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不属于胆怯之人

李马可牧师主讲

昨天星期六在学生小组里谈论一个题目,是信宗教跟认识神的分别。认识神,最基本是要跟神有接触,能够被神的灵带领,可以让神跟你说话,指示前面的路,指示你人生的每一步,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否则只会沦落为信一个宗教,而这宗教里是没有神的。

我分享了在以前的日子里,曾经历过「信教」的时日多年,我有参加聚会,也有尽力守规条,但神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话,而我也不知道原来神会跟人说话。直至后来,神开始向我显现,向我说话,我才开始认识神。神指示我,向我说话,曾经无数次指示我、带领我,走人生的道路。昨天跟学生们分享,在各样人生的重要部分里,都需要神的指示,否则我们不知如何去行,只能靠自己的意思随意选一项。

我跟他们分享,神在每件事上都可以指示:神指示我选什么科目、选什么工作、辞掉什么工作、何时辞职、应不应置业、应不应结识那女孩……,你要知道每件你所关心的事,神亦关心,他也会指示你,甚至关于我的娱乐,神可以指示我应不应该打麻将,林林总总各样事情。也有人向我发问问题,神亦指示我怎样回答。在小组当中我举了两个例子,是比较特殊的经历。神指示一个人,不一定要很神迹性的,但我在分享的时候,很多时候会选择独特的、神迹性的事情去分享,为了证实这不是心理作用,否则人人都可以说:「神叫我做这样,神叫我做那样。」这样别人会问:「真的是神吗?你如何得知呢?」所以要选择例子,证实不是人的心理作用、或自己想出来的一件事。

提起昨天这件事有什么意思呢?在这个查经完了以后,还来不及拿点水喝,有位中四的学生走过来向我发问,是弟兄姊妹带他过来问的,因为他说想问我问题,但又因为跟我不熟络,所以不敢问。他问:「我怎样才可以听到神的指示?听到神跟我说话?」他说:「我很想听。」从这个问题,我们就开始了一小时的讲解,说怎样可以在他的程度上做得到。

分享这件事给你听,有什么用意?昨天经历这事情后,我回家以后再回想,只可以说,我不无感慨。怪不得主耶稣在圣经里多次说:「我在以色列中,在属神的子民里,没有遇见过有这么大的信心」 (太8:10)。在神的子民里,没见过拥有这么大的反应、这么大的渴求的人。刚才的诗歌是关于渴望亲近神,这位学生来了教会的时间不太长,可能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但是当聚会完了,我还未有时间透一口气、喝一口水,他已经迫不及待来问,想知道答案:「我怎样做才可听到神的指示和神的声音?」

在教会里,类近的讯息我已经讲了不少次,怎样被神的灵引导我而行。但我发觉没有一个人来问我:「我怎么做才可以听到神的声音,能被神的灵带领我呢?」所以怪不得主耶稣三番四次地说:「我在以色列没见过这事情。」每次见到这样特别的反应,都是在外邦人当中。昨天提到的讯息,当然跟我在这里好几个月所说的,有关被神的灵带领的讯息,在原则上基本是一样。我们可以看看昨天所讲的经文,罗马8章14节:「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神的灵引导,会用不同方式指引,会跟我们直接沟通、说话。之前在主日跟大家看过好几次,「风随着意思吹」,在约翰福音里说,「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 (约3:8)。其实两节经文是一样的,上面说到神的儿子,下面说到从神的灵生,当然也是指神的儿子,是两种不同的说法。上面说到被神的灵引导,下面说到风,神的灵当然是神的风。灵是看不见的,如风一样,但满有能力,也随神的意思吹,非常自由。而每一个跟随神的灵的人,从神的灵而生的,都是一样在风 (在神的灵)的带领之下,非常自由。我已讲了好多次有关这方面的讯息。

实际上是基本相同的真理,但问题是听的人的反应分别很不同。当那学生听了之后,他的反应是:「我很想 (被神的灵带领)!」你们当中听过这讯息已有一段日子,而且听过不少次,你心里有没有像这学生般:「我很想!请你告诉我如何可以 (被神的灵带领)呢?」在教会里没有人有这种反应,颇奇怪。是否你觉得你已被神、被圣灵带领?「神已跟我说话,我不是想,而是已经拥有了。」要是这样,当然不用问我。但如果我没有弄错,我们距离这个阶段还比较远,可能个别弟兄姊妹会有这情况,但是整间教会就未达到这个阶段,还距离颇远。这样其实就是「我不在乎!」可能有这心态:「虽然你说了一次、两次、三次,但我不介意这事情。虽然我未被圣灵引导过,不似风一样的自由,但不打紧。不用急,可以慢慢来,时间还长,才信主一、两年,还未如此也不要紧。」又或者信主时间很长的弟兄姐妹,心态是:「这么多年也是如此,看来不会有什么改变,也可能不需要有什么改变,就这样继续下去。」两者都不着急。

