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為奴僕

李馬可牧師主講

我們會繼續「新人類-新生命」這個主題。我們曾講述這個新生命能夠勝過世界,這是十分重要的。為什麼這樣重要呢?因為如果我們輸了給世界,我們會連命都輸掉。這是一場 (後果)嚴重的戰爭,或者你可以叫作投資。我們的生命到底投資在哪裡?如果你贏了這場戰爭,就贏了你的生命;如果你輸了,你就輸掉你的生命。我們在座的每一位都可以思考一下,到底在這一刻,你的生命是否被世界所控制呢?還是你能夠很清楚地說,我已經贏了這個世界。如果在這一刻你仍然被世界控制的話,那麼你決不能做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因為你的生命一定不能被神指揮,只能被世界指揮。

憂慮令我們一世為奴

上一次我們說到世界控制人的技倆:這個花花世界的迷惑和引誘。今次會說另一技倆。這個世界不只一種技倆,是有不同的 (技倆)。上次提及剛去世的亞洲女首富龔如心,她一生賺了很多錢,沒有女性比她擁有更多資產和物業,但一般人都不會想做龔如心。

在座每一個人,無論是讀書的,還是工作的,都沒有打算買遊艇。很少人打算十年後買遊艇,也沒有人打算買千萬豪宅,又或者買名貴跑車,又或者買物業收租。有這些想法的人,應該不足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絕大部份人想什麼呢?你在想什麼呢?就是想,我只求生活過得去而已。有衣有食,不用憂柴憂米,足夠便可以了。我不會貪心,不想買遊艇,不想環遊世界,甚至不會想好像一些有錢人般希望去太空逛逛。我可算沒有非份之想吧,只求生活安定也很合理吧。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這樣想。他們不是特別喜歡這個花花世界、不喜歡五光十色的迷惑,只想安逸地過生活。

對於想安逸過生活的人,世界用什麼方法去控制他們呢?騙錢黨的手法吸引不了你,因為你不想用這些方式去致富。當中有沒有人想「我要飛黃騰達」呢?大部份人都不會特別想「飛黃騰達」。我們都不會中世界的下懷。世界用什麼方法對付我們呢?世界是否束手無策呢?

這個世界有很多技倆,超乎我們想像之外。我不想從理論性的角度看,而是用現實 (按:reality)的角度看。你想想你自己,這裡有些人讀書,有些人工作,有些人暫時沒有工作,每日驅使你繼續下去的動力在哪裡呢?今天是星期天,是什麼動力驅使你繼續明天的星期一呢?無論你七時起床也好,八時起床也好,你做什麼都好,到底有什麼東西在推動你呢?

你並不想飛黃騰達,那麼有什麼東西在推動你呢?世界上大部份人,九成的人,都和這裡所說的有關。每天上班,或者你還沒有找到工作,正在找工作,在這些過程中,是什麼推動你做這些事呢?先從找工作開始。你畢業後開始找工作,你的心情如何?或者有些人尚未完成學業,也可以嘗試想像。中五也好、中七也好。中五的話,你就要看看能否升讀原校中六,不行就要找學校。中七也是差不多。當你去預備升學的事情時,你的心情如何?

每個人的心情都是一樣,很擔心、很憂慮,是嗎?找過工作,準備升學的人,你便知道了。基本上是同一個心情。無論你是紅、藍、黃、白、黑哪一種膚色的人也好,都沒有分別,都是同一樣的心情。憂慮、擔心,希望可以早日找到,這就可以放下心頭大石。這塊大石就好像壓著你一樣,透不過氣來。當你找到工作,找到學校了,就開始上班,讀書了,進入另一階段。我們當中不缺少上班族,是什麼力量驅使你上班?有時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過了也不知道,擔心這件事做不好,那件事做不來;這裡出現問題,那邊又出現問題,快一點解決這些事就好了。逼使我們不斷地做下去的,基本上都是因為憂慮。

不單你自己,你回去問問你的父母:「你每天拚命工作,為了什麼?」憂慮、擔心。為什麼繼續做工呢?你停下來,做得慢,就不行了。所以不可以慢,不可以停下來。是什麼事情推動你呢?每一個人都一樣,憂慮、擔心。為什麼你那麼拼命呢?Fear (按:恐懼)。

