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靈常對我們說話

李馬可牧師主講

這段時間我分享一個系列,主題是:隨從聖靈的帶領。也可以換一個說法:聽主的聲音,好像羊聽從牧羊人的聲音。無論你是信徒也好,非信徒也好,都會希望真的能聽到神的聲音,聽到神的靈對我們說話。可能有些人會很好奇,真的有這麼神奇?神會對人說話?很想體驗一下這些超自然經歷。但我相信大部份人都不是純粹出於好奇,而是渴望能夠聽到神的靈對自己說話,希望屬靈生命能夠進步,盼望生命裡能夠更深地接觸到神。

作為基督徒,如果有人問你:「你做了基督徒多少年?有沒有接觸過神?有沒有經歷過神?」如果你不能回答,應該感到慚愧,也很難去傳福音。

神常常對我們說話,只是我們接收不靈

究竟我們需要怎樣,聖靈才會對我們說話呢?很多時候我們不明白神的道路,總是在黑暗裡兜兜轉轉、不清不楚。其實不是這麼一回事,根據聖經的答案,問這問題是完全錯誤的,不需要問這個問題。當你看病的時候,診斷錯誤,不能夠對症下藥,吃的藥就不能令你痊癒,因為你弄錯了病因,不單不能痊癒,反而使病情惡化。

為什麼我說這問題不存在?我們一定要很準確地弄清楚事實,不是聖靈不對我們說話,聖靈常常對我們說話,而是我們聽不到。所以你說:「我怎樣可以得到神的靈對我說話?」其實神的靈已經對你說話,不過是你耳朵有問題,是你的心靈有問題-聽不到、收不到,並非他不向你說話。所以你要正確地理解,否則我們走來走去都走不通。

可是很多信徒並不覺得是自己聽不到,「我真的在聽,我真的向主禱告,求他告訴我。我也花心思、花時間等候,但真的聽不到什麼。如果你聽到什麼,不如你錄音給我聽,我等候了整個小時都聽不到什麼」。所以他以為神沒有對他說話,我們搞錯了。當然我們不會去責怪神說:「我等了一個小時你都不對我說話!」你不會有這樣的態度,你對我或許有這膽量說。但你不會責怪神,你只會自責,「必定是我屬靈生命有問題做得不好,所以神不對我說話」。你錯了,你屬靈生命不好,他更加要對你說話。道理很簡單,如果你屬靈生命好,沒有那麼大需要,他少說一些也可以。正如學校的老師放學之後,會約什麼同學見面,是班長嗎?當然不是,如果老師要召見他,他會感到羞愧。所以你不需要自責,也千萬別誤會神,你要謹記神會對你說話的。

問題是為什麼我聽不到?今天就要找出問題所在。馬太13章14節,主耶穌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 (不明白即是不知道聽到什麼,只聽到了噪音) ;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看不清楚) 」。主耶穌在這裡說:神的話語已經發出了,你外在耳朵是聽到了,但裡面的訊息聽不到-不明白聽了什麼,像是噪音一樣。好像以前我們聽收音機,當調較不準的時候,只會接收到很多噪音,不知道訊息是什麼,這是收音機接收不良的問題。所以馬太13章15節說:「用不靈的耳朵去聽」,即不太靈敏的耳朵聽。神的話語已經發出了,只是你聽來聽去都不知道聽到什麼,因為調較接收出現問題,所以不是神不對你說話。

神有對你說話,你不如先搞清楚為何接收不到。所以今天第一點,我就是要糾正大家這個錯誤-以為神很少、很少對人說話。我以前說過神對你說話的頻率,相比起你媽媽對你講的話還要多。我特別聲明是你跟媽媽同住,不是說你們住在不同的區域,若是這種情況說話當然很少。聖靈住在你裡面,你兩個不是分居,根本不需要用電話聯絡。

