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

李馬可牧師主講

我們已有半年時間探索這重要的題目,如果我們每個星期回來聽,半年的時間我們的屬靈生命,是沒可能不進步的,不然確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只要你真的用心去聽,回去真的照着去實行,即使你實行不多,就算只是少少,也會有些微進步。認真聽神的說話而不進步,是沒有可能的事。而且希望我們不單止有進步,更是有很大的進步。

心裏真的認為自己不算甚麼?

我之前說過學習依靠神的一重要先決條件,就是不要依靠自己。因為若你依靠自己就可做到,很明顯你不會依靠任何人,更加不會依靠神。人去學習倚靠神最大的難阻,就是人愛依靠自己,神雖然很願意幫助我們,但我們不想依靠他,因為人是很喜歡依靠自己的。

人怎可以不依靠自己呢?你看自己「我有這麼多好處,這麼多優點,我有我的才能才幹、有我的聰明智慧、我又有學識,又有不少的成就、很多的證書、我的生命又有很多質素、有很多經驗」。一個人怎麼可以不依靠自己呢?自己有這麼多東西可以依靠、要去倚靠神是一件很難的事。我們的口可以說:「這些都不重要的,我們都是不行的」這是一個口頭上的謙遜,但我們的心裏面是否真的覺得自己不算甚麼?一無事處呢?你看你自己,你覺得怎麼樣?你覺得自己樣樣也不行嗎?你是否真的能這麼清楚了解自己呢?

謙卑的人就是依靠、跟隨神的人

今日從舊約一節經文開始去了解信息。彌迦書6章8節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這節經文大家應該熟悉,是較為有名的一節經文。我們主要看最後那句。「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這節經文告訴我們,怎樣的人才能夠與神同行。

你覺得自己是否一個謙卑的人呢?這節經文告訴我們,與神同行的人,條件就是存着謙卑的心,才可以與神同行。與神同行跟我們這題目依靠神有何關係?其實是同一樣東西,與神同行亦即依靠神。為何要與神同行?就是跟隨他。何謂跟隨他?跟隨他即依靠他,否則為何要跟隨他呢?

人年幼時已喜愛靠自己

這好像小朋友與媽媽同行一樣,一般小朋友在年幼的時候,他們會常常纏着、跟緊媽媽的。他不會理睬其他姨姨、叔叔,怎也要纏着媽媽,形影不離。為甚麼要寸步不離地纏着她?因為離開了她會覺得沒有安全感。但你留意到當小朋友漸漸長大到三至五歲時又怎樣?作為媽媽就會知道,你想他跟隨你已很難,你跟他一起外出,想拖他的手,他會怎麼樣?會推開你隻手,那時他不再讓你拖手,因為他覺得不需要跟着你、依靠你,他已經長大,敢出去外面的世界探索,不喜歡跟媽媽,即使媽媽想捉住他也很難。

這就是人的情況,當我們甚麼也不曉得的時候,我們會纏着一個我們覺得可以依靠的人;但到我們已經曉得不少東西時就不同了。你可想像一個小朋友去到四、五歲已經不想跟隨媽媽,不想與媽媽同行。他要獨行「我要行我自己條路、我要做我自己的事、我要自己話事」,每個小朋友都是這樣。我沒有見過例外,若有請你介紹我認識一下,我也想認識長大了仍然纏着媽媽的小朋友。小孩子長大了就會覺得自己懂事,你留意他們去到四、五歲時,已經覺得自己是值得被重視的,覺得自己了不起,不再認為自己甚麼都做不到,會認為「我現在自己可以探索這個世界,我自己可以去看。」故他們這時已經開始很喜歡去表現自己,告訴別人我曉得做這些那些,你稱讚他時就會非常開心飄飄然,我們越大越是這樣。

而其實我們和他們是一樣,當然我們是比較含蓄一些,不像小朋友那樣完全表露出來。我們習慣喜歡去那裏就去那裏,為何要與神同行呢?是沒有需要的,除非與神同行是他跟我,這就沒問題。但與神同行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與神同行是指你跟他。但我們已經有慣性,自己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我們不會覺得離開了神後就甚麼也做不到。

故此聖經告訴我們,那些人才能夠與神同行?你要知道不是神不想你同行,是你撇開他的手,你覺得他阻手阻腳。你自己有自己的事情想做,是你推開了他的手。聖經說謙虛的人才能與神同行,因謙虛的人知道他需要神,故他會與神同行。否則他覺得我都可以了,會心想「我知道你是神,不過暫時沒有需要,有需要我才找你。」所以聖經講得很清楚,要存一個謙卑的心,才可以與神同行。

你是不是謙卑的人呢?

