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不屬於膽怯之人

李馬可牧師主講

昨天星期六在學生小組裡談論一個題目,是信宗教跟認識神的分別。認識神,最基本是要跟神有接觸,能夠被神的靈帶領,可以讓神跟你說話,指示前面的路,指示你人生的每一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否則只會淪落為信一個宗教,而這宗教裡是沒有神的。

我分享了在以前的日子裡,曾經歷過「信教」的時日多年,我有參加聚會,也有盡力守規條,但神從來沒有跟我說過話,而我也不知道原來神會跟人說話。直至後來,神開始向我顯現,向我說話,我才開始認識神。神指示我,向我說話,曾經無數次指示我、帶領我,走人生的道路。昨天跟學生們分享,在各樣人生的重要部分裡,都需要神的指示,否則我們不知如何去行,只能靠自己的意思隨意選一項。

我跟他們分享,神在每件事上都可以指示:神指示我選什麼科目、選什麼工作、辭掉什麼工作、何時辭職、應不應置業、應不應結識那女孩……每件你所關心的事,你要知道神亦關心,他也會指示你,甚至關於我的娛樂,神可以指示我應不應該打麻將,林林總總各樣事情。也有人向我問問題,神亦指示我怎樣回答。在小組當中我舉了兩個例子,是比較特殊的經歷。神指示一個人,不一定要很神蹟性的,但我在分享的時候,很多時候會選擇獨特的、神蹟性的事情去分享,為了證實這不是心理作用,否則人人都可以說:「神叫我做這樣,神叫我做那樣。」這樣別人會問:「真的是神嗎?你如何得知呢?」所以要選擇例子,證實不是人的心理作用、或自己想出來的一件事。

提起昨天這件事有什麼意思呢?在這個查經完了以後,還來不及拿點水喝,有位中四的學生走過來問我問題,是弟兄姊妹帶他過來問的,因為他說想問我問題,但又因為跟我不熟絡,所以不敢問。他問:「我怎樣才可以聽到神的指示?聽到神跟我說話?」他說:「我很想聽。」從這個問題,我們就開始了一小時的講解,說怎樣可以在他的程度上做得到。

分享這件事給大家聽,有什麼用意?昨天經歷這事情後,我回家後再回想,只可以說,我不無感慨。怪不得主耶穌在聖經裡多次說:「我在以色列中,在屬神的子民裡,沒有遇見過有這麼大的信心」 (太8:10)。在神的子民裡,沒見過擁有這麼大的反應、這麼大的渴求的人。剛才的詩歌是關於渴望親近神,這位學生來了教會的時間不太長,可能只有一、兩個月的時間,但是當聚會完了,我還未有時間透一口氣、喝一口水,他已經急不及待來問,想知道答案:「我怎樣做才可聽到神的指示和神的聲音?」

在教會裡,類近的訊息我已經講了不少次,怎樣被神的靈引導我們而行。但我發覺沒有一個人來問我:「我怎麼做才可以聽到神的聲音,能被神的靈帶領我呢?」所以怪不得主耶穌三番四次地說:「我在以色列沒見過這事情。」每次見到這樣特別的反應,都是在外邦人當中。昨天提到的訊息,當然跟我在這裡好幾個月所說的,有關被神的靈帶領的訊息,在原則上基本是一樣。我們可以看看昨天所講的經文,羅馬書8章14節:「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神的靈引導,會用不同方式指引,會跟我們直接溝通、說話。之前在主日跟大家看過好幾次,「風隨著意思吹」,在約翰福音裡說,「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那裡來,往那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 (約3:8)。其實兩節經文是一樣的,上面說到神的兒子,下面說到從神的靈生,當然也是指神的兒子,是兩種不同的說法。上面說到被神的靈引導,下面說到風,神的靈當然是神的風。靈是看不見的,如風一樣,但滿有能力,也隨神的意思吹,非常自由。而每一個跟隨神的靈的人,從神的靈而生的,都是一樣在風 (在神的靈)的帶領之下,非常自由。我已講了好多次有關這方面的訊息。

實際上是基本相同的真理,但問題是聽的人的反應分別很不同。當那學生聽了之後,他的反應是:「我很想 (被神的靈帶領)!」你們當中聽過這訊息已有一段日子,而且聽過不少次,你心裡有沒有像這學生般:「我很想!請你告訴我如何可以 (被神的靈帶領)呢?」在教會裡沒有人有這種反應,頗奇怪。是否你覺得你已被神、被聖靈帶領?「神已跟我說話,我不是想,而是已經擁有了。」要是這樣,當然不用問我。但如果我沒有弄錯,我們距離這個階段還比較遠,可能個別弟兄姊妹會有這情況,但是整間教會就未達到這個階段,還距離頗遠。這樣其實就是「我不在乎!」可能有這心態:「雖然你說了一次、兩次、三次,但我不介意這事情。雖然我未被聖靈引導過,不似風一樣的自由,但不打緊。不用急,可以慢慢來,時間還長,才信主一、兩年,還未如此也不要緊。」又或者信主時間很長的弟兄姐妹,心態是:「這麼多年也是如此,看來不會有什麼改變,也可能不需要有什麼改變,就這樣繼續下去。」兩者都不著急。