以色列人常常抗拒聖靈

很多基督徒以為神對我們說話是很稀有的經歷,那麼你完全錯,完全不明白聖經,不明白神的作為。事實上神天天對你說話,問題是你是否天天都聽到呢?當然我也要憑着聖經的教訓講,否則你會說:「牧師,你說什麼也可以」。我給你一些聖經的教訓,讓你知道的確如此。使徒行傳7章,這是反面教材,不過反面教材也可以作為證明。這裡是司提反在他殉道之前,對以色列人講的一段頗長的話,不過我們今天只看一節,使徒行傳7章51節,這裡是司提反對猶太人 (即神的子民) 講話,司提反說:「你們這硬著頸項、心與耳沒有受割禮的人,時常抗拒聖靈!你們的祖宗怎樣,你們也怎樣。」

即是說從他們的祖先直到他們那代,每一代都是這樣抗拒聖靈。抗拒的意思是「他做初一,你做十五」,怎樣抗拒聖靈?即是聖靈要做些事情,但你抵擋他。如果聖靈什麼也沒做只是坐着,這樣沒可能叫抗拒聖靈。換句話說,聖靈在他們身上做了些事,不過他們抗拒抵擋聖靈。

你留意這裡的詞語,他們多少次抗拒聖靈?「時常」即是常常,常常比較籠統,說每天也可以,即很多次、常常是這樣。那就是說聖靈常常做一些事情,而他們也常常抗拒聖靈所做的事,這當然沒法子,這是第一樣你要知道。所以千萬不要以為聖靈不做事,不要以為他偷懶,沒有這回事,沒有休息、沒有請假。

只專注肉體的事而抗拒聖靈

第二,這段經文司提反是對什麼人說?對猶太人說。有沒有聖靈住在猶太人裡面?一般來說,除了特別的祭司以外,沒有聖靈住在他們裡面,他們是舊約的子民,是非基督徒,但聖靈都仍然時常在他們身上做一些事情,不過被阻擋了。那麼,如果你和我信了主,我們有聖靈住在我們裡面,你說聖靈在我們身上的工作是否應該要多一倍呢?我們更應該是兩倍的常常,甚至十倍的常常。所以告訴你,這不是我的教訓,是聖經的教訓。

聖靈不單常常在以色列人身上工作,更常常在我們身上工作。為何我們聽不到、收不到?會不會我們同樣都是抗拒?為什麼他們收不到呢?這裡有解釋,就是他們的心和耳朵都沒有受割體。割體是什麼意思?歌羅西2章11節:「你們在他裡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禮,乃是基督使你們脫去肉體情慾的割禮。」割體是割去肉體那部份,將你身體某一部份割走了,代表屬肉體的東西要割去。他們為什麼接收不到聖靈的帶領、提示和說話呢?因為他們只專注在肉體的事情上,所以屬靈的事說出來就不想聽,「請你閉口吧!」問題就是這樣。

他們關注屬肉體的事、世界上的事,所以對屬靈的事聽而不見。我們接收屬肉體的事就很快,一點就明,非常敏捷,聽到說商場在大減價,你現在就會立即坐車去,你記得非常清楚。但一說到屬靈的事,就像牛皮燈籠一樣,怎麼都不明白,說來說去都是迷迷糊糊,好像聽到又好像聽不到。問題就是:我們的耳朵、我們的眼睛、我們的心靈是沒有受割體,沒有割開肉體的影響。所以第一點你需要記清楚,問題從來都不是因為神不出聲,神的說話一點也不少,只是我們聽不進耳。神不單是渴望,實際上他常常對你說話。

一位女傳道人的生命見證

我今天不單講理論,還打算實際地舉例闡明。剛才那些是理論,理論當然也有它的價值,不過有時如果你不吸收的話,就會覺得太「離地」。很多人不明白聖靈怎樣對我說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沒有經歷過的人,他會覺得很抽象、難以捉摸。所以我今天會以真人真事實際地描繪出來,讓大家可以明白多些。不過我也要聲明,如果真的要你完全明白,唯一的方法就是你親身經歷過,就會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否則,我無論說得多實際,你沒有經歷過始終都是霧裡看花,隔了一層。

過往我已經多次講過我的經歷,所以過去這幾個星期希望找到其他人的一些經歷,因為不能聽來聽去都是我的經歷。所以我很想講其他人的經歷,以致大家有一個互相印證,不單我是這樣,其他人也真的聽到神的帶領、神的聲音。我在想有哪些以前看過的或聽過的,可以跟大家分享關於其他人的經歷。