問題是:你是不是謙卑的人呢?當然我問這個問題沒有甚麼意思,因如果我問你這問題,你當然會說:「我不謙卑」。對嗎?若你說自己很謙卑,便像是很驕傲,所以每個人被問及這問題時,你都曉得回答的。大家在世界活得這麼久,都會很客氣、很謙虛地不敢承認,所以這些問題問了等於沒問。不如你自己問一問自己,不用回答我,看看會否坦白些。

你自己覺得你是否一個謙卑的人呢?一般我都覺得問這問題沒有甚麼用,基本上我們的答案都是:「又不是很驕傲,也不是太謙卑」,我們都知道,如果要你給自己打分「是否很謙卑?」零至十分,零是最謙卑,你會給自己多少分?四分或兩分?大多是在二至四分之間徘徊,很少人會認為「我應有七分,我是一個相當驕傲的人」,相信十個也未必找到一個。

另外有些認為自己「非常接近零,一分,少少未夠謙卑,我大部份都謙卑」,這也不是太多人會這麼思想,我有沒有猜錯呢?如果有,請你告訴我。大多數人都是持中庸之道。

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你是怎樣達到這結論?無論你的結論是二或三或四分也好,甚至七分也好,這不重要,你怎樣達到這個結論呢?你憑甚麼做這個結論呢?「我的謙卑驕傲的水平就是這個水平」,你怎樣做個結論呢?你怎樣知道?這才有趣。我不知你能否回答,你怎樣知道你水平去到那裏?讀書就容易知道自己有多少分。你在學校成績怎樣?你說:「中上」。怎知道?「派成績表時就知道」。但我從來沒有收過謙卑評分的成績表,哪究竟你用甚麼量度自己,以至你得出這個答案?先不要說這答案是對或錯,你的答案是怎樣來的都頗有趣。但你心裏面真的有一個答案,對嗎?問題是你怎麼答得出這答案?你用甚麼去衡量的?人非常有趣,你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這麼做。

人常憑感覺或跟人比較作為評估準則

人是怎麼自評的?一般有兩種方法。一種就是靠自己的感覺:你是否一個很惡的人,或是良善的人?靠你的感覺,我覺得自己是如此就是如此,很多人是這樣自評的。如果問你,你是否順服神、聽神說話呢?或你覺得你做基督徒是否熱心呢?你就自己給自己評分。怎樣達到這評分?很多人會答「我覺得是這樣」。或者你覺得你是否一個忍耐的人呢?就是你自己的感覺,絕大部份人都很有趣的,都是靠感覺行事。

除了感覺,人還常有另外一種方法去自評,就是跟別人比較。你覺得你屬靈生命怎麼樣?「我屬靈生命中上。」為甚麼?「因為我比一般基督徒都好。」或者你的身邊一般的基督徒都是不錯的人;但也可能他們的情況是非常差。故情況就如你在讀書時有人問你,你考香港中學公開考試會取得什麼成績?你說:「應該會考中上成績,因為我在學校裡都屬中上」,但原來你沒有計算你學校是最差等級(Brand3)的,你在最差等級的中學中是中上,不等於你在香港中學公開試就會考得不俗。

故此,你要明白你跟別人比,但他們的情況是如何呢?他們真的能給你一個客觀的因素去量度嗎?否則的話,你一開始用的基礎已經不穩固,所以我們不可以憑感覺的。但我們很多時都只憑感覺,或是跟別人比較。你是否很熱心的人?「我是頗熱心,看看教會信徒當中,我的熱心應該在中等」。但可惜如果你整間教會都是很差的教會,這樣是沒有用的,你是中等其實就是不合格。你明白嗎?但我們很多時就是這樣來作評估。

聖經對謙卑的定義 - 看別人比自己強

若然問你,哪樣應該要怎樣做評估?應根據甚麼呢?這就人人都曉得回答,當然是用聖經來評估。「講了這麼久,牧師,你當我們初來報到?」沒錯,是該用聖經來評估的。但我告訴你,很少人真的會這樣做,當人衡量自己的時候,很少人會真的沒有打開聖經看看的講法。我們當然不可能藉聖經去量度一切的事,但今日我們主要的題目是謙卑,聖經是怎說謙卑的?我們看新約腓立比書,你想知道自己是否一個謙卑的人,你可看看聖經的定義來自評一下。

腓立比2章3節「不要自私自利,也不要貪圖虛榮,只要謙卑,看別人比自己強」。我們只注意謙卑這事,一時之間不可以處理太多東西。這裏來說謙卑的定義是甚麼?謙卑的定義就是-「看別人比自己強」,即看別人比自己高、看別人比自己優勝,簡單來說是別人比自己好,或是超越自己的。所以問你是否謙卑?聖經的定義就是:你看其他人,是否你覺得其他人優越過你,比你好?我們這裏大約三十多人,你是否覺得「他比我好,她比我好,每一位也比我好。」你是否這樣認為?只有你才知道。不過我真的懷疑,你是否真的如此看。

人的謙卑 - 勝不驕

一般人是怎樣看?一般都會覺得有些信徒生命比我更成長,或是教會的領導,我沒理由覺得教會的領導會比我差。所以這些人也沒問題,「但有些比較新,來教會沒多久的。的確有些人比我更好。但有些人跟我差不多,亦有弟兄姊妹較年幼,又或者有些弟兄姊妹屬靈生命遇到問題有些阻滯」,你覺得「好像我比他們好一點,我不敢說好很多,只是好一點點」,這樣是否驕傲呢?但我心裏面真的這樣認為的。

好像你們在學校讀書一樣,絕大部份的人都是中游,必定有些人是高才生、風紀隊長,從來你也遠遠不及他們的水平;而在下面也有些是很差的。但那些很優秀的學生,你知道自己及不上他們,會十分接受,不會心存妒忌,這應該沒問題。另外很差的那些,要去上「精讀班」你也沒有鄙視他們,你會覺得人必定有高低,十隻手指也有長短,甚至有些同學功課有不明白,你會很樂意指教他們。這樣都是合適的態度,是嗎?這怎會算是驕傲?