所以無怪乎聖經裡一次又一次記載,外邦人的反應往往比神的子民的反應來得強烈。但這真的不用急嗎?剛才從經文見到,凡被神的靈引導帶領的,才是神的兒女,才是屬神的人;即是你究竟是否屬神的人,你覺得不用 (為這問題)著急。這真的是非常奇怪。

不能為神作見證的信徒可絆倒人

故事還未完結。下集是,在整個小時的討論裡,那學生問了我們很多問題,我們也答了很多。在討論中,他突然問了一個問題,令我很意外,稍稍震驚。當中有兩位中四的學生,另外有兩、三個弟兄姊妹一起在討論,他不是向我問,而是向其他弟兄姊妹問:「那你們呢?你們認識神嗎?你們聽過神的聲音和指示嗎?」我便害怕起來,怎樣回答呢?我替他們害怕起來,能不能應付這問題呢?要是換了你在小組裡,你又會如何答這問題呢?我意想不到他會問其他人,他調查得比較詳細。

你的反應會如何?坐著不答?「不要緊吧,有兩、三個弟兄姊妹,不一定要我開口。」這很難說,他可能會逐一去問呢,問完第一個到第二個,或者到最後逃不掉。如果是你,你會怎樣回答這問題呢?你能夠很誠實、肯定地,其實不是答問題,是做見證。聖經說,向萬民做見證 (路24:47-48),若所說的不是實話,你便是作假見證,這是很嚴重的罪行,所以不能怕不好意思硬著頭皮去說,要把事實告訴別人,所以我替坐在那裡的人擔心。你能不能肯定地在人面前做見證?「雖然我算不得什麼,雖然我微小,但神憐憫,仍三番四次帶領我,指示我,向我說話。」你能這樣作見證嗎?見證這位神是真的,他不是個啞巴,是可以說話的。還是只能以語言的技巧,說了像是沒說過般去迴避問題,胡說一番,含含糊糊蒙混過去?但對方要是真心尋找真理的話,他會知道。你認為可以混水摸魚嗎?他會知道你在逃避問題,答不出來。

若你答不出來結果會如何?這樣他尋找神的決心會打折扣,會打很大的折扣。他聽了我的見證分享,但沒有用,最後結論是:「牧師你可以聽見神的指示,但徒弟聽不見,教會裡只有少數人可聽得到,其他大部分平民百姓都聽不見,這樣子就不關我的事了。你們基督徒都聽不到,返了教會三年、五年都聽不到,那我返了兩個月更不用說了。」所以你明白嗎?只有牧者的見證不足夠,弟兄姊妹的見證非常重要,要是沒有 (其他見證)了,非信徒不可能只看著數個人便相信神。原來大部分人都不對勁,換了是你都不會信。

所以說,換了是你會怎樣回答呢?當然我不能知道答案,只有你知道,你能夠肯定、很誠實地說,「是真的,我可以見證這是真實」嗎?有這需要跟你預演一下嗎?免得將來有人問你,你不知怎樣回答;你對著我不懂答,總好過不懂回答非信徒。要是不懂回答非信徒,這是不能說笑的,如果他的信心打折扣、受影響的話,你是在某程度上絆倒了他,你知道絆倒人的嚴重性吧。若是因為你,以致他不能夠到神那裡,你將來在神面前怎樣交帳呢?這不是簡單輕鬆的一回事。所以我認真地去想,要不要跟你先綵排一次,要是不行,再回家集訓一年半載。

這便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令我在這方面想了很多。所以這件事從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並不是可有可無,而是非常重要。究竟你有沒有這自由?究竟你是不是被神的靈帶領?究竟你是不是神的兒女?不能自欺。當別人問你,你被逼去騙人,這樣便非常不好了。

自由不屬於膽怯之人

回到今天的題目,想跟大家繼續看有關「自由」。如剛才經文所說,如風一樣的自由。當然大家知道,自由非常可貴。有詩詞如「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與自由比,兩者皆可拋」。詩人也說,自由是非常寶貴、可羨慕的。海闊天空任你翱翔,是何等吸引的生命。相信每個人都渴望自由,相信在座的沒有人想做奴隸、被人奴役,沒有人甘心被束縛,都想過自由的生活。但為什麼很少人真正有自由?這便是問題。我可以告訴你,很少人有自由,只有很少、很少、很少人有自由。真正認識神的人,真正是神的兒女、神的子民,不是掛名的,才真正有自由。為什麼擁有自由是如此困難?神很願意給我們自由,神不是收起來不給我們,是什麼阻攔我們去得到自由呢?今天我們會去看這重要的課題,關於自由。

