在人心里面的工作

真谦卑就是神在你里面的工作,神让你知道、完全看得见你实实际际是最差那位,故此你不需要隐藏任何东西、不需要隐藏自己、不需要故意谦卑,再努力你都是最差的。所以告诉你,真正的谦卑只有神工作才做到,绝对不是人自己能够做得到。所以真谦卑与伪谦卑的分别,便是一样是神作的,一样是你自己作的。

你要紧记「在人不能」,圣经里面所讲每一样事情都是「在人不能」,只有你才知道神是真实的。如果圣经里面的事情你都可做到,那么神存在与否都无关重要,但圣经告诉你,那些事情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得到,如果你能够真的做得到,真的能达到这水平,这就向你证明神是真的。这是以我们的生命去证实,神是真实存在这世界里面。

讲了这么久,你也许会问我,有没可能有人看每个人都比自己了不起?是可行吗?不是刻意的,他真的很自然很清楚自己有这样的认识,亦都能够告诉别人,每个人都比他了不起,应该很难找到这样的人吧?即使乞丐都会觉得自己比别人好,「我乞到十元,他连十元也乞不到」。会有这样的人吗?有,不但可能,而事实上真的有一位已有记载。当然不止一位,但我们先看这一位。

保罗看自己比最小的还要小

以弗所3章8节,这书是保罗写的。保罗说:「我本来比圣徒中最小的还小,神还是赐给我这恩典,要我把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传给外族人」。我只想你看第一句,保罗说什么?他「比圣徒中最小的还要小」。「本来」这两个字原文是没有的,有时圣经翻译有点奇怪,不知为何要加这个词语,原文完全没有一个字与「本来」有关系。原文基本上是「我比圣徒中最小的还小」。我相信可能翻译者认为保罗原本是这样,不过现在就不再是这样了,所以他加「本来」两个字,但这不是保罗的心意。保罗的心意就是他现在仍是这样,不单是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比最小的还要小」,即是小到尽,是最卑微、最微小的一位。

人爱用客气的手法表达谦卑

这节经文相信很多人也看过,但你看的时候心情是怎样?你是否认同保罗是一位很谦虚的人?还是认为这种谦虚只是一种客气的说话?你知道中国人在这方面是佼佼者,非常晓得怎样表现谦虚。保罗现在写信给人,中国人写信给人是怎样?会称自己为「不才」,「不才」即不行。中国人最喜欢这样自谦,所以儿女称为「犬儿」。中国人的谦卑手法是非常厉害的,但可惜这只是一种手法。

你看这里时,也许会以为保罗也是这样,就如以前基督徒写信结尾的时候写「末肢」,现在已经不再流行了,教会的弟兄姊妹就是基督的身体,所以每一个人在这身体里面是不同的肢体,有人是眼、有人是鼻、有人是手、有人是脚。而我就是「末肢」,即最尾那个,或许是指盲肠。我不知道「末肢」指什么,但意思当然是指最差最没用的肢体,就如说「我就是教会的盲肠」,但这只是口说,是没有效用的。

保罗看所有人都比他强

你会不会觉得保罗这样写是客套?但如果你认识保罗,你不会认为保罗是客气,因如果我们认识他,读过他在圣经所写的书卷,研究过他的生平,会知道保罗是怎样的人。保罗是绝对不会有轻微的夸张失实,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再多说他也不会。他是完完全全百分之一百,看自己比一个最微小的信徒还要微小,这是他百分之一百的看法,一点儿、1%客气都没有,他完完全全是这样看的。

刚才我们看的以弗所书是保罗写的,保罗劝那些信徒,看其他人比他们强,你觉得保罗是否一位只教他人做事,自己却不做的人呢?绝对不会,他自己就是这么做。他就是看所有人都比他自己强,看自己是最微小那位。

你会问这怎么可能?保罗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使徒,你可以说在新约所记载的所有门徒当中,按我所了解,我觉得没有一个可以跟他相比。主耶稣当然不算,主耶稣不是门徒。是吗?整个新约记载没有一个门徒能够与他相比。他对福音的那份热心,从耶路撒冷去到整个亚细亚那么远的地方传福音,即去到今日的意大利罗马,也只是用脚行或坐船去。为了福音的缘故他被鞭打、被人扔石头,到处奔走,亦遇到三次沉船。你想想他所做的一切,要计算也为数不少。他亦有很多属灵的能力,行许多神迹,叫死人复活,甚至经历被神提他去天堂,上到三重天里。你要跟他其中任何一件事比,我们都不知哪里可以比。对吗?他身量高到一个地步是我们望尘莫及的,他竟然说自己比任何一位信徒更加微小,你怎么思想都不可能明白。