「我不是覺得我分數比他們優勝,我就覺得很了不起」不是。「只不過可能天生我好一點點,或天生我較勤力,少睡些也可以。但我沒有用這些來誇耀自己,沒有因此而輕視其他人,我不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這只是實事求事,做人都是需要這樣。因我基本上大部份都合格,沒有一科是不合格,而他真的有幾科不合格。我是否要不計較客觀的事實,不理會我有多少分,只認為我一定比他差便可?但這樣想好像跟現實有些脫節。

這應該很難,看別人即看所有人都比自己好,有沒有可能呢?是沒甚麼可能的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問你,你覺得自己是否謙卑?可能我要繼續去看更基礎的定義,首先在你心目中甚麼是謙卑?剛才我所說的量度方法,全都只是人的謙卑,只是人對謙卑或驕傲的看法。

如果我沒有看錯,絕大部份信徒的看法都是這樣,對他們來就,這就是他們對驕傲和謙卑的定義。雖然我們常講到聖經中的一些原則、一些教訓,但其實我們都是在用人的角度來看事物。講謙卑,我們用人的角度來看謙卑;講溫柔,我們用人的角度來看溫柔。我們可能都不知道屬靈的謙卑,跟人的謙卑有什麼分別,我們就連這部份也不明白。

在人來看,剛才我所說的「勝不驕,敗不屢」,這就是謙卑。當你是優秀的,真不幸,你是全班第一名,「真的不好意思,但我真的沒有驕傲,我真的完全沒有誇口。我成績真的比他們好,那麼你想我怎麼樣呢?是否要我在考試時要刻意答錯幾題,好讓我成績跌下去?」要麼就妄顧事實,要麼就刻意答錯將分數降低嗎?

基督徒常隱藏實力故作謙卑

大家別笑,不要覺得沒有那麼誇張吧?真的有人這麼做,不過這些基督徒,他們會這麼做。我不是講考試,我講基督徒他們的運作方式。例如:在教會裏查經或小組討論,有時查經問問題,其實不少人曉得答案但不回答,為什麼?是因為他怕在人面前回答這問題會顯得自己好像很熟悉聖經,怕別人以為他很了不起、很屬靈。因他不想這樣,所以為了避免自己驕傲,或者避免別人以為你很自高,故此需要隱藏自己的實力。

做學生就不會這樣,他考試答試題會盡力答,但原來教會卻這樣,你有沒有見過這些人?可能你自己就是其中一份子,你明明曉得答案,為甚麼不回答?「我不想別人以為我想出風頭,所以要刻意降低自己,隱藏自己」。但這是驕傲或是謙卑?你漸漸覺得很困難去分辨。

自己刻意隱藏自己這就是故作謙卑,以至讓別人看見「我不喜歡出風頭的」。或更加重要就是要向自己證明,我是謙卑的人「所以我不想炫耀」。那時你真是不知答好還是不答會較好?回答會不會驕傲呢?不回答又會不會是一個隱藏的自高?是否很難決定呢?是非常困難。是嗎?你原本曉得,你在知識上已比人高一等,但你還要隱藏你曉得,這樣在道德上你又高人一等,這就是雙重高,高人兩級。但你會這樣做,很明顯是你已覺得自己比人強,不然你何需隱藏呢?故此,講了半天你已開始頭昏腦脹了,不知怎樣才是謙卑,可見這問題是非常困難的。

謙卑是人性最厭惡抗拒的事情

我告訴你,對世界上所有人來說,謙卑是最最最困難的事情,沒有任何事情比它更困難,而且也非常複雜。複雜不是因為謙卑複雜,複雜是因為人性,是人性讓它變得複雜,因為人的思想很複雜,到最後你都不知你做那件事情是真心或是假意;是自然或是刻意故意,因那是人性的蠱惑。

這事為何這麼難?這事是人性最厭惡最抗拒的事情,就是謙卑。但你說:「不是的,很多人的著作都教導人要學習謙卑;又讚揚那些謙卑的人、尊重那些謙卑的人」但剛才我講過,因是有兩種謙卑,那是屬人的謙卑,人人都會稱讚;但我現在講的是聖經的謙卑。聖經的謙卑是看別人比自己強,即是甚麼?就是作最差的那位。你告訴我有誰會稱讚最差的人呢?我沒有聽過。人最大最大的問題,最深的渴望只有一個字,就是「棒」,或者是榮譽,或者叫面子,又或者叫驕傲,這是人最大的問題。

聖經箴言6章17節「就是高傲的眼、說謊的舌頭、流無辜人血的手」講到有七種罪,第一種是甚麼?神有七樣東西是他非常恨惡的,而這七樣東西的首位,第一樣就是高傲的眼,即是驕傲,而這事是最難除去的。要了不起、要面子、要驕傲、要榮譽,有些人甚至為了榮譽死也不怕。

人看榮譽比死亡更加重要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神風敢死隊」,駕駛次一級的飛機撞擊軍艦就是這樣,這當然會粉身碎骨,是甚麼促使他們這麼做呢?愛國是一個理念,但我認為更重要是那份榮譽。日本人在這方面很強,所以就算切腹死也不要緊,因切腹死可得榮譽。對他來說榮譽比死亡更重要。

