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過不是逃避

李馬可牧師主講

今天繼續新生命的系列,來到復活節的日子,復活節與新生命是有密切關係的。正因主耶穌從死裡復活過來,以致他可以將新的生命賜給我們。如果你真正經歷過新生命的不一樣,那麼你會發現復活節的確是一個非常寶貴,非常有意義的日子。若你未有經歷過新生命,我希望你能在未來的日子裡,可真正去經歷,這就是主耶穌死而復活的意思。

復活節當然還包括一個很重要及寶貴的事情,就是戰勝死亡。戰勝死亡究竟有多重要?古語有云:「千古艱難,唯有一死」。在人的歷史裡,「死亡」是人始終不能克服的事情,死亡-永遠控制著人類,但唯有主耶穌的死亡,能夠將人類從死的痛苦裡,能夠將人在絕望當中挽救過來。

亞洲女首富的死亡

在剛過去的星期,香港有一位知名人士過世了,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這新聞,就是華懋集團的主席-龔如心,在復活節前病逝,享年七十歲。在現今醫學發達的世代,七十歲算不上年紀大,相信很多人也可以活超過七十歲。

從報章的報導得知,原來龔如心是全亞洲的女首富,據估計她的身家達六至七百億,相比起英女皇的財產,還要多出七倍。但這又如何呢?即使是全亞洲最有錢的女士,始終不能戰勝死亡。有錢,當然可以找很多醫生治病,龔如心也不例外,她找到在大學作腫瘤科的一級醫學教授替她治病,這有用嗎?一個月前醫生就告訴她,最多只剩下兩至三星期的生命。試想像:若你是她,擁用六、七百億的財產,但醫生說你只剩下兩至三星期的性命,你會如何!

不禁讓我想起聖經裡一句非常出名的說話,相信很多人也熟識。馬太16章26節:「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龔如心的事情令人深深思想這話的意思,而聖經所講的,的確是千真萬確,聖經所講的每一個字都如此真實。

一個人即使能賺得全世界,又有什麼益處呢!雖然龔如心也不算是賺得全世界,但相比世上大部分人而言,都難以望其背項。稱為亞洲的女首富,可算是已經賺了世界的不少部分,但即使你賺得全世界,卻要賠上自己生命,請問有甚麼益處呢?無論你坐擁七百億,多少個億也好,最後都只不過是在醫院裡了其殘生,一分錢也不能帶走,所以聖經問你,這有什麼益處呢!不管你賺到四百億也好、六百億也好、全世界也好,聖經的答案指:這是毫無益處!

龔如心無兒無女,她耗盡一生去賺取幾百億的財產,最後要歸給誰?報章指可能要歸到她的弟兄姊妹或母親、家翁,這又什麼益處呢!他們即使承繼了這些遺產又如何?最後他們還是會離開世界,再留給別人承繼。龔如心無兒無女,的確是很可惜的事,但即使她有兒女,遺產留給下一代,當中又有何益處?

聖經再向人提出一個問題:「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你可以用什麼 (事物)來換取生命?答案當然是:絕對沒有 (按:absolutely nothing)。即使是全亞洲最有錢的女士,都無力挽回,無力延長自己的生命多一刻,那你有如此多的錢財又何用之有!

我認識一位姊妹,她的弟弟患了腦腫瘤,最後過世了,這姊妹為她的弟弟有很大的感觸。這姊妹有一位好朋友,這好朋友在社會上擁有高薪厚職,她跟她的朋友分享到她弟弟的事情,問到:「你害怕嗎?」朋友說:「不怕,因為每年都會作身體檢查,從頭到腳都會詳細檢驗,只要驗出身體有什麼毛病,會立即找最好的醫生醫治,錢不是問題。」可見,這位朋友完全不明白,論有錢,他一定不可能及得上龔如心,但龔如心也敵不過死亡,難道他可以?