他基于什么看自己为最小呢?你这样讲也要有些基础吧?还是纯粹你说服自己「我是最小,我是最小......」每日不停念念有词地说服自己,有些人可以这么做,这叫自我催眠,心理学也有这种方式,所以有些人喊口号或什么的,集体一齐做更加有这份力量意识。不过圣经不会做这些事,圣经不会做催眠、喊口号、纯粹不停地说服自己。你也会被其他人说服,那些推销员就是不停地说服你。别人可以说服你,你自己说服自己也可以,这也是其中一个心理学说,就是教你要告诉自己:「我可以,我可以的!」有些人自卑感太强,心理学就教他「你要想自己是做得到的」,但圣经不会教这套。

从法利赛人和税吏的比喻看谦卑

怎样才真的可以有圣经所讲的谦卑?谦卑与现代所说的自卑是不同的,圣经所讲的是自己降卑自己,而不是现在说的自卑感,有时词语是相同,但意思是不同的。

首先我们要理清一下问题,就是你看别人比你强,讲了这么久,你会以为这是事实,但原来只是假象。有两个主要原因令你有这假象。是什么原因?

第一个原因可看路加18章9-14节,「耶稣向那些自恃为义、轻视别人的人,讲了这个比喻:「有两个人上圣殿去祈祷,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着,祷告给自己听,这样说:『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我的一切收入都奉献十分之一。』税吏却远远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啊,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个人回去,比那个倒算为义了。因为高抬自己的,必要降卑;自己谦卑的,必要升高。」。

这是一个很多人熟悉的比喻。这比喻讲到两个人,一个就是法利赛人,一个宗教人士,是社会里面非常受景仰的人。另一个是税吏,是收税的,好像今日一样,你对收税的人都没什么好感,当时更甚。这里说法利赛人这位宗教人士非常自高。第11-12节讲到「法利赛人站在圣殿里祈祷,(犹太人是站着祈祷的)祈祷给自己听。这样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又禁食又奉献。」这就是他的看法。

我想问一个问题,他怎样下这结论呢?他不像其他人做那些事情,又不像这税吏,很明显他如此祷告是因为在圣殿里面见到这税吏在他身旁祷告,而他所讲的话正是去影射他,因他第一个提及自己没有的罪是什么?是勒索,这里不是指绑架。这是指当时收税的人最常犯的罪行,就是会用诸般的理由要挟市民缴交比正常多的税款,但你不敢不交,因他是官员,可拉你坐牢,可告你不交税。税吏用各种方法勒索,耍你这里交多些,那里又交多些,最后他就中饱私囊。这是当时他们最常犯的罪行,所以民众非常憎厌他们。现在当然不同,现在的系统准确很多,那时是随他上报,可要挟民众。这样做的确非常不义,用勒索不义的手法压榨民众。而那些赚了很多钱的贪官污吏有钱有势,一般也过着非常腐败的私生活。因此这位法利赛人的祷告是说自己没有犯像他们那样的罪,很鄙视那税吏,因为他又勒索、又不义。

误判自己较强原因一:人爱随意妄加罪名

但有一个很基本的问题是:他怎么知道这个税吏做这些事?当时是有不少税吏,他应该不认识这个税吏。但他不认识这个税吏,他怎么会知道他是勒索、敲诈、不义的呢?他怎么知道?他怎会得到这结论?为什么?这是一个固定形成了的刻板看法,觉得因为他是税吏就会这样。对吗?税吏一定会勒索人、一定是不公义的,甚至是生活放荡的。但很明显在一百个税吏当中也会有些好的税吏,圣经里面也有记载一些好的税吏。例如路加3章12-13节,讲到有些税吏去到施洗约翰那里悔改,接受洗礼。路加第5章27-28节[平行经文:马太9章9节],讲到一个叫马太的税吏,最后成为主耶稣所拣选的十二个门徒之一。路加19章8节,讲到另一个税吏撒该,他亦悔改,将他欺诈得来的四倍偿还给被压诈的事主,这些都是好税吏的例子。

为什么他不认识这人,却可以做这样的判断呢?这里说明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或现象,就是人:包括你和我在内,是很容易也很喜欢定人的罪,很容易加添罪名给人,这是我们很喜欢做也很习惯做的事情。就如你乘坐地铁,在地铁里面看到一班国内人士,听他们的说话就知不是本地人,又带着大批行李阻塞通道,又高谈阔论,声音震耳欲聋,更甚的是还在吃方便面!那你会怎样?当然你只会心里面想,他们没文化、没公德心。虽然你不敢开声,否则被人责骂就没面子了。对吗?