所以无怪乎圣经里一次又一次记载,外邦人的反应往往比神的子民的反应来得强烈。但这真的不用急吗?刚才从经文见到,凡被神的灵引导带领的,才是神的儿女,才是属神的人;即是你究竟是否属神的人,你觉得不用 (为这问题)着急。这真的是非常奇怪。

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信徒可绊倒人

故事还未完结。下集是,在整个小时的讨论里,那学生问了我们很多问题,我们也答了很多。在讨论中,他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令我很意外,稍稍震惊。当中有两位中四的学生,另外有两、三个弟兄姊妹一起在讨论,他不是向我问,而是向其他弟兄姊妹问:「那你们呢?你们认识神吗?你们听过神的声音和指示吗?」我便害怕起来,怎样回答呢?我替他们害怕起来,能不能应付这问题呢?要是换了你在小组里,你又会如何答这问题呢?我意想不到他会问其他人,他调查得比较详细。

你的反应会如何?坐着不答?「不要紧吧,有两、三个弟兄姊妹,不一定要我开口。」这很难说,他可能会逐一去问呢,问完第一个到第二个,或者到最后逃不掉。如果是你,你会怎样回答这问题呢?你能够很诚实、肯定地,其实不是答问题,是做见证。圣经说,向万民做见证 (路24:47-48),若所说的不是实话,你便是作假见证,这是很严重的罪行,所以不能怕不好意思硬着头皮去说,要把事实告诉别人,所以我替坐在那里的人担心。你能不能肯定地在人面前做见证?「虽然我算不得什么,虽然我微小,但神怜悯,仍三番四次带领我,指示我,向我说话。」你能这样作见证吗?见证这位神是真的,他不是个哑巴,是可以说话的。还是只能以语言的技巧,说了像是没说过般去回避问题,胡说一番,含含糊糊蒙混过去?但对方要是真心寻找真理的话,他会知道。你认为可以混水摸鱼吗?他会知道你在逃避问题,答不出来。

若你答不出来结果会如何?这样他寻找神的决心会打折扣,会打很大的折扣。他听了我的见证分享,但没有用,最后结论是:「牧师你可以听见神的指示,但徒弟听不见,教会里只有少数人可听得到,其他大部分平民百姓都听不见,这样子就不关我的事了。你们基督徒都听不到,返了教会三年、五年都听不到,那我返了两个月更不用说了。」所以你明白吗?只有牧者的见证不足够,弟兄姊妹的见证非常重要,要是没有 (其他见证)了,非信徒不可能只看着数个人便相信神。原来大部分人都不对劲,换了是你都不会信。

所以说,换了是你会怎样回答呢?当然我不能知道答案,只有你知道,你能够肯定、很诚实地说,「是真的,我可以见证这是真实」吗?有这需要跟你预演一下吗?免得将来有人问你,你不知怎样回答;你对着我不懂答,总好过不懂回答非信徒。要是不懂回答非信徒,这是不能说笑的,如果他的信心打折扣、受影响的话,你是在某程度上绊倒了他,你知道绊倒人的严重性吧。若是因为你,以致他不能够到神那里,你将来在神面前怎样交账呢?这不是简单轻松的一回事。所以我认真地去想,要不要跟你先彩排一次,要是不行,再回家集训一年半载。

这便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令我在这方面想了很多。所以这件事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并不是可有可无,而是非常重要。究竟你有没有这自由?究竟你是不是被神的灵带领?究竟你是不是神的儿女?不能自欺。当别人问你,你被逼去骗人,这样便非常不好了。

自由不属于胆怯之人

回到今天的题目,想跟大家继续看有关「自由」。如刚才经文所说,如风一样的自由。当然大家知道,自由非常可贵。有诗词如「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与自由比,两者皆可抛」。诗人也说,自由是非常宝贵、可羡慕的。海阔天空任你翱翔,是何等吸引的生命。相信每个人都渴望自由,相信在座的没有人想做奴隶、被人奴役,没有人甘心被束缚,都想过自由的生活。但为什么很少人真正有自由?这便是问题。我可以告诉你,很少人有自由,只有很少、很少、很少人有自由。真正认识神的人,真正是神的儿女、神的子民,不是挂名的,才真正有自由。为什么拥有自由是如此困难?神很愿意给我们自由,神不是收起来不给我们,是什么阻拦我们去得到自由呢?今天我们会去看这重要的课题,关于自由。

首先要明白,freedom is not for the faint-hearted (按:自由并不属于胆怯的人),要明白这道理。自由不是给那些胆怯、胆小、畏缩不前、畏首畏尾的人,这类人不可能有自由。自由只属于勇敢、坚毅、有勇气、有胆识、有大无畏精神的人。世界上这一类人很少,大部分人都是胆怯的。为什么自由只属于有胆识、勇敢的人?一般用图像来描写自由,会想起些什么?最普遍的是,如鹰展翅上腾。海阔天空,任意飞翔,看着鹰多神武,有着雀鸟王者的气派,在空中毫不惧怕地飞。看着图片,很多人都敬佩鹰可以在空中,自由地、无拘束地飞翔。是可以的,你想尝试吗?当向下俯冲的时候,速度可以比鹰更快。若我给你足够的装备和训练,以及一切所需 (便能俯冲得比鹰更快,得到飞翔的自由),但有多少人有胆量这样做?自由不是给胆怯的人。