上星期我預約了去做身體檢查,由於車程比較遠,排隊等候也需要時間,所以我出去的時候順手拿了一本書,打算在路上看。這本書我已經擁有了大概十年八年。我忘記是買的,還是別人送的,反正已放下很多年沒有再看,不知將它放在哪裡。幾個星期前清理雜物時,就找到這本比較殘舊的書,希望稍後有時間可以看它,於是當日出門時就順手拿了這本書出去。

這本書是關於上一代一位國內女傳道人的生命見證,她現在已經去世了。她姓汪,可以叫她汪姊妹。你可以想像上一代是怎麼樣,那時是一個很動盪的年代。你們在這時期出生,外界非常平靜,不知道算幸福或是不幸福。如果你覺得現在艱難,那麼你真的沒有見過什麼是艱難,上一代的人就真的艱難。她出生長大的時代是一個非常動盪的時代,由於國共內戰,後來共產黨贏了執政,國民黨退居臺灣。這場仗打了很多年,雖然已經分了勝負,但是否有平安呢?不是,之後是文革。有些人經歷過一點文革末期時代,也知道那是一個很艱難的時代。

那時代的動盪,也都有它的好處,信徒更加曉得去依靠神。在一個太舒適安逸的時代,你沒什麼需要依靠神,現在的世界很多吸引,舒服到不得了。以前的世界沒有什麼好玩,但她卻經歷了很多神蹟奇事。可是我要說的重點不是神蹟奇事,很多人喜歡聽這類事件,但不能幫你體驗神對你說話,神對你說話不是神蹟奇事。所以我今天特別選另一類型,是神的工作,神在當中說話,也是一些很容易被忽略的情況。

神的靈回答她應否寫自傳

我打算講這位女傳道人兩個例子。第一件事,她一生經歷了很多動盪艱苦的時候,到她年長時,她的後輩提議她說:「不如將你的經歷記錄下來,以致後代的人都會得益,能夠看到神的作為。否則你講了的話就會煙消雲散」。這位女傳道就去回想這件事。她當時的想法是:她覺得自己沒什麼學問、又沒什麼才能、也並不聰明。

再加上她覺得自己年事已高,這麼大年紀要寫作一本書,真不簡單,寫作一本書要花很多精力,談何容易?她年青時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呢?她說,她總共十七年要麼住在監牢裡,要麼就入了勞改營裡。你要知道,在監牢或勞改營裡都是不可以看任何書籍,也不可以寫任何東西,恐怕你傳發什麼訊息給別人。基本上十七年來她沒有再寫過字,沒有看過書。你自己想想十七年裡不再做數學題,相信到時要你加減乘除可能都有困難。十七年過著被囚禁的生活,提筆都會忘記字怎麼寫,十七年沒有寫過真的很艱難。你沒有經歷過,是很難想像的。

她覺得很多事情都已經忘記了,她真的很畏縮,覺得困難重重,到了風燭殘年才寫回憶錄,不知道是否行得通,若寫到一半不完整就白費心機,或者寫得不好對人也沒有幫助,因此她有非常大的掙扎。她也為這事禱告,神的靈就帶領她,神的靈對她說話。這裡就是問題:神的靈怎樣帶領一個人?神的靈怎樣告訴你寫,還是不用寫?你應該知道答案:她寫了,否則我就看不到。

神以經文感動指示她

問題是神怎樣對人說話?我們今天要去認識清楚,聖靈是怎樣對我們說話?我按她所寫的讀給你聽,她在書裡記錄了一句非常短的話,「從勞改農場回家後,聖靈幾次在我裡面的感動是:雅偉的手向他僕人所行的,必被人知道。」 (按:「雅偉」和合本譯作「耶和華」) 你可能不知道我說什麼,所以我再說一次:她在勞改場回來,出監之後,聖靈在她裡面有好幾次的感動,最少三次感動。感動什麼?給她一節經文,經文就是「雅偉的手,向他僕人所行的,必被人知道」。這句經文節錄自以賽亞66章14節,這節經文比較長,這小節是當中的一部分。

特別註明這是當時和合本的翻譯,在她的時代並沒有新譯本。

「雅偉的手向他僕人」他僕人代表她,她是神的僕人;向他僕人所做那些事情怎樣?