问题是你有多认识他们?你觉得你只凭看见他们的行为就可做这样的结论吗?会不会有可能若在地铁里遇到危险 (这事现在也很普遍) ,他们反而变成那些很热心帮助其他乘客,帮助他们离开地铁的人?或者帮助一些老人家逃离出去呢?也有可能的。你没有听过这句话吗?「仗义每多屠狗辈」。即很多时仗义的人也是杀狗的人。对你来说「可恶!狗也吃!」。但他可能是热血心肠的人,你怎么知道不是?这并不是很少见的事,只不过他的言行举止,因没有受过教育,又或者内地的文化是这样,他不是一位文化水平高、做事文雅的这类人;但不代表他是一个坏人、不代表他是一个品格很差的人,只不过大家的风俗文化不同,大陆人会大声说话,这不一定是他的错。

问题是我们很快便作结论,我们很容易根据一两件事就作结论、作判断。而很多时我们的结论、判断,绝大部份都是我们按自己的估计、猜测、推算出来的。为什么?究竟你认识他有多久?你有多认识他?但你竟然可以断定他是一个很差的人,或很贪心的人?可能他只做了一件事,你就凭那件事断定他是一个很贪心的人,你觉得这样足够吗?可是我们常常这样做。

这就是其中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主耶稣说(太7:1)不要定人的罪,因为我们在言语上,或者在心里面定人的罪,绝大部份其实都没有真凭实据的,只不过是根据一些很片面的看法,看一件小事情我们就立即判断他是一个怎样性格的人,这真的很厉害!法庭审案也要传召很多证人,又要听过被告人的自辩。但很多时我们批评审判一个人,连他本人也不知,他根本没机会自辩,「哑巴吃黄莲」。你心里面已经判了他的罪,他根本上连辩护的机会也没有,这是我们的问题。第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凭小小的现象就可论断人。

误判自己较强原因二:宽己严人的下判断

第二,就是当我们判断其他人时,一般都是非常苛刻的。但如果转过来被判的人是自己,就会对很宽松。如果他去教会迟到你会觉得,「不尊重主日,没有诚意,怎么可以去教会迟到!」但如果你自己迟到,你会怎样?「我很想准时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车又不来,与我无关,我已经尽了力。」故你怎么知道他迟到,他没有尽力呢?但你不会为他辩护,你只会为自己辩护,你对他很苛刻,你对自己却很宽松,这就是人惯常的问题。

极少人会为被告辩护,因为你现在已经坐在审判的位置上,你已是法官,你不会为他辩护,虽然在很多事情上仍有很多疑点,但你一开始已经断定他是这样的人。你要知道在法庭里,所有疑点利益是归于被告的;但我们不同,我们的疑点利益归于法官,在我们的法庭中可不理会疑点,只按自己喜欢怎样作结论都可以。

这是第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对别人的态度,会常常判断他们、审判他们、定他们的罪,可惜这些方式手法都是错误的。所以为何你常常觉得自己比他们了不起,因为你已经不停地定对方千百条罪。

看不见自己眼中的梁木

第二个原因为什么说我们很多时判错了,就是在反方向你怎样看自己上。一方面你怎么看人是有很大的问题,另一方面你怎么看自己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若一个人如能看到其他人所犯的错多于他自己的话,这其实是一奇迹。为何是奇迹?无论任何人,你接触那人有多少时间呢?你回来教会接触弟兄姊妹,最多只有星期日大约三个小时,而且大部份时间大家都是坐着,但你看见他坐得不正不经的样子,会怀疑「你是否听道的?」已经可以定他的罪了。或者听道加查经各有三个小时,共六个小时;一个星期中你对着他六个小时,但你知不知道你对着自己有多少个小时呢?而你在他身上找到的错误竟然可以多过你找自己的,你真的很了不起啊!

你一天醒着的时间大约十六个小时对着自己,一天中三分之二的时间为十六个小时;七日共一百一十二个小时,而你只对着他六个小时,相差十八倍,即你要厉害过他十八倍,你们的罪才是同等。对吗?问题是那人跟你接触这么少时间,但你可以找到他这么多错,而你对自己这么多的时间,也找不到自己的错,你真是孔子了!