你想如同鹰一样「爽」吗?但一到天空中,你脚都发软了。你坐在这里很安全,脚踏在地板上很安稳,可以说遨游天际的事。但要是在飞机上,打开机舱门,说:「跳下去吧,装备都齐全了,已给予一年足够的训练,有导师教导,很安全。」有多少人愿意?faint-hearted (按:胆怯),怎可以自由呢?自由是要很勇敢才可以得到。若你不勇敢,到真正面对自由时,你会向后退缩。自由,对于软弱胆小的人是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有不少个案,有些人参加跳伞训练,所下的功夫不少:要对降落伞有认识,知道怎样操作,否则到时拉不开怎么办呢?主伞如果不行,就要有后备的,在训练里便要学。也要学习怎样在高的地方跳下来,因为降伞落到地面的一刻冲力仍然很大,若不懂跳,着地的一刻随时会弄断脚,所以整个过程需要很多训练。有人想学,因为好玩,便付钱去学、去训练,完成了课程,然后到了moment of truth (按:真正实行的一刻)。到了那天前往飞机场,坐上小型飞机,在高空打开了门,就跳了。这当然是自愿的,教练不会在后面推你。而曾经试过不少次,有人去到那一刻,就跳不下去。看着下面,汽车像蚂蚁般小,到机舱门口便脚软了,最后有人跳了,有人不敢跳下去,返回座位随机降落。当然所付的钱不会退回,在签约的时候说明,待你上到天空的时候,跳下去是这个价钱,不跳下去都不会退款,训练已经上了,就是这样损失了一切。到了最后完全没有运用到所学习的,因为faint-hearted,不能跳下去。

你别笑,现在你坐在这里会想象自己能够跳下去,但到那一刻是否能往下跳,就真的在那一刻才知道。又或许有些人在这里已知道届时不会跳。这是以空降来说,最厉害的一种。此外,也有不同类型的 (空降活动),你可选其他的,如滑翔衣,像衣服穿在身上;另外有hang glider,悬挂式,有双翼在人上面的,人挂着去滑翔;要是都不喜欢,有些有坐位,始终坐着比较好吧,上面有伞可以拉着。这个较接近降伞了,可以改变方向,自由度比降伞大很多。

所以你应该可以明白我所说的,freedom is not for the faint-hearted (按:自由不是给胆怯的人)。你说喜欢,便让你上去,海阔天空任意飞,现在你可以成为小鸟,有多少人愿意报名?我想应该不会超过十个人,虽然大家都很年青。得到freedom (按:自由)是很困难的,很多事情也是,光说是容易的,实际去行便很困难。

牢笼既是禁锢又是保护

为什么会困难?就说另一个故事给大家听。在很多年前我听过这故事,应该是真人真事,详细的情况已忘记了,是关于一个爸爸买了一只小鸟给儿子。那是一只小云雀,黄色的,叫声很清脆。给小孩作宠物,小孩很高兴,悉心照顾小鸟,给牠食物,给牠水喝。但过了一段日子之后,小孩觉得小云雀很孤单,整天在鸟笼里,就替云雀可怜。笼中鸟,失了自由很可怜,小孩就决定放走小鸟。于是将笼带到花园,然后打开鸟笼的门,以为小鸟会飞出来。哪知道小鸟没有,留在笼里面,唯有伸手进去,鸟停在他手上,因为以往在屋里他也是这样跟小鸟玩耍。于是他带小鸟出来,推牠上去,小鸟飞了大圈,又飞回来,返回笼中。再试将鸟笼放远一些点,牠飞了一个圈、两个圈,都是返回笼中。这是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即是说,其实不需要鸟笼,也不需要关上门,基本上小鸟不会跑掉,对吗?

这是个常见的现象。要明白对于那只小鸟来说,鸟笼是用来禁锢牠的,可说是牠的监狱,但同时也是牠的保护。是牠的禁锢,同时又是牠的保护,这是你需要明白的一件事。鸟笼是禁锢又是保护,是个矛盾的地方。为什么是保护?因为牠在笼里住了很久,在里面很有安全感。人也是如此,对于熟悉的环境,会感到很安全,但在陌生的环境呢?从来未去过的,就会非常担心。这个笼虽然一方面禁锢小鸟,但是另一方面亦保护牠,使牠不会受其他野生动物攻击。例如猫随时一伸出爪来就危险了,小云雀是很细小的,会没命。但在笼里就安全了,猫爪不能伸进笼里,鸟笼是禁锢又是保护。无论是猫或野地的飞禽猛兽,例如在香港不时会出现鹰,一下子就把小云雀咬走,很快速,防不胜防,但鸟笼是非常好的保护。在笼里常有足够的食物和水,但走出去,要知道世界「搵食」 (按:觅食)艰难,连动物也是,不容易找到食物。你认为找虫子和蚯蚓容易吗?不一定。

