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群體

李馬可牧師主講

今天先和大家介紹一位在南非出生的運動員,他非常特別,因為自他出生起,雙腿在膝蓋以下都是沒有骨頭的。由於只有肌肉,所以他不能站立,在他還未滿一歲時便要被切除雙腿膝蓋以下的部分。這樣,他只有大腿,而小腿則裝上義肢,他便必須習慣使用義肢生活。他非常喜歡跑步,在義肢幫助下他做到了。今天他已經四十餘歲,經過了這麼多年,義肢的發展也進步了很多。他所用的義肢像一個英文字母“J”,當中集合了動力學和各方面的設計概念,因此可以令他跑得非常快。這一套義肢被稱為“CHEETAH”、獵豹、又稱印度豹,是一種跑得非常快的獵豹的名字。這位運動員在2004年的雅典傷殘奧運會中奪了200米短跑的金牌,所用的時間只是22秒。他因此想接續參加2008年北京奧運會,正式的奧運會,而不是傷殘奧運會。他遞交了申請表格,可是在2008年1月14號的裁決中卻被拒絶參賽,原因是他採用了特殊的儀器幫助自己跑得太快,對其他競爭對手不公平。大會雖然暫時不讓他參賽,但他會繼續上訴。

他的義肢CHEETAH在設計上比人的雙腳跑得更好;根據人體力學,人的腳跟在跑步方面不是一個好的設計,在跑步的過程中會浪費了一部分的體力。義肢的設計卻可以令人在相同的跑速下用更少的氧氣,更輕鬆,所以它的設計很厲害,以致奧運會拒絕他參賽。然而這樣的裁決便引發了一些問題:什麼人可以參加比賽?怎樣才算是公平的競爭?在一個競賽中,如何才算公平?

量度公平的準則

量度公平的準則通常指可以使用的天賦才能,所以人工添加的東西則不可算是公平。例如,在球類比賽中,身材天生較高大顯然是一個優勢,但不能以此來評價你比人卓越。這樣,你先天長得高大算是公平還是不公平呢?如果不算公平,那還有其他方法使競爭更公平和有意思嗎?倘若要加上身高的限制,便會使很多人不能參加比賽。天生與人工的界線不是很分明,事實上很難作出界定。例如相撲手需要非常強壯的身軀,務求能把對手撞出界外。除天生之外,如何能鍛鍊出強壯的身軀?那便在乎每天進食的份量。若憑著驚人的食量和營養,那算是天生還是人工呢?這就是界定天生還是人工困難的地方。又例如籃球手和排球手的身高是很重要的,但現時已經有很多方法,不用做手術也可以增加一個人的高度。選手可以進食不同方面的營養素以刺激身體的增長,有人或運動員甚至在未成年時便用激素去刺激荷爾蒙的生長等方法增高。這樣的話,天生與人工的界線就更不清楚。科技的日新月異可幫助人的生長,然而再過數十年可能更先進,能夠透過基因改造而更有效幫助人。那時也不知道是運動還是科技上的競爭,因為訓練一個人是從小開始,自然無從查考是什麼因素幫助人變得更強。所以,這就引起一連串公平的問題。

公平與否的問題不限於天生和人工的爭議,單單天生的問題又是否公平呢?因為每個人天生都很不一樣,高矮肥瘦各異。例如黑人基本上從來都沒有奪過世運的游泳獎牌,因為黑人的肌肉質量較白人或黃種人重。這是天生的,那算是公道還是不公道呢?無論這個黑人多麼喜歡游泳,也不能在這方面奪獎。雖然在游泳方面稍遜,他卻可在其他方面佔優,例如在田徑、短跑、長跑方面,大部分都是黑人的世界。黑人的表現非常好,囊括了大部分的獎項。然而事實卻非如此簡單;印度是全世界,除中國以外,第二大人口的國家,而且不出十年,相信更可超越中國,成為人口最多的國家,因為中國實施一孩政策。印度雖然人口稠密,可是幾乎未曾奪過世運的獎項,原因是什麼?因為國家窮困,沒有經費投放在訓練運動員這方面。假如你是一個印度人,想奪獎項的機會是非常微小。所以,出生在哪個國家也決定我們是否有機會奪獎,天生也未必是公平。實際上,無論天生或人工都是沒有絶對的公平。

