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任何事都不是出於自己

李馬可牧師主講

我們實際不曉得依靠神

我們繼續依靠神這個題目。當然每個信徒都知道依靠神的重要性,應該是沒有任何一個信徒是不知道。非勢力,非才能,要靠我的靈才能成事,我們當然完全知道這個聖經的原則,但知道是一回事,我們是否真的能夠這樣生活呢?是否能夠真正依靠神,或只不過是在教會裡面的一些術語,一些口號?我們要認真地看清楚我們屬靈的光景。上次跟大家分享過,若純粹向神祈禱,這不代表依靠神,我也花了不少時間來澄清這幼稚錯誤的想法,一個自欺欺人的觀念。

上次我只是粗略地談到依靠神是一種生活的方式,一個人行事的風格,但也是較為籠統,當然一個信息裡面不能講太多。故此,完了聚會之後,有弟兄分享討論究竟要怎樣去依靠神,例如帶領查經,要怎樣依靠神來帶領查經?怎樣是沒有依靠神呢?他們討論了一段時間,最後也說不出什麼,是怎樣的一個情況。這也讓我們知道,其實我們是不曉得依靠神,很明顯依靠神是什麼也說不出,不知道,換言之,我們是不曉得依靠神。故此,我都需要繼續在這方面更詳細準確地說明,以至不會流於空泛,流於空泛當然就是另一個口號。怎樣才是真正依靠神,上次我只講了不是,今次講怎樣是依靠神。

依靠神的第一步:放下自己意思,屬靈的事更是

依靠神基本、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一個人的行事為人,他是用神的方法,而不是用人的方法來行事,這是第一步的先決條件。這在理論上也非常簡單易明。你說你依靠神,但你不聽從他,即不跟他的心意、方法、指示去做,很明顯這樣當然不是依靠他。你依靠一個人,基本上你都需要言聽計從,他吩咐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但如果你有自己的一套,你認為你自己那套是好的,這當然你不是依靠他。你不是依靠他,你只不過有些地方需要他幫助,你需要借助他的幫助。你借助他的幫助跟依靠他其實是兩回事。例如,你是一個機構的總裁,即使你是一個總裁,非常能幹的人,但無論任何人,你怎樣能幹也好,你自己總不能夠做完所有事情。在某些崗位上,你也需要有人恊助你,最能幹的人也需要人恊助他,這就是很多基督徒的情況。他有他自己那套,他有他自己的方法,但他也知道自己做不完,他也想神來恊助他。在我們劃定的範圍裡面,你幫我做好這些,其他那些我會處理,基本上就是這樣,我們是沒有完全放下我們那套。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不是依靠神,你只不過是使用神。這就是依靠神的第一步,一個先決條件,你需要完全放下自己那套,完全跟神那套,這才是依靠他的第一步。

願意放下自己那套,講就容易,做就很難。當你認真去做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實行出來就不是這麼簡單。例如,做傳福音的工作,許多很熱心去服侍的信徒,都是慣用人的方法,用自己那套來做,這是我們不容易放下的事情。我們如果是處理世上的事情,例如轉工,轉不轉或轉那份工呢?許多認真的信徒,他們都會考慮神的心意究竟是怎樣呢?他們都會去尋求神怎樣去處理這方面的事情,但掉轉如果不是處理世界上屬世的事情,而是去處理一些屬靈的事情,例如去做一些屬靈的工作,這就很少人會考慮神的心意是怎樣。因為他假設我做屬靈的工作必定是正確的,必定是神的心意。如果我處理自己的工作就不同,處理我自己的私事就要問清楚神。如果做神的工作,屬靈的工作,很多人的觀念就是這必定是正確的,必定是神的心意。例如,我帶人返教會,這樣你不是告訴我這不是神的心意?所以沒什麼人會思想這方面。做自己的事情去思想神的心意,這也算不錯,不過還差很遠。其實做屬靈的事情,更加需要知道神的心意,但很多人就剛好相反。

主耶穌也說,凡不與我一同收聚的,就是分散。收聚就是帶領人歸向神,但主耶穌說,如果你做這些工作,不是與我一齊去做,即是什麼?即你自己做,你自己完成它,用你自己的方法,你有你做,你不用理會主的心意是怎樣,你不用理會究竟神想怎樣。因為我已經做神的工作,這已經是王牌。但主耶穌說,如果你這樣做的話,就是分散,就是拆毀。其實你就是拆毀神的工作,你是對抗神的工作,這是我們要好好弄清楚的事情。