「必被人知道」,神的意思很明顯了,會被其他人知道。因此:寫。若她收藏起來就不會被其他人知道,所以神給她這一節經文,很清楚地回應她的祈禱:「寫下我在你身上所做的事,讓人知道,為何你不寫?」就是這樣答她。

神怎樣對她講這句話?是否她聽到聲音?沒有聽到聲音。她是怎麼形容,她怎樣得著這句話?是一個感動,即一個感受。這裡讓我們看見一個實際的例子,聖靈怎樣對人說話?聖經也有記載聖靈可以用聲音對人說話。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絕大部分是沒有聲音的。沒有聲音我怎麼知道?看或寫出來嗎?不是,神也有寫東西,不過非常之少。在你心裡面有一個感動、一個意念,神給她一個心裡的感覺、訊息,她感覺到這訊息,是一份心靈與心靈的溝通。

我也要說明神跟人溝通的方法也有很多很多種,非常多樣化;可以讓你看見異象、可以讓你發一個異夢、或者甚至用耳朵聽到聲音、用眼睛看見神的一些作為、一些奇蹟等等。但最普遍就是這種,純粹在靈裡面一份領受,在心裡有一份感動,令你有這個心意、念頭在你裡面,這個是最普遍的。而這做法完全不包含肉眼看見,耳朵聽到,不是這些肉體的功能去接收到,純粹只是在心靈裡面有份比較特別的感覺到 (她說「感動」) 這事。

神不太多對我們直接說話,或者給我們一些異象,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避免我們太過驕傲、太過自誇。你可以想像如果你看到異象,你會怎麼樣?真的了不起!「你見過異象沒有?我見過三個了!」這樣你就完蛋。所以聖靈不會隨便做這事,你受得起才可以,否則你覺得:「我聽到天上來的聲音」,你就以為自己很屬靈。很多時最普遍是心靈的感動,純粹在屬靈層面跟我們溝通,至於我們的肉身是收不到任何訊息。

出於神的都合乎真理

神讓汪姊妹想起這節她已經認識的經文。也有可能是你自己突然想出來的經文,究竟是出於我自己,或是出於神呢?我們需要瞭解這方面,神給你一個感動,是較為特別的一個感受、特別的一個意念。而神感動一個人,那人可以有不同的感受,不同強烈的力度。可以較為輕微,有一點點特別;或者很強烈、很特別;甚至更加特別,非常非常之強烈,這事好像追著我,不去想也不行。但全部都是在裡面所發生的一份感受。你的感受會有不同,好像你看電影一樣,很強烈影響你、或是中度、或是少許,一樣會感受到有不同的程度。神感動一個人也會有不同的程度。

如果叫你選擇,你會選擇什麼程度?當然是選擇最高級那種強烈的感受,越強烈越好,真的好像火山爆發那樣。可以享受那份「有東西看呀!有東西看呀!」興奮的作用,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但你知道聖靈的工作不是叫你享受一些很特別的經歷、或什麼神蹟。聖靈更加不喜歡做敲鑼打鼓的事,他不是街頭賣藝,只是普通的說話、提示就足夠,不需要加油添醋。他的目的是指示你,帶你怎樣做,帶你怎樣行,你收到訊息、提示就足夠。聖靈就是這樣,問題只是你聽不聽,給了你就是了。

如果你覺得自己有個意念,你下一個問題將會是:這究竟是出於我,或是出於神?所以強烈感受,我就知道不是出於我,輕微些可能純粹是我自己想出來,很多時突然間靈機一動想起這件事,這不出奇,你的思想也會這樣。如果是較為平淡,這樣好像沒什麼特別,沒什麼證據顯示這事是出於神。所以我們希望感覺強烈些,我可以知道不是出於自己。

這又沒有必要,你知不知道肉體的說話、吸引、帶領也很強烈嗎?如果你以為強烈就是出於神,「嘩!我真的喜歡那東西,喜歡到如癡如醉!」正如5G真的很厲害,一套10GB一個半小時的電影5秒鐘就能下載過來,這真的叫厲害。別以為一件事情厲害、很澎湃,就是出於神。很多人都弄錯了,不是這樣的。一件事是否出於神不是強烈不強烈的問題,你不知道魔鬼也可以很強烈嗎?人的科技也可以這麼強烈,所以我們對屬靈的事要知道得一清二楚,不是說那些事讓人很興奮就代表是出於神,沒有這回事。