所以你明白吗?我们一定要理解这件事,所以这么多人不愿意离开牢笼,因为那是他的保护。一方面我们在笼里有很多怨气,例如对我们的工作,对我们的老板:「哎呀!每天上班,老板给我这么多的工作,做到我快要死了,工作没法子做完!」想着、想着,满肚子气,要炒老板鱿鱼 (按:辞职)。但想想辞工之后怎么办呢?没有了工作的安全保障,工作就如伞子,是我们的防护网。你知道,这世界、这社会,就像亚马逊森林一样,弱肉强食,互相竞争攻击,每件事都很困难,每样物件都很昂贵、不停涨价,刚刚地下铁又加价了,要是失去了工作怎么办呢?竞争那么剧烈,有经济压力,有精神心理压力。所以人失了工作,不但失去了经济支柱,连心灵都蒙上阴影,怀疑自己是不是很没用。「我是不是这样呢?是不是那样呢?…」导致自己忧郁呢,都因为失去了工作。

如同在森林里一样,找食物不容易。所以在大海里找到一艘船便算了,怎样都死抓住不放,就是这情况。如果没有工作,整天在家,亲戚朋友会怎样看呢?觉得你是隐闭青年。你说:「我不是隐闭青年啊!只是未找到工作。」有口难辩,心理都失平衡。自由虽然很好,但笼也有价值,笼是保护。正因如此,到了终极选择,就是自由和安全,你选择哪一样?这就很难选择了。

自由与安稳的对立:放下牢笼得自由

每个人都想要自由。但若想要自由的话,你会愿意放下安全、安稳、你的保障吗?这个选择要问问你自己了。哪一样对你来说比较重要?你愿意选择哪一样,而放弃另一样?这是个终极的选择,这是以色列人要做的选择。

当初神带他们离开埃及,埃及是做奴隶的地方。他们被埃及人奴役达四百三十年之久,奴役了很多代人,即是世世代代也做奴隶。但神带他们脱离奴隶生涯,带他们去哪儿?去了旷野。旷野是不毛之地,就是什么也没有,无依无靠,一点把握都没有。旷野是很艰难的地方,他们亦从来没见过,可能只是远远望过,但从来没有在里面生活过。你不能想象,在旷野里生活一个月会是怎样。若带了足够的水,去玩三、四个小时应该没问题,但是要在里面生活一个月!所以这是选择:留在埃及继续做奴隶,这样好了,很安全,当然要做苦工,但有吃、有住宿,那里样样俱备,环境也非常熟悉。你会选哪样?在那里继续安稳地生活下去,苛且偷生,不敢离开,还是你愿意去冒险?

自由是需要冒险的,所以说,not for the faint-hearted (按:不是给胆怯的人)。需要愿意放下安全,然后才可以选择自由-在这么难的选择里,谁人可以选自由呢?谁人有胆识选择自由呢?所以上一次跟大家说,唯有一个对神有信心的人,才可以做到,他才可以飞出鸟笼。放你出去鸟笼的,不是小孩,因为一个小孩不能保护你,他可能一片好心把你放出去,但不够两天便被猫吃掉了。但神放你出去便不同了,神绝对可以保护你。

全能的神带我们出埃及,进入旷野,他绝对可以保护你,而不是像小孩把你放出去后就让你自生自灭,而可惜很多时候的结局是灭亡。但神不是这样,神有能力在恶劣的旷野里,在寸草不生的环境里,保护、养育二百万以色列人!二百万人,在旷野四十年,有足够的食物,有足够的水供应,只有神做得到。即使是在今天,整个美国,这么有财力的国家,都不可能做到。在旷野里养活二百万人四十年,这样美国很快会破产,跟科威特打仗数年,已对经济造成很大影响。军队数量远远未到二百万,只是二十、三十万人的军队。怎样在旷野养活二百万人?只有神才能做到。

为什么要在旷野?为什么神带他们出埃及后,不直接进入迦南地?为什么要有旷野在当中呢?是要捉弄人吗?我们要明白当中很重要的原则。我们看过自由与安稳的对立,两者之间你选择哪一边?为什么要去旷野?为什么不去一个安稳舒适的地方呢?因为安稳本身是个牢笼,这是你需要明白的。刚才我说过,牢笼本身可以成为你的保护,但从另一角度来看,你的保护会成为你的牢笼。你明白吗?你的保障将会成为你的牢笼,所以千万不要寻求环境上的保障。倘若你得到了,那会成为你的牢笼。为什么?因为当你有了保障,你会如何?你会舍不得离开,就被困住了,就永远留在那里了。所以你要明白,你有了篱笆围着,住在堡垒,那里很好,没有贼,有城墙围着。什么保障最后也会成为你的牢笼,成为你的禁个,限制了你,你会舍不得离开。