現代也有這樣的人,那些身懷炸彈的恐怖份子,是甚麼促使他們會這樣做?除了他們的信仰之外,其實更重要是在人面前那份榮譽,甚至粉身碎骨也不怕,你可想而知榮譽的力量真的很大。所以你不會選擇跟它行相反的路,你要了不起、你要威風凜凜給人看,你不會想衰敗給人看吧?任何人最厭惡的、最害怕的就是衰敗給人看。

但腓立比書就是說,你敗給自己看,你看別人比自己強,嘩,這真的是萬萬不能!所以如果你了解聖經的謙卑,不是世人那套謙卑,明白是兩回事時,你就會知道這事是人所不喜歡的。人只喜歡人的謙卑,這沒問題,人的謙卑就是只要我了不起,我心裏面不驕傲,勝不驕沒問題,因為我都是勝、是贏的一方而不是輸的。你勝了其實已經有光彩,不驕傲也沒所謂,何需驕傲呢?

人為的假謙卑

你看那些上台領獎的學生大多說甚麼?沒有人會說任何一句驕傲的說話,當然是多謝父母、多謝校長、各位師長。你看奧斯卡上台領獎的也是一樣,多謝我的團隊、多謝某某提攜我,人人都說這套,人人都刻意隱藏自己。我不會說他們人人都是假意,有些是真心的,「我都覺得應該謙卑,我有這成就都是有些幸運,因有某某提拔我,或者有個補習老師幫助我。」他也會多謝他們。我不排除有發自內心的謙恭有禮,但這都是人的謙卑。即使他考第一也沒有驕傲,沒看不起別人,這也是好事,不是壞事,不過這不是聖經的謙卑。世人的定義就是這樣,但聖經的謙卑不單是勝而不驕。

聖經所說的謙卑是怎樣呢?你會發覺完全不同,是「看每一個人都比自己強」,若你是這樣時便不需要隱藏。因為只有當你覺得自己強的時候,你才會去收藏自己的才華。但如果你明白每一個人都比你好,就算你盡力都仍然是最差的那位,這樣沒甚麼好收藏。假謙卑就是,你實際上不是最差那位,但你假裝是,要刻意降低自己。這是你自己人為的,真與假的分別就是人為與否。

真謙卑 - 神在人心裏面的工作

真謙卑就是神在你裏面的工作,神讓你知道、完全看得見你實實際際是最差那位,故此你不需要隱藏任何東西、不需要收藏自己、不需要故意謙卑,再努力你都是最差的。所以告訴你,真正的謙卑只有神工作才做到,絕對不是人自己能夠做得到。所以真謙卑與偽謙卑的分別,便是一樣是神作的,一樣是你自己作的。

你要緊記「在人不能」,聖經裏面所講每一樣事情都是「在人不能」,只有你才知道神是真實的。如果聖經裏面的事情你都可做到,那麼神存在與否都無關重要,但聖經告訴你,那些事情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得到,如果你能夠真的做得到,真的能達到這水平,這就向你證明神是真的。這是以我們的生命去證實,神是真實存在這世界裏面。

講了這麼久,你也許會問我,有沒可能有人可看每個人都比自己了不起嗎?是可行嗎?不是刻意的,他真的很自然很清楚自己有這樣的認識,亦都能夠告訴別人,每個人都比他了不起,應該很難找到這樣的人吧?即使乞丐都會覺得自己比別人好,「我乞到十元,他連十元也乞不到」。會有這樣的人嗎?有,不但可能,而事實上真的有一位已有記載。當然不止一位,但我們先看這一位。

保羅看自己比最小的還要小

以弗所3章8節,這書是保羅寫的。保羅說:「我本來比聖徒中最小的還小,神還是賜給我這恩典,要我把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傳給外族人」。我只想你看第一句,保羅說甚麼?他「比聖徒中最小的還要小」。「本來」這兩個字原文是沒有的,有時聖經翻譯有點奇怪,不知為何要加這個詞語,原文完全沒有一個字與「本來」有關係。原文基本上是「我比聖徒中最小的還小」。我相信可能翻譯者認為保羅原本是這樣,不過現在就不再是這樣了,所以他加「本來」兩個字,但這不是保羅的心意。保羅的心意就是他現在仍是這樣,不單是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將來也是這樣。「比最小的還要小」,即是小到盡,是最卑微、最微小的一位。

人愛用客氣的手法表達謙卑

這節經文相信很多人也看過,但你看的時候心情是怎樣?你是否認同保羅是一位很謙虛的人?還是認為這種謙虛只是一種客氣的說話?你知道中國人在這方面是表表者,非常曉得怎表現謙虛。保羅現在寫信給人,中國人寫信給人是怎樣?會稱自己為「不才」,「不才」即不行。中國人最喜歡這樣自謙,所以兒女稱為「犬兒」。中國人的謙卑手法是非常厲害的,但可惜這只是一種手法。

你看這裏時,也許會以為保羅也是這樣,就如以前基督徒寫信結尾的時候寫「末肢」,現在已經不再流行了,教會的弟兄姊妹就是基督的身體,所以每一個人在這身體裏面是不同的肢體,有人是眼、有人是鼻、有人是手、有人是腳。而我就是「末肢」,即最尾那個,或許是指盲腸。我不知道「末肢」指甚麼,但意思當然是指最差最沒用的肢體,就如說「我就是教會的盲腸」,但這只是口說,是沒有效用的。