極少人用神的方法來傳福音

傳福音可以是用人的心意,用人的方法來做,而且是極之普遍,極少人是用神的方法傳福音。我可告訴你,傳福音的人多的是,但用神的方法傳福音的人是很少。用人的方法傳福音其實是常見的事。最常見有什麼?第一個常見的情況就是傳福音著重人數,不是著重質素,這就是很常見的事情。當然如果有人數又有質素,這樣就太好了,兩全其美,沒有人會拒絕質素,但如果沒有質素的話,人數也算,為什麼?總好過沒有。其實你帶人來教會都很艱難,年頭到年尾都不肯來,終於聖誕節他願意來,真的要酬神,而帶到他來,當然希望他能夠信主。你不要跟我說什麼質素,再說質素就什麼都沒有,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做農夫當然是盼望收成,聖經也有說,流淚撒種的,必然歡呼收割,收割的時候就開心,所以人人也會盼望有果子。如果你做工作不盼望果子,這樣你盼望什麼呢?有何目的呢?有分別,所以用神的意思跟人的方法是有分別,盼望果子也有分別。

我也盼望做神的工作,當然是盼望有果子,但我盼望是出於神的果子,而不是出於人的果子,這就非常大的分別。對很多人來說,如果有出於神的果子當然好,但如果沒有出於神的果子,只有人的果子怎麼樣?都要,好過沒有。馬死落地行,有馬騎當然好,但沒有,行路都要,所以用人的方法都照做,這就是那情況。但對於我來說,就不是這回事,我只盼望神的果子,人的果子,我是不會要。為什麼?道理非常簡單,因為我清楚知道,只有出於神的果子才可以存到永遠,你要那些短暫、一時三刻的做什麼呢?我就不會要這些,這些真的浪費資源。所以,我是非常嚴格來檢查,甚至很多人投訴我的嚴格檢查,很多人都說不用這樣,但將來交賬的時候,你就知道誰對誰錯。只有出於神的果子才可以存到永遠,人的果子經風一吹,就歸於無有,我不會要這些,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那果子是出於神,或是出於人?當然這對大部份人來說根本上是不知那分別,究竟這人想信主,想洗禮,這人想追求神,我怎麼知道他是出於神或是出於人?連分也分不到,所以也不用思想是什麼一回事。這就是傳福音一個很慣常人的方法,就是要果子,不理會它的來源從哪裡來,是五豐行或什麼都不要緊,最重要是有肉吃,所以根本上不介意。故此,更加不會去分辨,究竟這些肉是從哪裡來,這是第一最慣常的情況。

當你如果是不堅持這個原則,不堅持說如果不是出於神的,如果是出於人的果子,我是絕對不要。如果你不是有這原則,如果你不是這麼堅決的話,這樣就肯定你就是用了人的方法。因為當你有這樣的動機,當你心裡面有這慾念,很想成功、成功、成功,這樣自自然然不知不覺間,你的方法,你的手法就會偏差,就算你想控制也不行,因為你的心偏了。你的心偏了,你行事出來就自自然然會受影響,就會偏離,以致你做福音的工作就用人的方法。當你很想有果子的時候,想到朝思暮想,這樣你就會不經意用了人的方法,人的手段。

人用什麼手段?你看看推銷員就知道,其實今日教會裡面很多傳福音都是推銷員的手法,很多人都是硬銷,由朝追到晚,追到你來為止。根本上不讓你有自由,不停地遊說你跟隨他,直到你答應他為止,這就是推銷員的方法。很多傳福音都是這樣,講到天花龍鳳,信耶穌有多好,不停地遊說你,什麼適合你,就說些你喜歡聽的說話,但任何人讀過聖經也知道,主耶穌從來沒有說過順耳的說話。主耶穌怎麼說?若要跟隨我,就要捨己背起十字架來跟隨我。這順耳嗎?你傳福音的時候究竟說些什麼?主耶穌說,飛鳥有窩,狐狸有洞,人子是沒有枕頭的地方。你想不想跟我,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這肯定是不順耳的說話,你認為推銷員會不會講這些說話?推銷員是不會講這些,只會講順耳的事。你傳福音是否只講順耳的事?這叫哄騙人,今日傳福音都是用這種手法,所以跟這社會是沒有分別,所以告訴你這就是用人的手法傳福音。