世界的系統建立在競爭上

可能你會說,不打緊,運動並非自己很著意的事情。可是,公平與不公平的現象並非只限於運動界,還涉及生活上的每一個環節,人類在整個社會生活上的每一項操作都和這個息息相關。我們最關心的是考試,但考試也不儘是公平。每個人的智商都不一樣,那考出來的分數自然不應該同作比較。可是偏偏整個教育系統的篩選就是靠考試來開始,我們從小就是這樣被篩選出來。如果智商不高就會被篩到比較差的學校,在不斷累積這些不利因素的過程下,智商不高的人就會在社會中處於不利的位置。現今社會也是在不公平的競賽下,整個教育系統在不斷製造大量失敗的人。只有非常少數的幸運兒,可能曾經會考零分但最後竟又能取得碩士學位!一萬人中能夠有這樣的一個幸運兒嗎?他們顯然可以出來賣廣告,但卻不會是普羅大眾。所以,公平與不公平的問題非常嚴重,和每一方面都有關係,亦和世界的系統非常有關。

世界的系統中,不論在運動、工作、教育或政治方面都是建立在競爭之上。現代人一切的思想模式,都由競爭的角度出發,一切都是在互相比較。例如當見到一個人的時候,第一時間便開始比較,哪一方面是自己比對方好,而哪一方面又是對方比自己好。長得比我高或矮?比我漂亮或是比我醜?聰明過我還是比我笨?人喜歡比較,甚至做了皇帝也一樣喜歡比較,所以皇帝自稱寡人或孤王,意思是在普天下間沒有人可以與他相比。「孤」是多麼可憐,然而這一切的觀念都是從比較而來,只有我是皇帝,其他人全部不是皇帝!所以我是孤王。

在競爭的系統裡要了解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任何成就都是基於你打敗了許多的人。一個人的成功等於一百個人的失敗,一個金牌背後被淘汰了的人不計其數,自初賽到決賽,當中要打敗許多的人才能取得第一。這就是世界的系統,一百個人當中只有一個得勝。我們可以計算一下自己的機會有多少?勝利是在自己的那方,還是在另外的九十九個人之中?這就是世界的遊戲規則,世界的系統就是由競爭主導,所以世上的大部分人都相信進化論。原因不是他們研究過進化論,他們相信進化論是因為進化論基本上就是他們的心態和思想:弱肉強食不單在動物界可以看到;適者生存,弱肉強食,只不過是世界的寫照,可不是遠離科學的理論,我們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生活。所以當達爾文提出這套理論之後,很快便被人接受,因為可以引起其他人的共鳴,他們已經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很久了。可惜的是這樣的競爭從來都不是公平的。