保羅看所有人都比他強

你會不會覺得保羅這樣寫是客套?但如果你認識保羅,你不會認為保羅是客氣,因如果我們認識他,讀過他在聖經所寫的書卷,研究過他的生平,會知道保羅是怎樣的人。保羅是絕對不會有輕微的誇張失實,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再多說他也不會。他是完完全全一百分之一百,看自己比任何一個信徒最微小的還要微小,這是他百分之一百的看法,一點兒、1%客氣都沒有,他完完全全是這樣看的。

剛才我們看的以弗所書是保羅寫的,保羅勸那些信徒,看其他人比他們強,你覺得保羅是否一位只教他人做事,自己卻不做的人呢?絕對不會,他自己就是這麼做。他就是看所有人都比他自己強,看自己是最細最微小那位。

你會問這怎麼可能?保羅是一個非常偉大的使徒,你可以說在新約所記載的所有門徒當中,按我所了解,我覺得沒有一個可跟他相比。主耶穌當然不算,主耶穌不是門徒。是嗎?整個新約記載沒有一個門徒能夠與他相比。他對福音的那份熱心,從耶路撒冷去到整個亞細亞那麼遠的地方傳福音,即去到今日的意大利羅馬,也只是用腳行或坐船去。為了福音的緣故他被鞭打、被人扔石頭,到處奔走,亦遇到三次沉船。你想想他所做的一切,要計算也為數不少。他亦有很多屬靈的能力,行許多神蹟,叫死人復活,甚至經歷被神提他去天堂,上到三重天裏。你要跟他其中任何一件事比,我們都不知哪裏可以比。對嗎?他身量高到一個地步是我們望塵莫及的,他竟然說自己比任何一位信徒更加微小,你怎思想都不可能明白。

他基於甚麼看自己為最小呢?你這樣講也要有些基礎吧?還是純粹你說服自己「我是最小,我是最小......」每日不停地念念有詞地說服自己,有些人可以這麼做,這叫自我催眠,心理學也有這種方式,所以有些人叫口號或甚麼的,集體一齊做更加有這份力量意識。不過聖經不會做這些事,聖經不會做催眠、叫口號、純粹不停地說服自己。你也會被其他人說服,那些推銷員就是不停地說服你。別人可以說服你,你自己說服自己也可以,這也是其中一個心理學說,就是教你要告訴自己:「我可以,我可以的!」有些人自卑感太強,心理學就教他「你要想自己是做得到的」,但聖經不會教這套。

從法利賽人和稅吏的比喻看謙卑

怎樣才真的可以能有聖經所講的謙卑?謙卑與現代所說的自卑是不同的,聖經所講的是自己降卑自己,而不是現在說的自卑感,有時詞語是相同,但意思是不同的。

首先我們要理清一下問題,就是你看別人比你強,講了這麼久,你會以為這是事實,但原來只是假象。有兩個主要原因令你有這假象。是甚麼原因?

第一個原因可看路加18章9-14節「耶穌向那些自恃為義、輕視別人的人,講了這個比喻:「有兩個人上聖殿去祈禱,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站著,禱告給自己聽,這樣說:『神啊,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我的一切收入都奉獻十分之一。』稅吏卻遠遠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啊,可憐我這個罪人!』我告訴你們,這個人回去,比那個倒算為義了。因為高抬自己的,必要降卑;自己謙卑的,必要升高。」。

這是一個很多人熟悉的比喻。這比喻講及兩個人,一個就是法利賽人,一個宗教人士,是社會裏面非常受景仰的人。另一個是稅吏,是收稅的,似今日一樣,你對收稅的人都沒甚麼好感,當時更甚。這裏說法利賽人這位宗教人士非常自高。第11-12節講到「法利賽人站在聖殿裏祈禱,(猶太人是站着祈禱的)祈禱給自己聽。這樣說: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又禁食又奉獻。」這就是他的看法。

我想問一個問題,他怎樣下這結論呢?他不像其他人做那些事情,又不像這稅吏,很明顯他如此禱告是因為在聖殿裏面見到這稅吏在他身旁禱告,而他所講的話正是去影射他,因他第一個提及自己沒有的罪是甚麼?是勒索,這裏不是指綁架。這是指當時收稅的人最常犯的罪行,就是會用諸般的理由要脅市民繳交比正常多的稅款,但你不敢不交,因他是官員,可拉你坐牢,可告你不交稅。稅吏用各種方法勒索,耍你這裏交多些,那裏又交多些,最後就入了他的口袋中飽私囊。這是當時他們最常犯的罪行,所以民眾非常憎厭他們。現在當然不同,現在的系統準確很多,那時是隨他上報,可要脅民眾。這樣做的確非常不義,用勒索不義的手法壓榨民眾。而那些賺了很多錢的貪官污吏有財有勢,一般也過着非常腐敗的私生活。故此這位法利賽人的禱告是說自己沒有犯像他們的罪,很鄙視那稅吏,因為他又勒索、又不義。