Fear是統治者常用的工具,特別是以前極權國家的統治者。你要去統治臣民,令他們不反抗,聽命於你,一般的方法是用fear,令你害怕、擔心、恐懼。希伯來書2章14-15節:「兒女既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怕死而為奴僕的人。」

「兒女」指我們。「他」指主耶穌基督。主耶穌成為血肉之體,要藉著他的死亡,釋放我們,因為我們怕死, (所以)一生成為奴僕。近來新的劇集出了,就是「一世為奴」,鄧萃雯做的,經常出現 (這劇集的)廣告。她在廣告中的形象不錯。這劇集就是說聖經裡所講的:「一世為奴」。我想當中有些人都可能有看。

你可能想不到你自己就是一世為奴。你看這齣劇集時,就成為這劇集的奴隸。你就在「一世為奴」中。這個劇集講述滿清政府被八國聯軍入侵時 (所發生的事)。滿清政府打勝了一、兩場仗,但打勝仗時,滿清政府反要割地賠款,因為列強告滿清政府,質問為什麼要打敗他們。滿清政府被欺負到要「一世為奴」,很可憐,但好比現今的狀況,全世界的人。這裡說的只是一個國家,雖然這個國家和我們有很密切的關係。但現在全世界的人是被魔鬼欺負、控制,一世為奴,作為魔鬼的奴隸。

魔鬼用什麼手段 (使人)作他的奴隸?就是怕死。「害怕」是一個很有力的統治工具。你可能說,我不怕死。怕死的人大多是六七十歲的人,或者醫生說你有末期癌症,周身插滿喉管的人。哪些人會怕死?我們在座的都是大約二、三十歲。那麼應該在人生最後幾年才會為奴?但這裡說「一世為奴」。

死亡是失去所擁有的

有些人說,我不怕死,但我怕考不上大學。如果兩者選一,我寧願死,死也都好過考不上大學。考不上大學比死更難受?有人會覺得其他事情比死亡更可怕。例如,我不怕遇上交通意外,或者飛機墜毀,最怕不生不死,死又死不去,被燒到毀容,或者成了植物人,或者痴呆。很多事好像也比死亡更可怕。死亡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可怕,所以有人覺得不要在交通意外裡不生不死,寧願死。死亡有什麼可怕呢?在乎你是否明白死亡。

死亡不是指你呼出最後一口氣。呼出最後一口氣有什麼可怕?你在劇集裡也經常看到,死亡那一刻只有一秒鐘的時間。對某些人來說,那一刻甚至乎是一種解脫來,所以有些人打官司,希望政府讓他死,得到死亡的權利,這就是安樂死,將身上維持生命的儀器、喉管拔走。這樣看來很少人怕死?很少人做奴隸?

死亡不是指最後一刻,不是指失去這個臭皮囊。你會否很介意這個臭皮囊?很多人都不太在意。活到六、七十歲你便會明白,牙齒和頭髮都脫掉,樣子並不吸引。其實活到六七十歲時,你已經死了百分之九十九。這不是聖經的「死」。要明白「死」,先要明白「生」。生命是什麼?植物人是生還是死呢?可說是生,不過只有百分之一的生命。失去了那百分之一有什麼可怕?不可怕,失去了那百分之九十九才可怕,所以死亡不是這個意思。

死亡是什麼?在乎你是否明白生命是什麼。生命就是你現在擁有的一切。死亡就是失去你所擁有的一切,這就可怕了。每個人的著重點都不一樣。我們擁有青春活力,打兩小時的籃球也不累;我們擁有健康,到失去健康,你就會很辛苦才可吸一口氣;你現在擁有你的家人,你的好朋友,你的男、女朋友;或者你擁有地位、身份;你過著的生活:讀書、上班、打機、MSN (按:網上聊天)、Shopping (按:購物)和聽音樂。當你死去的時候,這一切都失去了,連「一世為奴」都不能看了。無論物質界也好,非物質界也好,到你死亡時,一切都失去了,the end of all these (按:這一切都完結),這就很可怕了。不要說全部,只是失去某一部份,很多人都已經感到很可怕。