首先要明白,freedom is not for the faint-hearted (按:自由並不屬於膽怯的人),要明白這道理。自由不是給那些膽怯、膽小、畏縮不前、畏首畏尾的人,這類人不可能有自由。自由只屬於勇敢、堅毅、有勇氣、有膽識、有大無畏精神的人。世界上這一類人很少,大部分人都是膽怯的。為什麼自由只屬於有膽識、勇敢的人?一般用圖像來描寫自由,會想起些什麼?最普遍的是,如鷹展翅上騰。海闊天空,任意飛翔,看著鷹多神武,有著雀鳥王者的氣派,在空中毫不懼怕地飛。看著圖片,很多人都敬佩鷹可以在空中,自由地、無拘束地飛翔。是可以的,你想嘗試嗎?當向下俯衝的時候,速度可以比鷹更快。若我給你足夠的裝備和訓練,以及一切所需 (便能俯衝得比鷹更快,得到飛翔的自由),但有多少人有膽量這樣做?自由不是給膽怯的人。

你想如同鷹一樣「爽」嗎?但一到天空中,你腳都發軟了。你坐在這裡很安全,腳踏在地板上很安穩,可以說遨遊天際的事。但要是在飛機上,打開機艙門,說:「跳下去吧,裝備都齊全了,已給予一年足夠的訓練,有導師教導,很安全。」有多少人願意?faint-hearted (按:膽怯),怎可以自由呢?自由是要很勇敢才可以得到。若你不勇敢,到真正面對自由時,你會向後退縮。自由,對於軟弱膽小的人是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有不少個案,有些人參加跳傘訓練,所下的功夫不少:要對降落傘有認識,知道怎樣操作,否則到時拉不開怎麼辦呢?主傘如果不行,就要有後備的,在訓練裡便要學。也要學習怎樣在高的地方跳下來,因為降傘落到地面的一刻衝力仍然很大,若不懂跳,著地的一刻隨時會弄斷腳,所以整個過程需要很多訓練。有人想學,因為好玩,便付錢去學、去訓練,完成了課程,然後到了moment of truth (按:真正實行的一刻)。到了那天前往飛機場,坐上小型飛機,在高空打開了門,就跳了。這當然是自願的,教練不會在後面推你。而曾經試過不少次,有人去到那一刻,就跳不下去。看著下面,汽車像螞蟻般小,到機艙門口便腳軟了,最後有人跳了,有人不敢跳下去,返回座位隨機降落。當然所付的錢不會退回,在簽約的時候說明,待你上到天空的時候,跳下去是這個價錢,不跳下去都不會退款,訓練已經上了,就是這樣損失了一切。到了最後完全沒有運用到所學習的,因為faint-hearted,不能跳下去。

你別笑,現在你坐在這裡會想像自己能夠跳下去,但到那一刻是否能往下跳,就真的在那一刻才知道。又或許有些人在這裡已知道屆時不會跳。這是以空降來說,最厲害的一種。此外,也有不同類型的 (空降活動),你可選其他的,如滑翔衣,像衣服穿在身上;另外有hang glider,懸掛式,有雙翼在人上面的,人掛著去滑翔;要是都不喜歡,有些有坐位,始終坐著比較好吧,上面有傘可以拉著。這個較接近降傘了,可以改變方向,自由度比降傘大很多。

所以你應該可以明白我所說的,freedom is not for the faint-hearted (按:自由不是給膽怯的人)。你說喜歡,便讓你上去,海闊天空任意飛,現在你可以成為小鳥,有多少人願意報名?我想應該不會超過十個人,雖然大家都很年青。得到freedom (按:自由)是很困難的,很多事情也是,光說是容易的,實際去行便很困難。

牢籠既是禁錮又是保護

為什麼會困難?就說另一個故事給大家聽。在很多年前我聽過這故事,應該是真人真事,詳細的情況已忘記了,是關於一個爸爸買了一隻小鳥給兒子。那是一隻小雲雀,黃色的,叫聲很清脆。給小孩作寵物,小孩很高興,悉心照顧小鳥,給牠食物,給牠水喝。但過了一段日子之後,小孩覺得小雲雀很孤單,整天在鳥籠裡,就替雲雀可憐。籠中鳥,失了自由很可憐,小孩就決定放走小鳥。於是將籠帶到花園,然後打開鳥籠的門,以為小鳥會飛出來。哪知道小鳥沒有,留在籠裡面,唯有伸手進去,鳥停在他手上,因為以往在屋裡他也是這樣跟小鳥玩耍。於是他帶小鳥出來,推牠上去,小鳥飛了大圈,又飛回來,返回籠中。再試將鳥籠放遠一些點,牠飛了一個圈、兩個圈,都是返回籠中。這是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即是說,其實不需要鳥籠,也不需要關上門,基本上小鳥不會跑掉,對嗎?