誤判自己較強原因一:人愛隨意妄加罪名

但有一很基本的問題是:他怎知這稅吏做這些事?當時是有不少稅吏,他應該不認識這個稅吏。但他不認識這個稅吏,他怎會知他是勒索、敲詐、不義呢?他怎知道?他怎會做到這結論?為甚麼?這是一個固定形成了的刻板看法,覺得因為他是稅吏就會這樣。對嗎?稅吏一定會勒索人、一定是不公義的,甚至是生活放蕩的。但很明顯在一百個稅吏當中也會有些好的稅吏,聖經裏面也有記載一些好的稅吏。例如路加3章12-13節,講到有些稅吏去到施洗約翰那裏悔改,接受洗禮。路加第5章27-28節[平衡經文:馬太9章9節],講到一個叫馬太的稅吏,最後成為主耶穌所揀選的十二個門徒之一。路加19章8節,講到另一個稅吏撒該,他亦悔改,將他欺詐得來的四倍償還給被壓詐的事主,這些都是好稅吏的例子。

為甚麼他不認識這人,卻可以做這樣的判斷呢?這裏說明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或現象,就是人:包括你和我在內,是很容易也很喜歡定人的罪,很容易就可加添罪名給人,這是我們很喜歡做的事情,又很習慣做的事情。就如你乘坐地下鐵,在地鐵裏面看到一班國內人士,聽他們的說話就知不是本地人,又帶着大批行李阻塞通道,又高談闊論,聲音震耳欲聾,更甚的是還在吃方便麵!哪你會怎樣?當然你只會心裏面想,他們沒文化、沒公德心。雖然你不敢開聲,否則被人責罵就沒面了。對嗎?

問題是你有多認識他們?你覺得你只憑看見他們的行為就可做這樣的結論嗎?會不會有可能若在地鐵裡遇到危險 (這事現在也很普遍) ,他們反而變成那些很熱心幫助其他乘客助他們離開地鐵的人?或者助一些長者帶他們離開車廂逃離出去呢?也有可能的。你沒有聽過這句話嗎?「仗義每多屠狗輩」。即是很多時仗義的人也是殺狗的人。對你來說「可惡!狗也吃!」。但他可能是熱血心腸的人,你怎知道不是?這並不是很少見的事,只不過他的言行舉止,因沒有受過教育,又或者內地的文化是這樣,他不是一位文化水準高、做事文雅的這類人;但不代表他是一個壞人、不代表他是一個品格很差的人,只不過大家的風俗文化不同,大陸人會大聲說話,這不一定是他的錯。

問題是我們很快便作結論,我們很容易就根據一兩件事就作結論、作判斷。而很多時我們的結論、判斷,絕大部份都是我們按自己的估計、猜測、推算出來的。為甚麼?究竟你認識他有多久?你有多認識他?但你竟然可以斷定他是一個很差的人,或很貪心的人?可能他只做了一件事,你就憑那件事斷定他是一個很貪心的人,你覺得這樣足夠嗎?可是我們常常這樣做。

這就是其中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所以主耶穌說(太7:1)不要定人的罪,因為我們在言語上,或者在心裏面定人的罪,絕大部份其實都沒有真憑實據的,只不過是根據一些很片面的看法,看一件小事情我們就立即判斷他是一個怎樣性格的人,這真的很厲害!法庭審案也要傳召很多證人,又要聽過被告人的自辯。但很多時我們批評審判一個人,連他本人也不知,他根本沒機會自辯「啞口食黃蓮」。你心裏面已經判了他的罪,他根本上連辯護的機會也沒有,這是我們的問題。第一原因就是我們憑小小的現象就可論斷人。

誤判自己較強原因二:寬己嚴人地下判斷

第二,就是當我們判斷其他人時,一般都是非常苛刻的。但如果換轉過來要被判的人是自己,就會對自己很寬鬆。如果他返教會遲到你會覺得,「不尊重主日,沒有誠意,怎可返教會遲到!」。但如果你自己遲到,你會怎樣?「我很想準時的,但不知道甚麼原因,車又不來,與我無關,我已經盡了力。」故你怎知道他遲到,他沒有盡力呢?但你不會為他辯護,你只會為自己辯護,你對他很苛刻,你對自己卻很寬鬆,這就是人慣常的問題。

極少人會為被告辯護,因為你現在已經坐在審判的位置上,你已是法官,你不會為他辯護,雖然在很多事情上仍有很多疑點,但你一開始已經斷定他是這樣的人。你要知道在法庭裏,所有疑點利益是歸於被告的;但我們不同,我們的疑點利益歸於法官,在我們的法庭中可不理會疑點,只按自己喜歡怎樣作結論都可。

這是第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我們對別人的態度,會常常判斷他們、審判他們、定他們的罪,可惜這些方式手法都是錯誤的。所以為何你常常覺得自己比他們了不起,因為你已經不停地定對方千百條罪。

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

第二個原因為什麼說我們很多時判錯了,就是在反方向你怎樣看自己上。一方面你怎看人是有很大的問題,另一方面外你怎看自己也是一很大問題。因為若一個人如能看到其他人所犯的錯多於他自己的話,這其實是一奇蹟。為何是奇蹟?無論任何人,你接觸那人有多少時間呢?你回來教會接觸弟兄姊妹,最多只有星期日大約三個小時,而且大部份時間大家都是坐着,但你看見他坐得不正不經的樣子,會懷疑「你是否聽道的?」已經可以定他的罪了。或者聽道加查經各有三個小時,共六個小時;一個星期中你對着他六個小時,但你知不知你對着自己多少個小時呢?而你在他身上找到的錯誤竟可多於你找自己的,你真的很了不起啊!