推銷員還有什麼手法?另一個較常見就是送贈品,買二送一。現在八折,再不行就六折,給予對方很多好處。許多人傳福音也是這樣,給予你的對象很多好處,很多贈品禮物,去關心他,關心到無微不至,服侍周到,但這只是偏重他的肉體,向著他的肉體入手,以至順著肉體,他當然會跟隨你。你的魚餌正正是他想吃的,但你告訴我,這樣是出於人,或是出於神?還有另一個也常見,推銷員也是這樣,就是要快,快快完成。所以,現在政府也看看可不可以立例,美容院、健身室要有冷靜期。但我們傳福音最好就沒有冷靜期,因為冷靜完之後他走了,所以要打鐵趁熱,快快洗了他就完成。其實你知道什麼叫人的手法,什麼是神的手法,你不是不知道的。

神的方法不是這樣,不是快速地還沒有考慮清楚就叫他簽約洗禮。神在雅歌書說,不要驚動他,不要激動他的情緒。好像現在開大型的佈道會,感人的見證,你聽完之後很感動,就快快一齊祈禱信耶穌。不是這樣,不要激動他的情緒,等他自己自發,所以傳福音是需要好有耐性,等他自發,不是用你的方法推動他,甚至有些人推到一個地步,對方覺得好有壓力,這些就是人的方法。我隨便舉例,大家不是未聽過。意思是依靠神,你是不需要依靠這些方法,不需要依靠這些手段,這就是分別。

主耶穌做任何事也是依照神的意思

我們看一節非常寶貴的經文,約翰5章19節「耶穌又對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子靠著自己不能作什麼,只能作他看見父所作的。因為父所作的,子也照著作。」這句說話可以將我今日所講的撮要濃縮起來。主耶穌說他靠著自己不能作什麼。這裡的意思即不可以靠自己,當然你會繼續問什麼是靠自己,什麼叫不靠自己?翻譯可以更清楚。原文來說,如果翻譯成英文,「靠」這字應該是ἀφ᾽,是from,即是from自己。

什麼是from自己?即出於自己。意思即是主耶穌說他不能夠出於自己來做任何事情,不能出於自己,即是出於自己的心意,出於自己的方法,出於自己的行動,全部都不可以。這節主耶穌在30節再重覆一次,所以你知道那重要性,同一段再重覆一次。30節「我靠著自己不能作什麼,我怎樣聽見,就怎樣審判。」換言之,我不能夠出於自己作任何事情,不能夠做任何是出於自己的事情。無論這是出於自己的意思,即是出於自己的動機,或者是用自己的方法,自己的行動,主耶穌都不用,這就是主耶穌成功的地方。故此,這裡的「靠」就較清楚,怎樣「靠」?是用了自己的意思,用了自己的方法。

上下文都是這樣清楚。上文是主耶穌醫好一個癱瘓的人,一個癱了三十八年的人。主耶穌在安息日醫好了他,所以那些猶太人就非常不滿。16節「從此猶太人就逼害耶穌,因為他常常在安息日作這些事」做醫病趕鬼的事情,對他們來說,其他六日你都可以做,為何要選安息日裡面做?安息日休息一下可不可以呢?守神的律法安息得不得呢,不是不許你做?故此,主耶穌回答他們,為什麼我做這事,為什麼我在安息日醫病,不是我的意思,我是不可以出於自己的意思做任何事情,這是神的意思。我看見神怎樣做,我就照做,這就是主耶穌給他們的答案。

換言之,他在安息日醫病不是他的意思,只是照著神的意思來做。為什麼他揀選這人?當時在池旁邊也有很多人等候醫病,但主耶穌單單醫了這個人,其他都沒有醫治。為什麼揀選這人,不揀選其他人呢?不是主耶穌選擇,是神吩咐他選擇誰,就選擇誰。為何要在安息日醫病?因為是神吩咐他在那天做。以人的意思,你不會在安息日醫病,為什麼?你看主耶穌的結果就知道,就是因為他在安息日醫病,所以就被猶太人逼害,這當然是很嚴重的事。對猶太人來說,這是犯了律法。犯十誡的律法是非常大的罪,所以你會知道這不是人的意思,沒有人自己會揀選安息日,你跟法利賽人作對嗎?人不會揀選這日子,因為這樣會將所有事情完全拆毀。原本你行一個神蹟醫病,這神蹟如果醫好一個癱了三十八年的人,你可想像最少也有一千人、二千人信主跟隨耶穌,這機會多好,但揀選星期六。猶太人的安息日是星期六,一個這麼偉大的神蹟,最後變成逼迫的原因。除了沒有人信主,還要給耶穌帶來很多麻煩,所以主耶穌說,這不是我揀選。如果我揀選,按著人的心意,沒有人會揀選那天做這些事情,做了比沒有做更差。