怎樣才知道這是否出於神,憑什麼去分辨?真理,你要用真理來量度它,這樣就不會有錯。合乎真理的就是出於神,不是很強烈的感動,猶如下冰雹那樣的大事。如果你弄錯了從神來的訊息、意念,你以為不是出於神;不是神的你卻認為是出於神,就非常不堪了,你屬靈的生命會很危險。關於分辨這方面,主願意的話,我們遲些會繼續講,不過要一步步來,一時間不能夠講得太多。

生與死的抉擇

關於這位前輩所經歷的第二個例子,我的著重角度是她怎樣得到,用什麼方法得到,以致我們知道途徑是什麼。她描述1949年,當時社會非常混亂,情勢急劇變化,因為國民黨失守,已經節節敗退,差不多大勢已去,共產黨明顯會贏得這場仗而執政,中國將會變成一個共產國家。當時很多人怎樣?就是「拿包袱」逃難。當時貨幣貶值,天天好像倒水一樣。他們有些外幣,今天兌換多少,明天又跌了多少,後天又再跌了多少,不斷地下跌,你可想像當時必定人心惶惶。

貨幣貶值那些人怎樣應付?買東西,用實物、用貨物來保值,所以要搶購。買什麼最好?買米、買油、買煤或者買布匹這些必須品。你不可以買豬肉,因為不能長時間保存,米就可長時間保存,以貨物來保值。所以你能想像當時是亂成一團,經濟有問題、政治有問題,人人心慌意亂。心慌意亂時就會有很多謠言出來,又說快打來了,人們更加驚惶失措。唯有怎樣?下一步就是很多人逃離,當然你要有資格才可以逃離,不是你說離開就能離開,有資格的人就會爭先恐後去買票,買什麼票?不是飛機票,那年代是買船票,飛機當時已經存在,但能夠買到飛機票的人只是鳳毛麟角,大部分人只能坐船離開。

當時汪傳道身在上海,每天都看見有大輪船由上海出發去不同地方。那時有不少人坐船去香港,可能你家族早一、二代人也是這樣來到香港。除了香港,有些人去臺灣,甚至再遠些去馬來西亞,如果他們運氣好買到票的話。其中有一艘船叫「太平號」,如果你買了票就很不幸,不知道是否因為貨物超重的緣故,航行沒多久就沉沒了。因為當時的人們都擁上船,攜帶大量的貨物上船,這樣很容易超載。船家又貪心想多收一點錢,就多收一些人,怎知道風大浪大就沉沒了。除了少數人獲救之外,其餘的乘客,和他們的黃金、財物全部葬身大海,什麼也沒有留下。你可想像當時是怎樣的一個社會。

有一天她在家裡,聽見街上有人大聲地呼叫她的名字「電報、電報、某某人的電報」。那年代只有電報,沒有手機。你知不知道什麼叫電報?電報以前叫「摩斯密碼」,每一個都有不同的編碼,然後將它轉為文字。如果是英文就是一個字母,不知道中文有沒有。要去電報局發個短訊,通常是很短,因為發一個電報的價錢非常昂貴。

當時電報局人員四出尋找,汪姊妹就回答,拿證件取電報。打開電報總共八個字,就是「趕快離開速來廈門」。這份電報是由一位很富有的信徒-朱夫人-發給她,叫她快快離開上海,趕快去廈門。相信當時廈門仍沒有落入共產黨的手,可能國民黨去到那裡,仍在那裡守著,稍後才過海去臺灣,所以吩咐她去廈門。她當時不肯定是否神的心意叫她去,這樣就等了幾天。幾天之後她又收到另一封電報,也是朱夫人發給她,內容也是一樣。又再過幾天,這位朱夫人第三次發給她,同樣囑咐她快快去廈門。