聖經問到:「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答案很明顯:沒有,是絕對沒可能拿什麼來換生命。聖經所說的非常真實。

被世界勝過的人的生命下場

很多人都會想:若能成為亞洲首富,那就太好了。但我要告訴你,我是絶對不會用自己的生命與龔如心交換。因為神所給我的,是一個新生命,是一個新人類的生命,就是這段時間裡我們探討的主題。這個新生命是遠遠超過龔如心的生命,兩者的生命根本上是無法相比。

這個新生命,是勝過世界的生命,但龔如心的生命的可惜之處,就是她沒有勝過世界,反之成為了世界的獵物,成了世界的受害者。所以我不會以自己的生命與她的生命交換。神賜給我們的生命,是勝過世界的生命,而且,這絕對不是一套理論。你看到龔如心的生命,她可謂世界典型的例子,因為她有名氣,所以她的生活片段和資料都為人所知,當你看到她的生活片段,就知道一個不能勝過世界的人的生命下場。若你羡慕她,那請你想一想,你會否想你的生命下場如她一樣?成為世界的獵物,被世界所勝過的人的下場!

被世界勝過的人的下場是如何?一生只有勞苦愁煩!龔如心是怎樣過她的一生?從報章的詳細報導得知,她的生活相比一般人還要節儉,一般人即是你與我,她相比起你和我更節儉。她基本上每天都吃飯盒,你和我肯定比她好,不會每天吃飯盒。而她最喜愛的活動是什麼?就是到地盤巡視,巡視完後便返回辦公室工作。她日夜不停的工作,是一個工作狂,所以她沒有時間外出吃飯。除了應酬之外,便留在辦公室內吃飯盒。她每月平均支出約三千元港幣,即平均每天用一百塊錢,可見她相比一般人士還要節儉。

另外,她原住在一所又大又漂亮的大屋裡,後來因為與家翁的爭產事件被判敗訴,於是乎她賣了房屋,搬入辦公室居住,在辦公室內工作,又在辦公室內居住,基本上沒有上班、下班時間,睡醒起來便工作,工作至肚子餓便吃飯盒,再工作至疲倦便睡覺。這就是龔如心的生活,你想與她交換嗎?

被世界所勝的人的下場就是如此,若你還以為勝過世界與否並不要緊,那你就錯了。一生勞苦愁煩直至死亡,失去一切而終結,你還想要她的生活?最諷刺的是,原先在爭產案裡被判敗訴,但經過終審法院裁決後,她獲得勝訴,得回全部的資產,但相隔一年她卻因病離世,這就是諷刺的地方。她好像勝利了,得回一切,但最後卻敗於她的生命終結!這彷彿是神給人的一個比喻,一個警世的故事,這就是被世界所勝的人的下場,而她只不過是千萬人當中一個典型例子,所以,勝過世界是如此的重要,如果你不勝過世界,那你將來的生命都會像龔如心一樣。

勝過並非逃避世界

一個新人類、有新生命的基督徒,是能夠勝過世界,當然我需要解釋一下什麼叫做「勝過世界」。怎樣可以勝過世界?勝過世界是否指不工作,不讀書,做傳道人?這是一些人的錯誤觀念,認為最屬靈的基督徒就是不做工,或做半職,總之工作時數越少便越屬靈,最好就是不工作。但有些人會反駁,難道基督徒不用吃飯?不用生活?錢從天上掉下來?

其實這些人兩方面都搞錯了,他們分不清楚-什麼叫勝過世界,什麼叫逃避世界。他們不曉得兩者之間的分別。不做工,不讀書,這是逃避世界,如一些進入修道院的人,在中世紀時是非常流行進修道院的。他們要避開城市生活,便進入修道院生活,各人有各自的房間,然後各自修煉,終其餘生,因為怕被這世界所沾染。這種觀念對於中國人來講也不陌生,中國人稱避世為「出家」。