你一天醒著的時間大約十六個小時對着自己,三分之二的時間,一日:十六個小時;七日:一百一十二個小時,而你只對着他六個小時,相差十八倍,即你要厲害過他十八倍才可以,你們的罪才是同等。對嗎?問題是那人跟你接觸這麼少時間,但你可以找到他這麼多錯,而你對自己這麼多的時間,也找不到自己的錯,你真是孔子了!

換言之,你對自己的錯真是很寬鬆,視若無睹。而且也不單單對着他多少時間的問題,因為有很多問題,很多時錯不單在行動上、言語上,是在人的思想上。你怎知道那人想甚麼?你不知道,但你知不知道自己想甚麼?當然知道,你心裡不喜歡這個那個,有很多思想你都知道的,當中有沒有錯?我想有很多,一天16小時都記下來,記也記不盡。

分別就是這樣,為何有這種情況?因為基本上你有不同的標準,所以如馬太福音第七章3-4節所說,人很容易看到別人眼裏的木屑。刨木的時候,一塊丁點兒的木屑塞在眼角裏面,你也會看得一清二楚。但自己一整條樑木那麼大也視而不見。這比喻是告訴我們一個人很容易看到別人的錯,卻非常難看到自己的錯,一條樑木十尺長你都看不見,哪要多粗大你才可看得見呢?可能要整座建築物才看見,我們習慣看不見自己的錯。要解決這問題,我們要將看事情的方法完全改變過來。

解決方法一:不要定人的罪

第一,把我剛才所講全部倒轉過來,不要定人的罪。一個謙虛的人、一個謙卑的人,他是不會定人的罪。只有那些我覺得比你好的人,才會定人的罪;如果你比他差,你不會定他的罪,對嗎?你不會告訴他:「有沒有攪錯,你考二十,我考二十七而已」,你不會這樣。只有你自己考十八,才會說:「為何你考二十呢!」如果他考十八,你沒辦法說他的,對嗎?只有覺得自己了不起的人、好的人才會定人罪。所以不要定人的罪。

在約翰8章3-11節記載一個犯了淫亂罪的婦人,被人拉到主耶穌面前,叫主耶穌審判她。主耶穌對那些人說:「你們當中如果誰沒有罪,就拿石頭扔她」,當然沒有人敢這麼做。主耶穌的意思是甚麼?你想去定人的罪,可以,如果你自己是一個沒有罪的人,你可以去定他的罪。你覺不覺得自己沒有罪?如果你自己都是一個罪人,你告訴我,你怎樣定他的罪呢?所以主耶穌說:「你們當中誰沒有罪的,就拿石頭扔她」(約8:7),但最終沒有人敢做。

解決方法二:深切認識自己的罪

另一方面就是要深切認識自己的罪,這點非常重要。之前那一點你不做就可以,不要審判別人,但這一點就要深切認識自己的不潔、認識自己的污穢。如果你清楚自己的罪,你不會再去定人的罪,你亦都不會覺得任何人的罪比你嚴重,當你真的認識自己的罪時,任何人的罪對你來說都是小事。

我們看保羅另一節經文,同樣是保羅寫的書信,提摩太前1章15節「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值得完全接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保羅說,沒錯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所以主耶穌要降生去拯救全世界的罪人,能夠不被罪捆綁。但他加上這句,「在罪人當中」,意思是說:在全世界的罪人當中,他是罪魁、最大的罪人、頭號的罪人,保羅這樣看他自己。

如果你熟識保羅的事跡,你會覺得這不太難理解。為甚麼?因為保羅曾逼迫教會。在他未信主之前,他很反對基督教,將很多信徒拉去坐牢,甚至參與行動殺害了教會其中一位信徒司提反(徒7-8章)。使徒行傳8章裏記載保羅殘害教會,逐家逐戶去拉信徒坐牢,從以色列耶路撒冷一路周圍搜捕去到大馬色,即今日的敍利亞,去拉他們坐牢,故此保羅他當然犯了很大的罪。

聖靈光照認識自己的罪就不再與人比較

你覺得他自認是罪魁是對的,不過「我沒有做這些,怎會是罪魁?」但我不是這個情況。如果你這麼看也好,我覺得至少你是認真、坦白的。如果你覺得我們所犯的罪比不上保羅,是沒錯,從你的角度來看、用人的角度來講是對的。如果你看不出為甚麼我所犯的罪嚴重過保羅,「他是排首位,我最多只是排第二」。我完全認同你所講,你是看不見。為甚麼?因為這事是需要神幫你看到,如果人都能夠深切認識自己的罪,這樣就不用聖靈來光照我們了。聖經裏面說(約16:7-8)聖靈來,就是要指證我們的罪。因為人不能夠指證自己,根本不認識自己的罪,這完全需要聖靈的工作才可做得到。所以如果你現在看不見,便是真的看不見,是實際的情況。但如果你想去看的話,是可以的;你可以求神去鑒察你、去試煉你,去讓你看到你真實的情況,問題是你想不想看。