這位朱夫人應該跟她非常熟悉,也很愛惜這位傳道人,很想蔭庇她、幫助她。第三次發電報告訴她時,不單吩咐她去廈門,並且還加了一封信,可能這封信之前已經寄出,不過在這時才寄到,因為信件是慢很多的。那封信裡說,她已經委託中國銀行的一位高級主任,會幫她買船票,並且會多買四張船票。當時姊妹在孤兒院裡服事,朱夫人說她可以帶四個較年長的孤兒一起離開,帶所有人當然不可以,財力始終有限。

問題是這位汪姊妹怎樣做決定?離開還是留下,哪個才是神的心意?這是個很大的決定,是關乎生與死的決定。這生死的決定不單是她一個可以生存,還可以幫四個孩子生存下來,長大成人。所以涉及到其他人的性命,而留下的人能不能夠生存下去,情況會否很艱難,也是很大很大的考慮。

神讓她心裡體會明白

當時汪姊妹沒有問其他人的意思,她獨自一個人跪在神面前求問:「主啊!我應該去,或是應該不去?」很簡單是與非兩個答案,沒有中間。神當然答她,神怎樣回答她?我將她所寫下的讀出來:「後來 (當然是經過她禱告之後) 在內心裡面,我覺得依靠的對象不應當是一個財主,而應當是永活的真神。」這就是神放在她心裡面,回答她的話:你不應該依靠這財主救你,你應該依靠我,依靠永生神救你,這就是神給她的話。

這次的話不是出自聖經,而是跟她講一個很清楚的訊息,所以你不要以為每次都是出自聖經。是一個她在心裡的體會,她說:「我心裡面覺得,我應該依靠的對象,不應該是一個有錢人,甚至普通人,應該是神」。這原則沒有錯,意思是你不要跟她去。她輕描淡寫的形容她的領受,不過在她心裡面卻是非常堅定。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不是突然間整間房子都發光的事情發生,也不是發生了什麼神蹟奇事,也不是一些很震撼性的事情發生。只是在她心裡面明白了、看見了,作為一個基督徒不應該依靠一個財主,應該依靠永生神。

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依靠神是很普通的事情,有誰不知道呢?但她因為心裡有這份感動,就下了決定。所以她回信給朱夫人,多謝她那份厚意,謝絕了她的愛心,因她覺得神不想她離開。一個這樣的感動,她就推辭了別人的好意,決意不去廈門。不錯,她可以帶四個孤兒去那裡,但孤兒院剩下來那些孩子又怎麼辦?她不能夠置他們於不顧。當然孤兒院還有其他負責人,不是她一個人負責,但她一走了之就好像丟下其他人一樣,所以永遠都可以有是與非,兩個都有可能發生。唯一就是要知道究竟神想她怎樣做,而她體會到神的帶領想她留下。

神的帶領多是心裡感受神的指示

你說:「好像沒什麼把握。」是的,在乎你明白神多少,你跟他的關係有多深。如果你跟他的關係不深的話,你就需要證據。什麼證據?神蹟,弄個大神蹟出來:月亮黑了,太陽也不出來,連續三天三夜下雨,你要這些神蹟作憑據。但如果你認識神,與神有溝通的話,就不用靠那些神蹟,神蹟都不能告訴你什麼。所以我們要明白,是她心裡面一份感動,聖靈的帶領,最基本是你心裡面有神的靈感動,雖然是很微小的感動,不是驚天動地的神蹟奇事,但你知道是出於神的,就已經足夠。

我們先作個結論,聖經說神的靈住在我們裡面常常引領我們。但我們很少聽到聖靈的聲音,很少接收到任何東西,這是錯誤的理解。因為你在期望很特別的事情、很強烈的事情發生,你以為神對我們說話會很震撼,又地震、又海嘯,你等待神蹟,這就是我們的問題。你看來看去沒什麼強烈的事,所以你完全忽略了神的帶領。你搞錯了,神的靈引領人,只是一個感動,看起來很輕微,所以為何我們很少聽到神的聲音。我們完全弄錯了,神與人最多的溝通是用微小的聲音在你心裡,甚至聲音不是耳朵聽得見,是心裡面的感受,也不是很特殊的方式。