怕死是害怕失去你現在擁有的這一切。因你有這害怕,所以你會變成奴隸,一世成為魔鬼的奴隸。魔鬼很懂得如何去統治人、控制人。魔鬼的手段是兩手爪,兩方面都會做:一方面去迷惑人,一方面用恐嚇去威嚇人,這稱為軟硬兼施。讀歷史的你都會知,一般的統治手法有懷柔和高壓。純高壓統治的朝代,國運不會太長。最好的就是軟硬兼施。魔鬼正正就是這樣,又有懷柔,又有高壓:先用這個花花世界去迷惑你,使你入局。所以,讀完書後,就很想馬上找一份工作做。我讀完中五之後,就無再讀書,想找工作做。因為讀了那麼久的書,已經厭倦,希望自己找到錢,就可以有自由。所以我讀完中五後,讀完一科就將那科的書丟棄,自己出來賺錢得到自由。在座很多人都會這樣,憧憬著找到工就可以「想怎樣就怎樣」了,不要再像讀書時期一樣被父母嚴厲管束,想出來闖世界,找份夢寐以求的職業,幸福滿足。

我可以告訴你,絕大部份人做工不足一年,就會開始醒覺,這個世界是沒有「夢想」這一回事的。這世界是很現實,不足一年你就會發現,你只是在「捱騾仔」 (按:辛苦幹活)。無論你有什麼抱負,想幹什麼事業,你的抱負都絕對不能實現。有的只是每天刻板的生活,坐在辦公室或者你的工作環境裡面,加上你非常不想遇見,但必定會遇到的辦公室政治。這個在背後說你壞話,那個又在勾心鬥角。不足一年你就會發現,原來是這樣的一回事。再多過幾年,你會更加厭倦。那時你開始想退休。電視劇也教導我們,不要太遲才預備退休,要早些開始預備。那麼你就開始儲錢,待退休時在一間有泳池的屋,甚至乎有海灘的屋 (享受)。再多過幾年,很多人就開始有輕度情緒病:失眠、各樣痛症、消化不良。

所以這個世界就是用很美好的夢和憧憬引你入局。到你入局後才發現,原來是騙人的,是假的。到時候想抽身離去已經太遲。因為你已經擁有一些東西,那時你就害怕失去這些東西,這就是「害怕死亡」。為了要保存手上的東西,就甘願「一生為奴」。這不是現代的用語,以前已經有了。例如陶淵明不為五斗米而折腰。「折腰」就是為奴的意思。做一些不願意做的事,就是為奴。時間過了那麼久,只出了一個陶淵明。當時那世代應該有好幾百萬人。那麼多人中有多少個陶淵明呢?一個。能夠不怕失去,不願意做奴隸的,是很罕有的。

被養馴的雀鳥

我們再了解一下。為什麼入了局的人不願意走出來?這種心態是很有趣的。你已經很無奈,很不情願,但叫你走出來,你又不想走。我相信大家未曾有機會飼養雀鳥。有沒有人試過養金絲雀、雲雀,將牠們放入籠中?我見過人飼養雀鳥,我的乾爺爺曾飼養雀鳥。大鳥籠也有,小鳥籠也有。他飼養了很多雀鳥。可能他退休很悶,無事可幹,所以飼養雀鳥。

有些雀鳥,你會把牠們放在鳥籠內,罩著牠們。其實不用這樣的,不用關門。即使打開鳥籠,牠們都不會離開。那麼買鳥籠用來做什麼?籠是用來保護牠的。牠不會走的。你即使打開籠,讓牠在幾百呎空間走來走去,牠也不會這樣做,牠會回到籠裡面。籠裡面最舒服,最有保障,因為牠已經習慣在籠裡面的生活。當然雀鳥被飼養的時間太短, (你打開籠)牠會飛走的,那時你不好叫牧師賠錢啊。我說你要先把牠養馴,養到一個地步,牠熟習了那個環境後再也不會走。很多野生動物都是這樣子,如果你在牠小時就捉著牠 (當然在香港,動物是受保護,不能隨便捕捉的),其後養牠一段長時間,再把牠放生。牠一是不走,跟著你;一是回到野生環境中,生存不了。所以動物管理人員都要慢慢教那些動物,訓練牠,讓牠可以在野外求生。當你被養了一段時間,養到溫馴的時候,你就不敢求變。你變不起,即使已經打開門,叫你出去,你也不敢出去,因為已經在籠裡待得太久,你不敢出去再闖了。