要是出了埃及,离开那个做奴隶的地方,然后神直接带他们进入迦南地。哗!很棒!流奶与蜜之地,各样都丰富,那便会舍不得离开。这是从监牢里释放出来,然后移去酒店软禁,都是软禁,不过环境比较漂亮,同样是走不得,你会舍不得离开那地方。要明白,安稳之所,一样会变成牢笼,所以这是为什么神不直接带他们到迦南地的原因,他们要先经过旷野,在里面被锻练,才可以有自由。

自由是坚强、有能力的生命

究竟什么是自由?我们以为自由是改变环境就可以了。原本在埃及,被带出来便就再没有埃及人了,没有管辖他们的人,这便是自由吗?我们以为外在环境改变,我们便自由、释放了,这是完全的错误。自由不是这样的,自由是一份生命力,是坚强、有能力的生命。

相信很多人也听闻过Nick Vujicic (按:力克‧胡哲),是个四肢不健全的人,没有手、大部分的腿也没有,只有一小条腿,差不多只有头和身躯,但他是世上少有的自由的人之一。他的环境并没有什么自由,自由在他里面。自由是他完全不受环境限制。若你一定要在迦南地才有自由的话,就是不自由了,一生都要依附迦南地,一世都要住在酒店里,虽然是被软禁,但那明显不是自由。自由是没有所谓,怎么样也可以,即使没有手、没有脚,只有身躯也可以,那是真正的自由。

自由是里面的生命力,是生命的质素。所以需了解清楚,不要以为神怎样改变环境使你自由,没有这回事。是在你里面,是你生命里的刚强能力,大无畏的精神,对什么也不怕,那才是真正的自由。

所以说“freedom is not for the faint-hearted”,就是这意思。当你生活得安逸舒适时,会make you weak (按:令你软弱)。所有舒适的生活,都会令你软弱,都会将你变成意大利面一样软软的、扁扁的。所有安逸的日子,只会侵蚀我们的能力,令我们变得软弱、苛且,变得意志消沉,失去斗志。住在舒适的环境,只有很少人可以维持斗志和刚强。所以勾践要报仇,一定要卧薪尝胆。如果夫差懂得用高床软枕去养他,他就不能再打仗了。要是你过的是舒适安逸生活、无忧无虑的工作,按时发人工,要什么得什么,想要的都可以得到,你很快会成为废人,没有斗志,也不懂警惕,再没有目标、理想和异象,只余下一件事情,就是保持现状-「千万不要拿走我现在所拥有的东西」。只是为了保持现状而继续生存,直到死亡的时候。

但其实,那时候你已经死了,实际上已成为行尸走肉。这并不是太难去理解的事,安逸的生活会腐蚀一个人的精神,腐蚀他的灵魂。所以神要带他们去到旷野,一个艰难的地方。因为自由不是环境上的,自由是在生命里的,而在生命里的不是生出来便有,是要去练习的。所以说「钢铁是这样炼成的」,钢要经过艰难的过程才能炼成,同样,自由都是要锻练出来的,并不是天生如此。没有人天生便有这素质,都是在艰难的日子里训练出来,以至生命里,这一切都没有了,也不打紧,完全对我没有影响,这便是自由。但要是生活里仍拥有很多东西,却说「我自由了」,这是说笑而已。你还没有尝试过失去这些。要是失去了,是不是仍然自由,到时再说吧。自由是需要训练出来的。

当初神同样带领我,脱离在埃及里做奴隶的日子。那时,我跟随世界的价值,物质功利主义,被魔鬼操控、蒙骗了。但最后神开我的眼睛,释放我离开黑暗王国,去到光明的国度,就开始进入旷野的训练-自由的训练。旷野可以说是属灵生命的学堂,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过。如果没有的话,怪不得你没有自由的质素、没有生命力、没有刚强坚毅,是需要练习才会有的。

身在其中却不觉得苦

以前我曾经分享过,便不再重复了,神带领我转换不同类型的工作。在十年、八年之间,做过十份、八份工作,转变非常强烈,当中亦经历神很多供应,很多神迹发生在我身上。但根据我的记忆,我很少,甚至未分享过,因为这么多的改变,我所吃的苦头,没有特别从这角度去分享,那些艰难日子的情况是怎样。当我在预备讯息时,我想,好像没有说过这方面。为什么没有说?因为在我自己的经历和心态里,这是绝对真实的说话,在神面前做一个见证,我从来没有觉得那些日子是艰难的。当我回想,我才察觉这个特别的地方。我说出事情时,听的人会觉得:「哗!如果换了是我就不行了。」但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我不但觉得可行,更想,这算是艰难吗?这算是吃苦吗?我并不觉得。