告訴你神不會經常在人身上行神蹟,你可能等十年都不知道有沒有一個,我們是要聽神的帶領指示應當怎樣行,而非等神蹟。可是我們卻期待爆炸性的神蹟,而不是一個很輕微、很溫柔的提點。請你不要忘記就連非常偉大的先知以利亞,神怎樣對他說話?也是一個很溫柔、很微小的聲音。他是先知,特別的地方是他知道這麼微小的說話聲音,是神的聲音。因為他知道神、他認識神,他沒有期望烈火、狂風、地震,當時的確有發生這三件事,但他知道這三件事完全不是出於神向他傳遞的訊息。神的提示是微小聲音,他真是大先知,完全明白神。

神要做一些神蹟當然不難,但他不喜歡用這方法來跟我們說話,為什麼?下次我再跟大家講解這問題,因為一次不能說得太多。一般他是不會用這些超自然的經歷作為一個印證,他只會告訴你想知道的指引,你去聽就是了。至於那指引是否出於神,剛才提過,你要用真理來量度它,也是相當重要。

總結我們今天解決了兩個錯誤的理解,第一個誤解,我們總以為神的指示、神的說話必定是特別奇妙、很深刻、很與眾不同、很神奇、很震撼,這就完全錯了。其實你是想要神蹟,不是單跟你說話這麼簡單。

神會做神蹟奇事,但不常見。看聖經亞伯拉罕,他是何許人士?信心之父。整本聖經記載,神直接對他講說話大約有七次、八次。你要知道亞伯拉罕很長壽,他去到一百七十五歲才死。你會說:「即使是亞伯拉罕的身量,也只有七次、八次,我壽命短些,會有一、兩次?」如果你比不上亞伯拉罕,一生都不知道有沒有一次?沒有,如果你祈求神蹟。

我們錯誤以為神跟我們溝通是很震撼的,你遇到多少震撼的事?非常之少,有些甚至從沒有遇過。而我們卻一直等待那些震撼的事情,所以為何我們覺得神沒有跟我們溝通、不跟我們接觸,因為我們弄錯了,其實神的說話是很普通的,但很普通不代表不真實。你說:「我信了主十年都沒有」,因為你尋找的是大事情發生。所以第二個誤解,就是我們覺得聖靈很少跟我們說話。這也完全錯的,是很多的。

聖靈時刻都在提醒我們

所以今天我要告訴你,聖靈對我們說話非常多,每天都對我們說話,你有沒有每天都聽到他的聲音?我想讓你聽清楚-不單每天。如果我問你,你粗略地估計,聖靈每天有多少次跟我們任何一個信徒講話?你會說:「牧師,你說每天,我已經瞪大雙眼了,還問我每天多少次?」你認為多少次?肯定你兩隻手都數不完。若他跟你很少接觸,一天只有一次,他約你在那裡見就可以,不用住在你裡面。

聖靈為何要住在你裡面,道理其實很簡單,即是說他早上跟你說話、白天跟你說話、下午跟你說話、黃昏跟你說話、臨睡覺之前都跟你說話、甚至睡著了都可以跟你說話,聖靈可以在人夢裡面跟人溝通,一點都不稀奇,所以我們要將我們的思維完全改變。

當然你會說:「這是你說的」。今天時間不太多,有機會我們下次再繼續。我只說一件事,在一天裡我們究竟有多少時間,需要聖靈跟我們說話?從清早起床開始,醒過來第一件事你會做什麼?應該是去洗手間,刷牙梳洗。接著可能有些人會在家裡吃早餐,然後出門乘車,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乘地鐵上學或上班。你是退休人士則另作別論,我們當中大部分人都是這樣。

你告訴我,若反過來如果你是聖靈,你會對那信徒說什麼?從他起床到乘車上班上學,你猜想聖靈會對他說什麼?「看燈過馬路」-這是交通警察對你說的。如果你在危急的情況,聖靈都會提示你,不過我相信不需要。

你不知道聖靈應該對你說什麼?以你對聖靈的認識,聖靈會不會這樣做?他會不會對你說:「你應當親近神」,在你吃早餐的時候,即使你一邊走路一邊吃著麵包,你都可以與神溝通。神沒有說:「吃東西的時候不要對我說話」,神不會計較這些,這是沒問題的。你一面梳洗刷牙,也可以在心裡與神溝通,有什麼問題?應該這麼做。既然你應該這麼做,如果你沒有做的時候,聖靈當然會提醒你。還是他覺得你喜歡做就做,你不做與他無關?他不會的。