這是個常見的現象。要明白對於那隻小鳥來說,鳥籠是用來禁錮牠的,可說是牠的監獄,但同時也是牠的保護。是牠的禁錮,同時又是牠的保護,這是你需要明白的一件事。鳥籠是禁錮又是保護,是個矛盾的地方。為什麼是保護?因為牠在籠裡住了很久,在裡面很有安全感。人也是如此,對於熟悉的環境,會感到很安全,但在陌生的環境呢?從來未去過的,就會非常擔心。這個籠雖然一方面禁錮小鳥,但是另一方面亦保護牠,使牠不會受其他野生動物攻擊。例如貓隨時一伸出爪來就危險了,小雲雀是很細小的,會沒命。但在籠裡就安全了,貓爪不能伸進籠裡,鳥籠是禁錮又是保護。無論是貓或野地的飛禽猛獸,例如在香港不時會出現鷹,一下子就把小雲雀咬走,很快速,防不勝防,但鳥籠是非常好的保護。在籠裡常有足夠的食物和水,但走出去,要知道世界「搵食」 (按:覓食)艱難,連動物也是,不容易找到食物。你認為找蟲子和蚯蚓容易嗎?不一定。

所以你明白嗎?我們一定要理解這件事,所以這麼多人不願意離開牢籠,因為那是他的保護。一方面我們在籠裡有很多怨氣,例如對我們的工作,對我們的老闆:「哎呀!每天上班,老闆給我這麼多的工作,做到我快要死了,工作沒法子做完!」想著、想著,滿肚子氣,要炒老闆魷魚 (按:辭職)。但想想辭工之後怎麼辦呢?沒有了工作的安全保障,工作就如傘子,是我們的防護網。你知道,這世界、這社會,就像亞馬遜森林一樣,弱肉強食,互相競爭攻擊,每件事都很困難,每樣物件都很昂貴、不停漲價,剛剛地下鐵又加價了,要是失去了工作怎麼辦呢?競爭那麼劇烈,有經濟壓力,有精神心理壓力。所以人失了工作,不但失去了經濟支柱,連心靈都蒙上陰影,懷疑自己是不是很沒用。「我是不是這樣呢?是不是那樣呢?…」導致自己憂鬱呢,都因為失去了工作。

如同在森林裡一樣,找食物不容易。所以在大海裡找到一艘船便算了,怎樣都死抓住不放,就是這情況。如果沒有工作,整天在家,親戚朋友會怎樣看呢?覺得你是隱閉青年。你說:「我不是隱閉青年啊!只是未找到工作。」有口難辯,心理都失平衡。自由雖然很好,但籠也有價值,籠是保護。正因如此,到了終極選擇,就是自由和安全,你選擇哪一樣?這就很難選擇了。

自由與安穩的對立:放下牢籠得自由

每個人都想要自由。但若想要自由的話,你會願意放下安全、安穩、你的保障嗎?這個選擇要問問你自己了。哪一樣對你來說比較重要?你願意選擇哪一樣,而放棄另一樣?這是個終極的選擇,這是以色列人要做的選擇。

當初神帶他們離開埃及,埃及是做奴隸的地方。他們被埃及人奴役達四百三十年之久,奴役了很多代人,即是世世代代也做奴隸。但神帶他們脫離奴隸生涯,帶他們去哪兒?去了曠野。曠野是不毛之地,就是什麼也沒有,無依無靠,一點把握都沒有。曠野是很艱難的地方,他們亦從來沒見過,可能只是遠遠望過,但從來沒有在裡面生活過。你不能想像,在曠野裡生活一個月會是怎樣。若帶了足夠的水,去玩三、四個小時應該沒問題,但是要在裡面生活一個月!所以這是選擇:留在埃及繼續做奴隸,這樣好了,很安全,當然要做苦工,但有吃、有住宿,那裡樣樣俱備,環境也非常熟悉。你會選哪樣?在那裡繼續安穩地生活下去,苟且偷生,不敢離開,還是你願意去冒險?

自由是需要冒險的,所以說,not for the faint-hearted (按:不是給膽怯的人)。需要願意放下安全,然後才可以選擇自由-在這麼難的選擇裡,誰人可以選自由呢?誰人有膽識選擇自由呢?所以上一次跟大家說,唯有一個對神有信心的人,才可以做到,他才可以飛出鳥籠。放你出去鳥籠的,不是小孩,因為一個小孩不能保護你,他可能一片好心把你放出去,但不夠兩天便被貓吃掉了。但神放你出去便不同了,神絕對可以保護你。

全能的神帶我們出埃及,進入曠野,他絕對可以保護你,而不是像小孩把你放出去後就讓你自生自滅,而可惜很多時候的結局是滅亡。但神不是這樣,神有能力在惡劣的曠野裡,在寸草不生的環境裡,保護、養育二百萬以色列人!二百萬人,在曠野四十年,有足夠的食物,有足夠的水供應,只有神做得到。即使是在今天,整個美國,這麼有財力的國家,都不可能做到。在曠野裡養活二百萬人四十年,這樣美國很快會破產,跟科威特打仗數年,已對經濟造成很大影響。軍隊數量遠遠未到二百萬,只是二十、三十萬人的軍隊。怎樣在曠野養活二百萬人?只有神才能做到。

為什麼要在曠野?為什麼神帶他們出埃及後,不直接進入迦南地?為什麼要有曠野在當中呢?是要捉弄人嗎?我們要明白當中很重要的原則。我們看過自由與安穩的對立,兩者之間你選擇哪一邊?為什麼要去曠野?為什麼不去一個安穩舒適的地方呢?因為安穩本身是個牢籠,這是你需要明白的。剛才我說過,牢籠本身可以成為你的保護,但從另一角度來看,你的保護會成為你的牢籠。你明白嗎?你的保障將會成為你的牢籠,所以千萬不要尋求環境上的保障。倘若你得到了,那會成為你的牢籠。為什麼?因為當你有了保障,你會如何?你會捨不得離開,就被困住了,就永遠留在那裡了。所以你要明白,你有了籬笆圍著,住在堡壘,那裡很好,沒有賊,有城牆圍著。什麼保障最後也會成為你的牢籠,成為你的禁錮,限制了你,你會捨不得離開。