如果在聖靈的光照之下,當你看到自己的罪真實的景況時,你不會再跟任何一個人去比較。希望你能夠明白這心情,如果你真的很清楚看到你自己的罪,你不會有心情跟別人比較。如果你仍有心情跟別人比較的話,其實你還未看見自己的罪真正的程度去到那裏,你未去到一個為自己的罪真正傷痛的地步。

你知道學校裡學生有時會犯錯,會被捉去訓導處受罰,但很多時情況會怎樣呢?他們常會跟別人比較,我要被罰多少,他也要被罰多少,逐樣去比較,這事非常普遍,他們會計算自己應受多少懲罰。對他來說要去接受這些懲罰,就像作交易,可以討價還價:「為甚麼他要抄十遍,我要抄二十遍?大家應該要差不多,故我也是抄十遍就行了!」若然持有這樣的態度,你知道這人沒有對自己所犯的錯懷著一份痛悔,他只是要跟你討價還價。

看到自己是世上唯一的罪人

一個真心痛悔的人,對於刑罰多少其實完全不看重。他眼前最大的就是受良心的責備,他為到自己所犯的錯而羞恥;為到他所做的錯,得罪了神、污辱了神的名、傷害了人、傷害了弟兄姊妹、傷害了世人而感到很懊悔、很自責。而他知道做錯後,很大部份的錯都是不能夠逆轉,故對他來說,他不緊張刑罰是怎樣,不會跟別人比較刑罰,在那一刻,他只想著自己所犯的罪,為此心痛惡絕。

如果一個人還有心情跟別人比較,他不是真正知錯,他只是想快些脫離苦難。當一個人看到自己罪大惡極的時候,在他眼中看見天地之間只有他一個罪人。我們再看剛才講及路加十八章的比喻,就會看到這一點。當中有兩個人,一個稅吏,一個法利賽人,法利賽人批評其他人,至於稅吏怎麼說?在路加18章13節「稅吏卻遠遠站着,遠遠站着,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說:『神啊,可憐我這個罪人!』」這稅吏不敢站得太近神的施恩寶座祭壇,不敢望神,只說「可憐我這個罪人」,但這句翻譯有些不準確,「我這個罪人」是this sinner,即「這」一個,即指在有很多個當中請你可憐我這一個。這是錯誤的翻譯,原文它用的不是‘this'sinner,而是‘the'sinner。‘the'是甚麼意思?‘the'指只有一位,‘the'sinner在這裏的意思是:「我是唯一的罪人,罪人就是我。」

為甚麼會這樣描寫這稅吏?就是他心裏面看到他就是罪人,世界上再沒有其他罪人,他眼中天地之間只有一個罪人。原因是甚麼?原因是他看到自己的罪,他心痛惡絕自己的罪,故此他不會再留心其他人的罪,在他眼中只看到自己的罪需要被清理、需要被神來對付,他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敗壞。故此,我們怎樣能夠看別人比自己高?除非我們能夠看到我們的敗壞程度。

若非神有赦免之恩,誰能站立得住?

一個人如果想與神同行、想依靠神,那條件就是要謙卑,要看自己一無事處。但你要留意,這不是催眠,這是一個事實,如果你能夠看得到的話。能看到自己是一無事處的話,當然你會看到其他人會比你更高,這就是謙卑。謙卑在聖經裏不是講只在神面前謙卑,在神面前每個人都可以,誰夠膽在神面前誇口?謙卑與否是你與別人之間的關係,究竟你是否在人面前謙卑,是否看到其他人比你優勝?這才是那試金石。

今天早上我起來,繼續默想這信息,主的靈帶我看一節經文,令我想起一節很重要很特別的經文,就在那一刻提醒我。我希望結束的時候,與大家分享主給我的這節經文,很短的一篇詩篇,只有8節。主給我就是第3節,神的靈將這節經文放在我心裏面,我立刻起來找這一篇詩篇看,詩篇130篇3節「神啊!如果你察究罪孽,主啊!誰能站立得住呢?」你明白嗎?在我們的生命裏面,如果神說:「我現在今天跟你結帳,要去看你的罪孽,誰能站立得住呢?誰能經得起神那份考驗呢?」我可以告訴你,任何一刻都不可以說:「我們是完全潔淨,可以通得過神的考驗」。我在說我自己,當我考察自己的行為、言語、思想、態度、我的心腸肺腑每一樣的時候,結論就是只能夠求神憐憫,任何一刻都是只能夠求神憐憫我這個罪人。

The sinner,作為唯一的罪人,誰能夠站立得住呢?所以第四節都很寶貴,(詩130:4)「但你有赦免之恩,為要使人敬畏你。」神是有赦免,正因為神有赦免之恩,以至我們今日仍然不致於被消滅。因為主耶穌的寶血遮蓋我們,救贖我們。你要謹記,你和我現在仍然是罪人,還要繼續依靠主耶穌的寶血來時刻遮蓋我們,而作為一個罪人,我們有何資格去判斷其他人嗎?

你要明白這事,希望第三節時時刻刻提醒我們。「神啊!如果你鑒察罪孽,誰人可以站立得住呢?」沒有人可以,當然我們自己絕對沒可能站立得住,唯有時時刻刻都是依靠主耶穌的寶血,依靠神的赦免。如果我們時時刻刻都是這狀態,很明顯你會先關注你自己,不再看其他人還有甚麼罪,故你要先關注你自己的罪,求神施恩憐憫你。

© 2020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cg/msg-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