其實每早上聖靈已經好幾次開始提醒你。舊約也是這麼說:神清早起來差派他的先知去對以色列人說話 (耶25:4) 。現在更加方便,有聖靈;已經有手機,你們手機不離身,聖靈都不離身。神那時差先知去,先知都要乘車乘船用腳行走。但聖靈在你裡面,從早上他已經開始跟你說話。你沒有這感覺嗎?你排隊的時候突然感到:「可能我應該看看聖經?不過都是不好,我想先看剛才那人寫給我的訊息,好給他回覆。」

你沒有試過當你正在吃早餐、乘坐巴士或正在排隊的時候有感動:或者我可以祈禱、親近神,為何你不去親近神呢?你應當先親近神。有沒有試過呢?應該有。你以為那感動從何而來?純粹是從你自己的良心來?為何不是聖靈提你呢?聖靈很多時都是藉著你的良心提醒你。你覺得只是一個念頭:「不要,我還是先做好其他事。」你很快就推辭了。我相信在你心裡常常都會接收到這類提醒-你應該先親近神。

過了早餐,中午吃飯的時候怎樣?又是拿手機出來瀏覽,有沒有想過在那段時間:「或者我可以趁這段時間去禱告、去親近神。」但你從早上起來一直到下午,直到下班坐車回家,都沒有親近神,你的心有沒有提醒你?有沒有這意念:你應先親近神。聖靈會提醒你。回到家裡應該一切都可以放下,但那時你就覺得很累想休息,情況正是如此。這些說話雖然在你心裡,問題是你聽或不聽?很多時就是不理會那麼多,我還是繼續看手機。

不要拒絕聖靈的感動

你知不知道原來你已經是在抗拒聖靈,好像剛才所講,常常抗拒聖靈。原來我們早上、下午、晚上回到家裡,我們跟以色列人一樣都常常抗拒聖靈的感動。你會以為不看聖經,或者不祈禱是很小的事,聖靈卻提你去做。你計算一下,一年下來你抗拒聖靈可能已有一千次的感動,我也不覺得有誇大其詞,相信你跟以色列人沒多大分別,時常硬著頸項抗拒聖靈。我們的祖先怎樣,我們也怎樣。所以我今天要讓你知道,這些都是聖靈在你心裡面的提醒提示。

這位女傳道人就是告訴你,她怎樣收到聖靈的聲音?都是一些微小的聲音、微小的引導,你可以很容易忽略他,當他不存在,你也慣常如此。我可以告訴你,聖靈從你起來直到你睡覺常常都提醒你-你要去親近神。親近神不一定要在巴士上跪下祈禱,而是你的心向著他,我肯定聖靈必定會提醒你。但你抗拒不聽,一次一次又一次不聽。我可以告訴你,聖靈仍會繼續。人的做法很快會放棄,如果是我的話,我提你三年,我相信我都想放棄。人是很軟弱的,但聖靈那份堅持和鍥而不捨,他堅持忍受了以色列人很長很長的時間。但你是否仍繼續抗拒他呢?他給你的感動很重要,你是否不當一回事呢?你自己要想清楚。

現在你明白為何聖靈需要住在我們生命裡,他可以時時刻刻很容易向你的心說話,提醒你。但問題是我們很多時都忽略了,這樣你很快就放棄他,因為你沒有聽清楚,我們不會以為這是聖靈的聲音,你以為是自己無緣無故想起這事情而一次又一次地拒絕。不是,是聖靈微小的聲音在提醒引導你,你不要拒絕。現在你知道神的靈對我們說話,在我們心裡面微小的聲音。但如果你一次又一次不聽、又不聽、接二連三潑冷水,最後變成怎樣?就是消滅聖靈的感動 (帖前5:19) ,這樣就很嚴重,聖經有講,對我們有非常之大的禍,希望我們不要去到這地步。

© 2021 LOGOS福音網。版權所有。

歡迎轉載,但須註明出處及鏈接 (URL) 並保持信息完整。

鏈接:https://www.lgweb.net/tc/sp/msg-08