但勝過世界的意思並不是「出家」,也不是進入修道院苦行,這只不過是逃避。勝過不是逃避,若你要逃避,即表示你勝不過才要逃避。所以,做基督徒不等於不做工,或工時越短越好,這是不正確的。你要知道,聖經並不容許人遊手好閒,懶惰不單不是美德,反之在聖經看來是一個很嚴重的罪。千萬不要以為做基督徒就是越少做工越好,越合乎神的心意,這是不正確的。聖經講到,如果有人不做工,他就不可以吃飯,神是不容許人懶惰的,更加不需要逃避這個世界。

主耶穌親身在這個世界生活,證明不用逃避世界。你或許會說:主耶穌不一樣,他是傳道人。主耶穌的傳道生涯有多長?約有三年,而主耶穌死亡時,約三十三歲。他約在三十歲時出來傳道,那你當然要問,主耶穌在三十歲前做什麼?神不容許人遊手好閒,所以可肯定主耶穌不會遊手好閒。

你知道主耶穌的職業是什麼嗎?木匠。在主耶穌傳道以前,他的職業是木匠,在以前的年代,一般十五、六歲便會出來打工,若以耶穌三十歲開始傳道計算,他做木匠的時間約有十四、五年。主耶穌並不覺得需要逃避這世界上的責任,所以我們千萬不要以為工作是很差的事情,可避免便避免。不,問題並不在於你做工與否,而是你需要勝過世界。你不是要逃避工作,而是要勝過工作,兩者之間很不同。

主耶穌做任何一件事,都是盡心、盡意去做,絕不馬虎。所以,他所做出來的木製品,手工一定精湛。聖經不是要人逃避世界,而是叫人勝過這世界。主耶穌在世界上生活,他的生活完全跟世人一樣,只是他沒有被世界所控制,沒有被世界所勝過,反而能勝過這世界。

你沒有必要避開這世界,問題主因是你的生命是否與世人一樣,被這世界所控制,以致你只能在當中隨波逐流,身不由己!這世界中的世人,一般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完全被這世界控制著,隨波逐流被牽引而去;另一種是跟不上世界,故此要逃避、要「出家」,要盡量與這世界隔離,不要被這世界污染。可惜的是,很少人能經歷怎樣勝過世界!正如上次用一幅圖畫去表達,主耶穌在海面上行走。他不需要離開這個海,他可以接觸這海,唯一不同的是他勝過了海。海-代表這世界的波浪在翻騰,但這世界不能影響他,不能控制他。

大部份人都被世界所勝過

主耶穌也有工作,正如世上很多人一樣都有工作,但世人工作時,卻受著工作控制,受著世界的系統所控制,受著老闆控制。我認識一位朋友,他的工作每當忙碌時,便全公司所有人都要加班,是不可能不加班的。有次正值繁忙期,故此全公司也要加班,但他又想返教會。我便對他說:「你嘗試跟老闆解釋,你今天要返教會,不能加班了。」這朋友的回答是:「不可能的,我在這公司工作了三十年,從來沒試過跟老闆說不加班的!」

聽起來也真替他可憐,奴隸莫過於此!一次也沒有膽量跟老闆說:「不。」從不敢拒絕老闆,其實很多人也如此,從來不敢跟老闆、跟世界的系統、跟世界的制度,說:「不。」頂多只能選擇辭職,真的奇怪,說:「不」,他沒有膽量,但辭職他反而有膽量,真不明白什麼原因。很多人就是被世界的制度控制著。要加班嗎?便加班,從來也不敢發聲。

另有些人,會受著公司其他同事所影響,同事們七時前都不會下班,這個不下班,那個又不下班,那你會怎樣?你也不敢下班,直到有同事下班了,你才有膽量離開,完全被周圍的環境控制著。有些公司人事關係複雜,分黨分派,勾心鬥角,充滿閒言閒語,所以你只能選擇逃避!究竟誰影響誰?是你影響他們,還是他們影響你?是你改變他人的生活,還是他人改變你的生活?