要是出了埃及,離開那個做奴隸的地方,然後神直接帶他們進入迦南地。嘩!很棒!流奶與蜜之地,各樣都豐富,那便會捨不得離開。這是從監牢裡釋放出來,然後移去酒店軟禁,都是軟禁,不過環境比較漂亮,同樣是走不得,你會捨不得離開那地方。要明白,安穩之所,一樣會變成牢籠,所以這是為什麼神不直接帶他們到迦南地的原因,他們要先經過曠野,在裡面被鍛練,才可以有自由。

自由是堅強、有能力的生命

究竟什麼是自由?我們以為自由是改變環境就可以了。原本在埃及,被帶出來便就再沒有埃及人了,沒有管轄他們的人,這便是自由嗎?我們以為外在環境改變,我們便自由、釋放了,這是完全的錯誤。自由不是這樣的,自由是一份生命力,是堅強、有能力的生命。

相信很多人也聽聞過Nick Vujicic (按:力克‧胡哲),是個四肢不健全的人,沒有手、大部分的腿也沒有,只有一小條腿,差不多只有頭和身軀,但他是世上少有的自由的人之一。他的環境並沒有什麼自由,自由在他裡面。自由是他完全不受環境限制。若你一定要在迦南地才有自由的話,就是不自由了,一生都要依附迦南地,一世都要住在酒店裡,雖然是被軟禁,但那明顯不是自由。自由是沒有所謂,怎麼樣也可以,即使沒有手、沒有腳,只有身軀也可以,那是真正的自由。

自由是裡面的生命力,是生命的質素。所以需了解清楚,不要以為神怎樣改變環境使你自由,沒有這回事。是在你裡面,是你生命裡的剛強能力,大無畏的精神,對什麼也不怕,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所以說“freedom is not for the faint-hearted”,就是這意思。當你生活得安逸舒適時,會make you weak (按:令你軟弱)。所有舒適的生活,都會令你軟弱,都會將你變成意大利麵一樣軟軟的、扁扁的。所有安逸的日子,只會侵蝕我們的能力,令我們變得軟弱、苟且,變得意志消沉,失去鬥志。住在舒適的環境,只有很少人可以維持鬥志和剛強。所以勾踐要報仇,一定要臥薪嘗膽。如果夫差懂得用高床軟枕去養他,他就不能再打仗了。要是你過的是舒適安逸生活、無憂無慮的工作,按時發人工,要什麼得什麼,想要的都可以得到,你很快會成為廢人,沒有鬥志,也不懂警惕,再沒有目標、理想和異象,只餘下一件事情,就是保持現狀-「千萬不要拿走我現在所擁有的東西」。只是為了保持現狀而繼續生存,直到死亡的時候。

但其實,那時候你已經死了,實際上已成為行屍走肉。這並不是太難去理解的事,安逸的生活會腐蝕一個人的精神,腐蝕他的靈魂。所以神要帶他們去到曠野,一個艱難的地方。因為自由不是環境上的,自由是在生命裡的,而在生命裡的不是生出來便有,是要去練習的。所以說「鋼鐵是這樣煉成的」,鋼要經過艱難的過程才能煉成,同樣,自由都是要鍛練出來的,並不是天生如此。沒有人天生便有這素質,都是在艱難的日子裡訓練出來,以至生命裡,這一切都沒有了,也不打緊,完全對我沒有影響,這便是自由。但要是生活裡仍擁有很多東西,卻說「我自由了」,這是說笑而已。你還沒有嘗試過失去這些。要是失去了,是不是仍然自由,到時再說吧。自由是需要訓練出來的。

當初神同樣帶領我,脫離在埃及裡做奴隸的日子。那時,我跟隨世界的價值,物質功利主義,被魔鬼操控、蒙騙了。但最後神開我的眼睛,釋放我離開黑暗王國,去到光明的國度,就開始進入曠野的訓練-自由的訓練。曠野可以說是屬靈生命的學堂,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經歷過。如果沒有的話,怪不得你沒有自由的質素、沒有生命力、沒有剛強堅毅,是需要練習才會有的。

身在其中卻不覺得苦

以前我曾經分享過,便不再重覆了,神帶領我轉換不同類型的工作。在十年、八年之間,做過十份、八份工作,轉變非常強烈,當中亦經歷神很多供應,很多神蹟發生在我身上。但根據我的記憶,我很少,甚至未分享過,因為這麼多的改變,我所吃的苦頭,沒有特別從這角度去分享,那些艱難日子的情況是怎樣。當我在預備訊息時,我想,好像沒有說過這方面。為什麼沒有說?因為在我自己的經歷和心態裡,這是絕對真實的說話,在神面前做一個見證,我從來沒有覺得那些日子是艱難的。當我回想,我才察覺這個特別的地方。我說出事情時,聽的人會覺得:「嘩!如果換了是我就不行了。」但這不是行不行的問題,我不但覺得可行,更想,這算是艱難嗎?這算是吃苦嗎?我並不覺得。