尋求神心意來作施浸的決定

我不會做任何出於我自己的事情,這是第一個原則。如果你想學習依靠神,就是你不再做出於自己的事情。如果你做的事情是出於自己的話,就不是出於神,即你不是依靠神,所以這是最基本的先決條件。這也是我立定心意去學的功課,一定要學的功課,排除萬難也要學的功課,不用自己的意思,不按人的意思,不按人的手法來行事。今日除了告訴大家這原則之外,另外都想分享我在這方面怎樣去學習,希望有個實際的例子來幫助大家,可以更加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想舉一個實際的事例來說明這事情。

早幾個月之前,大約去年十月的時候,大家都知道當時有個浸禮舉行,可能大部份人都有參加過,當時有班學生接受洗禮。整個栽培他們的時間過程都頗長,有些人在教會聚會都有五六年,或六七年甚至以上的時間,最少也有五六年,有些較短,可能四五年。有些我栽培他們,由學生組開始查經,栽培他們也有兩三年時間,所以傳福音不是很簡單的事,要花很多很多心血心機在裡面。之後直到去年一五年,年中夏天的時候,就開了一個委身訓練班,因為他們都有不短的時間,這委身訓練班是希望幫助他們能夠委身給神。

這委身訓練班,即是Commitment Training (CT)。開始的時候,我就有一份擔心。因為一直栽培他們,現在去到尾段,轉直路最後衝刺的時候,是龍是鳳應該顯出來。轉了最後一條大直路,我開始有份擔心,不是擔心究竟他們上完這CT能否過關呢?這不是我擔心。很多人都會有這份擔心,很多人帶領小組都有這份擔心,他們行不行呢?最希望就是他們能夠順利過關,這樣就皆大歡喜。這不是我所擔心,我擔心是這CT幾個月之後就完結,到時就要做決定,究竟我能不能夠很準確地按著神的心意來作決定?他們哪一個應該洗禮,哪一個還未是時候洗禮?我當時就擔心這事。當時我向主的祈禱,不是祈禱他們可以過關,我懇切地禱告,求神幫我不要跟自己的意思,而是能夠跟隨主的意思,得到主的意思來做這決定。當時我只求一件事,就是能夠得到神的意思怎樣來做這決定。三、四個月之後就做這決定,我可告訴你,我完全沒有把握可以做到這決定,所以當時有份擔心,甚至去到一個地步,可以說是擔憂,日子一天天過去,到時要決定,該怎麼辦呢?這就是我的心態。

對於我來說,最重要是神的心意怎樣?如果神的心意是他們全部都未適合,對我來說是無問題。如果神覺得他們全部都不適合,就全部都不適合。我寧願一個人都沒有洗禮,總好過有一個不是神的心意,就洗了禮。我絕對不想有這事發生,沒有就沒有。因為我不想破壞神的工作,也不想令同學受虧損。如果他不適合的時候,你替他洗禮,最後的結果是他們受虧損。我是希望幫助人,造就人,而不是害人,這是我當時的決心。故此,一開始CT我已經為這事祈禱,百分之百,我只有一個心意,就是如果是出於神就好,但如果不是出於神的,我寧願一個都不洗禮。過程裡面,不打緊,我完全不會覺得有什麼損失。雖然用了很多時間,如果他未到那階段就未到,不是我決定。拔苗助長肯定會摧毀那植物,所以我當時的心態是不會用自己的意思去做,不會去慫恿他們洗禮。人就會用這方法,人很喜歡用千方百計,盡量煽風點火,希望能夠成事,我完全沒有做這方面。