對一般人而言,若你沒有這份能力行在海上,若你沒有這份能力得到自由,那為免自找麻煩,只好辭職另覓工作;但如果你有新生命的話,你是可以行在水面上,可以得勝。

很多人認為,基督徒有很多工作也不適合。娛樂圈?一定不適合基督徒。金融界?也不適合,基督徒不能教人投資的。既然很多工作都不適合,那有什麼工作才合適?最好不過是做傳道人!真是這樣嗎?我告訴你,問題不在於你做什麼類型的工作,也不需要逃避這世界。基督徒可以做任何的工作,重點是無論那份工作都不能控制你,而是你可以控制這工作。同樣,人事關係也不能控制你,不能牽著你的鼻子走。

其實,任何的工作也一樣,都是想控制人,所以千萬不要以為不做這、不做那,便沒問題。我曾經做過教師,教學工作應該適合基督徒吧?又或者,有人認為護士工作最適合基督徒,因為教學或護士這類工作都是服務人群。真的嗎?

我記得剛剛新任一所學校的教師時,碰上學校舉行一個特別活動,校長要求所有大學畢業的老師在活動當天穿著學士袍出席。因為當時教師職級分為學位教師和文憑教師,學位教師指擁有大學畢業證書,而文憑教師是在教育學院畢業,分開兩個級別,而薪金也各有不同。當時學校發出通告,要求大學畢業的教師在學校慶典當天穿著學士袍,我猜想校長可能是希望顯示學校的實力,讓到場的家長看到,原來此所學校有不少大學畢業的教師,故此發出通告要求老師們配合。

我看看通告後,我不打算跟從。雖然我是大學畢業,擁有大學學位,但我不特別想穿學士袍,因為好像有點顯示自己身份不同,雖然這只是學校的要求,非我個人想表現自己,但我也不想如此。再者,這樣做好像將學校裡的老師分了階級,變成強烈階級觀念。一些老師穿著學士袍,一些老師穿著普通服飾,這在老師之間都不是一件好事情。故此,我不想這樣做,所以我便跟校長說:「當天我不會穿著學士袍的,因為我不認為這是好事情。」

可惜,很多人也不敢發聲,他吩咐你做,你便照樣做!不要被你的工作控制你,你能有膽量如此跟老闆說嗎?這就是勝過世界。我不需要為此而辭職,因為錯不在我,是他做錯了。我做的事情和決定是正確,若他不高興,也沒辦法,因為錯的是他。

一個得勝世界的人,是有絕對的自由。可惜的是,很少人能有這樣的生命!我可以做任何的工作,因為任何工作都不能控制我,因為我有這自由,我能得勝這個世界,而這能力是從神而來。但對於很多人而言,工作令他們身不由己,甚至令他們迷失本性,這就是相當可惜,相當可憐的情況!

新生命的標記:自由

新生命的標記正在此,就是自由,是世上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控制你的自由。之前說過,新生命的第一個標記,就是能「脫離罪」,罪不能再控制你,即是你已經自由了。你能夠從罪的控制、捆綁底下得到釋放,即是你能夠不犯罪。這絕對不是一個口號,而是可以實實在在過這樣的生活,一個不犯罪的生活。

第二個自由,就是「得勝世界」。你不會被這世界的任何形式所控制、所奴役。你可以做你認為正確的事,而世界上的任何制度都不能改變你,你也不需要辭職而逃避,若他不高興你,要你離開,你便離開,但不需要因為害怕而預先選擇逃避。只可惜的是,世界上的人不能有這自由,所以對很多人來說,當他們找到一份理想工作時,反而是麻煩的開始。他們很快便會成為工作的奴隸,這就是世人的情況,非常之軟弱。

若你現在是在職人士,究竟是你控制工作?還是你受工作所操控?工作是你的主人?還是你才是工作的主人?工作只不過是你的工具?又或,若你現在是學生,你能考上一間心儀的大學,能夠入讀一直所盼望的學科,這學科是大部分學生夢寐以求的,很多公司都爭相招攬此學科畢業的學生。但若你沒有得勝世界的生命,沒有得勝世界的能力,那即使能入讀此學科,也未必是福!恐怕最後你會成為這間大學的奴隸!將你的時間、將你的青春、將你的尊嚴,甚至你的靈魂都出賣了!若是這樣,你寧可不入讀更好。

千萬不要太快說你不會如此,你有你的原則,一定不會出賣這些。很快你便會發現身不由己!當初在你尚未踏入時,可能你還可以站穩,但當你踏入以後,陷在當中時,困難正在此,你已經被捲入這大漩渦,這漩渦越轉越急速,吸力自然更大!

