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一樣的自由

李馬可牧師主講

今天要和大家探討這個題目:「一個被神帶領、引導的生命是怎樣的?」當然,這個生命就是被神的靈帶領的新生命。但這個新生命的特徵又是怎樣的呢?與一般人的生命有何不同呢?

約翰福音3章5節:「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上次已提及過一個新的生命,是藉著水和聖靈而生的。水代表洗禮,而聖靈代表神孕育的工作,孕育出一個新的生命。

這個新生命的出生又是怎樣的呢?它能進入神的國、生活在神的國裡、可以看得見神的國,因神的國是肉眼看不見的,而他們卻能看見肉眼看不見的事情。因此,我們會發現那些真正認識神的人、真正與神有一份關係的人,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們不會熱衷於神跡奇事這方面,反而是那些不認識神的人對這方面很熱衷及盲目跟從。當然,這是件很危險的事情,因這很容易會令他們誤入歧途。

屬神的人才有真正的自由

今天集中講解約翰福音3章6至8這幾節經文,看看當中還有其他什麼特質。約翰福音3章6至8節:「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風隨著意思吹,你聽見風的響聲,卻不曉得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在過去的一、兩個月裡有不同的同工都特別提及過這段經文,因此我也不想略過它,覺得這部分對於新生命而言也是很重要的,都是需要去講論的。主耶穌在第6節提及‘肉身生的’,正如大家第一次的出生,由媽媽的母腹裡生出來的,藉著肉身生出來成為肉身,這是大家都很清楚、容易理解的;而第二種是主耶穌提出「從靈生出來的就是靈」,若這一次不是從肉身出生,而是藉著神的靈出生的,就是另一種的生命,不再是一個肉身的生命,而是一個靈的生命。這就是我們今天要理解的地方:什麼是靈的生命?靈的生命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

之前也有提及過這方面的,主耶穌用風去表達、描寫靈的生命,它就好像風一樣,很自由自在的吹。而在這裡也提及,你會聽見它的聲音。風是看不見的,若是很微弱的風,我們是聽不到它的響聲的;但若強一些的風,我們是可以聽得到它的聲音的;若是很大的風,我們不但能聽到它的聲音,甚至能感受到它的力量,要與它對抗的,當你想向前行的時候,也需要很用力,就是說,我們可以感受到風的一些跡象,感受到它的存在。因此,靈的生命也是如此,雖然它是看不見的,但我們是可以感受到,我們是可以知道這個人有靈的生命的。但我們不知道它是從何而來,之後又會往哪裡去,是很難去預測的,即使現在科學那麼發達、天文學那麼昌明,但天文臺也不能夠很準確的預測何時刮什麼級別的大風,往往都要在很迫近的時候才能決定,風的性質就是這樣。所以,這裡對風的觀念是,它有那份自由。

「自由」對很多人,尤其年輕人是很喜歡的,喜歡它的無拘無束,例如他們覺得有那份自由去選擇穿什麼衣服,不喜歡跟這樣跟那樣,可顯出自己的個性;又不喜歡別人的管束,自己喜歡做什麼便做什麼,認為可以來去如風,那便最好不過。若你真的喜歡自由,那你就真的要認真考慮一下成為基督徒了。因你現在所享受的自由,其實是一個非常非常之微小的自由的,若你真的能成為基督徒,有了神的生命、靈的生命,那時候你就會真真正正知道什麼是自由了。

在這裡提到,我們不知道它是從何來的,也不知道它將會往哪裡去,即是我們不知道它的出處、去處,也不清楚為何它要那樣做,它的下一步會是怎樣的。這裡表達了一個現象:別人不能測透他,當然不是指那些怪誕的行為,而是他生命中有著很大的智慧、能力。所以,當我們猜不到他會怎樣去做,而當他做了那件事情的時候,我們就會覺得很驚奇,正如主耶穌在約翰福音3章7節所言:「我說:『你們必須重生』,你不要以為希奇。」因為說這些人的事情,別人都會覺得很希奇,「為何他們說這些話呢!」是令人滿心的訝異!聖經裡也有說「signs and wonders」 (按:神跡奇事)。當中也用wonders來描述那些神跡奇事,signs是一些標記讓我們可以認識神,而wonder是很令我們覺得驚奇的。就是說,那些有新生命的人,本身就是奇跡。