我還記得有次與數名同工坐在一起閒談分享,分享到之前信主的時候,參加訓練時候,遇到的試煉、困難。其中有人分享,家人怎樣反對,甚至被趕出家門,將家裡的東西都丟出去,叫他「收拾東西走吧,臭小子!」這個、那個都去分享,我在想,我沒有什麼可以分享啊,我想不到有些什麼艱難。最後只能說,是我生命有問題嗎?我並沒有什麼艱難呢,都是很順利的,不知道是否屬靈生命太幼嫩,所以神不將艱難加給我?只是順順利利就到了嗎?所以同工都安慰我,不用緊張,不用擔心。

我要告訴你,在我的思維裡,真的不覺得有什麼艱難的時候,所以我從來沒有從那角度去說那些事情。當現在重新思考,我想我的經歷在其他人的眼中,都應該算是艱難。我試過完全沒有錢,到了一個程度沒有錢吃飯,沒有錢坐車,所以由尖沙嘴徒步走至彩虹邨。步行經過機場,要一個多小時,我又不覺得很可憐,做運動也會做一個多小時啊,但說出來,聽的人會覺得很可憐。甚至去到一個境況,沒有錢交租。但這一切,在沒錢吃飯、沒錢交租的時候,很特別的是,去到最後一刻,神便會出手。他一定不會早,不會早一天,不會早一個月,不會早半年給你。是到了最後一刻真的很需要時,沒有錢吃飯,回到家已經不知道有什麼可以吃的時候。我記得當時是去完一個宿營,回到家,打開冰箱,只有半個檸檬批,是去宿營之前剩下的。七天之後回來再吃這個批,因為沒有肉,只有檸檬,所以仍然可以吃,吃完也沒有肚子痛。明早?明早就不知道吃什麼了。

去到山窮水盡而無路就是這樣,其實不只一次、兩次,已經有很多次這些經歷。到了那時候,主便供應。記不得是哪一次,第二天是主日,教會聚餐吃火雞。你知道火雞有多大,當然吃不完,所以吃過以後還餘下許多。於是,那個星期我就不吃其他,只吃火雞,每餐都是火雞,開始的時候是火雞排,一塊一塊火雞肉去吃,之後從骨上削下火雞肉來炒飯,到了最後用火雞骨頭、火雞尾、皮這些來煮粥。吃了一星期火雞,我想你也會叫救命了,神啊,可不可以換換菜單。每次去到最後時,就會有事情發生,神就會出手。所以你說很艱難嗎?又不是很艱難,雖然在那段時間,我常常沒有錢,常常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樣做。但那幾年過的生活,跟其他同樣在那裡讀書的學生比較,是沒有分別的,我是一樣的吃、一樣的生活,又不會比他們瘦,或是吃得比他們差。唯一是神控制什麼時候給我東西吃,不是我自己控制,冰箱大部分時間都是空的,只有半個批在裡頭。神沒有一餐讓我餓肚子,最後也有半個檸檬批,吃完才去睡覺。這就是神的奇妙。

所以我明白聖經這段經文的真實,保羅在哥林多後書6章10節說:「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我可以作見證,這節經文應驗在我身上,神真的如此行。

「似乎憂愁」,世上任何一個人看到我的境況,沒錢吃飯、沒錢交租、沒錢乘車,真的會很憂愁,可能有些人會去自殺了。但我沒有,我根本不覺得是什麼,這麼多年難過嗎?並不是啊,只要到了時候神就供應,是很快樂的!常常也有喜樂。我真的不覺得我是在憂愁困苦的日子裡。

「似乎貧窮」,這當然了,我並沒有銀行戶口,所有錢都在口袋裡,有時候甚至沒有錢。當時由尖沙嘴乘車回家只不過是一元多,但我只有幾毛錢,只好走路回家。「似乎貧窮,卻叫許多人富足」。當神供應我的時候,我甚至可以 (在經濟上)支持另一個同學去讀碩士。你會很驚奇嗎?這樣子也可以支持別人讀碩士!可以啊。

「似乎一無所有」,真的什麼也沒有,但到了時候,所需要的也會有。食,有;住,亦有。沒有錢交租,神就在週末幫我安排一份額外收入,剛足夠彌補我所損失的 (按:這是另一事件,並非幫助同學升讀碩士那事),因此能夠交租,應付那一個月的需要。這些事從前都分享過,就不再重複了。所以我讓大家知道,對於一個真正認識神、自由的人來說,艱難並不痛苦;我回頭看,並不覺得是什麼艱難。雖然有時候吃的不富裕,但足夠就好,要是吃得太多肉,太胖就不好了。幸好只吃了一次火雞,若多吃幾次,膽固醇過高就不好了。

世界的安穩只是假象

總結所說的內容,想加上最後一點。剛才說到抉擇,選擇自由還是選擇安穩?當我們選擇安穩, (安穩)就會成為我們的監牢。希望大家再想深一層,很多人覺得選擇很困難,但其實你還未看得清楚。