這個世界的國度和神的國所不同的地方在哪裏呢?神是如何解決不公平的競爭和不平等的問題?這就是今天我想跟大家一起去探討的問題。

合一是新人類最精彩的特徵

在神的國度裏,就是我所描述的新人類,過去曾談及他們不少的特徵和質素,而現在所說的便是最精彩的部分。最精彩的部分並非指他們每一個有什麼特徵,雖然每一樣的特質都非常美麗和精彩,例如他們都擁有脫離罪的能力和自由。可是,最精彩的部分卻是新人類群體,他們聚集在一起,是可以完全的合一。新人類的群體是不分彼此,不分你我,只有新生命的人才可以有這種形式的生命和形體。如果是不分彼此的話,當然就沒有一切的競爭。正如左手不會和右手爭鬥一樣:「為何你總是用右手,為什麼不改變一下,應該一半時間用左手,一半時間用右手才公道!」;「你為何總是冷落我?食飯用右手,打球用右手,寫字又用右手,那麼我的左手還有用處嗎?」你的左手可曾向你投訴?當然不會。「不要緊,你可以用我,又可以用右手,無論用哪一部份都是開心的,因為你用哪一隻手都是在用我」。這就是不分彼此!在人的身體內便是如此運作。你的尾指可曾會妒忌拇指呢?姆指較自己長又比自己好,令尾指不期然產生自卑,以致抬不起頭面對別人。十指不會互相妒忌。競爭會帶來自卑,若你是那一百個中的一個失敗者,你會領略到失敗者的苦處和自卑。但如果不分你我就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這就是聖經中新人類彼此間的關係。讓我們看新約哥林多前書12章20-27節:「但現在肢體雖然很多,身體卻只是一個。眼睛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不需要你們。』相反地,身體上那些似乎比較軟弱的肢體,更是不可缺少的。我們認為身體上不大體面的部分,就更加要把它裝飾得體面;不大美觀的部分,就更加要使它美觀。我們身體上美觀的部分,就不需要這樣了。但神卻這樣把身體組成了:格外地把體面加給比較有缺欠的肢體,好使肢體能夠互相照顧,免得身體上有了分裂。如果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如果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你們就是基督的身體,並且每一個人都是作肢體的。」 (此信息的經文為新譯本)

聖經在這裡描寫一幅圖畫,在神裡面,每一個人好像身體的不同部分如四肢、器官等,彼此合一、不分你我。左、右眼不會各自為政,反而是互相協調。左、右眼需要合作才可以看見,否則視力會分散,這樣的合作就是形容新人類群體的運作方式,亦是最精彩的地方,大家彼此合而為一,好像身體一樣合作。這樣,前文所提及的不公平現象根本就不會存在。

世人強求公平

人總是非常計較公平與否,千方百計地追求公平,到今天更趨向追求男女平等,例如女性不願意看見有性別的歧視。可是,無論在任何政策上,怎樣追求也不會有一定的公平,一切都只是表面上的公平而已。男女的確有別,怎樣爭取都不會有絶對的公正、平等。很多女權份子追求表面上的事情-男性能夠勝任的,女性也要參與其中,在工作機會上追求平等。例如雖然先進國家會有女兵,但不可以抹殺的事實是女性的體能、體質的確比男性弱,不及男性,有些事情顯然是男性比較勝任,如果女性也要做同樣的事情就是強求地追求公平。這些事情並不是意氣之爭,而是會帶來很嚴重的後果。例如近幾個世紀女性已經漸漸地不喜歡在家中打理家務,「家頭細務」意指一些瑣碎的事情,所以很多人支持女性「站起來、走出去」,有自己的事業,擔起半邊天,要做一個職業婦女。但這種追求男女平等的結果,卻導致很多先進國家的家庭結構面臨崩潰,衍生不少家庭問題,甚至影響下一代的兒童成長。原因就是源自競爭-「你可以做的,我也可以做!」雖然我並不堅持女性一定要在家中打理家務,認為這是可以彈性處理,但不需要用這種態度去追求男女平等的假象。這是一件永遠不能達到的事情,一對夫妻或兩個不同的人,在智慧、體能、美醜、出身、所得到的栽培等方面都不會相同,又何必追求公平的假象。天生本來就沒有相同可言。

因為人不斷追求公平,所以很多人都投訴神對自己不公平。他們投訴為何神造得自己這麼矮、這麼醜、不夠聰明或出身在貧窮的家庭……為什麼神這麼不公平,不做到人人平等?很多人不能接受這樣的問題,並提出不同的解讀。有些解釋因為有醜才會顯得某些人漂亮,有笨人才知道什麼是聰明。若每個人都是那麼聰明便沒有意思,要跟弱的比較才可顯出自己比較聰明,所以便有人說要有醜的才可以顯出美麗。但這樣也不足以解決問題,因為那些醜的便屬於不幸的一群。為何自己是處於弱勢那一方,而不是在美麗那一方?所以人向神投訴,為何做人不公平?若是自己出身於富有的家庭,那會是多麼美好,自小便可以學彈琴、學芭蕾舞,什麼都懂。