大家有聽過「世界七大奇跡」嗎?當中包括萬里長城,但沒有金字塔,所以有些人為此而去抗議。但無論如何,當中卻遺漏了一樣,就是有新生命的人,他們才是世界上最重要、最奇妙,以及最有意思的奇跡。萬里長城是奇跡,但最多是用來觀光、憑弔古時的歷史,已沒有了實質的意思;但新生命的人,不止是一個奇跡,更是一個最重要、非常有意思的奇跡。

自由有兩種質素,一個是不能被測透,另一個是令人很驚訝的。而你會發現,這兩種質素,在神的身上也會找到的。當然,一個屬神、有神的靈的人,他們的生命與神的本質相似。而神當然是有這兩樣質素,因為神是完全的自由,以致他不能被測透,我們猜不透神下一步會怎樣做的,例如我們向他禱告,我們猜不到他會怎樣做,除非我們有著他的靈;同樣地,神所做、所講的一切,都是令人詫異、目瞪口呆的。而這些質素,同樣會發生在有神的生命的人、藉著神的靈而重生的人身上。

保羅彰顯自由的生命

今天不用理論性方面探討,而是用實際的例子讓大家能看得見、瞭解、清楚這份自由、奇妙的生命是怎樣。所以,用聖經裡大家都熟悉的人物-保羅作活生生的例子。相信他是除了耶穌外,另一個最為人熟悉的人物,他是主耶穌的一個門徒、使徒。今天就從使徒行傳16章12至40節,保羅生平的一件事蹟,藉著這件事蹟,讓我們能看見,怎樣才叫做一個自由的人、被神的靈帶領的人,他的生命有何不同之處。

使徒行傳16章12節:「從那裡來到腓立比,就是馬其頓這一方的頭一個城,也是羅馬的駐防城。我們在這城裡住了幾天。」保羅和他的同工一起去傳福音,來到一個地方叫「腓立比」,就是聖經裡其中一本書卷的名稱《腓立比書》的地方,這個地方是保羅第一次到來。而這地方也是當時羅馬政府一個重要的城市,用來駐軍,所以在第12節中說到,叫「駐防城」。而保羅在當地留了多日,做傳福音的工作,所以在第13節提到安息日時,他們就到城門、河邊,因他們知道那裡是猶太人聚會的地方,他們就在那裡向那些婦女講道,在當中遇到一個賣紫色布匹的婦人,叫呂底亞,她是敬拜神的。當她聽見這些道理後,相信了主耶穌,甚至她和她一家都受了洗,並請了保羅和他的同工去她的家裡住,可看到這個姊妹是非常之熱心的。

之後,他們就每天都去那個禱告的地方,在第16節提到,有一次去的時候,一個使女迎面而來,同保羅他們面對面而行。她是被巫鬼所附的,所以懂得行一些法術,例如占卜、醫病,因此就令她的主人們大得財利;在第17節,當她見到保羅,就跟著保羅和他的同工,一面跟著並一面大叫:「這些人是至高神的僕人,對你們傳說救人的道。」因她不停的在大叫,所以使到別人覺得很煩厭。雖然她所說的是對的,但不斷大聲的叫嚷,也會使別人很難安靜下來聽道。所以,在第18節提到,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保羅就心中厭煩,轉身對那鬼說:「我奉耶穌基督的名,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那鬼當時就出來了。保羅就將她身上的鬼趕走了,希望可以更加安靜的講道、傳道,亦可使其他人專心聽道。