所以趁大家年輕的時候,我將這個問題放在你的面前,挑戰你。不要怕去闖一個新世界。我告訴你,你現在不敢變的話,再多過一段時間,你被養馴的時候便太遲了,你不敢變、你會怕。你會想,如果我不跟隨這個世界的潮流,我會如何呢?難以想像。你會覺得自己會死無葬身之地,會被人淘汰,所以無論如何,都要跟下去。例如找工作,如果你半年內找不到工作,你會如何呢?你會很怕,很大壓力。什麼壓力呢?你是否沒有東西可食,沒有地方可住呢?不是啊。母親十年多來供養你讀書,多一年半載也不是太困難吧!生活是否有困難呢?不是啊。但你的仍感到很不安,而且會焦慮,這個問題很嚴重。問題在哪裡呢?為什麼一年半載找不到工作,精神就開始衰弱呢?

這就是社會的洪流,完全綁著你的思想。你的思想精神不能得釋放。這不單是生活上的問題,更加深入的是你的思想被人控制。最高的統治技巧是統治人的思想,最差的技巧是用警察或用鎖鏈來綁著你。最高的境界是打開大門,你也不會走,因為他控制了你的思想,這是魔鬼的手段。畢業的出來找工作,放暑假的就找暑期工。將近放假的時候,就已經在想「暑期工,暑期工,暑期工」。何不反問自己,為什麼要找暑期工?沒有太多人想過這問題。暑期工是否真的是你所要的?是否真的適合你呢?不知道,因為根本沒有想過。可能是,可能不是。為什麼沒有想過便做那件事?

我們不敢逆流

答案是「人人也做」,這就是力量的來源。人人也做,你不做會如何呢?就是會吃虧,這是很顯而易見的。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不可以吃虧,這個思想已經在我們腦海中根深柢固。所以做很多事情時,我們都沒有想過。當你看到人排隊,你便會想:我也快點去排隊,不要吃虧!那麼多人也想要,就肯定是好東西,但你沒有想過這東西是否適合你。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做暑期工,或者有一些事情更值得你去做。但在這個世界,所有人也這樣做時,我便會做。這就是世界的統治方法。我們怕逆流。你們有否試過划獨木舟?在逆流裡划獨木舟是很辛苦、很困難的。不知道有沒有人設計過這遊戲呢?例如那個遊戲有一百個人參加,九十九個人做同一件事情,你自己就做相反的事。主持說:「往左走」,你便往右走;主持說:「蹲下」,你便要站起來,這是很困難的,因為別人做什麼,你就會跟別人走。

DNA (按:基因)會告訴我們:「跟隨別人是最好的」,所以你發現絕大部份的動物都是這樣。最普遍的就是羊,所以我們叫作「羊群心理」;雀鳥也是這樣,當有一隻雀鳥飛起,整群雀鳥也會跟著飛;一隻野牛過河,整群牛也會跟著過河,這是牠們的求生本能。如果有動物來襲,而你在吃東西,那麼你被人吃了也懵然不知,所以大家只能守望相助,互相通風報信和協調、依賴。我們也是這樣,潮流怎樣走,我們也跟著一起走。你知道做暑期工對你好嗎?不知,那麼我就跟大隊吧。大家也做,我也做吧。

問題是,你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這樣的情況你只能夠跟大隊。一般人的價值觀只是取決於大眾的決定。大部份人都覺得選擇這學科好,我不是這學科的專家,不懂得如何選擇, (既然大家也認為好)那麼我也會覺得這學科好,這個道理很簡單。你不敢逆流,因為如果逆流是錯誤的,那怎麼辦呢?之前聽過一位同學去考中文科口試,題目是「內在美,外在美,孰美?」。當中有五位考生的,他是第五位考生。第一位考生發言說:「孰美,就是大自然的美」。因此,第二位考生也說:「孰美,就是大自然的美,就是最好了」。第三位考生也是這樣說,第四位考生也是這樣說。第五個就到他了,他知道「孰美」並不是大自然的美。「孰美」的意思其實是指:哪一種美較好呢?但因為首四位考生也說「孰美」是自然美,他的信心搖動了。他不敢說出自己的看法,後來放棄了自己的看法,說:「自然美是最好的。」