神的系統中肢體互相需要對方

我們需要瞭解的是,不公平在競爭的系統中才會產生問題,所以在這個世界的運作模式中,社會上人人都追求公平的競爭,希望有一個公平的起點。但如果在神的系統中,在合一的制度下,就不會產生公平或不公平的問題。所以人類不明白神的做法,不行在神的系統內,而是走錯路,處於世界的系統下,才導致有不公平的問題。當初神造人的時候沒有想到人會競爭,所以沒有需要考慮公平的問題,他考慮的是人會像身體一樣運作。這裏說到身體有俊美的和不俊美的,體面的和不體面的,強壯的和軟弱的,大家在身體中是完全不成問題,公平的問題不存在,不單止不存在公平的問題,而且還必須是不平等的。22節提到:「相反地,身體上那些似乎比較軟弱的肢體,更是不可缺少的。」「不可少」便是「必需要」。那些軟弱的和不好的,更是必需要的,這想法剛好和我們相反。在世界上,我們不喜歡軟弱的,而要追求人人平等,渴望彼此都聰明,跑得快……大家不明白這個很重要的原則:假設所有人都一樣,都平等,那我們還需要其他人嗎?不需要,因為別人有的自己也擁有。世界追求人人平等,提倡的是個人主義,什麼事也由自己一手包辦,不需要其他人。相反,合一的觀念就是互相依賴,互相配合,大家互相需要對方,那是很重要的。很簡單,換一個角度解釋大家便可以明白。假如每一個都是強壯的人,沒有軟弱的,那麼我們又如何去幫助人?如何去學習實踐愛?結果這個世界上只充滿強人,那愛便會在當中消失。沒有愛的世界會怎麼樣?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世界若沒有愛,人類便會滅亡。所以,軟弱的更是不可缺少。若你不明白這個觀念,你會對聖經有很多質疑。軟弱的不可少?堅強的才不可少吧!沒有軟弱的我們就不懂得如何運用愛去幫助有缺乏的人,愛是非常重要,絶不可少。

幸運的是,神在世上仍然為我們保留了一些不幸的、受傷的人,他們的受苦對世界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們的不幸會喚醒我們的良心,否則我們就不會去思考愛和關心人。我們的良心絕大部分時間為自己之餘,還會用一點時間去想起一些災民和不幸的人,免得我們的良心完全喪盡。我們可能希望世上最好不要有不幸的人,不錯,對於他們來說是不幸,但不幸的人的犧牲對於整個世界的維持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需要思想完全改變才可以明白這些道理,很重要的生命原則。我們去教會不是單單去聽道理,而是要看看自己的反應。我們能夠明白這些原則、分辨出這都是事實嗎?在內心深處接受這些觀念、思想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神就能慢慢地將我們的思考模式從世界那一套慢慢改變過來。跟從神的國的運作和思想方法,是需要從心裡去接受這些真理,人就會慢慢被神改變,而不會像世人一樣只知道愛自己,單一的追求公平,做強者。

神的國不強調公平,根本就沒有需要這樣,因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有什麼不公道?因為大家都是一體。等同身體一樣,尾指從來不追求爭氣,要長得和二指一樣。各個部份有別,是為了彼此協調,不分強弱、不作比較。這種不強調表面的公平,同樣是為了大家之間的配搭與合作,使彼此有不同的貢獻。解剖學與人體學可以證明,如果五隻手指的長度一樣會如何?大家不用爭長短,那是否更好、更公平?當你嘗試把手指套入一樣長短的指套內,你便會發現很累贅。例如要拿起一件東西就很困難,特別是細小的東西,拇指和中指會彼此相撞。手指有長有短表面上好像不公平,實際上是最好的設計,身體的設計前提是成為一體,而不是彼此競爭。當彼此相愛的時候,所有不公平的現象或情況就會自動消失。人與人之間也需要互相配合,而非彼此爭長計短。無論男女或夫婦之間,不應該爭做同一件事如家務或工作,而導致整個家庭缺乏照顧。神沒有把每個人設計到一模一樣是有很重要的心意,世界追求外在的平等一致,這樣就會有更多的競爭。更多人追求個人主義,只想及自己的事而不是互相配合。在新人類群體中,精彩的地方是人可以互相配搭,各取所需,各展所長,能夠合一作為一個群體去配搭,以致不再分你或我。