我順便解釋一下。因為有些人以為我接受一些人洗禮,有時候又不接受一些人洗禮,有些人會誤會我是否不喜歡那些人?當然不是,如果我是按著自己的意思來做,這是很嚴重得罪神,給我天大的膽,我也不敢得罪神。做神的工作不可以假公濟私,不可以以自己的意思來做。我只是要按著我從神那裡怎樣領受,我就怎樣去做,而不是我自己喜歡誰洗禮,或不喜歡誰洗禮,這樣就變成是瀆職。瀆職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罪,就算在社會來說,甚至韓國總統仍然需要坐監,就是因為瀆職。在神那裡就更加嚴重,所以你以為我夠膽做這事,你就弄錯了。我只有一個心意,就是神想我們為誰洗禮,就為誰洗禮。

有這個心意是一回事,但行不行到出來又是另一回事,所以我非常擔心。這是我想,但我是否真的能夠找到神的心意來照著行呢?神是一位很信實的神,聖經裡面說,凡是信靠他的,必不至於羞愧,必不至於落空,這是真的。神再一次證明他是那位信實的神,他用他的作為讓我知道誰是他揀選,誰是他接納。我再一次講那原則,就是你先要完全放下自己那套,然後你才可以看到神將他的意思向你顯示,否則你是會看不見,你會沉沉迷迷,不會看得見。你會問我,你怎知這是神的心意?或是最後你自己做決定,就說是神的心意?這是假傳聖旨,所以我要講一個實例讓大家知道,讓你知道神怎樣清楚顯明他的心意,而當你真的立志這樣行,你會發現神會honor你,神會獎勵你,他的獎勵就是去確認、告訴你「你做得對」,所以他會回應你。

一學生申請洗禮的經歷

我講一個個案:當時申請洗禮的學生,其中一位同學來教會聚會的日子算是最短,他來聚會大概兩年左右,而他來教會的過程也頗特別。他是梁老師的學生,有次梁老師在教會改卷,當時我看見其中一本的字跡十分整齊。你知道現在的年青人,或甚至成年人寫字都十分了草,趕時間就更加,但我看見他寫的字也覺得很驚奇,因為他一筆一劃都是一絲不苟地寫,我覺得很特別。我就跟梁老師說,這同學寫字不錯,不如邀請他來教會聚會。梁老師就真的邀請那同學來教會,告訴他牧師邀請你來教會,因為你寫字的字體十分公正,而那同學又真的接受邀請。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可能是主的靈感動我說這話,而梁老師又被主感動邀請他,這樣他就來了教會聚會。

當時他來星期六早上一個小組,這小組是製作甜品的,而這是一位男同學,所以他在小組裡面就是女校男生,因為全班都是女同學,只有他一個男同學,而他又不製作甜品,這樣他來做什麼呢?他是來查經,雖然他不參與製作甜品,但他吃甜品,他就在這個小組裡面一直學習。我跟他很少接觸,因為我不曉得製作甜品,又不需要我領查經,所以我只去過一次,我又沒有特別跟他接觸,大家去不同的小組。後來他參加的小組轉型,他就參加星期六下午的查經組,當時我也不在查經組裡面,所以我沒有特別跟他一齊,或留意他的情況。我不會因為我邀請他回來,就很想他快快信主,我沒有這心意。他應該信就信,不應該的話,不會因我跟他有任何關連,所以我刻意拋棄人的做法。故此,對他來說,我沒有特別栽培照顧他,是一視同仁,我只留意神在每個人身上有沒有工作,如果讓我看見神在那人身上有工作,這樣我當然要回應神的工作,就不是因為我跟他有什麼接觸。

相隔了一段時間,好幾個月之後,有一次我原本是去另外一個小組,但那小組因考試停了,所以我就參加查經組。在一個偶然機會裡面,我參加了查經組,在當中聽查經。查經完了之後,就分開一個個小組分享,我就去了一組男同學的小組,當中大約有四五個學生,他們都是同一間學校,當時在小組裡面大家一齊討論。當時有人問一個問題,你來了教會也不短時間,有些來了半年甚至一年,你聽了這麼長時間,你覺得究竟有沒有神?每個同學都分享,有個說不太肯定有沒有神,另一個說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有神,所以現在也是不能決定,這樣一個個輪住分享。最後輪到他分享,他一開口就說「我信有神」。