换言之,你对自己的错真是很宽松,视若无睹。而且也不单单对着他多少时间的问题,因为有很多问题,很多错不单在行动上、言语上,是在人的思想上。你怎知道那人想什么?你不知道,但你知不知道自己想什么?当然知道,你心里不喜欢这个那个,有很多思想你都知道的,当中有没有错?我想有很多,一天16小时都记下来,记也记不完。

分别就是这样,为何有这种情况?因为基本上你有不同的标准,所以如马太福音第七章3-4节所说,人很容易看到别人眼里的木屑。刨木的时候,一丁点儿的木屑塞在眼角里面,你也会看得一清二楚。但自己一整条梁木那么大也视而不见。这比喻是告诉我们一个人很容易看到别人的错,却非常难看到自己的错,一条梁木十尺长你都看不见,那要多粗大你才能看得见呢?可能要整座建筑物才看见,我们习惯看不见自己的错。要解决这问题,我们要将看事情的方法完全改变过来。

解决方法一:不要定人的罪

第一,把我刚才所讲全部倒转过来,不要定人的罪。一个谦虚的人、一个谦卑的人,他是不会定人的罪。只有那些觉得我比你好的人,才会定人的罪;如果你比他差,你不会定他的罪,对吗?你不会告诉他:「有没有搞错,你考二十,我考二十七而已」,你不会这样。只有你自己考十八,才会说:「为何你考二十呢!」如果他考十八,你没办法说他的,对吗?只有觉得自己了不起的人、好的人才会定人的罪,所以不要定人的罪。

在约翰8章3-11节,记载一个犯了淫乱罪的妇人,被人拉到主耶稣面前,叫主耶稣审判她。主耶稣对那些人说:「你们当中如果谁没有罪,就拿石头打她」,当然没有人敢这么做。主耶稣的意思是什么?你想去定人的罪,可以,如果你自己是一个没有罪的人,你可以去定他的罪。你觉不觉得自己没有罪?如果你自己都是一个罪人,你告诉我,你怎样定他的罪呢?所以主耶稣说:「你们当中谁没有罪的,就拿石头打她」(约8:7),但最终没有人敢这样做。

解决方法二:深切认识自己的罪

另一方面就是要深切认识自己的罪,这点非常重要。之前那一点你不做就可以,不要审判别人,但这一点就要深切认识自己的不洁、认识自己的污秽。如果你清楚自己的罪,你不会再去定人的罪,你亦都不会觉得任何人的罪比你严重,当你真的认识自己的罪时,任何人的罪对你来说都是小事。

我们看保罗的另一节经文,同样是保罗写的书信,提摩太前1章15节,「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值得完全接纳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保罗说,没错,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所以主耶稣要降生去拯救全世界的罪人,能够不被罪捆绑。但他加上这句,「在罪人当中」,意思是说:在全世界的罪人当中,他是罪魁、最大的罪人、头号的罪人,保罗这样看他自己。

如果你熟识保罗的事迹,你会觉得这不太难理解。为什么?因为保罗曾逼迫教会。在他未信主之前,他很反对基督教,将很多信徒拉去坐牢,甚至参与杀害了教会中一位信徒司提反(徒7-8章)。使徒行传8章里记载保罗残害教会,逐家逐户去拉信徒坐牢,从以色列耶路撒冷一带搜捕到大马色,就是今日的叙利亚,拉他们去坐牢,因此保罗他当然犯了很大的罪。

被圣灵光照认识自己的罪就不再与人比较

你觉得他自认是罪魁是对的,不过「我没有做这些,怎会是罪魁?」但我不是这个情况。如果你这么看也好,我觉得至少你是认真、坦白的。如果你觉得我们所犯的罪比不上保罗,是没错,从你的角度来看、从人的角度来讲是对的。如果你看不出为什么我所犯的罪严重过保罗,「他是排首位,我最多只是排第二」。我完全认同你所讲,你是看不见。为什么?因为这事是需要神帮你看到,如果人都能够深切认识自己的罪,这样就不用圣灵来光照我们了。圣经里面说,圣灵来,就是要指证我们的罪(约16:7-8)。因为人不能够指证自己,根本不认识自己的罪,这完全需要圣灵的工作才可做得到。所以如果你现在看不见,便是真的看不见,是实际的情况。但如果你想去看的话,是可以的;你可以求神去鉴察你、去试炼你,去让你看到你真实的情况,问题是你想不想看。

如果在圣灵的光照之下,当你看到自己罪的真实景况时,你不会再跟任何一个人去比较。希望你能够明白这心情,如果你真的很清楚看到自己的罪,你不会有心情跟别人比较。如果你仍有心情跟别人比较的话,其实你还未看见自己的罪真正的程度去到哪里,你未去到一个为自己的罪真正伤痛的地步。