實現中的神國新人類

結束前需要回答一個問題:在神的國的新人類是非常美麗榮耀的,人可以達到這個境界嗎?如果不能達到或實現,豈不是空談、發夢?事實上,這異象不只是美麗,而是可以實現的。異象可以實現的唯一證據就是現在已經開始。如果我向你說天國來臨的時候就可以實現,叫你耐心地等待,但如果那天才發現沒有實現豈不太遲?所以,唯一可以保證將來會實現的就是現在已經開始實現,我們需要看見這是可行的,而且正在進行中。這就是神能力的偉大,他是信實合理的,會給我們足夠的證據,讓我們知道這是真的可以實現,而不是單單讓我們去想像將來的事。

所以,現在我們就需要作出選擇:你要繼續走在這個世界的系統,還是轉去神的國那一方?因為在神的國才真正有和平幸福,而在世界的系統中你只會不停地在競爭,而且還是在不公平的情況下。前文提及那99%注定的失敗者已經輸在不公平的起跑點上,而剩下的1%成功人士也不一定生活得很好,但他們的問題我們稍後才會去看。

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是行得通,人與人之間好像身體一樣地運作呢?這是需要證明的。聖經中描寫群體的運作就像身體,身體是不分你我,大家是合一的,即是有同一個心志,心意相通。這是很難達到的一件事!例如在家中要決定一件大事,家庭成員要達到意見一致是非常困難的。那麼,這個世界要推行怎樣的系統去決定一件事呢?所有的組織都是以投票的方式去決定事情,少數服從多數,要投票就是因為大家意見不合。民主的國家靠投票選領袖,大集團的決定也是投票。投票的方式被世人認為是最公道的方法,立法會也最常用投票來通過議案。投票真的公平嗎?投票其實是以多數壓倒少數,最大的弱點是沒有處理少數人的意見,這又真的公道嗎?所以,少數的人永遠不會真心服從多數人的決定,因為最後的決定,這種運作模式,往往沒有考慮少數人的立場和意見,因此仍然會有紛爭。又假如當投票率非常接近的時候,例如49對51,有接近一半的人會不服氣,這樣下去社會的矛盾分化會演變得越來越激烈。大部分國家都推行民主,覺得是最崇高的理想,但大家不曉得民主其實就是壓迫少數族裔。只是目前沒有其他更可行的方法,所以推行民主。

大家知道真正屬於神的教會是如何運作的嗎?教會做決定的時候不是用投票的方式,而是在討論的過程中大家一致性地接受會議的結論。我在教會生活了三十多年,一直見證大家的一致而沒有出現任何困難,教會的原則是不會摒棄少數人的意見。因為大家是同一個身體,即使是最小的指頭,也是身體的一部分,不會不理會。縱使二十個人中有十九個人同意一個決定,教會也會聆聽最後一位的意見,以致每一位的意見都可以表達出來,作參考比較,大家能夠一致同意所決定的事。在社會中,這是不可行的方法,對於同一個決定總會有很多反對的聲音。但在神的家,就可以達成一致,這就是新人類群體最精彩的部分,所以教會不會出現紛爭,以大欺小的事,小的覺得不開心而導致分裂的情況。很多國家的分裂就因為大家意見不一,少數族裔的意見永遠得不到接納,而最後演變成分裂出另一個獨立的國家。當然,並不是所有的教會都是這樣運作。不幸地有些教會跟隨了世界的模式,因為他們不認識聖經的教訓,也沒有神的生命質素。有些教會舉行週年會議或董事會等,同樣是透過投票的方式來進行,用世界一貫的方式去維持教會的運作,提出動議、接受和議,否決不達標的和議等。可惜的是,當人不認識神的生命和行事原則時,便唯有跟從所認識的世界的一套去行,但這不是神的運作模式。當這個群體有新人類在當中的時候,便不需要跟世界的一套而可以達到彼此一致。這樣的運作模式非常美麗,在教會中沒有一個人的聲音是被忽略的。正如身體的每一部分都重要,這樣才是彼此一體,有真正的和平,沒有分裂紛爭。所以,民主會帶來很多社會的分裂,人的智慧遠遠不及神。而我們已經這樣運作了很多年。當然,若沒有神的生命的話,共同的一致和平不容易達到,即使單位小如家庭,要兩夫婦意見一致也甚為困難。兩個人在一起就有兩種意見,所以會有分裂紛爭,這不是關乎系統的問題,而是關乎生命的問題,需要新人類的生命,神的生命才可以解決問題。這就是證據。新人類的運作,大家的思想、意見、聲音都是一致的。