我讀中學的時候,有好幾位好朋友,長大後各奔前程。我出國讀書,在外國時認識了神,做了主耶穌的門徒。期間我也與他們保持通信,後來有消息知道他們各自在香港都信了主,我都為此而開心,很感謝神,我們一班同學都能認識神,做基督徒去跟隨主。

其中一位同學,他入了地鐵公司工作,當時地鐵公司是新發展的公司,故此需要招聘人手,然後給他們培訓,裝備他們。我這位朋友,他一直也希望能在大公司中發展,後來當我從外國回港,再次有機會與他聯絡時,他已經成為了地鐵公司裡其中一個部門的經理。他的下屬有好幾百人,可想而知他的地位與收入也很不錯。但當我與他再次接觸、傾談時,發現他原來已經沒有再返教會。不單如此,在繼續的交談中,知道他已成家,並有一個兒子,這兒子已經上大學了,但他與兒子的關係不太好,沒多說話,各自有各自的生活。至於太太?已經離婚了。

我看他的生命,發現是一塌糊塗!真的相當可惜,他走上這條路。請問這生命有什麼值得人羡慕、值得吸引?整個生活猶如行屍走肉!我問他,放假時會做些什麼?他說:打高爾夫球。這真的吸引人嗎?完全沒有生命方向,沒有生活質素,被世界所勝過!好像在世界很吃得開,但實際上卻是一無是處!這是相當的可惜!

哪些人才可以勝過世界?哪些人才可以作自由人?你要明白世界上的人都想要自由,都想勝過這世界,但問題是他們不能夠做到。有誰想成為世界的奴隸?沒有人想的,每個人都想有好的工作,同時又能勝過世界,勝過工作,不受工作的控制,兩全其美,但困難地方就是他沒有能力能做到。

我回想以前工作的時候,勝過世界、勝過工作是如何的呢?當我預備此訊息時,將以往工作的過程再回想一遍,我以前都做過不同的工作,發現有一點很特別的,就是不管我做那份工作,由始至終都是享受這工作。若你沒有嘗試過,要你猜一個基督徒打工應該會如何,你會以為不用工作便是最好,最好用多些時間讀聖經。不,我回想我工作時,由第一天上班,到最後離職的一天,由始至終我都是享受的。在回憶中發現,我完全沒有半句抱怨,做任何的工作都沒有。

現在我分析時發現,因為我是得勝的一方,得勝一方當然不會有怨言,只有敗方才會埋怨。所以,你在工作上有否發怨言,便可知道你是勝方還是敗方。統治階層是不會有投訴的,只有被統治的階層才會滿口投訴。正如在立法會外示威的人,都是被統治的人,何來有特首會示威?只有奴隸才會示威。

看見神的國便能戰勝世界

我從來沒有投訴,因為一切都在控制底下 (按:everything in control),所以我沒什麼好投訴的。我認為應該怎樣做便怎樣做,沒有人控制我,哪裡來投訴呢?回想起來,原來得勝的生命是如此,這樣才叫勝過世界。勝過世界並不需要逃避,而是一個很美麗的生命。但可惜的是,照我所接觸,所認識的人裡,有這生命的人可謂萬中無一!因為很少人能有新生命!