如果你沒有信心,你不能跟潮流對抗,你一定會輸。四個人已能令你輸,如果一百個人說同一件事,你沒有可能成功對抗。以一己之力如何敵千百萬眾呢?無論你讀多少書,做多少研究,當一百個人說 (相同的事),你也會質疑可能是自己錯了,你有膽量不跟隨大隊嗎?四個人的立場一致,如果我不跟,我考試不合格時,那怎麼辦?跟大隊可能穩妥一些。你付不起這個代價,一定會跟潮流。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

這就是conformity,我們會被潮流conformed,被規範了。這個字出現在羅馬12章2節。「不要效法這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效法」這個翻譯不算很精準。「效法」的原文就是conform。Conform不是效法,而是被逼規範化,所以應該翻譯為「不要被這個世界規範了你」,令你變成和別人好像同一個模子出來般。你看看世界上的人,都是上班、下班,然後上班、下班,或者讀書、上學、考試。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你可以看到這個世界的規範,但我們不敢不跟從,因為我們根本沒有選擇。除非你認識一個價值觀是遠超過世人的。

所以你知道為什麼唯一能夠勝過這個世界的就是「信心」。除非你真的相信神,除非你真的有神 (在你裡面)。如果沒有神的話,你的一己之力如何能夠跟世界對抗呢?是沒有可能的事,你一定會輸,你不可能逆流。除非你有這個真實的信仰,有神在你裡面。有神的話,你就會知道神說的話是最真的。無論一千個人說、一萬人個說、一百萬個說相反的事情,你都知道神是真的,神的道路是最好。那麼你才可以作中流砥柱,不怕逆流,那麼你的價值觀就不會跟從別人。那時你才知道什麼是真理。

聖經裡有一句很重要的說話,將來看看我們有沒有機會看吧,就是你要認識真理,當你認識主耶穌的時候,真理必會要你得自由。 (約8:32)你裡頭沒有真理,你沒有可能得到自由。當你沒有真理的時候,你如何判別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呢?什麼是真,什麼是假呢?你是不能判斷的,只能依照世人一般的標準吧。人說不對,你就覺得不對;人說對,你便覺得對。人說應該這樣走,你就這樣走。唯有你裡頭有真理、有神的時候,你才能夠真正得到自由,才能夠不被世界控制你的價值觀。當他控制了你的價值觀,就控制了你的思想;當他控制了你的思想,就控制了你整個人,所以不需要用繩綁著你,你也自然乖乖地去跟從。

如果你不想被這個世界規範你,就要心意更新而變化。你的思想要被改變,因為世界的控制就在你的思想裡面。如果你要脫離他的控制,你的思想便要被改變。當你的思想被改變,你便可以查驗何為神的旨意。你會認識神,你會認識他的旨意是怎樣。那時你不再需要跟從世界,因為你可以很肯定,神的路才是最好的,跟從神的路是沒有其他的路可以相比的。但當你不認識神的時候,你就會跟從世界。

你要明白這個世界是如何控制我們。他用什麼手段呢?就是用fear (恐懼)。世界會induce fear (按:誘導我們恐懼)在我們裡面,令我們不敢跟世界對抗,不敢逆流而上,以致我們的思想都被限制了。除非你有神,就像主耶穌所說的,他已經勝過魔鬼,叫我們可以得釋放。

我們的生命被誰控制?