但卻有下文,在第19節,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因當鬼被趕出來後,那個使女就不能再幫別人醫病、趕鬼,所以,他們就揪住保羅和西拉,拉他們到市上去見首領;帶他們到官長面前,並說:「這些人原是猶太人,竟騷擾我們的城,傳我們羅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規矩。」聳動很多人一同起來攻擊他們,可見當時這班靠巫術得利的人數眾多,而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用棍打。使徒行傳16章23節指打了許多棍,便將他們下在監裡,囑咐禁卒嚴緊看守。可見他們是受了很大的皮肉之苦,被庭棍打了很多棍,肯定是皮開肉綻、遍體鱗傷,然後就囑咐禁卒嚴緊看守。使徒行傳16章24節指禁卒領了這樣的命,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裡,兩腳上了木狗,使他們動彈不得的。如果是你遇到這樣的事情,在此時你會有何反應呢?當你只去傳一些救人的道理,並沒有做錯事,完全沒有犯任何的法律,是完全正常的、合法的。但你卻被人誣告,捉去見官,而這個官卻沒有按規矩審理,而是蠻不講理、濫用私刑、不理青紅皂白,打了才算,因他們是猶太人,是被羅馬政府統治的,是屬二、三等公民,所以這官就欺負他們,在未審案前先打三十大板。若果是你,你會怎樣呢?當身體被人打到遍體鱗傷的時候,會覺得很痛苦,輾轉呻吟?還是在心裡面發出對那個官的怨恨,責駡他是一個狗官,求神去懲罰這個官呢?又或者心裡會很憂慮,今天都被打成這樣,明天會否被打得更嚴重呢?

在患難中仍有喜樂

在當時,你被人責打成這樣,又被囚在這麼嚴密、黑暗、骯髒的地方,你會想什麼、做什麼呢?而保羅又是如何做的呢?使徒行傳16章25節:「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眾囚犯也側耳而聽。」他做的並不是我們所想像,他向神禱告、甚至是唱詩歌讚美神;若是我們,在這樣的情況下,會這樣做嗎?為何保羅要讚美神,有什麼地方值得讚美神的呢?當我們去傳福音、被別人誣告、然後遇到一個蠻不講理的官、被施以酷刑。在人看來,真的沒有什麼地方值得讚美的。但卻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尤其是在半夜的時候,大部份人都會認為在這時候這樣做,是會擾人清夢的,這就是那份的自由-在患難中有這份喜樂,那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極少極少的人才能做到。若心裡沒有這份喜樂,你是不會讚美的。只有心裡有那份喜樂,才會去讚美、感謝神的。而我們左思右想也想不通為何他會在這個情況下有那份喜樂,除非這個人有新生命。因此,新生命與舊生命有非常、非常大的分別,在某些情況下,你會見到它的彰顯,就是在非常艱難的時候、在逆境的當中。自由的意思是勝過任何的逆境,你是否這一類型人呢?在任何的逆境中都能勝過它,任何的逆境都不能夠影響、控制你;無論遇到任何的苦難、不公平的對待,你都能勝過。你繼續會有那份不會被別人奪去的喜樂,繼續有感恩的心。保羅正是這樣的人。

不能被測透的舉動

接續下去,使徒行傳16章26節:「忽然,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立刻全開,眾囚犯的鎖鏈也都鬆開了。」在唱詩歌過程中,發生了地震,令所有的監門,連監牢裡的監門也被震開了,也令所有囚犯的鎖鏈都鬆開、跌在地上,若是你,會怎樣做呢?相信很多人都會一走了之!這不正是神跡嗎!不然,在那刻怎會這麼巧,監牢裡發生地震,監門開了、鎖鏈都鬆開,又不會有石頭跌下來。很自然的,你會感謝神的幫助,然後就快些逃走。我們要瞭解,一般人的做法都是可被預見的。因此,在這個情況之下,不單止你會這樣做,而是所有人都會這樣做,因大家都認為這是神的幫助、是神開的路,哪有不走的理由呢!但一個真正認識神的人,是不會這麼容易被神跡奇事引入歧途的,不會盲目地跟著走。保羅又是怎樣做的呢?當監門全開之後,在使徒行傳16:27指禁卒一醒,因他是在監門外睡覺的,所以當他看見監門全開,以為囚犯已經逃走,就拔刀要自殺。為何囚犯逃走,禁卒要拔刀自殺呢?因他是要負責任的,其後果是難逃一死。羅馬政府在軍隊中、監牢裡,這些規矩是非常嚴謹的。如果你所看管的那些囚犯逃走了,你就要負責,並用你的命抵償他的命。可想而知,這麼多囚犯逃走了,你是必死無疑的。因此,他惟一可做的就是自殺。如果當時你在場,知道禁卒拔刀自殺,你會怎樣做呢?會否暗地裡叫好呢?若他一死,就不會有後顧之憂,可更輕鬆的逃走而沒有追兵了。但在使徒行傳16章28節:「保羅大聲呼叫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裡。』」你會否覺得他很傻呢?在漆黑的環境裡,這不是曝露了自己嗎?必定會再次的被禁卒鎖住,而且可能會被鎖得更加嚴密。