你知道学校里学生有时会犯错,会被捉去训导处受罚,但很多时情况会怎样呢?他们常会跟别人比较,我要被罚多少,他也要被罚多少,逐样去比较,这事非常普遍,他们会计算自己应受多少惩罚。对他来说要去接受这些惩罚,就像作交易,可以讨价还价:「为什么他要抄十遍,我要抄二十遍?大家应该要差不多,因此我也是抄十遍就行了!」如果持有这样的态度,你知道这人没有对自己所犯的错怀着一份痛悔,他只是要跟你讨价还价。

看到自己是世上唯一的罪人

一个真心痛悔的人,对于刑罚多少其实完全不看重。他眼前最大的就是受良心的责备,他为到自己所犯的错而羞耻;为到他所做的错,得罪了神、侮辱了神的名、伤害了人、伤害了弟兄姊妹、伤害了世人而感到很懊悔、很自责。而他知道做错后,很大部份的错都是不能够逆转,因此对他来说,他不紧张刑罚是怎样,不会跟别人比较刑罚,在那一刻,他只想着自己所犯的罪,为此心恶痛绝。

如果一个人还有心情跟别人比较,他不是真正知错,他只是想快些脱离苦难。当一个人看到自己罪大恶极的时候,在他眼中看见天地之间只有他一个罪人。我们再看路加十八章的比喻,就会看到这一点。当中有两个人,一个税吏,一个法利赛人,法利赛人批评其他人,至于税吏怎么说?在路加18章13节,「税吏却远远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啊,可怜我这个罪人!』」这税吏站得不敢太靠近神的施恩宝座,不敢望神,只说「可怜我这个罪人」。但这句翻译有些不准确,「我这个罪人」是this sinner,即「这」一个,是指在很多个当中请你可怜我这一个。这是错误的翻译,原文它用的不是‘this’sinner,而是‘the'sinner。‘the’是什么意思?‘the’指只有一位,‘the’sinner在这里的意思是:「我是唯一的罪人,罪人就是我。」

为什么会这样描写这个税吏?就是他心里面看到他就是罪人,世界上再没有其他罪人,他眼中天地之间只有一个罪人。原因是什么?原因是他看到自己的罪,他深恶痛绝自己的罪,故此他不会再留心其他人的罪,在他眼中只看到自己的罪需要被清理、需要被神来对付,他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败坏。故此,我们怎样能够看别人比自己高?除非我们能够看到我们的败坏程度。

若非神有赦免之恩,谁能站立得住?

一个人如果想与神同行、想依靠神,那条件就是要谦卑,要看自己一无是处。但你要留意,这不是催眠,这是一个事实,如果你能够看得到的话。能看到自己是一无是处的话,当然你会看到其他人比你更高,这就是谦卑。谦卑在圣经里不是讲只在神面前谦卑,在神面前每个人都可以,谁有胆在神面前夸口?谦卑与否是你与别人之间的关系,究竟你是否在人面前谦卑,是否看到其他人比你优胜?这才是那试金石。

今天早上我起来,继续默想这信息,主的灵带我看一节经文,令我想起一节很重要很特别的经文,就在那一刻提醒我。我希望结束的时候,与大家分享主给我的这节经文,很短的一篇诗篇,只有8节。主给我就是第3节,神的灵将这节经文放在我心里面,我立刻起来找这一篇诗篇看,诗篇130篇3节,「雅伟啊!如果你察究罪孽,主啊!谁能站立得住呢?」你明白吗?在我们的生命里面,如果神说:「我现在、今天跟你结账,要去看你的罪孽,谁能站立得住呢?谁能经得起神那份考验呢?」我可以告诉你,任何一刻都不可以说:「我们是完全洁净,可以通得过神的考验」。我在说我自己,当我考察自己的行为、言语、思想、态度、我的心肠肺腑每一样的时候,结论就是只能够求神怜悯,任何一刻都是只能够求神怜悯我这个罪人。

The sinner,作为唯一的罪人,谁能够站立得住呢?所以第四节都很宝贵,(诗130:4)「但你有赦免之恩,为要使人敬畏你。」神是有赦免,正因为神有赦免之恩,以至我们今日仍然不致于被消灭。因为主耶稣的宝血遮盖我们,救赎我们。你要谨记,你和我现在仍然是罪人,还要继续依靠主耶稣的宝血来时刻遮盖我们,而作为一个罪人,我们有何资格去判断其他人呢?

你要明白这事,希望第三节时时刻刻提醒我们。「神啊!如果你鉴察罪孽,谁人可以站立得住呢?」没有人可以,当然我们自己绝对没可能站立得住,唯有时时刻刻都是依靠主耶稣的宝血,依靠神的赦免。如果我们时时刻刻都是这状态,很明显你会先关注你自己,不再看其他人还有什么罪,因此你要先关注你自己的罪,求神施恩怜悯你。

© 2020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信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cg/msg-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