當時我覺得很驚奇,第一驚奇是他答得非常肯定「我信有神」。他不是說「都會有」,「應該有」,他是十分肯定說有,所以我當時覺得很希奇,為何他這麼肯定有神?第二就是他沒有掩飾他的看法。什麼意思?因為之前的同學,每個都說不相信有神,不肯定有神,但他竟然獨排眾議說「我相信有神」。如果你認識年青人的群體,你就知道這是很難做的事情,一般人都不願意站出來,站出來恐怕別人會標籤你,所以大家是這樣,就照著差不多,跟大眾就算,這是年青人的文化,所以我覺得他頗特別,相信他也未必記得自己這件事。但對於我,覺得他也有些質素,因為很多人都不肯出聲,噤若寒蟬,所以之後我就邀請他再進一步去認識神,給他多一些栽培,讓他學習怎樣委身給神。神在當中一次又一次讓我看見一些事情,而我就回應他給我看的事情。之後他就去了委身訓練小組,當然不是去了委身訓練小組之後就洗禮,也要繼續看神的心意是如何。他在小組裡面都是中規中矩地學習,但是否接受他洗禮?當然要看神的工作,看神在當中有什麼帶領。

當中神怎樣使我明白呢?當時發生一件頗重要的事情,這委身訓練是暑假的時候開始,因為學生放暑假較清閒,大概是六月的時候開始這委身訓練。直至大約七月中放榜,他是一六年考DSE,他在學校是名列前茅的學生,老師都覺得他成績很好。他就讀的學校在考DSE之前,吩咐學生們評估下自己可以考得多少分。他就評估自己大約可考得二十六、二十七分,這不單是他自己的評估,老師們都贊成他的評估,他們都覺得他應該可以考到二十六、二十七分。故此,他就按著這分數去報考大學,之前要填JUPAS (按:香港各大學聯合招生系統)。學生估計自己多少分,他就報讀那些分數的科目。當時他選了商科,選了科技大學。

去到七月中就放榜,成績出來是一個很大的意外,他只得二十分。換言之,比他原本的估計少了六至七分。六至七分是很大的分別,對某些人來說是天堂與地獄的分別。很明顯,他原本所選的BBA全部都入不到,沒有人會想過發生這樣的事情,包括他自己和學校的老師,竟然得二十分。而當初估計二十六、二十七分是一個很合理的估計,老師也認同是這樣,按著他在學校的成績,按著這間學校過往考試時候的排名,所以大家都預期是這個分數。而落差這麼大,雖然都會有,但是極少數的情況會出現,因為不單是一兩科。如果是一科失手,兩科失手有時也會出現,但現在是七科都失手,每科都是四分,七科都是四分沒可能這麼準確。當然只算五科,所以無論你算那五科,最後出來都是二十分。故此,是很意外特別的事情,怎麼也不能解釋這情況為何會出現。當時我也不是直接知道這件事情,都是問一些知道他成績的弟兄。當我聽到這答案的時候,我也十分愕然,也替他難過。因為你是用了很多年的心血來預備,不用說Form 1開始,就算從Form 4開始,也用了三年的時間,很多心血、功夫去預備這考試,而結果是這麼令人失望,所以我也替他難過,只能夠無奈地接受。

我當然也擔心他屬靈方面怎麼樣呢?他剛剛來到上CT訓練的階段,正思想應不應該委身給神。我思想他能不能接受這結果?他來教會都是大概兩年,兩年前他來補習,又聽查經,他一直也是認真,很少缺席。對一個人,他來教會聽查經,追求神又補習,但最後出來的結果是這樣,最後都是考不上大學,或接近考不上大學,你覺得他對神那份信心會受到多大的打擊?所以我也擔心,他會不會懷疑神?覺得我都很認真來教會,為什麼結果會弄到這麼樣?為何這事會發生在我身上呢?我也擔心他會不會心灰意冷,不再追求神。

不過很特別,他繼續參加之後的聚會,繼續參加CT,繼續上課。發現他沒有很大改變,都是繼續學習,上課也認真。隔了一段時間之後,因為他決定重讀DSE,這樣當然要選擇重讀那些科目,他就來跟我商量,究竟重讀那些科目好呢?我就跟他商討這方面的事情,他就告訴我整件事情。在他考DSE的整件事情裡面,他覺得神幫了他。當時我十分愕然,我有沒有聽錯?考到二十分是神幫他?如果你是估計得十分,現在考到二十分,當然覺得是神幫助你,但他是估計二十六分。所以我請他說清楚:「為何你覺得神幫了你呢?」他說:「如果我真的考到二十六、二十七分的話,我應該入了BBA,看是科大、中大或港大?八大院校的BBA。」現在因為這件事發生,他又要重新再自修重考,再看看讀哪些科目,這樣他開始漸漸看見商科不適合他。