我还记得有次与数名同工坐在一起闲谈分享,分享到之前信主的时候,参加训练时候,遇到的试炼、困难。其中有人分享,家人怎样反对,甚至被赶出家门,将家里的东西都丢出去,叫他「收拾东西走吧,臭小子!」这个、那个都去分享,我在想,我没有什么可以分享啊,我想不到有些什么艰难。最后只能说,是我生命有问题吗?我并没有什么艰难呢,都是很顺利的,不知道是否属灵生命太幼嫩,所以神不将艰难加给我?只是顺顺利利就到了吗?所以同工都安慰我,不用紧张,不用担心。

我要告诉你,在我的思维里,真的不觉得有什么艰难的时候,所以我从来没有从那角度去说那些事情。当现在重新思考,我想我的经历在其他人的眼中,都应该算是艰难。我试过完全没有钱,到了一个程度没有钱吃饭,没有钱坐车,所以由尖沙嘴徒步走至彩虹邨。步行经过机场,要一个多小时,我又不觉得很可怜,做运动也会做一个多小时啊,但说出来,听的人会觉得很可怜。甚至去到一个境况,没有钱交租。但这一切,在没钱吃饭、没钱交租的时候,很特别的是,去到最后一刻,神便会出手。他一定不会早,不会早一天,不会早一个月,不会早半年给你。是到了最后一刻真的很需要时,没有钱吃饭,回到家已经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吃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是去完一个宿营,回到家,打开冰箱,只有半个柠檬批,是去宿营之前剩下的。七天之后回来再吃这个批,因为没有肉,只有柠檬,所以仍然可以吃,吃完也没有肚子痛。明早?明早就不知道吃什么了。

去到山穷水尽而无路就是这样,其实不只一次、两次,已经有很多次这些经历。到了那时候,主便供应。记不得是哪一次,第二天是主日,教会聚餐吃火鸡。你知道火鸡有多大,当然吃不完,所以吃过以后还余下许多。于是,那个星期我就不吃其他,只吃火鸡,每餐都是火鸡,开始的时候是火鸡排,一块一块火鸡肉去吃,之后从骨上削下火鸡肉来炒饭,到了最后用火鸡骨头、火鸡尾、皮这些来煮粥。吃了一星期火鸡,我想你也会叫救命了,神啊,可不可以换换菜单。每次去到最后时,就会有事情发生,神就会出手。所以你说很艰难吗?又不是很艰难,虽然在那段时间,我常常没有钱,常常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样做。但那几年过的生活,跟其他同样在那里读书的学生比较,是没有分别的,我是一样的吃、一样的生活,又不会比他们瘦,或是吃得比他们差。唯一是神控制什么时候给我东西吃,不是我自己控制,冰箱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的,只有半个批在里头。神没有一餐让我饿肚子,最后也有半个柠檬批,吃完才去睡觉。这就是神的奇妙。

所以我明白圣经这段经文的真实,保罗在哥林多后6章10节说:「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我可以作见证,这节经文应验在我身上,神真的如此行。

「似乎忧愁」,世上任何一个人看到我的境况,没钱吃饭、没钱交租、没钱乘车,真的会很忧愁,可能有些人会去自杀了。但我没有,我根本不觉得是什么,这么多年难过吗?并不是啊,只要到了时候神就供应,是很快乐的!常常也有喜乐。我真的不觉得我是在忧愁困苦的日子里。

「似乎贫穷」,这当然了,我并没有银行户口,所有钱都在口袋里,有时候甚至没有钱。当时由尖沙嘴乘车回家只不过是一元多,但我只有几毛钱,只好走路回家。「似乎贫穷,却叫许多人富足」。当神供应我的时候,我甚至可以 (在经济上)支持另一个同学去读硕士。你会很惊奇吗?这样子也可以支持别人读硕士!可以啊。

「似乎一无所有」,真的什么也没有,但到了时候,所需要的也会有。食,有;住,亦有。没有钱交租,神就在周末帮我安排一份额外收入,刚足够弥补我所损失的 (按:这是另一事件,并非帮助同学升读硕士那事),因此能够交租,应付那一个月的需要。这些事从前都分享过,就不再重复了。所以我让大家知道,对于一个真正认识神、自由的人来说,艰难并不痛苦;我回头看,并不觉得是什么艰难。虽然有时候吃的不富裕,但足够就好,要是吃得太多肉,太胖就不好了。幸好只吃了一次火鸡,若多吃几次,胆固醇过高就不好了。

世界的安稳只是假象

总结所说的内容,想加上最后一点。刚才说到抉择,选择自由还是选择安稳?当我们选择安稳, (安稳)就会成为我们的监牢。希望大家再想深一层,很多人觉得选择很困难,但其实你还未看得清楚。