保羅的做法,是我們很難想像的。監門打開了,他卻不逃走。為何他不逃走呢?若換了是你,一定會逃走的,是嗎?例如你被警察抓了坐牢,監牢是很恐怖的,但當你坐牢的時候,發生地震而將監門打開,相信在當時你必定會認為這是神的旨意。所以,我們要有一定的智慧,知道怎樣做,才會有那份真正的自由。因為一走了之是不能夠解決問題的。若是走了,你的身份就會變成通緝犯,那之後你又怎能去傳福音呢?其他的城市都不能去了。因此,若在那刻我們選擇逃走,第二天我們就會成為通緝犯,在各處張貼你的通緝照片。而保羅有神的靈,他是滿有智慧的,縱然有很多人會以為這是神跡而選擇在這個時候逃走,但他卻沒有這樣做。這就是一個真正相信神的人,是不會因著這些神跡奇事而被誤導。

所以,他在這時沒想要逃走,甚至是沒有顧及自生的安危而去救那個禁卒。連這些神跡奇事,在人看來是非常難得的、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都不會像一般人的反應一樣,反而是把握機會去救這個獄卒,叫他不要傷害自己。緊接著,獄卒才知道,原來還有人在監牢裡,然後在使徒行傳16章29節:「禁卒叫人拿燈來,就跳進去,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他就趕快的跳進去,戰戰兢兢地,若不是保羅叫著他,他已經自殺了。當他死而復生的時候,他就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然後帶他們去到有光的地方,問他們怎樣才能得救呢?保羅告訴他,他要信主耶穌,神就會幫助他,他和他一家都能得救。然後,就向他講神的道理。

33至34節說,而在當晚,獄卒就帶他們去他的家裡,將福音都帶給全家人,然後全家人都信了主,非常之開心的。之後,保羅返回監牢裡。若保羅要求走,相信禁卒也不會阻止的,禁卒應該很感激而放他走的。因為是保羅領他信主,洗禮而認識神的。但保羅沒有選擇離開,反而選擇返回監牢,這就是自由。自由是可以令你勝過一切的困難、逆境、勝過任何不公平的看待。自由是一份甘心樂意為別人的好處而犧牲自己。他這樣做就是為著這個禁卒的好處,如果保羅真的逃走了,會給這個禁卒帶來很大的麻煩,他怎樣交待呢?因此,保羅願意犧牲自己,返回去坐牢,這就是那份的自由。後來到了天亮,在使徒行傳16章35節:「到了天亮,官長打發差役來,說:『釋放那兩個人吧。』」使徒行傳16:36:「禁卒就把這話告訴保羅說:『官長打發人來叫釋放你們,如今可以出監,平平安安地去吧。』」這次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出獄了,這是那個官說的。那個官心想,已打了他們一頓、監禁了他們一晚,算是教訓了他們,對告他們的人也有所交待了,放了他們吧!不用再花時間審理吧,可想而知,這個官是又惡又懶的。

若你是在名正言順的情況下被放出獄,雖然被獄卒打了一頓,但卻能在當中使獄卒和他的全家都信了主,總算有收穫了,你會怎樣做呢?相信你會很開心的出獄而繼續上路。但保羅又是怎樣的呢?在使徒行傳16章37節:「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並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裡,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你是否覺得保羅在開玩笑呢?他的一舉一動真令到我們摸不著頭腦。這次應該要走了,之前或許覺得基督徒不應該在偷偷摸摸的情況下逃走,但這次是在堂堂正正、有正式批文的情況下,應該可堂堂正正的離開吧?但保羅卻選擇不走,而要那官來恭送他們離開,這豈不是明明的在耍弄那官員嗎?若是惹怒了那官,結果可能真的走不了的。在一連串的選擇中,我們真的猜不到保羅下一步會怎樣做的,是完全猜測不到的;也不明白他為何要這樣做。他的想法就像是風一樣,不知從何來或往哪裡去的。