因為這安穩,實際上是個假象,這是最難看到的部分。你選擇安穩,但請告訴我,這世界真的有安穩嗎?真的有嗎?你可以肯定?再過一些時候,經濟不會有問題?你肯定下年不會被裁員?當然沒有人可以肯定。要明白你所選擇的,只不過是一個假象,這世界是不會有安穩的。只要看香港現在的混亂就知道,還不知道亂到什麼時候才夠。會真的佔領中環嗎?沒有人會知道。會做還是不做?佔領之後會如何呢?解放軍會不會來收回這地方?要是解放軍出動,外資便會撤退,當然會走為上著。

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安穩?不過是假象。可能有,可能沒有,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沒有人會知道。社會動盪,經濟前景不明朗,生活艱難,是真的安穩嗎?不要只看香港,全球也如此。經濟不明朗,美國有變化,歐洲債務等問題令人頭昏腦脹。你以為讀好書,找份好工作,便能安穩過活嗎?你怎麼知道呢?只要經濟動盪,再大的公司也可以倒閉,連霸菱銀行也倒閉了。所以你知道嗎?這是一個假象,你需要看得見。這不過是一半,還有另一邊,那邊你還未看見,我幫你去看清楚。

那邊是自由,not for the faint-hearted,不是給那些很軟弱、懦弱怕死的人。但還有另一個角度來看這點,就是這份自由,就像穿上滑翔的衣服,在天空上飛。看似凶險、很危險,所以就不肯去了,但實際上真的如此凶險嗎?

來看看數據:在美國,交通意外每年大約有一千萬宗,其中致命的大約有四萬宗。以駕駛一萬里當為一次,雖然就香港而言,行車里數很難達到一萬里,因為香港地方小,但在外國駕車去另一個城市就很普遍。以駕車一萬里當為一次,死亡率是0.0167%,即一百萬份之一百六十七。每個人也會使用交通工具,是巴士,是長途汽車也好。我曾聽過有人很怕乘車,所以去任何地方也是徒步前往,因此活動範圍很小。我知道北韓的主席不乘飛機,只坐火車,但我看這裡應該沒有人不乘車的。一百萬份之一百六十七的機會,香港有七百萬人,這機會也不少,但你也會去乘車。

自由,在天空上飛翔,貌似凶險,實際數據如何?看跳降落傘:二零一零年在美國有三百萬次跳降落傘的紀錄,當中發生致命意外的有二十一宗,死亡率是0.0007%,即一百萬份之七。一百萬份之七比一百萬份之一百六十七,是二十四倍。所以我告訴你,跳降落傘比你乘巴士、乘車更安全。所以有人駕私家車,說可接載你時,你要想清楚了,有一百萬份之一百六十七的機會你會下不了車。正如跳降落傘你會先想清楚,但乘車的死亡率比看跳降落傘高二十四倍!所以不要看表面,有些事情貌似凶險,例如跳降落傘,相信在座應該沒有人跳過。嘩,八百尺跳下來,怎麼辦?很容易死啊!原來你不知道,乘車的死亡率比跳傘高二十四倍!所以還是走路好了。但這要做另一個調查,就是在路上被車撞死的機率又如何呢?那坐在家吧,又可能會發生火災啊!所以我已經告訴了你,這都是假象。

跟隨神絕對平安穩妥

安全是個假象。當你追求自由,你覺得很危險啊,自由會無遮無掩。這是貌似凶險。跳降落傘也有凶險,一百萬份之七;但要是你跟隨神,將你的生命交在神手裡的時候,風險是0.000000%,是絕對沒有風險。一億萬份之零,是零風險,在神手裡是沒有風險。

因為跳降落傘,無論你怎樣訓練,無論你的降落傘在哪裡製造,又有後備傘,始終會有人為錯誤。但你有聽過「神為錯誤」嗎?沒有!神從來不會犯錯。人會犯錯,什麼行業都會犯錯,所以找醫生診症一樣會有風險。因為是人,人就會有錯誤,仍有輕微風險,但已經相對較低。至於跟隨神,將生命放在神手裡,意外是0.000000%,是絕無意外,沒可能有意外發生,因在神everything is in control,一切在他掌握裡面。

沒有意外,因為神已預先知道一切。跳傘會有意外因為會突然刮風,要是有風切變,飛機也承受不了,傘就會被捲起掉下來。但在神裡就不會,他早知道風切變,沒有風險,什麼事神都全知道了,是無比的穩妥。所以我說,「看似凶險」,自由是無依無靠、無遮無掩,但神在這一邊,若按神的心意而行,是絕對沒有風險。跟隨神,一切在神的計算裡,實際上是安穩無比。正如我當年走這一條路,雖然看似凶險:身處外國,只靠一份工作維生,竟然辭工,很凶險嗎?一點都不凶險,是非常的平安穩妥,因為都在神的手裡。神會計算一切,也會知道你能承受多少,我希望你能知道這事情。

你放下了世界,甚至說要放下你的工作,交在神的手裡由他帶領。即使出了意外,會有什麼意外?你認為在香港,你會餓死嗎?會露宿街頭嗎?一定不會!香港政府會支持你,我從沒有看過香港有人會餓死和露宿街頭,都是自己的選擇。當然你可以選擇睡在天橋下,但亦有露宿者之家。根本上不會死,都還未到達跳傘的階段,未去到那一步嚴格的考驗。在香港,只要什麼工作也肯做,你甚至是不會失業。當然如果你這份、那份工作都不肯去做,嫌太骯髒就沒法子。要是肯做,除非到了像我的年紀,否則是一定會有工作的。所以你根本上不會失業,也不會餓死,也不會露宿街頭。那你怕什麼?