聖經告訴我們,有新生命的,就可以勝過世界。換句話說,只要我看你的生命是否勝過世界,便知道你有沒有新生命,便知道你是否一個真正的基督徒。這新生命怎樣令你勝過世界?其實並不複雜,也沒有什麼秘密成份。

約翰3章3節:「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這節經文很多基督徒都熟識,且常掛在口邊。可惜的是,你常掛在口邊,卻不知道經文的真正意義。很多基督徒常說:「你是否一個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什麼叫重生?怎樣才叫重生得救?重生,當然代表再有一個生命。你第一次出生時,已經有生命,這是從父母而來的生命;但現在是再一次出生,是從神裡面而出生,是神賜你一個新生命。這新生命究竟如何?重生並不是一個口號,不是一個標籤,而是可以見到神的國。一個沒有重生的人,是不能見神的國,換轉角度來講,如果你有新生命的話,就會見到神的國。從這標記來量度,你便知道你是否有重生。你能否見到神的國?如果你要勝過世界,就需要見到神的國。為什麼?

因為這是兩個國,一個是神的國,一個是魔鬼的國。但你說:「神的國我看不到,魔鬼的國我也看不到。」不,魔鬼的國你看到的,因為魔鬼的國就是世界。魔鬼就是這世界的王,他的國當然就是這世界,你不可能看不到這世界的。

對絕大多數的人而言,只看到一個國,就是世界。當你只能看到一個國,結果就是你沒有選擇。若你能看到兩個國,你就可以選擇,這是很簡單的邏輯。如果你看到神的國,相比起魔鬼的國,知道好很多,那你不單可以選擇,而且你會懂得選擇,是一個容易的選擇,保證你不會錯誤地選擇。前題是,若你能看到。若你看不到,當然是沒有選擇。

你看見神的國嗎?你看見神國的美麗嗎?看見神國的榮耀、能力、生命嗎?若你看到,你才會發現原來自己一直被欺騙,被假的事情所欺騙。當你看到事實的真相後,才會知道自己一直受騙多年。正如小朋友,他們最喜歡吃的,就是麥當勞快餐,即使父母給他鮑魚,數千元的鮑魚,與孩子交換漢堡包,孩子會願意嗎?不會願意,對他來說漢堡包才是美味。

所以,「看見」是非常重要。我所指的看到,是心裡頭的看見。孩子不是瞎子,他當然看到鮑魚放在面前,但他看不見鮑魚的美味,看不見鮑魚的寶貴和價值,數千元的鮑魚他看不見,卻只看到十多元的漢堡包!鮑魚,既不香又不脆;漢堡包則不同,又香又美味。他看不到,所以不懂得欣賞,不管你怎樣說服他也沒有用,甚至將他手上的漢堡包搶走,硬將鮑魚塞進他的口,他只會大哭,怪責你奪他所愛。

一切都在乎看到,是心裡面的看到。當有一天他終於看見時,眼睛被打開時,才會知道鮑魚的美味,不想再吃漢堡包了。勝過世界不複雜,也不是什麼秘密,只在乎你的眼睛有否被打開。你有否看到神的國是何等榮耀?唯一能拯救你脫離這世界的魔掌,就是你能看到神的國的榮耀。否則,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世界所控制的是你的心,不是外面的工作。不要以為不做工,或轉做半職,就可解決問題。你要明白,勝過世界並不是行為上的改變,而是生命上的改變,是內生命的改變。若內裡沒有改變,你不能在外表上模仿某些行為就能使你勝過世界。

只有當你的內生命改變時,就如生命亮起了燈,才知道原來自己被麥當勞快餐騙了多年,不單不美味,且有損健康,令你肥胖。

我們都被世界欺騙了

原來我們都被這世界騙了這麼多年,而龔如心就是最好的例子。全亞洲的女首富,但她的一生得到什麼?只有兩個字-被騙。她一生中所擁有的,你覺得有什麼價值?若要你照著她的生活方式而活,雖然擁有這麼多的錢,但只可放在銀行裡,名義上擁有,然後每天都在公司吃飯盒,每月只用三千元,每晚睡在公司,公司就是她的家,因為她根本上沒有家庭。她與家翁爭產,訴諸法庭,八年的爭產,什麼人際關也破裂了。她沒有家庭,沒有喜樂,沒有安寧,就是臨離世時,她也不停在打官司,是世紀的爭產案,可謂耗盡精力。因為若判敗訴,她就什麼也沒有了。這樣的生命,何以有喜樂?何以有平安?