我問他:「為何你中四的時候揀選商科?」他說當時不是很了解,現在看的事物多了,特別這件事情發生,令他再看清楚,商科是競爭非常激烈的一科。讀商科的時候已經爭得非常激烈,而出來在商界裡面工作,金融機構裡面工作,那競爭也是非常激烈,而他知道自己的性格是不喜歡跟別人競爭,故此他知道將來他會很辛苦。讀的時候又辛苦,做這工作也很辛苦,所以他體會到其實神是幫了他,讓他不會揀了一條錯路。如果他讀了之後,不做那科的工作,這也非常艱難,你怎樣做其他的工作?所以神是不想他入錯行,所以給他再次選擇的機會。但如果不是考成這樣,他不會轉回頭再思想,他會入了去。

除了這件事情,另外在屬靈上也很重要。讀商科的時候已經很大競爭,如果成績好,入了去有名的大學讀商科,可以想像雖然你不喜歡跟別人競爭,你也要努力地讀,這樣功課的壓力會很大。而那時他正參加CT,想去委身給神,若是這麼大的挑戰,對他在屬靈上能夠專心去追求,應該是很大的困難,所以在這方面同樣是一個好處。他自己也了解若去年他入了科大的BBA已經忙透。故此,如果這些在他身上發生,對於他起步追求神,很明顯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真的不知道他會不會承受到這事。故此,發現這事好像是一個很大的挫折,但裡面竟然隱藏了兩個祝福,一個是他不用行一條跟別人打生打死的路,並且在屬靈裡面,給他一個好的開始學習,穩定的環境。其實是一個好的開始,所以原來是一個隱藏的祝福。表面看是一個挫敗,但實際上是神祝福他的生命,使他往後所行的路更加美好,他看到這事。

看到這事是非常非常之難,想像你在他的環境裡面,全間學校都預期你考二十六分,到時二十分,你怎麼見人?你怎麼過得了自己?很多關要過。如果一個人來教會追求神,然後他的成績升了一兩級,本來你二十分,現在去到二十二分、二十三分,你當然很開心,感謝神,你是很願意跟隨神。但掉轉頭,如果一個人去追求神,換來的結局是低了幾級,這樣你會不會繼續?這就很難,成績升上去,這樣好結果,那樣好結果,樣樣都順利而去信神,一點也不難,但在這樣的情況裡面,他仍然對神有那份信心,這就困難。這就讓我知道這是神的證明,這不是人的工作,沒有人可以做到這工作,不可以靠人三寸不爛之舌來說服他,不停地叫他依靠神。人人都知道這件事情發生,仍然能夠委身給神,這無可置疑是神的工作,不是人的作為,所以最後我很樂意遵從神的帶領,接受他洗禮成為主的門徒。告訴你,是不用人的意思,只等候神,到時候他就會出手,你就會知道他的心意是這樣,所以你一定要忍手,不要做自己的工作,完全不用人的方法,不根據人的意思去行事。

在這些事情裡面,人的意思當然是想自己幫助那人能夠洗禮,但你要放下,不是你的意思想怎樣,是神的意思怎樣。而神的意思才是最好的,我們的意思是最壞的,因為是錯過了神的意思。但很多人都在有意無意之間用了人的手段,人的方法來行自己的意思。會不會成功?你謹記是會成功,危險的地方就在這裡,你用人的意思去做會成功,不過是短暫的成功,這才是可怕的地方。有時你成功了,你還以為我成功了,放長眼看,最後到頭來終於都會被拆毀,你就不想這些事情發生。所以千萬不要貪一些不是神給你的東西,有些人都要。如果不是神給你的,謹記不要接受,不單是事物,人也是,不是神給你的人,你也不要接受,因為是有害無益。

希望大家能夠學習這功課,這就是我們依靠神的第一步,就是不依靠我們自己,不跟我們的意思,不用我們人為的方法,不用我們的才能。有些人口才了得,可以講到天花龍鳯去說服人,不要依靠這些,專心仰望依靠神。

© 2019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cg/msg-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