因为这安稳,实际上是个假象,这是最难看到的部分。你选择安稳,但请告诉我,这世界真的有安稳吗?真的有吗?你可以肯定?再过一些时候,经济不会有问题?你肯定下年不会被裁员?当然没有人可以肯定。要明白你所选择的,只不过是一个假象,这世界是不会有安稳的。只要看香港现在的混乱就知道,还不知道乱到什么时候才够。会真的占领中环吗?没有人会知道。会做还是不做?占领之后会如何呢?解放军会不会来收回这地方?要是解放军出动,外资便会撤退,当然会走为上着。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安稳?不过是假象。可能有,可能没有,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没有人会知道。社会动荡,经济前景不明朗,生活艰难,是真的安稳吗?不要只看香港,全球也如此。经济不明朗,美国有变化,欧洲债务等问题令人头昏脑胀。你以为读好书,找份好工作,便能安稳过活吗?你怎么知道呢?只要经济动荡,再大的公司也可以倒闭,连霸菱银行也倒闭了。所以你知道吗?这是一个假象,你需要看得见。这不过是一半,还有另一边,那边你还未看见,我帮你去看清楚。

那边是自由,not for the faint-hearted,不是给那些很软弱、懦弱怕死的人。但还有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点,就是这份自由,就像穿上滑翔的衣服,在天空上飞。看似凶险、很危险,所以就不肯去了,但实际上真的如此凶险吗?

来看看数据:在美国,交通意外每年大约有一千万宗,其中致命的大约有四万宗。以驾驶一万里当为一次,虽然就香港而言,行车里数很难达到一万里,因为香港地方小,但在外国驾车去另一个城市就很普遍。以驾车一万里当为一次,死亡率是0.0167%,即一百万份之一百六十七。每个人也会使用交通工具,是巴士,是长途汽车也好。我曾听过有人很怕乘车,所以去任何地方也是徒步前往,因此活动范围很小。我知道北韩的主席不乘飞机,只坐火车,但我看这里应该没有人不乘车的。一百万份之一百六十七的机会,香港有七百万人,这机会也不少,但你也会去乘车。

自由,在天空上飞翔,貌似凶险,实际数据如何?看跳降落伞:二零一零年在美国有三百万次跳降落伞的纪录,当中发生致命意外的有二十一宗,死亡率是0.0007%,即一百万份之七。一百万份之七比一百万份之一百六十七,是二十四倍。所以我告诉你,跳降落伞比你乘巴士、乘车更安全。所以有人驾私家车,说可接载你时,你要想清楚了,有一百万份之一百六十七的机会你会下不了车。正如跳降落伞你会先想清楚,但乘车的死亡率比看跳降落伞高二十四倍!所以不要看表面,有些事情貌似凶险,例如跳降落伞,相信在座应该没有人跳过。哗,八百尺跳下来,怎么办?很容易死啊!原来你不知道,乘车的死亡率比跳伞高二十四倍!所以还是走路好了。但这要做另一个调查,就是在路上被车撞死的机率又如何呢?那坐在家吧,又可能会发生火灾啊!所以我已经告诉了你,这都是假象。

跟随神绝对平安稳妥

安全是个假象。当你追求自由,你觉得很危险啊,自由会无遮无掩。这是貌似凶险。跳降落伞也有凶险,一百万份之七;但要是你跟随神,将你的生命交在神手里的时候,风险是0.000000%,是绝对没有风险。一亿万份之零,是零风险,在神手里是没有风险。

因为跳降落伞,无论你怎样训练,无论你的降落伞在哪里制造,又有后备伞,始终会有人为错误。但你有听过「神为错误」吗?没有!神从来不会犯错。人会犯错,什么行业都会犯错,所以找医生诊症一样会有风险。因为是人,人就会有错误,仍有轻微风险,但已经相对较低。至于跟随神,将生命放在神手里,意外是0.000000%,是绝无意外,没可能有意外发生,因在神everything is in control,一切在他掌握里面。

没有意外,因为神已预先知道一切。跳伞会有意外因为会突然刮风,要是有风切变,飞机也承受不了,伞就会被卷起掉下来。但在神里就不会,他早知道风切变,没有风险,什么事神都全知道了,是无比的稳妥。所以我说,「看似凶险」,自由是无依无靠、无遮无掩,但神在这一边,若按神的心意而行,是绝对没有风险。跟随神,一切在神的计算里,实际上是安稳无比。正如我当年走这一条路,虽然看似凶险:身处外国,只靠一份工作维生,竟然辞工,很凶险吗?一点都不凶险,是非常的平安稳妥,因为都在神的手里。神会计算一切,也会知道你能承受多少,我希望你能知道这事情。

你放下了世界,甚至说要放下你的工作,交在神的手里由他带领。即使出了意外,会有什么意外?你认为在香港,你会饿死吗?会露宿街头吗?一定不会!香港政府会支持你,我从没有看过香港有人会饿死和露宿街头,都是自己的选择。当然你可以选择睡在天桥下,但亦有露宿者之家。根本上不会死,都还未到达跳伞的阶段,未去到那一步严格的考验。在香港,只要什么工作也肯做,你甚至是不会失业。当然如果你这份、那份工作都不肯去做,嫌太肮脏就没法子。要是肯做,除非到了像我的年纪,否则是一定会有工作的。所以你根本上不会失业,也不会饿死,也不会露宿街头。那你怕什么?