她的丈夫兩次被綁票,第一次付了贖金,能救回丈夫;第二次雖然付了贖金,卻救不回。她聘請的保鑣超過五十人,二十四小時日夜保護她,何來私隱!這樣的生命有什麼好羡慕?不但如此,就連她的心願也不能達成,你會想如此富有的人竟不能成就心願?

第一,她無兒無女;第二,龔如心在一九九四年時宣佈,要在荃灣興建一座全世界最高的大樓,就是現在的「如心廣場」,這就是她的心願。你看,如心廣場是否全世界最高?香港最高也不是啊!為什麼?因為當她宣佈要興建全世界最高的大樓後,香港機場便由舊址九龍城啟德,搬到赤鱲角,而荃灣正正就是飛機進出的路線,所以機場管理局便要控制荃灣一帶的樓宇高度,所以龔如心唯有改動圖紙,將原來100層的樓高,改為89層。甚至乎「如心廣場」未揭幕,她就已經離世。真的非常可惜,想有自己的兒女,得不到;想建一座世界最高的樓宇,也不成。這樣的生命你想要嗎?實在是很笨,只得一個虛名-全亞洲女首富!要這個虛名有何用?

我要告訴你,這世界就是如此,是騙人的。最愚笨莫過於她千辛萬苦在爭產案中獲得勝訴,終於可以得到遺產,但不足一年,都未能享受,就身患重疾,距離世不遠已!最後似乎得到的,其實都是落空。

這世界就是如此,被世界所勝的人永遠不會滿足,他們的思想永遠是得一想二。做了華懋集團主席,便想建一座全世界最高的樓宇,永遠不能滿足這個無底深淵,想向上爬,「想成為最出眾」這心願,以致你的生命永遠沒有滿足。世界所給予人的,只有一場夢,而且是一場惡夢。世界所能給予你的,一切也只不過是欺騙你,它不能延長你的生命多一刻,也不能改善你生命的質素,只能使你的生命質素越來越差。這差不多與你擁有這世界的財物成反比例。通常你擁有不太多,反而會令你開心點;你擁有越多,你的開心程度只會相對減低。所以,當龔如心擁有那麼多時,可謂沒什麼事能令她開心。因為一切值得開心的事,以前都擁用過,也開心過!

我希望你能搞清楚這個世界的手段,這世界怎樣控制你?哥林多後書4章4節:「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這個世界的神,就是魔鬼。魔鬼用這個世界來控制人,統治人。他用什麼方法?弄瞎了心眼,叫我們成為瞎眼,這樣他的統治就萬無一失。他叫我們看不見,看不見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一個陷阱,都是一個迷惑,是一個謊話!因為瞎了眼,以致我們死心塌地去照著這世界的運作而行,跟著這潮流而活。當有一天,這惡夢發完了,這假象被刺穿後,那時你才會發現,你的生命沒有半點的質素,沒有生命的充實,最後你會發現一切都失去,人財兩空,什麼也不能帶走,那時已經太遲了!

勝過世界並非空談

神的兒子來到,基督耶穌來到,就是要叫我們看見榮耀福音的光,用光使到我們的眼睛得以打開,使到我們可以看見什麼才是真實,什麼才是寶貴,什麼才是你值得擁有,值得你追尋。這絕對不是一個謊言,而是實在的,你能夠勝過這世界,並不用離開世界。你可以留在這世界而過一個得勝自由的生命。這是可以很真實地去證明,並非空談,只說將來可入天國,將來可得永生,這些當然是真實,但問題若你現在經歷不到這能力,現在經歷不到這自由,你又怎知將來的事一定會實現?除非你現在親身經歷天國的能力,你在生命裡經歷到天國帶給你的自由,這就是證據-人是能夠勝過這個世界,如果你是依靠神,如果你有神所賜予的生命。

© 2016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nm/msg-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