說完最後這一部份,我們便要結束了。我們要明白生命的一切究竟是被誰控制。Who is in control of this life? (按:誰在控制這生命?)這點我們要十分清楚。對基督徒而言,神控制一切,這不是完全正確。對無神主義者而言,他們會覺得是誰來控制生命裡的一切?自己。這個世界是靠自己,所以對他們來說,我什麼也不信,我只信自己,因為一切都在乎我自己,多勞多得。你努力,便會多勞多得。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優勝劣敗,弱肉強食,公平競爭,一切事在人為吧。他們會反問:信神?信神不讀書能否考到A?信神不做工能否有飯吃?所以為什麼信神呢?太傻了吧!不讀書哪會有A?信什麼神呢?最重要是靠自己,一般的觀念便是這樣。

所以這個觀念再推論去下便是唯物主義。這個世界只有物質是真實的,所有一切都是物質界裡面的事物。唯物主義由此而生,一切的事物都用物質去解釋。他們很難看得到魔鬼的騙局。這是一個魔鬼的騙局,既然稱之為騙局,就是很刻意,很用心去設計,設計到露不出一點破綻來。這裡蓋著,那裡蓋著。如果你那麼容易看得透,那麼這不是一個騙局了。就像魔術師的刀鋸美人,鋸下去以為會很血腥,誰不知美人可以安然無事,看不出破綻,這就叫高明的騙術。

當然,魔術師與魔鬼不同,程度相差很遠。魔鬼所設計的騙局沒有太多人可以看得透。就像黑社會一樣,他們在背後操縱很多事,但你不知道。球賽作假,你知道嗎?你不知道。當你以為這是一場公平的球賽,其實是假的。早前意大利爆出一則醜聞,有幾隊球隊,若你們熟悉足球便會知道那一隊,被罰停賽和罰錢。之後你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是打作假!那幾場球賽我有下注的!賠錢啊!」對不起,不可以賠錢,你已經中計了。

騙局是你不知道的。魔鬼的方法有軟有硬,也有明有暗,不是全部都是明明的攻擊。明顯的技倆就是公開的技倆:「迷信」、「風水」,一些法術叫人公開跟從撒旦,這是小部份。絕大部份技倆,魔鬼都是用暗的。正如黑社會一樣,他們偶然會在砵蘭街廝殺,但絕不是日日廝殺,日日廝殺應該所有人全都死光。大部份的時間是在幕後,操縱這間公司,操縱這個政客,甚至操縱政府。台灣的黑金政治就是這樣。你也不知道哪一個政要其實是黑社會份子,不知道他背後有沒有黑社會支持。

魔鬼不是明明的出來,而是在暗中控制,用這個世界來控制。所以表面上世界是多勞多得,拼命工作,兩晚通宵達旦,便能升職,這是靠自己的力量。努力便可以升職,又能加薪,可以多接幾宗生意,你的佣金又增加了,這都應該是靠自己的力量,與魔鬼有什麼相干呢?

魔鬼是用他的方法建立世界,以致這個世界的系統完全照著他的方法去行。這個世界的系統不外乎幾種事情:競爭、貪婪、自私自利。當你身處於這幾種事情內,魔鬼會將你應得的利益給你。為什麼?因為你聽命於他。只要你競爭、貪婪、自私自利,你就會得到他的賞賜。你以為是靠自己的力量控制?錯了。是魔鬼在控制你,藉著世界去控制你,利用你去建立他這個系統。他需要這個系統,因為魔鬼不想自己站出來。他用這個世界控制人的心。當人被控制後,一世為奴離不開。

沒有競爭,便沒有推動力?

數星期前有位大學經濟系的教授跟我討論這事情,他讀了聖經也有一段時間,也聽了不少教訓和道理。因為這位教授對經濟有一點認識,他跟我說:「有競爭,才有進步。如果沒有競爭,每一個人都會安於現狀。那麼這個社會怎麼辦?這個社會哪會有進步?哪會發明出這麼多東西呢?如果我們沒有競爭,我們可能還在種菜、需燒炭煮食。」他看到聖經所說競爭是不好的,但如果所有人都不競爭,每個人都跟從聖經的教導,那麼社會就會變得很糟糕,我們可能還在茹毛飲血。

當我和這位教授討論後,我才發現這個bondage (按:束縛)真的很深,完全看不通。所以,就像打開鳥籠的時候,你也不會出去,因為你覺得出去後就不行了,還是留在這裡安全一點。你根本上不知道一個自由世界是怎麼樣。對他而言,沒有競爭,便沒有進步。因為他只能看到這個社會的運作,魔鬼所建立出來的世界運作模式。如果沒有這個運作模式,人便沒有推動力,人就不知道停留在什麼階段。