所以,距离跳伞般的生命考验,仍是非常遥远。你最多失去一份好的工作,可能本来是很好的工作,现在要降低两级,这有什么大不了呢?也许收入少了,可能只有之前那份薪金的六、七成,但也已经足够花费了,那又有什么问题呢?基本上所损失的不过是很少而已,是你的享受会降低一点、生活水平会降低一点,用不到iPhone,也可以用中国制的手提电话,一样可以通话。所以你明白吗?不过是外在的损失。又或者在很多方面比不上人,别人的职位那么高、又威风,我的地位比他低。这更好,可以让人更谦卑,更容易进天国啊,有什么问题呢?其实你付出的,仍然很少。所以我告诉你,神呵护着你,他会慢慢带领你,还差很远才到跳伞的地步。所以不要以为现在已经要跳伞,我都还未到跳伞的阶段,到目前为止还未到生命真正受威胁的境地。但要是到了,当然仍然会选择神。神会按我们的程度带领我们。

神必不叫人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

哥林多前10章13节:「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你们所遇见的试探也好,试炼也好,全部都是人所能忍受的,即是神不是给我们「超级试探」。所以不要以为:「保罗那般的试探,我不行啊;摩西那些,我不行啊;或是牧师、伟人的那些,我不行啊。」不是的,神给我们的是普通人的试探,神知道我们是普通人,他不会将「圣人」的试探给我们,只是一般人所受的而已。因为神是信实的,神是可靠的,他不会叫你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即是神给你的考验,不会超越你的范围、你的水平、你的能力,这样他才是信实的。要是你把中五的试题给一个中二学生做,你是捉弄他,太过份了。神当然不会如此行,中二学生便给你中二试题。

神是可靠的,不会强人所难,非常合情理。而在受试探的时候,总会给你开一条出路,叫你可以通得过。正如刚才我所说,往往到了最后关头-最初看似凶险,不行了,这样不行,那边又不行,但只要你有信心,你知道会没事的,到了最后门便自然打开。到最后一刻,神的供应就会来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似是穷途,供应就会来到,每一次都是这样。

就像神的仆人慕勒,他靠信心开办了孤儿院,有很多、很多的需要,他不只是养活自己一个,他养活几十、几百个孤儿,哪里来的钱?都是小孩子,不能像成人般捱饿。但每次去到尽头,连买牛奶的钱都没有了,神的供应就会来到。当你无路了,神就帮你开出一条道路,永远都是这样。神不会提早给你,因为神需要你经历释放,不用去依靠那些;你需要有无畏的心,在最后一刻必定有解救。你是否相信我们的神是这样信实、恩慈,是可以信任、依靠的神?若是的话,哪里会有风险?0.000000%,这条路基本上是没有风险。表面上看似似凶险,但实际是你自己骗自己,自己吓怕自己。

神为什么要给你风险?你记得那不信神的人,那个神的仆人吗?在马太福音25章,那个不结果子的仆人,最后他跟主耶稣说:「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 (太25:24)主耶稣是个忍心的人?他为什么相信主耶稣是个忍心的人?问题是,你若没有勇气走这条路,其实你的意思也一样:「跟你这条路,你是忍心的人,你想取我性命吗?着我走这条路,带我去旷野,要是渴死了怎么办?」我们会如此看神,觉得神苛刻、刻薄、无情、想取我们的性命。你错了,保罗告诉我们并非如此,不要如此思想,那是一个没有信心的人的想法。当有信心,便会看得见事实的真相:世界给我们的平安是假象,在神里面的自由,看上去没有什么依靠,貌似凶险,但实际上,在神手里是非常安全稳妥,因为我们的神,是绝对、绝对信实可靠的神。我希望你真的选择这条路。

日子已经不多了,我不知道再拖延下去还有多少时间。希望你在还有机会的时候,能够作出正确的选择,真正寻求圣灵带领你的生命。在以往的日子里,你从没有试过将生命完全交给神带领,从今日开始你下定决心:「我愿意行圣灵带领的路,无论你如何引领,继续留在这工作,好,就继续下去;你叫我在打这份工作,五十年不变,也没有问题,只要是圣灵带领就好;或是带领我离开这工作,去找另一份;或者去另一个地方,怎样也好,我只需要行在神带我走的这条路上,因这里才有真正的自由。」我希望你真的行出这一步,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基督徒,做一个真真正正的自由人。

© 2017 LOGOS福音网。版权所有。

欢迎转载,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 (URL) 并保持信息完整。

链接:https://www.lgweb.net/sc/lotw/msg-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