神國的證據:凡物公用

另一方面的證據,亦都是很重要的,人可以看得到的,新人類群體的合一。使徒行傳二章四十四節:「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短短的幾個字描寫信徒如何生活,他們凡物公用,是非常寶貴的一件事,在人類的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只有一個身體,彼此合一才可以做到凡物公用。如果大家的財物各自擁有,各自使用就不是真正的合一,只是名義上的合一,這是一個非常實際的情況。共產主義支持凡物公用的原則,這是二千多年前教會所實行的,所以兩百多年前提倡的馬克斯主義,極可能是仿效二千多年前教會運作的模式。共產主義這個理論提出了,有不少國家都嘗試實行,但目前為止已證實全部失敗,沒有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完全凡物公用。這是為什麼呢?所以這不是一個制度的問題,而是生命的問題,倘若沒有這種生命質素而強行倣效聖經的教導,便注定失敗,要有生命的能力才可以實踐凡物公用、不分彼此。這裡所說的合一並不抽象,而是真實的,沒有一個說自己的東西是屬於自己,這才是不分彼此。所以別以為聖經的教導很抽象和空泛,而是真真實實的合一。

我信主這麼多年都是這樣的生活,凡物公用。就是去到不同的地方,跟其他同工服侍教會都是用這個原則,沒有分你我。例如先前我和一位同工一起在內地服侍超過了五年,過程中我們一直都是凡物公用、不分彼此。一個真正認識神的人對這一方面教導的實行是完全沒有問題的。猶記得在服侍教會前的日子,我是在一間基督教學校教書,當我和校長談起教會的模式時,雖然他也是基督徒,但同樣地對於我和弟兄姐妹凡物公用這個事實感到驚訝,認為這是沒有可能的事。雖然教書的工資算高,但和大家一起分享,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困難。問題是你是否愛教會的弟兄姊妹,這是一個考驗。如果各用各自的,就談不上是愛。現今社會上不少夫妻仍然擁有各自的戶口,那又何必結婚。

另外一個例子,有一位弟兄為了想發展學生工作,便從在沙田的自住物業搬到粉嶺居住,可是他並沒有把沙田的物業出租來賺取更多收入,反而是免費給予另一位服侍主的同工居住,這位同工只需要負擔管理費和差餉。這就是非常實際的凡物公用,如果神不是真的,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即使在共產主義系統下,被人用槍威脅也不會輕易交出自己的錢和物業。在人性上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剛才所說的,足以證明神所建立的人和天國在地上是可以實現的。

離開競爭,進入合一

以上所說的就是證據,現在已經有這樣的事存在,將來的天國會更加美麗。在教會內所成就的這些事,都是信徒出於自願,沒有任何的強迫,因為強迫只會造成紛爭。這就和原本合一的意念完全相反,合而為一就是在神的愛推動下完全彼此相愛,以致到一個地步,沒有東西是不可以與人共享。群體生活就是新人類最精彩的部分,這是從來沒有在人類歷史中出現過的,直至新人類的出現。人類兩大思想是共產主義和民主,這是東西方國家的最大爭議,但完全沒有真實地為人類做什麼,反而帶來更多的磨擦和分裂。但神的計劃,天國所能給予人的,卻遠遠超越人所想的,而這是真正可以實行出來的。今天將這些事實放在大家面前,讓大家清楚認識世界和神的國的運作方式,以致大家可以盡快離開世界的運作模式,而被神真正改變自己的生命,可以和其他人和平共處。

© 2017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nm/msg-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