沒錯,競爭是一個很強的動力。整個世界,即使你是讀書也好,為什麼你會那麼勤力讀書?因為有競爭。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升讀大學,有誰會讀書呢?在世界裡面,這個教授講得無錯。

但有些人不了解,有一種推動力比競爭更強,更可說是強十倍。這位教授不明白,所以他以為失去競爭後,這個世界就不會進步。比競爭的推動力強十倍而沒有後遺症的推動力是在神國裡面,這個推動力就是愛。

愛的力量是競爭所帶來的推動力遠遠不能及的,有強十倍的能力,而且沒有後遺症,這才是天國的寶貴。你說天國裡面沒有進步?愛可以令我們進步。很簡單,試問如果一個人真的能夠去愛那些被疾病折磨的人,用一份悲天憫人的心腸,去研究一些新藥去醫治癌症、對付癌症。這樣的推動力會否比因為競爭、或為了成名、賺錢而去研發新藥的推動力更大呢?因為人命的寶貴, (所以你)願意去研究這些發明,還是只為了想出人頭地呢?

如果你懂得愛,例如假設被病魔折磨的人是你的子女,那麼你便會明白如何日以繼夜地努力去找出解藥,能夠救到你的子女,比獲諾貝爾獎還要好。很明顯,愛的推動力更大。你只要稍為想像,便知道愛的力量較大,而且沒有後遺症,因為不需要競爭至死。即使別人奪了你的名利,都不要緊,我只要救到他便可以了,這就是愛了。但當你在魔鬼的控制下,你是盲的,所以當門打開的時候,你也不敢走。你以為當失去競爭力的時候,這個世界就會滅亡。

聽道而行道

當然,這一切不是理論。理論就是你坐在這裡, (聽道後)你認為說得很正確,且無法反駁,因為這些是真理、事實。但你願不願意行出來,才是最重要的。這是最後一點。因為我不想大家坐在這裡只是聽道,而不行道。聽是沒有用的。你聽完後會覺得好,甚至拍掌。你要行、實踐,所以我要將我所講的道轉化為實際 (行動)才行。如何實際?

暑假快到了。有些人後天便開始放暑假了。有些人上星期己經考完試了。你如何運用這個暑假呢?一,找暑期工;二,上興趣班,例如音樂、打鼓、法文、德文、日文;三,玩,我很渴望打遊戲機打波,要盡情玩;四,還是去追求神?可以很實際的。你會把哪些事情放在首位呢?到底你會被世界左右你、影響你多少呢?這是很實際的情況。你知道是一回事,但你行動也是另一回事。

很多人在讀書的時候,要忙著讀書,要應付考試,他們會想,當我考完試,交完paper (按:論文)後,我便會專心去追求神。當你考完試,交完paper後,放暑假又如何呢?那時又有其他東西出現了。很多迷惑、試探在招手。即使計劃考試後追求神,那時候又有其他事情在追求神之上。當你做完這些事情後,說時遲,那時快,又開學了。今天便待到明天,明天就待到後天。最後,整個暑假完結後,你都沒有認真追求神。

所以我們要說實際的。你有沒有被世界控制,就單看你如何運用這個暑假,你的生命注意力放在哪一方面,你便可以知道你的狀態。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說,完全不打籃球,不應該找暑期工。問題是你生命的首位是什麼。到底「追求神」是否在你生命裡面的第一位?還是世界的事情太吸引,將追求神的事情放在第三、第四、第五位,甚至十名不入?如果你是一個自由的人,你就會「先求神的國」。

你可以作暑期工、上興趣班、去玩,沒有問題。但原則是,我做這些事情,要先以不妨礙我追求神的國為主。這樣,你的價值觀便會正確。但這個世界一定會向你招手,那時你便會唱「這陷阱,這陷阱,這陷阱,偏我遇上」。為什麼其他人沒有這個陷阱,只有我才遇上呢?其實所有人也有他 (所面對)的陷阱。你能否對抗到呢?你能否說:「I am free」?我是一個自由的人,我是一個得勝世界的人。如果你不能,那麼你就是一個奴隸,世界的奴隸。

© 2016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nm/msg-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