保羅細密的心思

很多人以為,基督徒不應該像保羅那樣的,應該是任人欺負的,這又是否是你所抱的觀念呢?基督徒應該是很乖的、很斯文、不作聲、總括而言是被人欺負的那種吧!我們真的沒見過像保羅那樣惡的基督徒,要求那個官親自來,他才肯離開的。其實,我們對基督徒的觀念也是很死板,沒什麼自由的,總覺得基督徒是被人欺負、忍氣吞聲、息事寧人的。但保羅卻不是,他要那官親自來,為何要這樣做呢?真的是令人摸不著頭腦。是要挽回自己的面子、消除自己心裡的怒氣?基督教不應該與人對著幹的,我們應該是凡事也不打緊的吧!被人欺負也不打緊吧,不是要逆來順受的嗎?

跟著看看保羅又怎樣做呢?在使徒行傳16章38節:「差役把這話回稟官長。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了」,那個官這次不是派手下去,而是親自到監獄,領他們出獄,勸他們離開。官長知道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的原因是:當時這些地方都是羅馬帝國統治的,當然第一等公民就是羅馬公民,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是羅馬公民,只有一小部分是;而在其管治中其他的人民是屬二等,甚至是三等的公民,他們在羅馬帝國統治下是沒有什麼地位的,因此常常被那些官兵欺負、淩辱、濫用私刑。但若是羅馬公民,那就不一樣了,他們是不能隨便被別人收監或刑罰的,除非是定了罪的,那便需按羅馬的律例被懲罰,在這方面就嚴謹很多了。官府起初看見保羅他們這班猶太人,只是第三流的民族,他想怎樣亂來也可以,但想不到這次卻碰壁了。那官員怎也想不到保羅雖是猶太人,卻擁有羅馬的公民權,因此官員就很害怕,萬一這件事被人公開,就很麻煩了,甚至會被降職。因此,他就答應保羅的要求,低聲下氣的到保羅面前,向他道歉。

知道了背景因素後,我們能理解到這官的行為舉動,但卻不明白保羅為何要那樣做,是要耍那個官?還有一點不明白的地方是,若他們是羅馬公民,為何他在見官之初,當那官叫差役捉著他們、除掉衣服、打二十大板的時候,若是你會怎樣做?你應該會立刻將自己的身分說出來,告知那官你是羅馬公民,那之後的事情就會完全的改寫了。那官必定會按著律法去審理一切,當查明你的身分之後,又確定你沒有犯罪,那你就可以獲當庭釋放,不會被羞辱、責打、濫用私刑及下在監裡,風波就可以完結了。為何他不一早就說出自己的身分呢?直至被人狠狠打了一頓才告知一切,是否很難以捉摸呢?因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我們會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我們預測不到的,這就是自由,風隨著意思吹。我們只聽到有風聲,但卻不知道為何他會這樣做,被他莫明其妙的做法弄到摸不著頭腦。為何他有這個護身符、擋箭牌,卻不一早拿出來,要等到被人毒打二十大板、三十大板才說出來?所以在這件事裡,我們明白作一個屬靈的人是很不容易的。

我們要嘗試瞭解一下,保羅為何要這樣做。他不是受虐狂、自找苦吃,他是有很重要的原因。整件事情的開始是,在他傳福音的過程中,遇到一個被鬼附的婢女,是一些靈界的干擾,當保羅用神的能力勝過靈界邪靈的能力,令那些因著靈界以致有財有勢的人不悅。他們認為保羅令他們失去了生財的工具,這個婢女不再被鬼附身,令他們很不開心,同心的對付保羅,要去告他。假設保羅真的拿出他的身分證,給那個官看,那個官在沒有辦法下只好釋放他。但是否釋放保羅之後,事情就真的完結了呢?那些有財有勢的人是否就此罷休呢?因為你有「羅馬公民」這護身符,他們不能對你做什麼。但問題是,教會中並不是所有人都是羅馬公民。只有保羅是,而當他在那裡傳了兩個星期的福音後,便會離開腓立比,但之後那些有財有勢的人會怎樣做呢?他們就會對付教會裡的人,好像呂底亞般那些剛剛信主的人,因為那個教會仍是非常新、很年幼的教會。因此,那些惡人不會就此罷休的。所以我們要明白,保羅的心思非常細密,會想得很清楚,不會只想著自身的安危。他知道若說出身分,自己就一定會安然無恙的,但他會顧及到留下來的弟兄姊妹的境況、剛剛建立的教會的情況,所以他知道他不可一走了之,他要完全徹底解決這事才離開那裡。