所以,距離跳傘般的生命考驗,仍是非常遙遠。你最多失去一份好的工作,可能本來是很好的工作,現在要降低兩級,這有什麼大不了呢?也許收入少了,可能只有之前那份薪金的六、七成,但也已經足夠花費了,那又有什麼問題呢?基本上所損失的不過是很少而已,是你的享受會降低一點、生活水準會降低一點,用不到iPhone,也可以用中國製的手提電話,一樣可以通話。所以你明白嗎?不過是外在的損失。又或者在很多方面比不上人,別人的職位那麼高、又威風,我的地位比他低。這更好,可以讓人更謙卑,更容易進天國啊,有什麼問題呢?其實你付出的,仍然很少。所以我告訴你,神呵護著你,他會慢慢帶領你,還差很遠才到跳傘的地步。所以不要以為現在已經要跳傘,我都還未到跳傘的階段,到目前為止還未到生命真正受威脅的境地。但要是到了,當然仍然會選擇神。神會按我們的程度帶領我們。

神必不叫人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

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你們所遇見的試探也好,試煉也好,全部都是人所能忍受的,即是神不是給我們「超級試探」。所以不要以為:「保羅那般的試探,我不行啊;摩西那些,我不行啊;或是牧師、偉人的那些,我不行啊。」不是的,神給我們的是普通人的試探,神知道我們是普通人,他不會將「聖人」的試探給我們,只是一般人所受的而已。因為神是信實的,神是可靠的,他不會叫你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即是神給你的考驗,不會超越你的範圍、你的水平、你的能力,這樣他才是信實的。要是你把中五的試題給一個中二學生做,你是捉弄他,太過份了。神當然不會如此行,中二學生便給你中二試題。

神是可靠的,不會強人所難,非常合情理。而在受試探的時候,總會給你開一條出路,叫你可以通得過。正如剛才我所說,往往到了最後關頭-最初看似凶險,不行了,這樣不行,那邊又不行,但只要你有信心,你知道會沒事的,到了最後門便自然打開。到最後一刻,神的供應就會來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似是窮途,供應就會來到,每一次都是這樣。

就像神的僕人慕勒,他靠信心開辦了孤兒院,有很多、很多的需要,他不只是養活自己一個,他養活幾十、幾百個孤兒,哪裡來的錢?都是小孩子,不能像成人般捱餓。但每次去到盡頭,連買牛奶的錢都沒有了,神的供應就會來到。當你無路了,神就幫你開出一條道路,永遠都是這樣。神不會提早給你,因為神需要你經歷釋放,不用去依靠那些;你需要有無畏的心,在最後一刻必定有解救。你是否相信我們的神是這樣信實、恩慈,是可以信任、依靠的神?若是的話,哪裡會有風險?0.000000%,這條路基本上是沒有風險。表面上看似似凶險,但實際是你自己騙自己,自己嚇怕自己。

神為什麼要給你風險?你記得那不信神的人,那個神的僕人嗎?在馬太福音25章,那個不結果子的僕人,最後他跟主耶穌說:「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 (太25:24)主耶穌是個忍心的人?他為什麼相信主耶穌是個忍心的人?問題是,你若沒有勇氣走這條路,其實你的意思也一樣:「跟你這條路,你是忍心的人,你想取我性命嗎?著我走這條路,帶我去曠野,要是渴死了怎麼辦?」我們會如此看神,覺得神苛刻、刻薄、無情、想取我們的性命。你錯了,保羅告訴我們並非如此,不要如此思想,那是一個沒有信心的人的想法。當有信心,便會看得見事實的真相:世界給我們的平安是假象,在神裡面的自由,看上去沒有什麼依靠,貌似凶險,但實際上,在神手裡是非常安全穩妥,因為我們的神,是絕對、絕對信實可靠的神。我希望你真的選擇這條路。

日子已經不多了,我不知道再拖延下去還有多少時間。希望你在還有機會的時候,能夠作出正確的選擇,真正尋求聖靈帶領你的生命。在以往的日子裡,你從沒有試過將生命完全交給神帶領,從今日開始你下定決心:「我願意行聖靈帶領的路,無論你如何引領,繼續留在這工作,好,就繼續下去;你叫我在打這份工作,五十年不變,也沒有問題,只要是聖靈帶領就好;或是帶領我離開這工作,去找另一份;或者去另一個地方,怎樣也好,我只需要行在神帶我走的這條路上,因這裡才有真正的自由。」我希望你真的行出這一步,做一個真真正正的基督徒,做一個真真正正的自由人。

© 2016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lotw/msg-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