令人驚奇的生命

所以,作一個屬靈人是一點也不簡單的,他很明瞭整件事情;否則,當他一離開後,教會就會受到這方面的攻擊,所以他是甘願為教會的緣故而捱這些毒打、監禁。而在這過程中,神也用他,以致他也救了獄卒一家人。事情的發展是,最後他還要教訓這個不公義的官,叫他害怕,因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以致以後這個官對屬保羅這邊的基督徒、教會會客氣一點,對他們禮讓三分,就是因為他之前對保羅做錯了事情,怕保羅他們會將這些事情公諸於世。由此可見,保羅在這件事情上處理得清清楚楚後,他才安心的離開,這就是那份自由,是不可測度的。因為我們的思想跟他的思想完全不一樣,每一次我們的思想由始至終都是想著自己,因此我們之間的想法都是一樣的,例如被別人打的時候會覺得很痛、很辛苦;自己像很受委屈、被冤枉的;到後來地震可以逃脫的時候,就想著逃脫了,自己就能得自由;到最後真的被放出去,心想應該沒有事了,因是明正言順的被放出獄……每一次,我們都是想著自己,但保羅由始至終都不是想著自己。所以,我們不能猜測他所做的,因我們的思路跟他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故此,若我們用自己的思路去想他所想的,那我們就一定不能猜到。

惟有這些新的人類,被神的靈帶領的人類,他們不受環境所限制、亦不受自己個人的利益、安危所控制,他們才有真正的自由、真正行世人所不能夠行的。而若有這個生命的、自由的就稱得上是奇觀。所以,我們在保羅身上,只是單單看一件事蹟,我們都能看得見這是個奇觀,人是沒有這種事情的,但在保羅身上卻能看得見。而在使徒行傳裡就出現了「驚訝」、「奇跡」這類字很多次。包括保羅在內,其他使徒、門徒,他們所做的很多事情、說很多的話,都是令到身邊的人很震驚,因為這是神的本質。他的性情、能力、智慧都是令到世人驚訝的,以致他的門徒也是同樣地令人驚訝。在使徒行傳裡出現了很多次,例如在使徒行傳2章7節、2章12節、3章10節、8章13節、9章21節、10章45節、12章16節,是很多的,我們會發現凡是這一類神的靈在他裡面的人、地方,他身邊的人就不能不驚訝,因為你可以說他天生就是奇跡,而是神生他為一個奇跡,既然是一個奇跡,其他的人當然是要驚訝的。

在早一段日子裡,我和太太往內地鄉鎮的學校裡教書,藉此在那裡找機會傳神的福音。當我們去那裡的時候,那裡的人也會覺得驚訝。他們會詫異我們為何會來到這樣的地方,為何不去一些大的城市呢,而來這些鄉鎮、窮鄉僻壤的地方,跟他們一起住在沒什麼電力供應,或供應得很微弱的地方。我可以看得見燈泡內的鎢絲而不覺得刺眼的、又或者沒有足夠的電力使風扇轉動。他們想不通為何我們要來這些地方跟他們一起呢?他們覺得很奇妙,以致當中有人會猜測,難道我們是通緝犯,在香港被通緝,以致要逃走到他們這裡。他們猜來猜去,因他們想不通我們為何要那樣做,放棄香港舒服的生活來到這裡,很令他們驚訝。每一個真正有神的靈在他裡面的人都是這樣的,因神本身的生命正正是這樣,神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叫我們驚奇的。故此,他所造的這班新的人類也有這個質素。所以,若你想知道一個被神的靈帶領的人是怎樣生活,就是這樣的生活-在你的生命裡面是有一份不可壓止的自由,而這份自由是很有意思、生命力的自由,以致你們所做出來的行動是其他人不會猜得到的,故此在他們的眼裡,你是常常令到他們很驚奇的,就是一份這樣的生命。

© 2017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nm/msg-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